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而她帕米詩,創造了這一切!!

    她是殿母,她並不是遵循古老的神魂旨意在扶持葉心夏。

    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她是現任教皇,她要看到一個真正的盛世!!

    黑教廷盛世,帕特農神廟盛世!

    世界盛世……

    臣服白衣!

    ……

    這一天,終究是到來了。

    殿母帕米詩感受到了自己期待的一切正撲面而來。

    黑教廷也將在今日過後,不再需要躲藏于黑暗,他們甚至可以出現在這隆重儀式里,在眾目睽睽下封侯晉爵!

    歷史上又有哪一位教皇能夠做到??

    “葉心夏,在你踏入神廟成為見習女侍的第一天,我便知道你會穿上這件白衣!”殿母帕米詩臉上露出的笑容已經到達一種近乎癲狂。

    她是最偉大的教皇,創造了黑畜妖,讓原本如陰溝老鼠一般的黑教廷變成了讓全世界畏懼、聞風喪膽的黑暗組織,更創立了一個史詩篇章,那就是黑教廷教皇之位與帕特農神廟之位都由一人來擔任!

    葉心夏。

    一枚璞,卻經過了自己的雕琢變成了完美的玉,注定迎來一個前所未有的時代!!

    到了此刻,殿母已經不再掩飾自己的身份了。

    她的手上,戴著一枚戒指,這枚戒指起初還只是完全透明的,卻像是被倒入了優質的紅酒一樣,慢慢的呈現出了光澤。

    “這是教皇血石。”

    “我將賜給你,你就是新一任白衣教皇!”殿母帕米詩開口說道。

    她將這戒指摘下來,然後緩緩的走到葉心夏的身邊。

    “你得為我做最後一件事,我才能夠確保你的忠誠,我才能夠將白衣之位傳你。”殿母帕米詩接著說道,“殺了葉嫦。她已經脫離了我的控制,她像一個瘋子一樣要殺了所有人。”

    撒朗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她不斷的找尋教皇的真實身份,同時將那些與教皇有關的人統統殺掉。

    憑借著她這些年在這個世界上的影響力,撒朗逐漸控制住了其他幾位紅衣大主教,並且在沒有自己這位教皇的允許下委任了新的紅衣大主教!

    但不得不承認,撒朗是一個非常可怕的角色。

    殿母帕米詩即便與撒朗有一個扶持協議,卻至始至終沒有暴露過自己的身份,撒朗最終還是追到了這里,追到了帕特農神廟。

    撒朗策反了圖爾斯世家,釋放出了金耀泰坦巨人,這就表明撒朗知道了黑畜妖與金耀泰坦巨人有關,也知道了教皇一定是與圖爾斯世家息息相關的人。

    殿母有足夠的信心控制葉心夏,因為她很清楚葉心夏需要一個完美的正面形象,她身上有教皇繼承人的印記,更不用說現在戴上教皇戒指。

    而撒朗不一樣。

    撒朗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毀滅者,而且殿母堅信即便是自己的女兒,只要能夠達到她的目的,撒朗也會毫不猶豫的將她給殺了。

    現在殿母和葉心夏必須站在一起,將逐漸掌握了黑教廷大權的撒朗給處理掉,那樣才是真正的白與黑的統一,無論是帕特農神廟還是黑教廷,都沒有人再可以跟她們說半個不字!

    就差最後一步了,唯一可能對她們的白黑統一造成威脅的人,那個根本不為了統治,只知道滿足自己殺戮欲|望的瘋子,無論如何都要解決掉她。

    ……

    戒指從殿母的手指上摘下來之後就恢復成了原本的透明之色,看上去和普通的裝飾品沒有任何的分別,哪怕送到了聖城那里去做鑒別,聖城的那些人也無法肯定這就是教皇戒指。

    教皇戒指關鍵不僅僅是戒指,還在于人。

    就像紅衣大主教的身份確定是主教血石一樣,將血液滴在血石上才會有所反應,同樣的教皇戒指也是如此。

    那完全透明如玻璃的瑪瑙,唯有接觸到真正的教皇才會展現出教皇血石的本質!!

    葉心夏是教皇繼承者,當初她被誣陷時可以喚醒主教血石,其實並非是她與撒朗的血緣關系,而是她是教皇繼承者,教皇繼承者可以喚醒任何一枚主教血石,這一點伊之紗是正確的。

    現在,殿母已經將這枚戒指傳給了葉心夏。

    她注視著葉心夏,事實上殿母也非常好奇,葉心夏究竟會不會戴上這枚戒指。

    一旦戴上了這枚戒指,她就是徹底烙印上了教皇這個身份,無論她自己是否做過罪孽深重的事情,每一個教眾的罪行都將有她葉心夏一份責任。

    可如果不戴上這枚戒指,殿母是不會讓葉心夏活著離開這里的。

    葉心夏如果不深夜到訪,那麼她會成為帕特農神廟神女,僅僅是神女,一個被她殿母作為完美傀儡的神女,畢竟葉心夏能夠到達她現在的位置,她殿母算得上是最大的功臣,葉心夏在位期間也必須對自己言听計從。

    但葉心夏既然來了。

    那麼她就一定要接受這個黑教廷教皇身份!

    黑教廷有史以來最輝煌的篇章在今日翻開,殿母的野心又怎麼僅僅只在一個帕特農神廟?

    帕特農神廟代表不了這個世界,代表著這個世界的是聖城,是五大洲最高魔法協會,是禁咒會同盟會。

    單一的帕特農神廟和單一的黑教廷都遠遠不可能與這三大組織抗衡,唯有帕特農神廟與黑教廷完美的結合在一起,世界才可以重新洗牌!

    殿母要的就是重新洗牌!

    同樣的,葉心夏今晚出現在這里,以教皇繼承人的身份與自己密談,也意味著葉心夏擁有與自己一樣的志向與野心!

    她得戴上戒指。

    沒有黑教廷的無情殘忍手段,帕特農神廟的神輝永遠都會受到阻擾,也永遠被五大洲魔法協會以及聖城給壓制著。

    “你只有一分鐘的考慮時間,將你的血液滴在上面,你就是至高無上的教皇!”殿母帕米詩提醒葉心夏道。

    這一分鐘的抉擇,有可能就讓世界的軌跡發生劇變!

    葉心夏將戒指緩緩的戴在自己的食指上,戒指內部似乎有一根細小的尖牙,在葉心夏將它完全穿過指節時劃破了她的手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