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不得不說,有些人在魔法領域的天賦強大得令人嫉妒。

    他們這一行人,絕大多數都在與這惡劣的天氣對抗,但凡有那麼一點點時間也絕對不會去想著怎麼提升自己。

    可穆寧雪卻與他們完全不同。

    她在思索,她在觀察,她在用一種別人沒有去嘗試過的思維方式在改變自己的修煉道路。

    事實上,她很多時候遙遙領先與同齡人,也正是因為她的修行無論在何時何地都沒有停止過!

    很顯然,大家都非常羨慕穆寧雪的這種能力,因為這將使得穆寧雪在所有冰系法師面前處在一種不敗狀態,任何一個冰系魔法的施展,甚至都需要經過穆寧雪的授權!

    “可惜,這種能力與神賦相比還是差了許多,在禁咒之下確實能夠成碾壓之勢,在禁咒級面前仍舊只是一個很普通不過的能力。”韋廣最後還是搖了搖頭道。

    “韋廣閣下,這個世界上又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為禁咒法師,像穆寧雪這樣年紀輕輕達到了冰系頂峰,同時又具備了這樣一種超乎尋常的冰系能力,已經是相當相當難得了。”王碩笑著說道。

    禁咒一直都是遵守著禁咒公約的,可以說世俗之事基本上不會有禁咒級法師干涉與參與,穆寧雪這種絕對是極致了,不能凡事都用禁咒的角度去衡量……

    “極南之地,便是禁地,連禁咒法師都難以存活。你們也知道這個世界面臨著諸多災難,真正能夠影響到這個世界格局的,只有禁咒,剩下的人又有什麼資格可以說自己掌控著自己的命運,無非是災難是否直接降臨到你面前的問題。還以為現在是和平年代嗎,還以為可以在都市里高枕無憂,做一些無聊而沒有用的魔法學術辯論賽?”韋廣對王碩的話語不以為然,冷笑著道。

    “您說得沒有錯,我們確實都是沙粒,隨波逐流罷了,您是巨石,可以屹立在激流之中,可以讓河水分道。”王碩帶著幾分自嘲的說道。

    ……

    穿過了大裂紋,王碩的臉頰上寫滿了不安。

    在他看來,之前的區域只能夠算是南極的邊緣地帶,唯有到了這里,才是真正的禁地。

    果然,才行了沒有幾公里,冰輪飛舟就出現了嚴重的問題,所有的零件與機械統統被凍得根本無法在運轉,甚至需要幾個魔法師同時釋放法術,才能夠勉勉強強的讓它在厚厚的冰面上進行移動。

    冰體凹凸不平,甚至是嶙峋如齒,之前在大裂紋中的那種叛逆之風再度席卷過來,充斥在整片天地之間,夾雜著恐怖的冰雪,形成了一場令人寸步難移的可怕冰原風暴。

    冰輪飛舟成為了大家的唯一避難地,可沒多久整艘輪船就被凍在了那里,變成了一塊結結實實的岩石雕塑,與周圍的那些冰川連在了一起。

    冰層凍結的速度比大家撬開還要快,當大家終于躲過了這場冰原風暴的洗禮時,他們駭然的發現自己已經被凍在了幾百米厚的冰巒之中。

    “快,必須盡快破冰,不然我們會被永遠凍在這里的!!”王碩驚呼道。

    船艙內也不滿了冰霜,有幾名魔法師甚至蜷縮在了被子里,怎麼喚也喚不醒,完全睡死過去了。

    事實上這相當的危險,在冰冷之地中沉睡,無疑是死神的呼喚,必須在他們身體機能徹底停止前將他們喚醒過來!

    “清火法陣怎麼樣了!”韋廣問道。

    “不能用了,冰輪飛舟怕是很難從冰體中擺脫出來,叫上所有人,大家一起破冰!”厲文斌叫道。

    “該死,沒有了清火法陣,我們所有人都會慢性死亡!”韋廣惱怒道。

    “那破冰之後,我們立刻返回。”王碩道。

    “不可能,我們必須繼續前進,抵達南極站。”韋廣斬釘截鐵道。

    叫醒了每個人,大家開始破冰。

    冰層極厚,而且硬度遠超過一些地底岩石,每個人輪流使用魔法,也同樣會被這些厚冰耗得精疲力盡。

    “化塵!”

    穆寧雪施展出了她的絕對禁界,將面前的堅固冰體直接化為了白色的冰塵,就看見一條冗長的裂縫在這龐大的凍結山巒中出現,甚至可以一眼望見遠處黃昏之光……

    可冰原風暴凝結的速度可怕至極,才出現的一個裂縫在短短幾秒鐘時間迅速的“愈合”,冰輪飛舟上的眾人根本沒有走出多遠,就看見更加磅礡的一場冰雪覆蓋了下來,並且在它們所在的區域凝結出一座冰巒!!!

    冰封!!

    假如將這一場恐怖的冰封看做是一種魔法,那麼極南之地的這個冰封靈柩就是威力擴大了上千倍不止,活脫脫的在陸面上封造出一座冰山墳墓,將穆寧雪這一行人活活的掩埋進去!!

    這個墳墓,不斷的堆砌,不斷的擴大,里面的人必須不停的奔跑,不停的挖掘,不然就會被封在墳墓的最底層,不見天日。

    極南之地里,那些萬年冰川中封藏著太多太多曠古強者,它們有些甚至是統治級的,但仍舊逃脫不出這些冰川死神的魔爪!

    雪不斷的被刮向這里,風狠狠的將它們打實,極寒的空氣更在讓它們快速的凝固變硬,如果從高空中俯瞰下來,便會看到冰陸大地上一座此起彼伏的冰巒山脈正在飛速的隆起!!

    那是冰川山脈啊,神跡一般在短短幾個小時里被創造,帶給那些冰陸生靈們無疑是一場真正的災難。

    棲息在裂紋外的一支冰原狼部落被保存在了新起的冰脈之中,如化石標本一樣。

    一群飛翔的極光雪鳥如畫一樣靜止,刻在了一面幾百米高的冰崖處。

    一只冰原巨獸,正憤怒的與這冰川死神抗爭著,它神武有力,每一次沖撞都可以讓百米厚的冰岩粉碎,可它勇猛無比的身軀還是一點一點的被冰川墳墓給吞沒,身軀化為了整座冰脈的一部分……

    不管是生命,還是雪地,亦或者那些不凝結的海水,就好像連空間都可以凍結!

    原本還是一片開闊的區域,一馬平川。

    冰原風暴一到,冰川恐怖的浮現,一座連綿了上百公里的冰封墳墓豁然屹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