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永山,你的叔叔切腹,並不完全是向明松謝罪,同時也在向當時所有屈死的囚徒,以及被蒙蔽了的閣主謝罪,因為他就是那個參與了邪性團伙的警衛之一,也是他整理了一系列非邪性成員的名單給閣主。”

    “明松,確實是被誤殺的,但當時所有因為這件事死去的囚徒,都是被誤殺的,只是其他囚徒本就是重型犯人,他們的死活社會不會在意,明松是個意外,也正是因為有明松這個意外,人們才會知道邪性團伙與斬草除根計劃,只可惜人們都只知道表象。”

    靈靈這番話說完,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變了,仿佛需要時間去消化這龐大的信息。

    當然也有一部分管理層,臉色蒼白至極,因為他們將事情再往下想。

    “如果當時死的都是邪性團伙的異己,那意味著整個東守閣里關押的就全部是邪性囚徒,現在過去了這麼多年,他們豈不是壯大到了我們無法想象的地步???”邵和谷突然開口說道,而且聲音都帶著幾分輕顫!

    這未免太可怕了吧!!

    邪性團伙在當時不僅沒有被鏟除,還因為錯誤的名單變得一家獨大,以他們寄生菌一樣的滋長速度,那現在的東守閣豈不是成為了一個邪性團伙的集中營??

    “那個……靈靈姑娘,您說得這些有根據嗎?”小澤軍官小小聲的說道。

    小澤軍官特意請這位中國的獵人大師來安撫大家,來解決異事,目的是為了消除大家內心的恐慌,畢竟太多離奇的事情集中在一起了。

    一開始看到靈靈解決了國館之間的那些問題,小澤軍官還是很開心的,原來那看上去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是學員們自己的問題。

    哪知道靈靈突然間就拋出了一個核彈消息,別說什麼消除恐慌了,這是讓所有人都毛骨悚然好吧。

    恐慌沒消除,反而更慌了!!

    “我也沒有什麼明確的證據,但事情是否屬實,你們當事人都清楚的,我不過是說破了而已。閣主大人,您如果還想繼續隱瞞,我可以很負責任的告訴你,無月之夜到來,整個雙守閣的人都得喪命,到那個時候你不僅是誤殺了囚徒壯大了邪性團伙的罪人,還是毀滅了數百年根基的雙守閣的罪人。”靈靈態度非常堅決,從她的帶著幾分稚嫩年輕的臉龐上看不到一絲絲的玩鬧質疑。

    靈靈如此嚴肅、莊重,作為一個少女氣勢上卻超越了這個年紀,仿佛一名經歷厚重的資深學者導師。

    閣主重京已經呆坐了很久了。

    這件事其實早就埋在他心里,甚至不願意去接受,他嘗試著讓自己去相信,斬草除根計劃是鏟除的邪性團伙,但事實真得是那樣嗎??

    自己的這位手下,他切腹自盡前同樣向自己坦白了這一切。

    那一晚,閣主重京就在他的屋子里,親眼目睹他切腹,鮮血流淌,生命消逝,他臉上的悔恨與絕望,他哀求自己拯救雙守閣……

    閣主重京本以為這將是會爛在肚子里的一個極度罪孽,卻未想到今天被一個外聘來的獵人當場指出。

    為什麼她一個外人會知道的如此清楚?

    “閣主!”

    “請告訴我們真相!”

    “閣主大人,雙守閣真的危在旦夕了嗎??”

    “閣主,還是解開禁制吧,與大阪聯系,讓他們出面解決這件事。”

    “是啊,將大家封禁在這里也不是上上策,只會讓我們所有人更加不安,鬧出更多恐怖事件。”

    閣主突然一拍桌子,氣勢徒然大增!

    “不可能!封禁絕對不可能解開,我是不會容許任何一個敗類逃竄到社會上,哪怕雙守閣遍體鱗傷,也絕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閣主重重的道。

    大家目光都注視著閣主,不太明白閣主為什麼會突然間說出這樣的話來。

    “黑川景,不過是一個借口。我想閣主自己更清楚黑川景身在何處。閣主的目的無非是要封鎖雙守閣,借找出黑川景來揪出邪性團伙的頭目來。”靈靈這時開口對眾人說道。

    “靈靈姑娘說得沒有錯,黑川景並沒有逃獄,是我讓一支軍隊進入到東守閣中,將他押解出來。”閣主重京點了點頭。

    “閣主,您為何要這樣做啊,為何給所有人制造這樣的恐慌??”一名教員萬分不解的質問道。

    “靈靈姑娘,您來說吧,我……我……難以啟齒。”閣主重京此時對待靈靈的態度完全不同了,看得出來他尊敬靈靈這樣出色至極的獵人!

    “之前說了,邪性團伙鏟除了異己,在東守閣中不斷壯大,甚至于許多警衛團的人都淪為了他們的成員。事實上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到了現在,這個邪性團伙早已經越過了吊橋,滲透到了我們西守閣,並且遍布了西守閣管理層、學院、軍事、監獄等多個領域,確實正如你們大家所慌張的,你們身邊的朋友、同事、老師、下屬、上司,就有邪性團伙成員。”靈靈目光凌厲的掃過了這整個緊急會議廳。

    這番話才是真正掀起軒然大波!!

    囚徒中誕生的邪性團伙,他們已經滲透到了西守閣??

    “閣主,這是真的嗎??”軍總拓一明顯還不了解這件事的真相,他眼楮盯著閣主。

    望月名劍與藤方信子此時都保持了沉默。

    這件事他們真的完全不知情嗎?

    或許他們有察覺到,只是無法肯定。

    靈靈此時道出來,讓他們即難以置信又有幾分必須面對現實的無奈。

    “西守閣這麼多年來一直井然有序,邪性團伙怎麼可能滲透進來??”

    “是啊,那些囚徒都關押在東守閣中,有禁制在死死的困住他們,即便他們全部是邪性團伙成員又能怎樣,他們也逃脫不出東守閣。”

    “閣主,我覺得這樣的話還是不要隨隨便便認可,我們這些人無論身在什麼職位,都是為雙守閣服務,忠心耿耿,如今卻這樣被猜忌,實在令人寒心啊。”

    “敵人難以摧垮我們雙守閣,但這種言論引起的恐慌和猜忌,才會真正殺死我們吧?”

    很快就有一群人站出來反對,他們各抒己見,也有反駁靈靈的這些說法的人。

    人很多時候就是如此,哪怕知道這是真相,但也寧願判定他是假的,不然現狀都難以維持。。

    “很遺憾,各位,封禁了雙守閣,就代表我決心不再讓雙守閣被腐蝕下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