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殺了伊之紗,你這個假惺惺的冷血聖女,你沒有資格成為神女,你只會給我們帕特農神廟帶來滅亡!”女賢者梅樂帶著哭腔痛斥道。

    梅樂忠誠于伊之紗,在葉心夏獲得神女祈福的那一刻,裁決殿的那些人也集體叛變了,他們不再提一句伊之紗,甚至一群人在葉心夏歸來前毀掉了伊之紗的選舉雕像。

    變得如此之快,快到令人覺得荒唐可笑,難道之前的效忠,之前的誓言,全部都是假的,就因為葉心夏成為了神女,連自己的尊嚴與自己的信仰都可以全部舍棄掉?

    伊之紗哪里比葉心夏差了,她的心永遠的屬于帕特農神廟,她更從來不會怠慢願意追隨她的人。

    為什麼這些人如此狼心狗肺!

    梅樂不是那樣的人。

    她依舊為伊之紗說話,即便大勢已去,即便全城的人都在擁戴葉心夏,在她心中伊之紗仍舊是無可替代的神女!!

    “梅樂,我們帕特農神廟可不是一個言論絕對自由的地方,你最好別再說一句話,否則……”殿母帕米詩無比冷漠的教訓著女賢者梅樂。

    “這都是葉心夏的詭計。葉心夏知道選舉不可能獲勝,于是制造了這場意外,她在自導自演,伊之紗根本不是為了神女之位參加競選的,她是為了帕特農神廟的未來,她在阻止葉心夏,葉心夏是教皇!是教皇!!”梅樂已經有些瘋狂了,她不顧一切的嘶喊道。

    這是一場巨大的陰謀。

    撒朗精心策劃的奪取計劃。

    她在黑教廷中掃清一切障礙,奉葉心夏為教皇。

    她更利用黑教廷的殘忍手段,讓葉心夏沒有任何懸念的擔任帕特農神廟神女。

    教皇即神女。

    神女即教皇!

    帕特農神廟和希臘,將不會再有未來。

    文泰受盡苦難與折磨守護的這個世界,將會被撒朗利用他們的女兒,摧毀殆盡!!

    為什麼沒有一個人清醒著。

    為什麼沒有一個人願意听自己說的話。

    為什麼人們不接受這個可怕的事實!!

    “摘下她的女賢耳環,關到神女殿。”葉心夏沒有讓梅樂繼續這樣放肆下去。

    “你想怎麼處置我就怎麼處置我,我絕對不會向你屈服!”梅樂異常堅定的說道,只是她的這份堅定是在神經接近崩潰的狀態之下。

    梅樂被幾名騎士給帶走,被當眾取下了女賢者耳環,一時間那些曾經侍奉伊之紗的女侍也女賢者嚇得都跪了下來。

    一旦被奪走女賢之位,她們很可能連帕特農神廟都留不了。

    離開了帕特農神廟,她們什麼都不是,帕特農神廟甚至不允許她們使用神廟學習的法術,那些孑然一身的倒還好,至少還能夠保持富裕的活下去,但那些與各大勢力,與各大家族,與各大城市政府有諸多牽連的女侍和女賢卻有可能遭到一切驅逐……

    這對她們來說跟毀了她們一生沒有任何的分別。

    更何況在兩邊聖女陣營產生一些直接沖突的次數非常多,許多女賢者和女侍者都說過一些對葉心夏非常不敬的話。

    大概在今天之前,她們都不會想象得到最後是葉心夏取得了勝利!

    “都起來,禮贊日,才是表示你們忠心的時候,現在還是選舉日。”殿母看到這些女侍和女賢們如此著急的要投向葉心夏,沒好氣的訓斥道。

    “殿母。”葉心夏看了一眼那幾名將黑藥師押解走的處刑法師,開口道,“這個人還是交給我處理吧。”

    “這……”殿母有些猶豫,但看到了葉心夏的眼神,她逐漸意識到葉心夏的這句話不是征求,“好吧,一定要看管好,他是黑教廷的一個關鍵。”

    “嗯,殿母費心了,請回神女峰中休息吧,剩下的事情我會處理妥當的。”葉心夏對殿母說道。

    殿母點了點頭。

    選舉已經結束了,而整個帕特農神廟大權也等于徹底交給了葉心夏,盡管是要在明天的禮贊日做一個正式的移交,但現在將權力都賜予葉心夏也沒有任何的區別。

    她已經獲得了整個帕特農神廟的認可,也獲得了雅典人民的認可,禮贊日的移交都是形式。

    在神女沒有選舉出來之前,帕特農神廟的很多權限是掌握在殿母的手上,包括一些重要的神廟法術也由殿母在保管,比如說祈願術……

    “雅典的市民們,你們不用再擔驚受怕,盡情享受芬花節吧,神女會庇佑你們。”殿母說著這番話,將雙手慢慢的舉了起來,舉向了葉心夏選舉雕像的方向。

    選舉終于有了結果了,而所有人也親眼目睹了葉心夏指揮騎士殿對巨人展開了復仇獵殺,他們很清楚誰在守護著他們,誰在保護著這座城市,誰才是帕特農神廟至高無上的天選神女!!

    一時間神女之名響徹全城,呼聲極高,再沒有幾人願意提起伊之紗,包括那些原本支持伊之紗的人也跟著高喊起來,而且喊得聲嘶力竭,大概是之前錯誤的抉擇讓他們意識到只有之後加倍的擁戴與守望才能夠獲得神廟的祝福!

    葉心夏沒有做最後的獲勝致辭,人們看到她離開了選舉壇,看到了她駕馭著一只聖銀之雀,華麗無比的飛向了帕特農神廟神山之中。

    而在她身後,是威武至極的騎士隊伍,一頭全身上下還燃燒著黑斑烈焰的恐怖巨人被數百名騎士和上百只飛龍共同抬到了空中,似戰利品一般展示在所有人視線中,並隨著葉心夏回歸神山一同被抬到了帕特農神廟之中。

    “那是帝王級的金耀泰坦巨人,已經被殺死了嗎??”人們驚駭無比。

    這個世界上能夠殺死帝王級生物的力量相當稀少,就在不久前他們還蜷縮在這可怕巨人的黑斑烈焰下,被熱浪折磨,苦不堪言,而此時這不可一世的金耀泰坦巨人像一頭牲畜一樣被騎士殿的人抬了起來……

    “它的腦袋和身體已經分開了,肯定是死了,天吶,終于死了。”

    “沒有神女,我們恐怕已經成為了這個魔神腳下的殘渣灰燼,感謝萬能的神女。”

    “明日是神女禮贊第一日,無論如何都要擠入神山,得到祝福!”

    “听說禮贊第一日的祝福可以延長壽命……”

    “不不,那是可以讓修為提升一大截的聖露,一些卡在高階瓶頸的魔法師都有可能因為那份祝福踏入超階。”

    壽命與靈魂有關,很多魔法師在修行的過程中或多或少都導致了靈魂受創,靈魂的創傷和身體的傷口不一樣,是無法修復的。

    所以第一日的祝福延長壽命這一說並不是虛假的!

    同樣的,修為得到提升也是事實,每一個魔法師都清楚靈魂的強弱就是精神境界,精神境界一旦跨越,修為瓶頸這種東西就完全不存在。

    許多已經跨入到超階的魔法師,他們其他系從高階到超階的難度就會大幅度降低,甚至不需要外力都可以完成自我晉升,這就是精神境界的緣故,他們其他系到達了超階,使得他們的精神境界觸踫到了更高領域,瓶頸形如虛設。

    選舉才結束,一場災難還未完全平息,城外仍舊有廝殺聲,雅典政府還在焦頭爛額的處理著許多被焚燒的破壞的街道,但已經有一大群人忘記了,明天才是神女禮贊的第一天,無數人涌向了神山腳下,就為了明天太陽升起的時候被選入信仰殿,沐浴著從橄欖枝上滴落下來的祝福聖露。

    只是真正的虔誠者並沒有這麼多,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目的,無非還是為了自己。

    ……

    神女峰。

    觀星台。

    入夜時分,城外的廝殺聲終于停息了,城市的燈火點亮,繁華的景象就像白天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那樣。

    雅典的官員們效率很高,他們知道神女一場襲擊中誕生,死難者需要悼念,同樣神女的誕生需要慶祝,他們動用了所有的資源,將被摧毀的地方掩蓋好,又用最短的時間安撫那些死難者親屬。

    葉心夏沒有將伊之紗的那些舊部給驅逐出帕特農神廟,她交給了伊之紗舊部一個艱巨的任務,那就是與官員們一同安撫受到波及的人。

    挽救得還算及時,這一次巨人重大襲擊帶來的損失遠比其他城市發生的巨人襲擊要輕,就像埃及永遠都有亡靈的擾亂一樣,在希臘被巨人踩死的事件每年都會發生,這本就是希臘數千年來都未停歇過的紛爭……

    一頭藍星泰坦巨人的出現若當地官員和魔法協會處理不當,都有可能造成比這次雅典事件更多的傷亡。

    因為神女的誕生,所有的勢力,所有的組織,所有的官方都好像變得積極起來……

    聖女與神女也不過是一個職位之差,可葉心夏已經在短短的半天時間感覺到兩者之間的天壤之別。

    “華莉絲,你帶兩個人來見我,我想和他們談一談帕特農神廟的明日。”葉心夏對身後的女騎士說道。

    女騎士華莉絲不久前獲得了聖魂,她身上散發者一股強盛英氣,令一些至強者都不敢輕易靠近。

    “他們是……”華莉絲問道。

    “殿母和黑藥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