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雅典城上空,一片如湖泊般青藍的天空上慢慢出現了一個紅斑。

    紅斑慢慢的變大,正一點一點的靠近雅典城市上空,那些在大廈之頂的人也逐漸感受到其巨大身影正籠罩著一大塊區域。

    那是一條紅色的龍族,它揮動著翅膀,無比招搖的從雅典城高樓林立的市區掠過,隨後又卷起一陣揚起滿街落葉落花的狂風,朝著帕特農神廟神山的方向飛去。

    “好像是洛歐夫人……它的紅龍!”

    “為什麼她可以在我們城市上空隨意飛行,何況還是一條危險無比的巨龍。”幾名雅典的法師疑惑的道。

    “她的紅龍擁有聖彼得堡大教堂頒發的綠皮證書,整個歐洲的天空,這條紅龍都可以隨意穿行,自然也成為了洛歐夫人昂貴奢侈的私人飛機。”

    “話說她來我們去神山做什麼?”

    “維多利亞世家的人經常來希臘,聖女與艾琳大公爵閨蜜一般的親密關系又不是第一次上媒體報道。”

    “維多利亞世家,應該是支持葉心夏的吧?”

    “大概是吧,只是洛歐夫人是艾琳的後母,她一樣擁有整個維多利亞的繼承權,所以就看洛歐夫人是持什麼態度了,假如她支持的是伊之紗,那維多利亞那邊與英國絕大多數古老世家的選票就可能又出現持平狀態。”

    臨近選舉,人們所有的話題都集中在了雅典城中的兩座聖女雕塑上,許多希臘的餐廳甚至都進行了菜單劃分,蹭起了選舉的熱度。

    洛歐夫人顯然也是這次選舉的一個比較重要的人物,她一定程度上代表了英國那邊的選票。

    所以她的高調出現,使得雅典城立刻又陷入到了“深層探討”的怪圈中。

    什麼選舉密事……

    某某某與兩位聖女不得不說的關系。

    震驚,神女竟然已經內定,其中內幕駭然。

    大家都喜歡玩奪人眼球這一套。

    每一屆神女的選舉,其影響力比世界杯還要夸張。

    世界杯是男人們的狂歡,神女選舉卻是男人與女人們同時會關注的一個重要“項目”。

    持續整整一個月,在正式選舉那一天到來前,雅典會被來自世界各地的帕特農神廟信徒給填滿,圍繞著選舉舉行的各種傳統儀式與新潮活動會讓整個雅典變得格外特別。

    因此這一個月也是世界各地旅游者們前來雅典最好的時節,他們可以看到寧靜優雅的雅典城前所未有的奢華,前所未有的驚艷……

    花在上個月的充沛雨水滋潤下不斷的盛開,從希臘各地一卡車一卡車運來的新鮮橄欖花裝飾在城市每一處,哪怕是視線無意間停留的小角落,也能夠見到這少女一般純潔柔美的花朵。

    沒有神女的希臘,終究沒有靈魂。

    希臘已經太多年沒有神女引導了,衰退的跡象非常明顯。

    如今終于要開啟了。

    帕特農神廟的最終領袖,擁有神一般復活神術的人,她很快就會降臨!

    ……

    路燈綴滿了花鏈,哪怕到了夜深人靜的時候,這些垂落成簾的花鏈依舊煥發著明艷卻不炫目的光澤,走在雅典的街道上,很多時候給人一種不小心走入到某為歐洲貴族的盛世婚禮現場那般,陶醉其中不說,每個轉身都會帶來新鮮與驚艷之感。

    大賢者佩麗娜此時走在偏離了那些“夢幻”街道地方,她身穿著淺灰色的衛衣,兜帽遮住了自己的發型與一部分額頭,猶如一位並不願意被人關注的夜跑者,安靜的在城市之中享受自己的節奏,享受自己的音樂……

    褪去了一身賢者華貴衣袍的她,完美的融入到了那些有些昏暗的城市角落,這里偏離了市區,偏離了帕特農神山,光輝照耀不到,市政不願搭理,旅游者們更不會到此,一點點稀疏的花絮,無力可憐的表明著他們也在“過節”。

    佩麗娜小跑者,均勻的呼吸聲在寂靜的髒小道上卻格外的清晰。

    當她身影緩慢的從一片雜亂的防塵樹林中掠過時,漆黑一片的樹干之間,一雙貪婪的眼楮卻突然亮了起來,瞳孔始終跟隨著那個灰色婀娜的修身衛衣身影。

    佩麗娜繼續往更偏僻的小道上跑去,那雙眼楮消失了片刻,又從佩麗娜身側的一個破舊小屋窗戶中亮起,依舊貪婪的用目光欣賞著那優美的運動身姿。

    空無一人,寂靜得連流浪貓翻動垃圾桶的聲音都沒有。

    等到佩麗娜小跑到一個破屋圍起來的死角時,那雙眼楮猛的出現在了佩麗娜的面前!

    借助那微弱的月光,可以看到這是一個極其瘦弱的輪廓,宛如厭食癥患者,骨瘦如柴,偏偏一雙眼楮過于炯炯有神,像是目光就可以將人剝個干淨。

    “有什麼事嗎?”佩麗娜停了下來,注視著這個怪瞳者。

    “我得了一種病,痛苦難忍。”怪瞳者說道。

    “我不是醫生,你可以去醫院。”佩麗娜回答道。

    “只要是你這樣美麗成熟的女人,都可以醫治我的病,作為感激,在令我愉快之後,我可以將你的皮骨制作成漂亮的小罐子,我的手藝在一些世界名豪的小金庫中,被視作珍寶。這不就是所有女人的願望嗎?”怪瞳者一副非常誠懇的樣子道。

    “你最近做了不少這種小罐子嗎,我看到你的手在抖,是過于勞累的緣故?”佩麗娜問道。

    怪瞳者听到這句話有些意外。

    正常情況下,美麗的夜跑者應該害怕才對,應該花容失色的往後退,然後一邊加速奔跑,一邊向這個破敗無人的街道呼救,自己可以一邊追逐,一邊享受著這個美妙氣氛。

    “我確實制作了不少,有一位大客戶,給我提供了許多完美的素材。”怪瞳者還是回答道。

    “哦,那我找對人了。”佩麗娜將自己的兜帽掃了下來,露出了有制裁印痕的高傲額頭和尊貴十足的褐金色長發!

    “你……你是復活之女佩麗娜!!”怪瞳者驚得雙瞳劇烈的晃動。

    “是誰給了你那些材料,讓你制作了整整四十個骨灰罐子??”佩麗娜走向了怪瞳者。

    “我打獵,我自己打的獵……”怪瞳者在一步一步往後退,露出了驚慌失措的神色。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