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小澤軍官和其他幾名負責西守閣詞序的官員聚在了門前,他們與高橋楓核對了一下短視頻內容,從高橋楓的手機里復制了一份。

    從屋子里走出來後,小澤軍官的臉色一直都很難看,他看到了坐在屋外的靈靈。

    “您怎麼看?”小澤軍官詢問道。

    “你的直覺是對的,西守閣確實發生了很多怪事,而且應該都與這兩個自殺的人有關,我會盡快找到影響他們情緒的物質。”靈靈說道。

    紅魔的磁場已經越來越強大,像永山的叔叔這種內心本就帶著愧疚,帶著幾分煎熬的人,他們的情緒會被放大,最終選擇了這種方式結束生命。

    小學妹的情況應該也相似,這表明他們兩個人都是受到紅魔磁場影響比較大的,甚至可以確定他們有可能接觸過那個龐大的邪能。

    “那拜托您了,東守閣的情況也不是很樂觀,我們還有很多事情都沒有處理。”小澤軍官說道。

    靈靈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她已經獲得了永山的叔叔與小師妹的大部分日常訊息,經過一些簡單的比對,靈靈很快就注意到了一個地方。

    “祭山。”

    永山的叔叔與高橋楓的小師妹完全沒有任何的交集,一個是在要塞軍部,一個是在學院部,雙守閣這麼大,兩人要偶然遇見的概率都非常小,偏偏這兩個人都受到了紅魔磁場的嚴重影響,這個影響是強于他人的。

    在靈靈看來,很可能是他們兩個人同時去過某個地方,而那個地方就是邪能藏匿的點,離得越近,越容易被影響。

    第二天一早,靈靈便在小澤軍官的陪同下前往了祭山。

    祭山似日本寺廟,是雙守閣的人祭拜逝去的親人的地方。

    永山的叔叔因為那份罪孽與愧疚,隔三差五就會到這里,想要用這種方法來洗去自己內心的陰霾。

    “您讓我調查的,我已經確定了,昨天自殺的女孩她的父親靈牌確實在這里,而且……前天正是她父親的忌日,有人看到她在這里待了很長的時間。”小澤軍官給靈靈說道。

    “要進入到祭山,都是需要登記的對嗎?”靈靈用手指了指山門前一個守門的和尚。

    “是的,需要登記的。”小澤軍官說道。

    “你把這一個星期到過這里的人都抄寫下來,我進去看一看。”靈靈對小澤軍官說道。

    “沒問題。”

    ……

    靈靈走入到了祭山中,里面有一個古樸的小寺,寺內正廳就擺放著許多人的靈牌,一排排、一列列,擺放得相當整齊,每一個靈牌旁都放著一盞油燈,油燈明亮,照耀著這個小寺,倒顯得有幾分堂皇。

    靈靈看了一些大致介紹,只有那些為雙守閣做出了貢獻的人,他們的靈牌才會被陳列在上面,當然,他們也都是已故之人。

    在靈牌的下面,會有一卷精致的書紙,里面用簡短的話語概括了這個人的一生,著重描寫了他們對雙守閣做出的杰出之事,而且還是金色的字體。

    靈靈精通各種語言,上面雖然是日文,她都能夠看懂。

    隨意的翻閱了一些,這時小澤軍官拿著一個手抄本走來,告訴靈靈他已經拿到了最近拜訪人員的名單了。

    “小澤軍官,永山的叔叔誤殺的那個人,是這位嗎?”靈靈指著其中一個靈牌道。

    “是的,他是一位有勇有謀之人啊,可惜發生了那樣的事情……”小澤軍官點了點頭,自然也認得那位叫做明松的人。

    “難道你沒有注意到什麼嗎?”靈靈說道。

    小澤軍官沒有太明白,等仔細看了看那個靈牌上的全名時,小澤軍官忽然意識到了什麼,驚訝無比的道︰“那位自殺的姑娘,她父親就是明松??”

    “嗯,他們在近期都來到了這里,祭拜了這個當年被誤殺的名人-明松。”靈靈說道。

    “這……”小澤軍官頓時感覺到一陣毛骨悚然。

    原本是兩個毫不相干的人,突然間自殺,而且都與那個曾經因為邪性團體而被誤殺了的明松有關。

    “嘀嘀嘀!”

    這時小澤軍官的通訊器響起了,小澤軍官看了一眼,發現是一條簡訊,是關于夜海戰役的事情。

    雙守閣面海的方向正是軍事要塞,這幾日海妖一直都有侵犯的意圖,但主要戰斗都是在海上,雙守閣這邊基本上不會受到影響。

    起初小澤軍官並沒有太過在意,畢竟夜海戰役不是他的職責,他主要還是負責雙守閣這邊,當他翻看了一下戰役死亡名單的時候,卻赫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

    “怎麼了?”靈靈問道。

    “也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夜海戰役犧牲的一名叫做賓靜合的女軍人,她在四天前也到過了這里。”小澤軍官說道。

    靈靈拿出了手抄本,稍微比對了一下,發現確實是有這麼一個人,她在四天前的深夜到訪。

    “小澤軍長,麻煩你根據這個到訪人員進行一些比對,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發生了意外的人。”靈靈說道。

    小澤軍官點了點頭,將手抄本中的信息用手機拍了下來。

    “奇怪。”突然,小澤軍官手懸停在拍照姿勢上,眼楮卻注視著其中一頁的最後一個名字,“黑川景,這個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個到訪名冊上???”

    靈靈湊過去看,黑川景這個名字看上去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他不太明白小澤為什麼要驚訝,難不成是一個已死之人?

    “這人有什麼特別的嗎?”靈靈問道。

    “他不可能出現在這里,因為他被關押在東守閣最底層啊!”小澤軍官說道。

    被關押在東守閣最底層??

    那是罪大惡極之人,而且永生永世不可能再見到陽光,這樣一個恐怖級的囚徒怎麼會到這里拜訪??

    難道他已經逃脫出來了!

    “我得去查一查!!”小澤軍官明顯被嚇到了,急急忙忙說道。

    “這個人很可怕嗎??”靈靈問道。

    “豈止是可怕……”小澤軍官不敢再久留,一邊往祭山山下跑去,一邊撥通西守閣軍事要塞總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