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希臘可沒有這種葬法,甚至用親人埋葬骨骸的土壤作為滋養一顆種子的方式也從未听說過……

    但伊之紗感覺這個方式蠻好的,總比隨便找了一個地方將這些被殺死的人一起埋了,然後自己這輩子都不會靠近這塊土地方圓一公里的區域要來得強。

    伊之紗找了一顆果子,神女峰到處都是香噴噴的果樹,那些信女們定期會采摘,洗干淨後送到聖女殿中。

    “梨嗎?”

    “嗯,就梨吧。”伊之紗遞給了中年男子。

    “你吃了啊,把核給我就好……”中年男子看了一眼伊之紗,覺得這女人好像有點笨笨的。

    伊之紗猶豫了一會。

    她確實有點餓了,從早上公開發言到這會黃昏,她都沒有吃過一口食物。

    “我倒下去咯。”中年男子打開了壇子。

    伊之紗點了點頭,開始啃著梨。

    “咦,怎麼這麼多,我還以為是你親人之類的呢,原來是一條大型寵物,是獅鷲嗎,我好像經常看到你們這里的人騎乘獅鷲。”中年男子一看到滿滿的骨灰,馬上做出了這個推斷。

    伊之紗只啃了幾小口,卻一時間咽不下去。

    算了,一個不屬于局內的人,沒有必要計較那麼多,也沒有必要告訴他太多。

    “嗯,獅鷲,很大一只。”伊之紗說道。

    將骨灰都撒入到坑里,中年男子走到山泉邊,洗了洗自己的手。

    伊之紗本來想阻止,畢竟那山泉可不是用來洗手的,但對方已經把手放進去了,她當作沒有看見。

    終于吃完了梨,伊之紗走到滿是骨灰的坑邊,將核扔了下去。

    “唉,我洗手干嘛。”中年男子無奈的走上來,捧起了滿地的泥土將坑給添上,再一次弄髒了自己的手。

    伊之紗笑了笑。

    中年男子又到山泉處洗干淨了手,做完這些後,他揮了揮手和伊之紗道了別。

    伊之紗注視著那個小土包,耳邊還繚繞著中年男子臨行前的叮囑︰“別用魔法,我知道有一種魔法可以讓樹木快速成長的,這種時候可別用魔法,就讓它自然生長。”

    ……

    ……

    一旦進入到深夜,仰望著那神秘向往的星空時,便總會情不自禁的陷入到無窮無盡的回憶當中。

    葉心夏想起了學習的時候,臨近考試的日子周圍的同學們總會顯得很焦慮,心夏卻從來沒有那種感覺,因為平常她也沒有隨隨便便松懈過。

    在帕特農神廟已經很多年了,她和過去一樣沒有一刻松懈過自己,她知道在帕特農神廟任職並非像學習魔法那樣,錯過的章節再花時間補回來就好,不懂的知識詢問別人就可以,她的很多決定,她的一些意向,關系到了整個帕特農神廟,關系到了希臘,甚至關系到了很多需要帕特農神廟去救助的地區。

    她需要承擔的事情更多,最想令心夏放棄的是,當祝福之雨只能夠灑落一片土地時,另外一塊區域的疾病便會迅速侵蝕整個城鎮的人……

    而這個城鎮的幸存者,他們終究會在某個場合質問自己,為什麼選擇讓他們被病痛折磨致死?

    難道帕特農神廟也有偏愛?

    只願意救那些對他們能夠帶來利益的人群,亦或者可以大筆金錢支持的富饒地區?

    這些年,她親眼目睹了太多人死去,本以為經歷了博城的苦難,那會是自己此生以來見到的最震撼的死亡,卻不曾想那只是開始,在帕特農神廟,她幾乎每個月都會見證這樣的事情在世界各地爆發。

    神魂,賜予了葉心夏復活神術。

    可復活神術永遠只可以救一個人,其他上千人,其他上萬人,其他好幾十萬人,都會死去。

    疾病、瘟疫、詛咒、黑詭、戰亂、霍妖、自然災變……

    帕特農神廟在這頻繁爆發的霍亂中依然顯得非常渺小。

    更何況,如今的帕特農神廟真正的主旨已經不是化解苦難,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選舉,都在培養下一任神女,都在極盡所能的與神女的權力攀上一點關系。

    葉心夏一直在告訴自己。

    不能忘記自己的初衷。

    可有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擺在她面前,迫使她不得不和往屆的那些聖女一樣,將權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不惜一切代價奪得神女之位。

    她要執行自己的初衷,就要改變整個帕特農神廟,讓帕特農神廟回歸于最初的主旨。

    而怎麼改變帕特農神廟??

    唯一的方式就是自己擔任神女。

    在連生存都做不到的情況下,初衷不可能保持不變,除非自己的初衷與伊之紗不謀而合。

    放下眼下的初衷,斬獲至高神權,才能夠真正做到不忘初心。

    更何況,擺在心夏面前還有一個更重要的理由,令她無論如何都不能敗給伊之紗!

    黑色石子。

    神女擁有一枚黑色石子。

    命運齒輪又回轉到了原來的位置上,心夏卻不能讓悲劇重演!

    “殿下,騎士殿已經完全掌控,不會存在中途叛變的可能。信仰殿那邊,有兩位大祭司都會無條件的支持您,裁決殿的話恐怕還是伊之紗在牢牢的掌握著。”塔塔老嬤嬤低聲說道。

    “內部局勢很明朗了。”心夏說道。

    “裁決殿那邊與聖城關系密切,眼下我們最擔心的還是聖城的干涉。您讓我轟走的那名準神官,他讓我轉告您,聖城這邊不會有半個選票支持您,他們會支持伊之紗。”塔塔說道。

    “我明白。”心夏點了點頭。

    “您怎麼一點都不擔憂,要知道聖城的選票是非常重要的,他們全部站到伊之紗那邊的話,您就沒有勝算了……實在不行,您就答應他們的條件,畢竟那個人是沒有一點希望了,全聖城的人都要他死,您的抉擇對他的最終判決沒有一點影響,倒不如做出一個更明智的選擇,這樣您神女之位穩操勝券。”塔塔焦急的說道。

    心夏注視著塔塔,眼楮里沒有一絲情感。

    塔塔嚇了一跳,當下不敢再說話了。

    “以後別再說這種話。我很小的時候,就已經遇到過這樣的事情了,那時我無能為力……”心夏對塔塔說道,語氣也稍微柔和了一些。

    “啊??您還記得??”塔塔驚訝道。

    塔塔其實很早就見過心夏了,那個她還被文泰抱在懷里,像一顆明珠一樣照亮著周圍,也時時刻刻點亮著文泰的笑容。

    塔塔照顧著還不滿四歲的心夏,那個時候的葉心夏是整個帕特農神廟的小公主……但沒多久變故就出現了。

    “不知道為什麼,最近一些很早很早以前的記憶涌了上來,就像在我腦海里的記憶封印被打開了一樣,有些畫面,歷歷在目。”心夏說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