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絕對的力量面前,權術也會顯得有些蒼白無力。

    趙有乾萬萬沒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輕而易舉的被控制住,他之前積累的人脈,之前掌控的資產,在世界上獲得的各種各樣的頭餃,在此刻突然間變得有些毫無意義了。

    說扔進水牢里,便一點都不能含糊。

    水牢中的水非常冷,身體一開始浸泡在里面的時候還沒有什麼太大的感覺,可泡久了之後,那種刺骨之痛便時隱時現,漸漸的到疼痛難忍。

    沒有什麼光線,困意強烈,偏偏又因為水牢的發臭、潮濕的環境又根本合不上眼楮。

    趙有乾並不是一名魔法師,他對魔法修行沒有一點點興趣,他的體質非常弱,這種最為普通的水牢就可以讓他接近崩潰。

    也不知過了多久,水牢才終于打開,一名穿著中山裝的中年男子將趙有乾從水牢里帶了出來。

    趙有乾才走出水牢,看到地上一張地毯,發瘋一樣將地毯抓了起來,往自己身上裹了幾圈,就這樣他還是被凍得嘴唇發紫,雙腿幾乎挪不動步子。

    “慶叔為什麼現在才來救我,不知道這兩天我是怎麼過的嗎!!趙滿延,趙滿延那家伙我一定不會放過他的,現在就派人去將他找出來!!”趙有乾異常憤怒的道。

    “有乾啊,是滿延讓我放你出來的,他說你母親病情已經好轉了,今天就可以出院,他要去參加威尼斯商界峰會,不能去接夫人,讓你洗漱打扮一下,著裝得體一些,不要讓夫人起了什麼疑心。”慶叔說道。

    “你在說什麼,他去參加峰會,他有那個能耐嗎,可惡,我辛辛苦苦積攢的那些資源與人脈,他竟然跳出攪局……”趙有乾有些歇斯底里的吼道。

    自己幾年的勞動果實被人奪走,換做任何人都接受不了,何況還是這個最令自己憎恨的弟弟。

    “您還是理智一點吧,現在族內上下有不少人都是听他的,而且你也應該知道他現在的地位已經不會遜色于國際上的一名禁咒級大導師,單單就是這一點整個趙氏也沒有多少人敢反對他。你現在還是照顧好夫人,不然你真的有可能一輩子在水牢里度過了。”慶叔長嘆了一口氣道。

    慶叔也是趙氏里的老人了,以前是趙滿延父親的得力助理,族內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也都清楚。

    後來跟了趙有乾,也算是在趙父不在的幾年里將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條。

    趙有乾到現在都還沒有搞清楚,自己的處境。

    大勢已去了啊!

    “怎麼可能,你不要胡說八道。趙京呢,難道趙京那邊的人也同意那家伙接受趙氏?”趙有乾說道。

    “趙京派系那邊,早就歸順一個人了,以前我們還不知道那個人是誰,但現在你應該清楚了。”慶叔道。

    “趙滿延??”趙有乾驚呆了。

    趙氏里面年輕一輩能夠和他趙有乾分庭抗禮的也就支持趙京的那批人了,本以為趙京了無音訊後那個派系就會推出一個新的主持大局的人來,讓趙有乾萬萬想不到的是那個人就是趙滿延。

    對啊,趙滿延也是擁有整個趙氏龐大資產繼承權的人,與其支持旁門左道的趙京,還不如支持趙滿延,一切名正言順,最重要的是,趙老爹即便已經離開了人世,很多商界的老人都敬重他,也只願意與他直系親屬打交道,趙氏其他人一概不理會。

    趙氏經濟正面臨一個不小的危機,所以他們必須要有一個主持大局的人,由這個人帶領整個趙氏繼續走下去,在威尼斯商會上依舊得由中國趙氏來做話事人!

    “帶我去商會,帶我去商會,那個家伙會毀了我們趙氏,會毀了我們所有人,那些商界的老狐狸根本就不會認他那張陌生幼嫩的面孔!”趙有乾說道。

    “您執意要去的話,我只能送您回水牢了。您現在只有另一個選擇,洗漱打扮清楚,然後去接夫人出療養院,陪她在家里說說話。”慶叔道。

    “慶叔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我的話……”趙有乾看著這名家族里的老人,等到他看到慶叔臉上堅定的神情時,趙有乾才猛然意識到。

    慶叔也歸順了趙滿延!!

    為什麼連他也覺得趙滿延可以擔任整個氏族的總掌舵!

    “好,好,我倒要看看他怎麼去應對那些商會的老狐狸,我倒要看看他如何去向我母親交代,這一次商界峰會他搞砸了,我們趙氏在國際上就可能一蹶不振,等他死了,我看他怎麼去和我爹交待!”趙有乾憤怒的將身邊的瓶瓶罐罐都給砸了。

    ……

    ……

    威尼斯商業峰會

    由趙氏世族主持,五大洲商會都齊聚威尼斯,一同探討各大商會未來兩年的發展,一方面是制定商會聯盟的一些行為準則,防止各大商會之間惡意競爭造成損失之外,另一方面也算是一次大的交流,畢竟這次商會連帕特農神廟的隱世家族都會出席,更不用說是當代掌控各大洲商業命脈的財團、世族呢!

    歷屆,威尼斯商會都是趙氏在主持。

    今年不再是趙滿延的父親了,畢竟他已經過世,而作為接班人的趙有乾,辛辛苦苦準備了幾年,就是為了今天能夠向全世界各大財團首席、各位國家商會會長、各名門望族掌舵人、各大皇室焦點人物正式展示自己。

    到最後,卻是趙滿延上去了,坐在了那個本應該他做的位置上。

    這讓趙有乾如何不崩潰??

    他一直都在等這一天,他所做的一切也就是為了這一天,卻未曾想到一直假裝自己死了的趙滿延也在蓄勢待發,同樣也在等待這一天!

    ……

    峰會召開。

    全新的面孔,年輕得連嘴邊一點點胡須都沒有。

    一頭略顯幾分不莊重的金發,盡管一身標準酒紅色的燕尾服,身姿挺拔、氣宇不凡,但仍舊給所有在場商會大人物一種不牢靠之感。

    能夠在這樣的場合做主持者的人,不是龍頭老大也是德高望重,他們絕大多數人甚至連見都沒有見過這個年輕人。

    “大家好,你們興許很多朋友還不認識我,我是趙滿延,趙氏世族繼承人,你們可以叫我趙會長。我父親呢,已經過世了,我並非來續他的傳奇,只是來帶領大家走向一個新的商界輝煌。”趙滿延簡簡單單的做了開場,臉上掛著的溫和笑容透露出了他的自信與從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