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第二天,莫凡自己在西守閣走動,說來也是奇怪,之前靈靈提到過那種“紅魔磁場”似乎在影響著人們的潛意識,讓雙守閣的人變得古怪,總是會出現一些在平常看來有些出格的事情。

    但莫凡卻一件類似的事情都沒有遇到,有老奶奶在西守閣迷路了,有人熱情的給她指路;飲料不小心灑落到別人的鞋子上了,眼瞅著就要打起來,誰知道兩人相互說了聲抱歉,友善得讓莫凡都有些渾身不自在。

    毫無收獲的一天。

    本以為可以在無月之夜到來前摸清楚紅魔一秋的手段,最好能夠鎖定一部分有可能成為它寄生的人群,這樣才可以有效的阻止它。

    結果什麼發現都沒有,就連那種很明顯受到紅魔影響的紅魔磁場也好像消失了。

    “要不我去城里逛一逛,感覺紅魔對我真的有一些戒心。”莫凡對靈靈說道。

    靈靈點了點頭,自從莫凡出現之後,紅魔磁場就消失了,原本一個充滿著怪異和小戾氣的西守閣突然之間仿佛提升了不止一個文明檔次,連隨地吐痰的人都見不到!

    莫凡也很無奈,要知道紅魔一秋早早的寄居在了這附近,就不接受邵和谷的挑戰邀請了。

    靈靈這時湊到了莫凡的耳邊小聲的說了幾句。

    莫凡眼楮一亮,覺得靈靈這個辦法絕妙,索性馬上就收拾了東西,假裝去城里游逛找樂子了。

    ……

    靈靈給莫凡出的主意其實很簡單。

    既然紅魔會寄生、會偽裝,當他察覺到有人可能對它的計劃造成影響時,它就藏匿起來,靜靜的等待無月之夜。

    那莫凡為什麼不可以偽裝呢?

    莫凡手上可是有一個偽裝神器鷹身女巫美杜莎的欺詐之眼,這東西可是讓莫凡混入到了戒備森嚴的聖城之中。

    靈靈讓莫凡扮演某個人,最好是與東守閣有聯系的,這樣莫凡就可以暗中觀察。

    保險起見,靈靈並不打算讓莫凡告訴自己他扮演了誰,畢竟紅魔是一個懂得精神操控和記憶竊取的生物,靈靈擔心一旦自己知道了哪個是莫凡,紅魔一秋也能夠從一些自己無意識的舉動中鎖定莫凡。

    所以,莫凡扮演了誰,只有莫凡自己知道。

    而紅魔一秋扮演了誰,同樣也只有紅魔一秋知道。

    紅魔一秋喜歡玩這種詭詐的游戲,那就陪他玩。

    “紅魔一秋已經對莫凡有忌憚的心理,那即便他知道莫凡也藏在人群之中,他也會想盡辦法去將莫凡給找出來,免得莫凡破壞了他的飛升大事,他只要有所行動,就一定會露出破綻。”靈靈在自己的筆記本電腦里迅速的輸入了一些西守閣關鍵人物的名字。

    “大天使莎迦提到過邪能,這股邪能一定是非常龐大的能量,容易外溢的同時還可能對周圍環境造成影響,現在受到影響的人有這些,他們有可能離那團邪能比較近。”

    靈靈在來之前就已經查閱過了大量的資料。

    而阿帕絲也是邪廟中的人,她對邪神的傳說非常了解,尤其是八魂格的邪神晉升方式。

    那股邪能要在無月之夜產生作用,就必須先存放在雙守閣某處,讓邪能適應和改變周圍的環境,就像是在給紅魔一秋制造一個細菌溫床一樣。

    邪能既然要擺放出來,紅魔一秋就一定要在無月之夜到來前守護著這團邪能,為了不引人矚目,他最完美的選擇就是扮演成某個雙守閣里的人,在明知道很快整個雙守閣都會被邪能嚴重影響和扭曲的情況下表現得非常正常。

    就像是一個魔鬼,在靜靜的等候著自己的邪惡果實成熟,這個時期他是相當耐心、冷靜、低調的。

    ……

    離無月之夜還有七天。

    無論紅魔一秋是否知道莫凡在刻意破壞,邪能磁場已經越來越難以掩飾了。

    靈靈親眼目睹一支軍隊被一頭長著巨角鰭的海妖給嚇得魂飛魄散,最終被海妖拖拽到了海里,事實上那只不過是一頭統領級的海妖,以那支軍隊的實力是可以戰勝的,只因為曾經出現過類似的巨角鰭君主生物。

    在西守閣,國館最後的名額確定也變得極其復雜。

    原本確定為高橋楓成為國府選手,但高橋楓卻在深夜無緣無故誤觸東守閣禁制,受傷不說還嚴重影響了最後階段的訓練,國館學員們相互之間傳言,說是有人想要篡奪高橋楓的名額。

    東守閣警衛也出現了一次混亂,具體是什麼原因靈靈也沒有機會了解到,只知道警衛在第二天被更換了一批。

    小澤軍官交給靈靈處理的事情,靈靈也去查看了。

    得到的結果有些令人失望。

    永山的叔叔,那個誤殺了一名清白之人的警衛,他就是精神壓力過大,靈靈本以為可以從他身上挖到比較有價值的信息,到頭來得到的卻非常稀少。

    “也不知道莫凡那邊沒有沒有獲得有價值的信息,怎麼都是一些瑣碎的事情呀,看上去像是本就沉積在西守閣中,不小心爆發的。”靈靈坐在餐廳的飲料區,捧著一杯抹茶飲品。

    “ 當!!!!”一疊餐盤掉落在靈靈的身旁,靈靈嚇了一跳,摘下了耳機,卻發現一個女服務生正指著餐廳的經歷在破口大罵!

    “到底要我做什麼,是疊餐盤,還是擦桌子,還是說我今晚根本就不想陪你去看什麼電影,也不想附和你的任何企圖,你就用這種不斷找我麻煩來報復我???”服務生憤怒的吼道。

    盡管是夜里了,餐廳沒有多少人,可三三兩兩的客人還是不只有自主的望向了這里。

    那個餐廳經理也呆立在那里,目光上下打量著這位年輕的女服務生,道︰“你覺得累了的話,可以告訴我,我又不是不允許你休息,為什麼要說出這樣莫名其妙的話,我對你有什麼企圖,我只不過是希望保持餐廳的整潔,這難道不是我作為餐廳經理應該做的事情嗎?”

    靈靈瞥了一眼這兩個公共場合爭吵的人。

    事實上在日本這種情況並不經常發生,他們更在意顏面。

    但隨著無月之夜的接近,這種現象在靈靈身邊發生了不知多少次了。

    紅魔一秋和他所守護著的那顆邪能果實,好像將人們心中的那股“氣”給勾了出來,並且極其不成熟的爆發,讓成年人的世界變成如幼兒園的孩童一般,想鬧就鬧……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