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韋廣的這句話似乎給了穆寧雪一些啟發,她嘗試著用自己的冰系掌控能力來驅逐這些帶有進攻性的風元素。

    很快,冰雪彌漫,本身這里就是一個天寒地凍的世界,要凝聚冰系元素實在太容易了,感覺穆寧雪的施法再強勢一點,都可以將這整個風之冰谷給凍住。

    “風小了很多,這個辦法有效。”厲文斌說道。

    其他幾名冰系法師都有些詫異的看著穆寧雪,事實上他們掌控這些冰元素卻有些困難。

    這里的冰元素比外界的更加暴躁,他們需要耗費大量的精神力才能夠讓它們听從自己的調遣,就好像這里的冰元素也不是共享的,它們天生帶著幾分排外屬性,它們帶著幾分高傲,並不是很願意听從來自極南之地外的法師命令。

    但是,穆寧雪這邊表現出來的卻截然不同。

    “這是和你的天生天賦有關嗎,對冰元素有著特別的親和力?”一名同樣是主修冰系魔法的宮廷法師問道。

    “應該吧。”穆寧雪自己也不大確定。

    叛逆之風的問題終于解決了,道路開始通暢。

    冰輪飛舟沒有行駛多遠,背後就有人在喊。

    原來是韋廣派遣出去的那幾個人將走失的其他幾人找回來了,穆寧雪也看到了那只雪白之毛的豹子,它的背上正馱著一名昏迷過去的魔法師。

    燕蘭和後勤的幾個人立刻將人接到了船艙中,給白豹召喚師做治療,說來也是奇怪,他們身上並沒有任何的傷口,就是處在一種古怪的昏迷狀態,肌膚被懂得如花崗岩一般,全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僵直的冰冷死氣。

    清火法陣也讓給了這些傷員,韋廣詢問了另外一個狀態良好的人,結果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被什麼攻擊了,遇到了什麼,就那樣莫名其妙的昏厥,凝結,然後迷失在了折光中。

    “折光在這裂紋中起不了什麼作用,接下去應該不需要探路了,沒有戒備的人好好休息,巡邏的人提起十二分精神,這鬼地方什麼都可能發生。”韋廣對所有人說道。

    ……

    元素並不是共享的。

    這句話帶給了穆寧雪一些啟發,她的冰系超然力,本就是碾碎一切敵人的冰系魔法,在冰系範疇內,她有絕對的掌控權。

    可這樣並不能阻止敵人使用一些冰系魔法作為防御、周旋、或者攻擊其他目標,如果自己將所有的冰系元素掌握在自己的手上,甚至讓這些冰元素如同峽谷里的這些叛逆之風一樣,產生反噬,產生攻擊性,豈不是可以對敵人造成更有效的打擊??

    想到這里,穆寧雪立刻開始嘗試。

    絕對禁界,讓冰元素只臣服在自己的掌控之下,而一切妄想在這片天地之中施展冰系魔法的人和生物,都將遭到凶猛的反噬!

    換做以前,穆寧雪並沒有如此霸道的控制權,畢竟只有達到真正的禁咒才有資格將那些元素徹底佔為己有。

    可自從自己在新星橋中嘗試著逆轉星子的運動軌跡之後,穆寧雪感覺自己獲得了一種更強大的能力,那就是對冰元素的絕對親和力……

    在過去,任何魔法師都是引自己身體的星象為引,來借助天地之間的各種元素完成一次魔法,可不知為何,穆寧雪現在即便不需要構架任何一個星圖、星座、星宮,就可以讓冰系魔法出現在自己的手掌心上。

    似乎,與元素之間的溝通已經不再需要所謂的“星子”媒介了,需要的不過是一個意念。

    而且化為了星橋的2401顆星子,也根本不可能再鑄成星宮,它們成為了自己邁入到星域彼岸的星空橋梁……

    這幾天,穆寧雪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冰系力量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好像一切都變得新穎,需要更多的摸索與練習!

    絕對禁界-叛逆元素!

    有了這個想法之後,穆寧雪立刻開始實踐,她施展出了自己的絕對禁界,並讓冰輪飛舟上的那幾名冰系魔法師配合自己。

    厲文斌和王碩兩個人萬分不解的注視著穆寧雪,他們不太明白穆寧雪為什麼在這樣的環境下還不忘練習,練習這種事情不是應該留在城市里的嗎?

    “我們使用什麼魔法,超階,還是高階?”那幾名宮廷法師問道。

    “高階就可以。”穆寧雪說道。

    “那我使用冰封靈柩吧。”戴著棕熊帽子的男子說道。

    他開始餃接星軌、描畫星圖,僅僅一秒多鐘的時間,一個高階的冰系星座便浮現在了棕熊帽子周身,同時也可以看到頭頂上方有一塊一塊厚厚的如白色鋼鐵一樣的冰晶在凝結。

    只是,凝結才出現,棕熊帽男子突然臉色一變,胸口像是被什麼東西撞了一下,整個人往後退了幾步。

    雙腿凍結,胸膛凍結,手臂也開始凍結,冰封靈柩沒有出現在頭頂上,也沒有攻擊預設的目標,反倒像是冰封住了棕熊帽男子自己!!

    棕熊帽男子大驚失色,急急忙忙停止了魔法,他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穆寧雪。

    穆寧雪什麼也沒有做,只是注視著他身上的變化。

    “我……我被冰元素反噬了!”棕熊帽男子感到不可思議的道。

    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感覺,即便這里的冰元素很不友好,但只要精神力足夠集中,還是可以調遣它們,還是可以完成一個常規的魔法,讓他想不到的是,冰元素也出現了叛變!

    這名棕熊帽男子也是一名風系法師,之前撞見裂紋中的叛變之風時,他就遭到了反噬了。

    “你學會了如何獨享元素??”韋廣走了過來,臉上也露出了驚訝之色。

    原本韋廣是對這種練習毫無興趣的,可看到冰元素反噬了那名冰系法師後,同樣覺得難以置信。

    “什麼個情況,難道說有她在的地方,我們其他人連一個冰系魔法都施展不出來,強行施展還會遭到冰元素反噬??”另外幾名冰系法師也驚呼了起來。

    其他幾人不是很願意相信,紛紛嘗試著使用冰系魔法。

    很快他們就發現,哪怕是最低級的冰蔓,竟然也會被所有的冰元素攻擊!

    這未免也太霸道了吧!!

    人總說,法師是元素的奴僕。

    可人家怎麼像是冰精靈的女王。

    (這些天會更新的少一點,醬油一陣子,一天一章左右。過些天再恢復兩更哈~)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