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自己復活的時候,撒朗就在文泰的身邊,她抱著一個只有一歲大的女嬰。

    撒朗認出了佩麗娜,于是嘲笑她,這讓佩麗娜恨不得拔出劍將自己的心髒給刺碎。

    她終究還是辜負了神魂,辜負了文泰的選擇,她又一次毫不謹慎的將自己的性命交了出去。

    撒朗沒有殺她。

    而是用她的佩劍在她背上狠狠的割開了一個傷口,任由鮮血流淌。

    這傷口不致命,卻讓佩麗娜比死亡還要屈辱。

    “黑教廷還有不少紅衣主教,更還有一位從沒有人知道他真實身份的教皇,這件事也未必就是葉嫦做的。”塔塔說道。

    “我會調查的。”佩麗娜握緊了拳頭。

    “我們得找到她,按照她往常的行事風格,這折磨屠殺可能只是一個開端。”心夏對佩麗娜說道。

    “是!”

    “她在報復伊之紗,事實上我們未必要那麼……”塔塔很清楚葉嫦要做什麼

    伊之紗是葉嫦一生之敵。

    文泰受到神官審判,一共十一枚石子,就在有罪與無罪已經持平的時候,伊之紗作為文泰的親妹妹卻選擇了殺死文泰!

    這就是當時帕特農神廟最大的變故與分裂來源。

    伊之紗處刑了自己的哥哥!

    葉嫦對伊之紗恨之入骨,如今葉嫦成為了紅衣大主教撒朗,更在全世界擁有令人聞風喪當的一群黑教徒,她一路復仇,將所有投過黑色石子的人都給殘忍的殺害,不惜屠其門族,不惜泯滅全城……

    全世界都以為撒朗是一個瘋魔,見人就殺,所過之處絕無生命跡象,可他們這些曾經在文泰身邊的人都清楚,這一切都是因為伊之紗的一個抉擇!

    是伊之紗將葉嫦變成了紅衣大主教撒朗,越來越強大的撒朗終于開始了她的最終復仇。

    “我到伊之紗那邊詢問具體情況,您忙碌了一天,是時候該早些休息了,有什麼進展我會第一時間向您匯報。”佩麗娜見塔塔沒有把話說下去,于是行了一個禮道。

    心夏點了點頭,讓佩麗娜離開。

    “您也早些休息。”塔塔知道自己今天說了很多不該說的話,覺得還是早點告退為妙。

    心夏確實很累了,她甚至不記得自己有沒有吃晚飯。

    換了一身衣裳,心夏正要去找一個人,大殿門外就傳來了幾聲輕緩的腳步聲。

    “心夏,忙完了嗎?”中年男子走了過來,臉上露出了笑容。

    “嗯,爸爸你去哪了,今天一整天都沒看見你呢。”心夏也浮起了笑容來,看到親人總是格外的舒心,好像整個冷冰冰的聖女殿都有了許多溫度。

    “哎呀,別提了,走錯了,跑到另一座聖女殿去了,你不知道,我問人家葉心夏的時候,人家小姑娘臉都綠了。”莫家興尷尬無比的說道。

    “你跑到伊之紗那邊去了??”心夏眨了眨眼楮。

    “伊之紗是誰?就是另一位聖女嗎?也不能怪我,我迷路的時候,有一個女士給我指了路,她說聖女殿就在那邊,我哪知道這里有兩座聖女殿呀,以為那就是回來這的路。”莫家興苦著一個臉。

    那女人也是實在糊涂,聖女殿有兩個,也應該提前和自己說一下啊。

    “可能她以為你是她們那邊的探望親屬吧。”心夏說道。

    “莫凡那小子也真是的,非得讓我待在雅典,我在這也有點不太習慣,神女峰都是姑娘。還是倫敦舒服,種種花花草草什麼的,好歹還有卓雲老哥陪我下下棋什麼的。”莫家興說道。

    “怪我,總沒有時間陪您。”心夏有些慚愧的道。

    “沒事,沒事,這里其實也挺好的,明天我去城里走一走,就不一直待在山上了。”莫家興說道。

    “好,我讓克里斯陪您。”

    “不用,不用,我自己逛一逛,一個人在雅典城里走,還是蠻自在的。唉,還是女兒好啊,又做得了大事,還能乖巧顧家,哪像莫凡那野小子,跟流浪孩似的,從來就見不到人,最近更是電話都不打一個!”莫家興抱怨道。

    葉心夏猶豫了一會,最終還是沒有把事情說出來。

    莫家興現在的狀態挺好的,他本就是一個非修行之人,很多事情他不了解,很多事情他也沒有必要去觸踫。

    “爸爸,能和我說一說之前的事嗎,就是……”心夏有些不願意啟齒。

    “哦,都過去好多年了,我也記不太清了,那個時候隔壁有間老屋子,你媽媽帶著你搬到那兒住,我們就成了鄰居。”莫家興知道心夏想問什麼,回憶著道。

    “有更多細節的事情嗎?”心夏接著問道。

    “也沒啥呀,你媽媽看上去也普普通通的,就是笨了點,好像這燒火做飯、洗衣打掃、照顧小孩子這些什麼都不會,所以很多時候要過來尋求我幫助,一來二去的就熟悉了,然後我們兩家就合為一家了。”莫家興並沒有覺得這其中有什麼不能理解的事情。

    孤兒寡母的,莫家興作為鄰居就能幫的盡量幫著,後來在一起生活了一小段時間,葉心夏媽媽就突然消失了,莫家興那個時候只是覺得人之常情。

    畢竟一個女人確實也不想被一個行動不便的女兒給徹底拖累,興許她想要更自由的生活,所以才做了這樣的決定。

    莫家興將心夏當作女兒照顧著,何況莫凡也很喜歡心夏,當作親妹妹一樣呵護著。

    生活雖然艱辛了一點,可兩個孩子都很健康的長大了,莫家興還是欣慰的。

    莫家興看著心夏,腦海里忽然好想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心夏,可話都到嘴邊了,腦子里那件事突然間“不翼而飛”了。

    當莫家興努力去想,越想越偏離自己要和心夏說的這件事,古怪至極。

    良久之後,莫家興不得不作罷。

    “怎麼突然間想了解這些,是遇到一些與她有關的事情了嗎?”莫家興問道。

    “也不是,就是最近想起一些小時候的事情來,想和您聊一聊,也不知道是我的幻覺,還是真的發生過。”心夏道。

    “那麼小的事情你還記得呀。”

    “嗯,有點印象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