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趙京。

    這個人韋廣再熟悉不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韋廣都被如日中天的趙京踩在腳下。

    但自從趙京突然失蹤之後,韋廣便感覺自己開始直上雲霄了。

    先是國家禁咒會的認可,得到了期盼已久的禁咒鑰匙-大地之蕊,隨後又在成為禁咒之後獲得了無與倫比的禁咒神賦,一下子脫穎而出,成為國內極其耀眼之星,甚至連五大洲同盟會都在關注自己。

    當然,韋廣也知道五大洲同盟會要求極其嚴格,要沒有像穆戎這樣的人舉薦,他很難有機會以這樣的年紀、資歷、功績進入到五大洲同盟會。

    所以這次討伐極南帝王的計劃是關鍵,同盟會的一切要求,他都會極力去滿足,包括對這次穆寧雪征召事件的真實情況隱瞞!

    只是,讓韋廣萬萬想不到的是,自己能夠成為禁咒,竟然也是因為凡雪山!!

    火系大地之蕊,這是一個不可能復制的神物,事實上這神物交到自己手里的時候,韋廣自己都不太清楚它的來歷!

    穆寧雪卻一清二楚,甚至可以說出地火之蕊的更多細節,這讓韋廣不得不信,畢竟地火之蕊這樣的神物是絕不可能被無相關的人接觸到的!!

    “天生天賦一旦奪取,性命也保不住,他一直都在騙你,甚至在欺騙同盟會。”穆寧雪直指冰帝穆戎。

    穆寧雪不相信同盟會會允許這樣奪取他人生命的邪術在自己身上使用,假如同盟會允許,那這樣的同盟會也不值得任何一個魔法師去效忠!

    韋廣看著穆戎,而穆戎不知道什麼時候臉色青黑的走到了穆寧雪面前。

    韋廣似乎意識到穆戎要做什麼,立刻站在了穆寧雪與穆戎之間。

    他不是沒有半點良知的人,假如自己成為禁咒的關鍵是凡雪山用眾多人性命守護下來的,他絕不能讓穆寧雪因為那個天賦嫁接邪術死在這里。

    “天賦嫁接,會殺死穆寧雪嗎??”韋廣盯著穆戎的眼楮,質問道。

    “會又如何,不會又如何,別忘記我們是在為誰做事,一場偉大的戰役怎麼可能會沒有半點犧牲。我們五大洲同盟會,還有你和你的團隊,哪一個不是置身在極南之地,在這九死一生之地里掙扎,為得又是什麼,我們每個人都做好了犧牲的準備,她穆寧雪也不能置身事外!!”穆戎憤怒回應道。

    穆戎怎麼也不會想到韋廣被那個女人三言兩語就說叛變了!

    “那就是會了。那麼這件事我應該向同盟會稟明清楚。”韋廣開口說道。

    “你敢!!”穆戎勃然大怒,他吼出這一聲時,整個冰溶洞都在顫抖。

    “呵,你們在表演舞台劇嗎?韋廣,你當真像一個未經世事的小姑娘,你當五大洲同盟會的人都是如你一般,這種奪取天生天賦的法術,稍微有一些閱歷的老法師都清楚,那是一定會傷人性命的。在征召令發出的那一刻,五大洲同盟會便同意了這個法術的執行,便等于判處了穆寧雪死刑,你做的事情毫無意義。”洛歐夫人走來,語氣帶著譏諷。

    韋廣也冷笑了起來,對洛歐夫人的話語感到不屑道︰“五大洲同盟會確實不是絕對的聖潔,假如所有成員明知道會傷人性命的情況下進行匿名投票,是否執行這個天賦嫁接法術。我想絕大多數人都會投執行。但這件事搬到台面上,讓以自己的身份名譽來做出決定,為了自己的理念,為了自己的信仰,為了自己曾經起過的誓言,他們絕不會允許這樣的邪術發生在一個無辜的女子身上。”

    道理很簡單。

    五大洲同盟會所有人都能夠猜到,這個天賦嫁接之術必會奪人性命。

    但奪人性命的不是他們在座的任何一個人,是穆戎干的,與他們無關,為了能夠順利的度過雪崩長河,為了完成這個重要的計劃,他們可以不去深追這個法術。

    穆寧雪若因為這個邪術死了。

    那是穆戎的問題,他對同盟會進行了隱瞞,是他不擇手段,皆大歡喜過後有人提起這件事,他們自然也會懲罰穆戎。

    至于穆戎,他自己已經是一個罪人,假如他不能夠在這次討伐計劃上做一些貢獻,他很大可能被丟棄在某個精神病院里。

    同盟會每個人的手都很干淨,但有些事情就是不能不沾血,穆戎現在卻很適合為同盟會做這種見不得光的事情!

    暗地里同盟會都會默許。

    明面上,誰都會譴責痛斥冰帝穆戎。

    “韋廣,如果我們走不過雪崩冰河,將來全球寒災,死亡過億,那就是你今日的罪孽!!”穆戎嘶吼道。

    韋廣腳步頓了一下,但看得出來他還是要去揭發這件事。

    “既然我的天生天賦是渡過雪崩長河的關鍵,帶我到哪里,自然就會有解決的辦法,我不太明白為什麼非要將我祭獻給這個巫婆?”穆寧雪問道。

    “巫婆?”洛歐夫人听到這個字眼,嘴角都微微抽搐了起來。

    穆寧雪也有些奇怪自己怎麼就用出這個詞來了呢,仔細一想,應該是和莫凡待久了。

    毒舌是會傳染的。

    不過,這歐羅夫人也確實跟巫婆沒有什麼區別,將一個人殺死,然後將他的天生天賦種在自己身上,這樣的邪術與黑教廷的詛咒畜妖沒有任何的分別。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洛歐夫人還是保持著她那副冷漠的樣子。

    “既然你需要我的天生天賦來為整個世界服務,而我作為要獻出生命的那個人,連最起碼的知情權都沒有嗎?”穆寧雪再問道。

    “穆寧雪,我們聖裁者若有這樣的機會,連眉頭都不會皺一下。犧牲,是一種榮耀,而你這樣三番兩次質疑、藐視同盟會,無非是自私和貪生怕死。你的國家也在面臨寒災,每天成千上萬的人因為寒冷而死去,難道你不同情他們嗎?”伊薇這個時候站了出來,對穆寧雪說道。

    “伊薇,你說得很好,犧牲是一種榮耀。”洛歐夫人朝著女聖裁者點了點頭,滿臉笑容,隨後又對穆寧雪冷著一個臉,帶著幾分輕蔑,道,“我的天賦,與你的天賦需要結合,才能夠幫助同盟會渡過雪崩長河。”

    听完這句話,穆寧雪笑了。

    “既然這樣,將你的天生天賦嫁接給我,一樣可以幫助同盟會渡過雪崩長河。畢竟你的信仰里,犧牲是一種榮耀。”穆寧雪回答道。

    “荒謬!!”洛歐夫人被徹底激怒了,聲音都變得尖銳起來。

    之前無論穆戎、穆寧雪、韋廣言語多麼激烈,洛歐夫人都是冷眼旁觀。

    直到現在,洛歐夫人也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