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還只是剛進入黃昏,伊之紗便感覺自己疲憊困乏,她從躺椅上爬了起來,正好看到一個少女捧著一大罐東西,腳步匆忙。

    “里面是打掃的那些灰?”伊之紗叫住了女孩,開口問道。

    女孩明顯很畏懼伊之紗,頭也不敢抬起來,話也沒有勇氣說,只是在那里點了點頭,並且將自己打掃那些罐子時割傷的手藏到後面。

    伊之紗已經看到了,她走了上前道︰“給我。”

    少女緊張的將那個裝著所有骨灰的罐子遞給伊之紗。

    “東西放下,手給我。”伊之紗命令道。

    少女听命照做,把手伸出去的時候,仍舊不敢將目光抬起來,她害怕被伊之紗訓斥!

    伊之紗經常訓人,上到大賢者,下到她們這種小信女。

    忽然,小信女感覺到了一絲絲的暖意從被割傷的手心手指那里傳來,她偷偷的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掌,驚訝的發現伊之紗的手正覆蓋在上面,那暖和的光團正是從伊之紗的手上傳遞過來,並且迅速的治愈了小信女的傷口。

    小信女驚訝的張大了嘴巴。

    伊之紗親自為自己治療??

    這可是很多騎士殿的戰斗騎士都沒有機會獲得的榮耀啊!!

    “有什麼風景好一點的地方,適合埋這一罐東西?”伊之紗指了指地上的那一壇子骨灰,問道。

    “往東邊艾爾山泉的後面有一處比較安靜的地方。”小信女突然不害怕了,很有勇氣的回答道。

    “嗯。”伊之紗點了點頭,自己拾起了地上的骨灰壇子,朝著東邊的方向走了過去。

    小信女一臉茫然。

    她不知道伊之紗要做什麼,畢竟兩個小時前骨灰壇子的事情很快就在聖女殿里傳開了,他們這些在這里伺候神女峰成員的信女們也都知道那些正是伊之紗一些親人、一些朋友、一些手下的骨灰。

    ……

    艾爾山泉在神女峰比較偏僻的位置,神女峰很大,原始的山林都還有一部分,以前伊之紗執掌帕特農神廟的時候也經常將一些反對自己的神女峰女侍給埋在神女峰某座山頭。

    在整個希臘人眼中神聖光輝的帕特農神廟確實如天界聖邸、人間仙境,可在伊之紗眼中這里就是一座金碧輝煌的墳場,到處都埋著那些在帕特農神廟爭斗中死去的人。

    到了艾爾山泉,伊之紗看到了一個人,正徘徊在艾爾山泉附近。

    神女峰很少有男性可以踏入,至少以前伊之紗是禁止除了騎士殿以外所有男子進入到神女峰的,只是這個規矩好像逐漸被葉心夏給改了,變得沒有那麼嚴格。

    “抱歉,我好像迷路了,這里太大了,我走著走著就丟了方向,這位女士你知道怎麼去聖女殿嗎?”中年男子看上去很普通,穿著也樸素到了極點,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像是一個心態特別樂觀的人。

    “女士?”伊之紗倒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對自己這個稱呼。

    何況這里是希臘,是帕特農神廟神女峰,竟然還有人不認識自己?

    “我第一次來,是來看望我女兒的,听說這里很多規矩,我有說錯話的話請見諒。”中年男子撓了撓頭,黑褐色的眼楮給人一種單純的感覺。

    “暫時沒有。你往我來的方向走,就可以到聖女殿了。”伊之紗特意盯著對方的眼楮看了一秒鐘,作為心靈系的魔法師,這種沒有什麼修為的人想要欺騙自己是有點困難的。

    “啊,謝謝,謝謝,這里風景可真好啊,我第一次見過這麼有仙氣的地方。不過,就是有點無聊,女兒很忙,我也不好打攪她,只能自己一個人出來隨便逛逛,連個人說話都沒有。”中年男子說道。

    “你話確實挺多的。”伊之紗道。

    “哈哈哈,確實,我自己也覺得,你要覺得我吵的話,我也可以不說。你捧著一個壇子干嘛,是來這里裝山泉水的嗎,需要我幫忙嗎?”中年男子笑著問道。

    “你可以幫我把它埋了,我不想髒了手。”伊之紗看了一眼周圍的泥土,都是落葉腐爛過後的爛泥,被詛咒的她對土已經有了一些畏懼。

    “沒問題,但為什麼要埋它,里面裝的是酸菜?”中年男子展現出了自己粗淺的認知。

    “骨灰!”伊之紗冷冷道。

    “哦哦哦,對不起,對不起,我不知道你有親人過世了,你親人……咋這麼重?”中年男子接過來的時候,手都沉了下去幾分。

    伊之紗不說話。

    中年男子也不好多說,找了泉邊一塊土質還算干燥的地方,動作很快的把泥土扒開。

    “我們老家也是這樣,親人過世了就放在一個小盒子里,埋在有山有水的地方,落葉歸根,人亡入土,其實你也不用太難過,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有的時候也像是進入到了一個賭場,賭場的規則,賭場的利益,賭場的種種都會吸引我們,不斷的去下注,不斷的搏籌碼,歡喜悲痛都和投擲篩子一樣,每次都告訴自己要抽離出來,過上田園安逸悠閑的日子,到最後往往也只有進了這個小壇子里才會最終歸隱山林……”中年男子說道。

    他用樹枝鏟開了松軟的土,動作很麻利,像是經常做類似的事情。

    伊之紗就站在旁邊,平靜的看著。

    里面確實裝著很多伊之紗熟悉的人,原本她心里只有憤怒,沒有多少悲傷,不知為何听這男子的這些廢話,心中卻有一絲絲漣漪。

    他們的面孔,浮現在伊之紗的眼前。

    他們之中有不少都是極盡所能的討好自己,很多時候伊之紗感到厭惡,可仔細想一想他們或許真的把自己放在他們心里很重要的位置上。

    “你去采個果子。”中年男子手上也粘了不少的土,但他不介意自己的手。

    “果子?”伊之紗不解道。

    “果子的核就是種子啊,與其連壇子一起埋了,不如將骨灰都灑在這里,再放下一顆種子,正好旁邊有泉,比起到親人的墳前去哀悼,看著那冷冰冰的墓碑傷心落淚,倒不如看著一顆新芽茁壯成長,開著它開花結果,開著它長成參天大樹……這樣就不覺的他們離開了自己,遭受苦痛的時候,還能夠到這顆樹下靜靜的躺著,就像被他們守護著一樣,心會靜下來的。”中年男子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