🏡
PTT小說網
x
    穆寧雪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是一個好相處的人,她有諸多從來不會去講究自己的喜歡,比如說獨處。

    有些人刻意的靠近,閑談中別有目的,那麼穆寧雪會將她“喜歡獨處”的氣質直接表現出來,事實上有太多人面對自己的時候都要刻意的表現得奇怪。

    要麼故意裝出一副很欣賞自己的樣子,要麼故意做出一副不屑一顧的樣子,一個人如果不真實,他的行為舉止就會令人覺得古怪、讓人厭煩,穆寧雪遇到的絕大多數人都是如此,這就造就了她看上去永遠都是那麼難以相處,冷若冰霜……

    像燕蘭這樣真的女性並不多,從她的話語里穆寧雪能夠感覺到她並沒有刻意的恭維,也沒有別的古怪的心思,只是想與你攀談。

    事實上,應該是燕蘭這樣的女子自帶一股親和力,她與任何人接觸都是如此……

    穆寧雪也蠻羨慕這樣的女孩的。

    所以韋廣對燕蘭表現出來的那副不耐煩的樣子,在穆寧雪看來便是真正的自負。

    韋廣覺得燕蘭在與他套近乎,燕蘭並沒有。

    ……

    燕蘭是一名魔法師,同時廚藝也非常出色,她對食物有獨道的理解,甚至知道怎麼去搭配那些特殊的食材,這些食材可以讓人抵御寒冷的侵襲,甚至抵御一些毒瘴的蔓延。

    食物法師,這確實是一個非常少見的職業,卻在這次行程中顯得比較關鍵。

    “冰輪飛舟會是我們在南極洲的重要行進工具,它可以讓我們雙腳脫離冰寒大地,減少足寒之痛,當然最重要的是里面設立的這個法陣,可以暖和我們的身體與血脈,一點一點的消除冰侵效果。”

    “只可惜冰輪飛舟不是所有的冰原地形都可以行駛,所以有些地方我們可能是負重前行,而隨著我們在南極洲的時間增加,清火法陣也會慢慢的失效。”

    “當初我們也有這樣的冰輪飛舟和清火法陣該多好啊。”王碩感嘆了一句,他似乎對當初與現在的落差特別在意。

    轉念一想也正常,當初他在南極洲條件艱難,探索了很遠的一段距離,失去了一只左腿,沒有多少人記得他的功勞,直到現在五大洲魔法協會同盟會征召令,帝都那些人這才想起來有他這麼一個人,曾經踏足過極南之地,需要他來給現在這個團隊做向導。

    海的藍越來越純淨,大概是靠近了無人涉足的禁地,大自然本來的面貌才會展現得淋灕盡致,才會如此藍得驚心動魄。

    漸漸的,海面上出現了一些白色的冰山,它們像是一艘艘帆船在這冰藍壯麗的畫卷中緩緩飄蕩……

    事實上冰山並不會移動,因為浮在水面上的冰山僅僅只是水下磅礡冰脈的一個突角,緩緩蕩漾的是輪船,是人的視線。

    一路上,穆寧雪也看上了不少輪船的殘骸,它們有些掛在了冰角嶙峋之處,有些不知為何浮在了水下大概一百米左右的地方。

    掛在冰角上那些破敗的船只倒還好,在水下不沉的輪船卻給人一種極度悚然之感,它們處在一個光線正好被深水區給吞沒的位置,幽暗中靜止,宛若幽靈之船在水下若隱若現,感覺船中總有什麼在凝視著海面,怨恨的氣息始終籠罩在船身周圍……

    繼續前行,可以看到一條非常壯觀的冰界,那是凍結的海面與藍色的水波分出的一條非常明顯的界限,當冰輪飛舟跨過海水在冰面上行駛的時候,便感覺抵達了另一個世界。

    這個世界,一切看上去都是靜止的,像是一幅白色的波瀾壯闊的畫,遠處連綿起伏的藍白色冰脈山巒,近處薄薄的冰層……

    “快抵達南極洲了。”王碩吐出了這句話來,他的話語里透著幾分不安。

    事實上他一點也不想再來這里,冰冷霸道的空氣壓迫過來,他的那只左腿更是隱隱作痛。

    “繼續前進吧,我們就不休息了,已經耽誤了不少的時間了。”韋廣對眾人說道。

    “這個時候已經需要前哨隊伍進行路線探索了,冰海這一帶已經有一些強大的冰原猛獸棲息、伏擊。”王碩急忙說道。

    韋廣掃了一眼附近,似乎並不太願意立刻做戒備。

    畢竟他們還要在原地等待,等前哨人員確定前方的道路安全了,他們才可以繼續前進。

    “好吧,你們幾個去前面看一看,沒有什麼特別狀況就全速前進。”韋廣說道。

    “是!”

    “是!”

    負責前進探路的人員是兩兄弟,長相非常相似,身材也相近。

    兩人分別召喚出了一只白豹與黑豹,白豹擁有一對翅膀,可以在空中飛行,黑豹擁有更加健壯的體格與鋒利的爪子,在冰面上奔跑非常穩健。

    兩兄弟騎乘上自己的召喚獸前行,但他們沒有行走出多遠,兩人就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

    這個現象讓韋廣皺起了眉頭。

    “這里的冰川、冰面會對光線造成各種折射阻礙,所以我們看到的這一切冰原場景真實的面貌並不是‘一馬平川’或者‘山巒起伏’,有可能更加復雜,裂痕交錯、波濤與冰川共存、冰筍大地之類的,所以我才讓它們沿途要留下可以識別的記號。”王碩開口解釋道。

    “那我們豈不是很容易走散和迷失?”那名宮廷**師說道。

    “這並不是最可怕的。”王碩神色異常道。

    “最可怕的是什麼?”韋廣問道。

    “就像我們看不見沒有走出多遠的尋路兩兄弟一樣,冰原之中那些群居的強大猛獸很有可能近在咫尺,當我們不小心踏入一片空曠的冰原中時,很有可能踏入到了獸群之中。”王碩說道。

    “啊???”

    “竟然有這種古怪的事情!”

    “那豈不是無論身處什麼地方都特別危險??”

    眾人都听得有些毛骨悚然,這冰原之地未免也太詭異,太不符合常理了!

    “所以我們行進要特別小心,必須得有人先往前探尋,甚至還得有人巡邏周圍那些看不見的‘區域’,確保我們附近沒有強大生物和成群的冰原淵獸。”王碩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