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南極之地各種怪事都可能發生,只要我們的路線沒有出現問題,就只管繼續前行吧!”王碩平平淡淡的說道。

    有折光區域的緣故,即便他們已經走過了所有的道路,記錄下了前方所有的地形、參照物,一樣有可能發生變化。

    很多時候,王碩甚至覺得這個極南之地並不是徑直的,它像是一個活著的世界,冰川板塊、雪山裂谷、白筍大陸,都像是一個一個蟄伏的龐然大物,它們會在不經意間站在你的面前,也會在你走神的時候突然抵達你的身後。

    所以這里出現任何怪異的現象,王碩都不覺得奇怪。

    更何況,這里還有那麼多遠超出人們想象的強大生物,這些生物想要移山搬海也不是不可能的!

    指定的路線已經走完了,黑豹召喚師繼續探尋。

    不過這一次他卻是帶著傷痕回來的,他的傷口上全是血,偏偏又被寒氣給凍住,整個人臉色蒼白不說,更是痛苦至極。

    幸好隊伍是有治愈系法師的,燕蘭的小隊里有一名年輕的治愈系法師,他及時為黑豹召喚師處理傷口。

    韋廣這個時候才從清火法陣里出來,他看著受傷的黑豹召喚師,皺著眉頭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遇到一頭冰原巨獸,它就站在我的面前,氣息卻像一座冰山一樣難以察覺,要不是我的暗星嗅到了危險的氣息,我怕是沒法活著回來了。”黑豹召喚師咧開嘴來。

    “你的修為也不低,為何遇到一頭冰原巨獸都應對不了?”韋廣問道。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品種,它一爪子下來能將幾公里的冰川大地給拍碎,要是在我們的陸地上,怎麼也得有君主級的實力!”黑豹召喚師說道。

    “我們這才走到哪里啊,就遇到君主級生物了???”燕蘭大吃一驚。

    “總之下次行路小心點,讓你弟弟繼續探路吧,我們的時間真的不多了。”韋廣看了一眼遠處的天空,似乎在用太陽的方位來估算時間。

    穆寧雪也一直在注意太陽的方位,之前的好幾天時間,太陽都是圍繞著天邊在盤旋的,最近這幾天太陽盤旋的高度微微下降,已經有沉入地平線的趨勢了。

    一旦太陽沉入地平線,它就不會再升起來,這里將被可怕的永夜給籠罩。

    “他一個人去,太危險了,畢竟我們已經進入到了冰原巨獸的領域,多派幾個人,相互之間有照應。”穆寧雪開口說道。

    白豹召喚師听到這句話,不由將目光投向了穆寧雪。

    白豹召喚師的修為不如他大哥,讓他一個人前行,還真可能有去無回。

    “厲文斌,你那邊派兩個人跟他去。”韋廣對厲文斌說道。

    厲文斌點了點頭,從通行的幾個同僚中選了兩個暗影系和風系的法師。

    “去之前,先讓他們到清火法陣中暖一暖,別凍死在外面。”黑豹召喚師提醒了一句。

    “他們狀態應該還可以,沒必要,穆寧雪進去里面休息著。”韋廣沒有同意。

    韋廣不喜歡與別人多做任何商量,大家只能夠按照他說的做。

    ……

    ……

    穆寧雪進入到了清火法陣,在里面確實能夠感覺到一些暖和。

    只待了一小會,穆寧雪便將法陣讓給了燕蘭,冰侵對她既然起不了作用,她沒有必要霸佔著。

    “真的沒有關系嗎,萬一你出了什麼狀況,我可擔待不起啊。”燕蘭小小聲的對穆寧雪說道。

    “可能是我的體質關系吧,我狀態一直都很良好。”穆寧雪說道。

    關于冰侵對自己造不成影響這件事,穆寧雪並不打算直說,她沒有要講什麼事情都告訴別人的習慣,更何況這次出行本來就有諸多謎團,保留一些東西是有必要的。

    燕蘭沒有起疑,進入到了清火法陣中。

    穆寧雪也沒有離開清火法陣船艙,就在法陣外閉目養神。

    燕蘭嘴唇都已經被凍得發紫了,身上看不到一點點血色,她被冰侵了皮膚、肌肉、血液,馬上就連骨骼都要僵硬得無法移動了,幸好有著清火法陣,會一點一點的消除掉這種冰侵之毒。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燕蘭狀態恢復如初,臉頰上紅撲撲的,看上去是徹底拜托了冰侵。

    她睜開眼楮,發現穆寧雪還在法陣外。

    端莊的坐姿。

    聚精會神的樣子。

    柔美的身姿曲線。

    無可挑剔的美,即便是女人看了都會有些動心的容顏。

    “真是完美啊,為什麼我就不能長這麼好看呢。”燕蘭暗暗稱贊了一番。

    法陣船艙外,忽然傳來了一些爭吵聲。

    穆寧雪睜開了眼楮,她的氣色沒有一絲絲的變化,冰雪之肌,即便在這冰侵的世界里也見不到她有任何的蒼白虛弱之色。

    燕蘭有些詫異,為什麼過了這麼長時間,穆寧雪都沒有被冰侵影響的樣子,算起來進來這里已經很長時間了,尋常人沒有清火法陣調養的話,已經是一具冰冷的尸體了。

    “外面好像出事了。”燕蘭道。

    “去看看。”

    兩女走出了修養船艙,就看到黑豹召喚師與厲文斌正在甲板處,他們和韋廣產生了一些爭執。

    “我們時間並不多,如果他們只是迷路,相信我們沿途留下的記號,他們很快就會跟上,如果已經出事了,我們去救援也沒有意義,這里不是我們陸地上溫暖的花園,每多耗費在這里多一天,我們就多一分危險。”韋廣很嚴肅的說道。

    幾人仍在爭執,韋廣一副沒有商量余地的樣子。

    燕蘭小小聲的對穆寧雪道︰“好像之前出去探路的三人沒有回來,韋廣另派了人找了一條捷徑,不打算等了。”

    “我們過去。”穆寧雪說道。

    黑豹召喚師見穆寧雪走了過來,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樣,立刻將事情以最快的語速和穆寧雪說了一遍。

    “領隊是我,怎麼走由我決定,你沒有必要問她。”韋廣冷冷的說道。

    “魔法協會征召的是我,你不想做這個領隊你現在可以回去,我自己會走完剩下的路。”穆寧雪同樣語氣冰冷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