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她知道您要來,嘖嘖嘖……”一直很卑微的怪瞳者突然發出了笑聲。

    “噠!”

    “噠!”

    “噠!”

    清脆的高跟鞋聲在樓板上傳來,緊接著就是一個修長的身影,立在了樓梯最上面。

    她往下走了一步。

    佩麗娜往後退了一步。

    紅衣繼續往下走,面朝著佩麗娜,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佩麗娜卻臉色蒼白至極,她在往後退,每退一級台階,雙腿顫抖得越發厲害!!

    背部火辣辣的疼痛也莫名的傳來,痛苦得讓佩麗娜甚至有些無法站穩,那麼多年前留下的傷疤,佩麗娜都以為完全愈合了,可真正踫面那個行凶者時,竟然再次撕裂開,是某種詛咒利刃嗎!

    “還是這樣,你為什麼總是不願意用一用你的腦子,總是把自己的性命當做游戲,死去了可以重新再來,以為自己下一次可以做得更好?”紅衣走到了這間工作室里,就那樣簡單的站立著。

    而佩麗娜已經退到了牆壁,可倚著牆的她還是無法站穩。

    “非要我將你也制作成小罐子,你才會有所長進?”紅衣接著用教訓的口吻說道。

    怪瞳者眼楮巨亮了起來!

    要是可以用高貴的佩麗娜做材料,他相信自己可以發揮出超越人類極限的工藝水準!!

    怪瞳者的眼神似乎讓紅衣有些厭煩,紅衣看了他一眼。

    他頓時嚇得匍匐在地上,再也不敢將自己的眼楮露出來,兩只手更努力的抱住自己的腦袋。

    “你到底想做什麼??”佩麗娜鼓足勇氣,怒道。

    “我的心思很難猜嗎,我只是在復仇。難道你從來沒有這個念頭?我還記得你注視著那個人的眼神,明明心已經淪陷,還要努力表現出和其他人一樣的崇拜與追崇。”紅衣問道。

    “我不會和你一樣發瘋!!”佩麗娜吼道。

    “我比你們都清醒。人降生以來,傷痛會哭泣,憤怒會仇恨,失去的東西便會拼盡一切去奪回來。我傷痛,我仇恨,我想要奪回……而你們,明明痛苦卻表現得和平常一樣,憤怒卻還要繼續效忠仇人,麻木的看著自己珍視的一切從身邊流失,內心早已扭曲還要表現出令人作嘔的平靜,你們瘋了,還是我瘋了?”紅衣反問道。

    紅衣每一句顛覆他人的觀念都符合很多人的正常思維,別說是那些本就三觀極其扭曲的惡徒,許多正常人都很容易因為她的三言兩語誤入歧途,佩麗娜根本無法找到任何言辭去反駁。

    “你不會得逞的,雅典城,帕特農神廟絕不是你為所欲為的地方!”佩麗娜鼓起勇氣道。

    “遺言也是如此平庸。”紅衣平淡的說道。

    ……

    ……

    走出了工藝室,紅衣听到了怪瞳者發瘋一般的興奮笑聲。

    她駐足片刻,竟然又走回了地下工藝室。

    過了一會,怪瞳者的慘叫聲傳來,淒慘得在整個復古宅院都可以听見。

    “嘩啦啦啦……”

    院子小池台,紅衣擰開了澆花的水龍頭,將自己滿是鮮血的手放在了上面,清洗著自己的每一根手指。

    “佩麗娜怎麼處置?”穿著佣人裙的顏秋走來,看著正在洗手的紅衣。

    “送回帕特農。”紅衣說道。

    “你的藥效快消失了。”顏秋提醒道。

    “其他紅衣都到了吧。”紅衣問道。

    “三位新的紅衣是你的門徒,他們怎麼敢怠慢?”顏秋回答道。

    “本該有四位的啊,藍蝙蝠,可惜了……”紅衣輕嘆了口氣。

    她很欣賞藍蝙蝠,有著敏銳的思維,千變萬化的本領,只要給她一點點邊緣信息,她可以揣測出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只可惜沒有能夠將她完全馴服。

    若能夠讓她徹底忘記審判會的身份,她將是一位無比出色的接班人,是紅衣大主教撒朗之名的接替者!

    “她確實厲害,能夠讓我們受挫的人可不多。”顏秋點了點頭。

    這個世界上有一大群蠢貨,自以為高明的挖掘到了黑教廷的幾位核心人員的身份,並且耗費大量的精力在那些無關緊要的人身上。

    聖裁者、審判會、紐約神殿、聖壇法師……

    只有藍蝙蝠,觸踫到了黑教廷的真正領袖。

    也只有藍蝙蝠,做到了在一個如此瘋狂的教會中依舊保持著一顆堅定不移的心。

    她打了撒朗一個措手不及,讓安第斯山計劃變得一塌糊涂,讓原本應該大獲全勝的叛軍被聯邦徹底瓦解,讓足以擴充五倍人數的黑教廷在這次盛典中損失慘重。

    尤其是吳苦!

    作為一個即將被撒朗推舉為新紅衣的重要人物,吳苦無論是智慧與能力,都完全可以碾壓那些“碌碌無為”的紅衣大主教!

    撒朗從未因為藍蝙蝠的“叛變”而感到憤怒。

    相反,她有些懊惱,自己的言傳身教還不夠徹底。

    如此出色的一柄利刃,自己失策,沒有握對方向。自己握得是劍刃,被她的劍刃所傷,若是握著劍柄,一切截然不同,許多撕不開的組織將被她狠狠的刺穿!!

    ……

    ……

    又是一個被鳥鳴聲幾喚醒的清早。

    很柔和的聲調,並不會因為睡眠不足而令人感到厭煩。

    葉心夏睜開了眼楮,看到了薄薄的紗簾外,那是一片碧綠色起伏的山林,山美麗的稜角被那些茂密的葉子給覆得平緩,幾只擁有冗長仙尾的靈鳥在山間盤旋……

    “殿下。”

    “殿下!”

    有些急切的聲音從寢室外傳來。

    葉心夏起了身,沒有坐到輪椅上。

    她步行到門邊,打開門時,突然看到殿內伴隨在自己身邊的眾人都跪在自己的門前,臉埋得很低很低,看不清他們的神情。

    即便如此,葉心夏心中也涌起一種不好的預感。

    “佩麗娜……”芬哀低聲輕泣著。

    葉心夏呼吸突然急促了起來。

    她關上了門,身子不由自主的依靠在門後。

    其他人沒有離開,依然跪在門前。

    過了幾分鐘,葉心夏再一次打開了門,臉上還有未抹干淨的淚痕。

    “她還完整嗎,她的靈魂破碎了嗎?”葉心夏問道。

    “殿下,她無法再被復活了。”

    “我知道,我只想知道她死前是否痛苦。”

    “她……還算安詳。”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