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成長的過程里,葉心夏都對自己更小時候的記憶是空白的,她以為是自己徹底忘記了,畢竟許多人四歲以前的事情都是完全沒有印象的。

    但最近,睡夢中,沉思時,出神的時候,那些畫面逐漸涌入的腦海,甚至連當時幼小的情緒也在心中蕩開。

    葉心夏自己是一位心靈系的魔法師,她嘗試利用夢境去觸踫自己腦海中深層的記憶,卻驚駭的發現她的記憶最底層里有一層極難察覺的小小枷鎖,鎖住了一塊自己誤以為徹底忘卻的盲區。

    它就像是每個人內心恐懼的小黑匣子,放在一個自己永遠不可能去觸踫的深暗角落,還要小心翼翼的上鎖,無論經歷了多麼漫長的歲月,無論內心是否磨礪得更加強大,都沒有一點勇氣去打開,里面裝著的東西,會伴隨著人的一生,無論何時何地不小心觸及,都會令人不寒而栗!

    是一種自我保護行為嗎?

    學習心靈系法術的葉心夏很清楚,當人在遭遇了重大挫折,或者重大苦痛的時候,為了不讓這份打擊擊垮自身,大腦會選擇性失憶,將這段記憶直接從腦海里刪除。

    還是有人給自己施加了心靈上的魔法枷鎖,迫使自己忘記很重要的事情,那麼給自己施加這個記憶枷鎖的人又是誰??

    “如果您還記得那個時候發生的事情,就應該明白只有成為了神女才有一點決定權。沒有聖城的支持,到頭來我們還是無法和伊之紗抗衡。”塔塔心平氣和下來說道。

    “這個不用擔心了。”葉心夏回答道。

    “好吧,既然您知道該怎麼做,我也不好多言,倒是剛才伊之紗又給您出了一個小難題。她的外甥昆塔被人謀殺,並且制成了骨灰盒送到了聖女殿中,這件事非常惡劣,是對我們神廟聖權是一種極度的藐視,依我看又是那些反神廟邪異分子,故意在選舉前後制造恐慌。”塔塔說道。

    佩麗娜將一個打碎重新黏上的精致罐子給呈了上來,葉心夏想查看一番,塔塔卻不讓。

    “是人骨。”佩麗娜很肯定的說道。

    “能確定是昆塔,那個參選斗官的金耀騎士?”葉心夏問道。

    “嗯,確實是他,他生前應該經歷了敲打、鞭撻、灼燒、腐毒、蟻噬,顯然行凶者要麼與昆塔有著巨大仇恨,要麼極其痛恨伊之紗。”佩麗娜回答道。

    “都剩骨粉了,你怎麼知道這些?”塔塔非常費解道。

    “亡靈通魂術,可以通過遺骨獲取一部分死者生前的影像,他被攪碎的魂魄也殘余在這些骨沙之中。”佩麗娜顯得非常專業。

    佩麗娜現在已經是大賢者,她主要還是掌管裁決殿對付那些危險的異類,她經常與聖城、神都西藏、瑞士雪殿、日本天皇閣、英國十字堡聯手,清除藏匿于世界各地的凶煞之徒。

    殘忍的手段佩麗娜見過許多,只是這個金耀騎士昆塔生前所遭受的那一切讓佩麗娜都有些不適。

    到底是什麼人,對帕特農神廟有這樣的仇恨,需要對一個人進行這樣慘無人道的折磨!

    “那這件事就由你來處理了,佩麗娜?”塔塔說道。

    “嗯,我會……”

    “一同處理吧。”心夏開口道。

    佩麗娜露出了幾分困惑。

    按理說這種事情確實也沒有必要由聖女親自負責。

    “伊之紗不會無聊到將一個普普通通的折磨謀殺事件拋到我這里來,就為了分散我注意力。”心夏說道。

    說出這句話事件,心夏腦子里浮現出伊之紗在聖女殿路口對自己說得那番話。

    該來的還是要來,心夏很清楚自己遲早會面對的,更何況留在帕特農神廟的她就是為了將來有勇氣和有能力去應對這一切!

    “您是不是知道一些內情?”佩麗娜很懂得察言觀色。

    “應該是黑教廷。”心夏道。

    “黑……黑教廷??”塔塔和佩麗娜臉色都變了!

    這個組織,任何人听到他們的一點信息都會一陣毛骨悚然,他們的手段是這個世界上最殘忍的,他們的意志力又比絕大多數暴徒更堅定!

    “嗯。”

    “是不是葉嫦。”塔塔聲音突然有些顫抖起來。

    佩麗娜臉上沒有任何血色,她甚至不由自主的握緊了拳頭。

    這個魔女終于要現身了嗎,佩麗娜倒現在都不會忘記葉嫦在她背上用刀子劃出的傷口。

    那是幾年前的事情,佩麗娜與瑞士聖裁法師追逐一名引渡首的時候,被撒朗設下的陷阱給困住。

    撒朗將所有的聖裁法師都給殺死了,那位引渡首要奪走自己性命的時候,撒朗卻阻止了引渡首。

    “我認得你,你就是那個在帕特農神廟四處尋找存在感的小丫頭,我很喜歡你的勤奮與毅力,也懂得你不甘心成為別人的陪襯品,可有斗志和魯莽是兩回事,你應該多動一動自己的腦子,不然帕特農神廟有再多次復活術也無法將你從鬼門關中拖回。”撒朗的聲音帶著極度的諷刺意味。

    佩麗娜在帕特農神廟是一個比較特殊的女賢者。

    她曾經在一次與反神廟異徒的廝殺中陣亡,那場斗爭所有人都知道,她的遺體被人帶回來,最終由文泰將她在神印山中復活過來。

    她是一個復活之人。

    被文泰復活的女賢者。

    復活之人。

    一直以來佩麗娜都很珍視自己,所有帕特農神廟的信徒都渴望得到一次真正的神音祝福,而被復活者更是一位被神魂直接親吻過額頭的人。

    但事實上,絕大多數認為她佩麗娜不值得復活,她那個時候在帕特農神廟還只是一個無名小卒,為帕特農神廟犧牲的人那麼多,為何文泰選中了她,將她復活了過來,使得她一躍為所有人的焦點。

    佩麗娜也自知重獲生命相當寶貴,她接下去的一言一行都不敢有半點怠慢。

    她想獲得認可,讓所有人知道她佩麗娜值得被神魂青睞,值得被文泰選中,值得擁有復活神術!

    她竭盡全力的為帕特農神廟做更多的貢獻,但最終還是落入了引渡首的圈套中。

    她將再次喪命。

    而最為諷刺的是,撒朗認出了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