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他必須在死亡之織奪走了聖影克野最後一點呼吸權力的時候將克野救出來,克野太大意了,以為敵人已經落入了陷阱,孰不知陷阱里的獵物她輕松躍過了陷阱的高度,狠狠的咬向了沒有設防的克野!

    “吼吼吼吼!!!!!!!!!”

    白色的公路旁,震耳欲聾的咆哮聲傳來。

    就看見樹林里,一頭全身上下毛發潔白的聖獸走了出來,當它邁開步子朝著西蒙斯走過來的時候,西蒙斯感覺一座高聳入雲的冰川巨山正朝著自己壓來,西蒙斯被驚出了一身冷汗。

    原本卷到天空的湖水突然間失去了控制,狠狠的拍落下來,西蒙斯兩腿發抖,眼楮一刻也不敢從這頭潔白聖獸的身上移開。

    這氣息!!

    分明是一頭真正的帝王!!!

    西蒙斯雖然也是禁咒行列的強者,可他發誓這輩子都沒有離一頭帝王級聖獸這麼近過,這頭白虎身上散發出來的極寒氣場就足以將他畢生所學輕易擊垮!

    “西蒙斯,西蒙斯,西蒙斯!!!”高空中,聖影克野尖銳的呼救。

    西蒙斯比克野更想呼救!

    克野好歹只是面對一個突如其來的風系反擊禁咒,他西蒙斯現在面對的是一個比禁咒可怕數十倍的帝王級白虎!!

    為什麼在這銀衫綠水、如詩如畫的大自然里會沒有一點征兆的蹦達出一只帝王級生物!!

    帝王級是山中野狗,水中雜魚嗎??

    幾億分之一的概率就被自己撞上了??

    西蒙斯不敢動,他全身都跟凍結了那般。

    帝王白虎什麼也不做,就圍著他轉,那顆白色的大腦袋卻是一直沖著聖影西蒙斯,西蒙斯覺得自己心髒要從自己凍僵的肋骨中鑽出來了。

    和克野一樣,他完全沒有防備……

    而且就算有防備,西蒙斯也不覺得自己可以從這頭帝王級的白虎爪下活下來。

    ……

    死亡風蓬緊緊的裹住了聖影克野,克野眼珠子都已經開始往外翻了,他無法呼吸了。

    他的身體被這些死亡風線給織緊,他的喉嚨與鼻腔正在被一股強勁的風給強灌,灌得他全身抽搐,灌得他窒息昏厥。

    “你現在知道答案了嗎?”穆寧雪看著已經臉色青黑的聖影克野,這才緩緩的開口問道。

    聖影克野已經痛苦得要咬舌自盡了,可那些強勁的風還在從他的食道鑽入到他的胃里,風灌碎了他的胃,也肆意的在他五髒六腑中亂撞,就像有一群野獸在他腹腔里撕咬毆斗!

    克野現在又怎麼會不知道答案了。

    如何從極南的永夜中活下來??

    那就是在那個最原始的世界里瘋狂的淬煉自己,不僅僅是要足夠強大,還得讓自己比極南永夜里的那些怪物更加可怕!!

    聖影克野……

    一個在聖城中擁有極高地位的處決者,在世人的眼中實力超群,地位超然。

    可放在極南永夜里,也不過是那些魔頭妖神的一塊小肥肉,太單純,也太弱小。

    穆寧雪連咬舌自盡的機會都不給聖影克野。

    而聖影克野也仿佛在用眼神來釋放他的憤怒,他一點一點的接近死亡,但克野卻堅信穆寧雪不敢殺死自己。

    自己代表的是聖城,她如果不想繼續被流放到極南之地,那就必須停手,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敢殺死聖城的人!

    可惜聖影克野還是太低估了穆寧雪的心境。

    換做以前,穆寧雪興許還會顧慮一番,但現在的她都還沒有完全從極南那種惡劣環境中調整過來,她連情緒都很微弱……

    她平靜的注視著聖影克野的痛苦,平靜的注視著他步入死亡。

    在死亡幾秒鐘前,聖影克野依舊用那雙幾乎翻出來的眼楮來表達情緒,他憤怒過後開始害怕,害怕之後看到穆寧雪面無表情後更開始求饒!!

    他希望穆寧雪能夠留他一命,他可以給穆寧雪開出很多條件,至少可以讓聖城的人不再追究穆戎的死,不再為洛歐夫人討回公道,只要她穆寧雪給他一個活下來的機會。

    穆寧雪又怎麼會沒有看出聖影克野在可憐的哀求,只是這份哀求沒有一點作用。

    聖影克野五官幾乎扭曲在了一起,即便到了最後一步,他的面部痛苦也沒有散開。

    他從空中緩緩的落下,跌落在一片狼藉的大地上,滑入到了大地的裂縫之中。

    或許,即便到了死亡前的最後一秒,聖影克野最難以置信的依舊是穆寧雪為何在這麼短的時間里完成了蛻變……

    “吼~~~~~~~~~~”

    公路橋處,小白虎嗷了一嗓子,顯然是在詢問這個人質要怎麼處理。

    穆寧雪飛落到了公路橋,看了一眼這名可以操控湖水,可以崩解山巒的聖影法師西蒙斯。

    “你能讓這里恢復原狀嗎?”穆寧雪開口問道。

    西蒙斯以為自己听錯了。

    他是親眼目睹聖影克野死去的,在那麼短的時間里殺死一名聖影,足以證明眼前的銀雪發絲女子是有多麼可怕,而且這頭沒有一點征兆闖出來的聖虎,竟然還是她的召喚獸!

    西蒙斯現在無比悔恨懊惱,自己為什麼要答應克野這個腦殘來這里阻擊穆寧雪,他們兩個完全是螳臂當車!

    “我……我可以,應該可以。”西蒙斯趕緊回答穆寧雪的問題。

    “好,修復好後,你可以離開了。”穆寧雪對西蒙斯說道。

    西蒙斯的禁咒天賦是自然賦予,這個自然賦予使得他可以操縱湖泊,可以控制河流,更可以讓高聳的山巒變成一個山巒巨獸,為自己戰斗。

    雖然西蒙斯還沒有嘗試過將一片被禁咒破壞的自然林貌復原過來,但這對他這樣擁有自然賦予的人來說並不太困難!

    西蒙斯開始施法。

    那些裂開的大地開始重逢,那些倒塌的山巒重新隆起,甚至之前被攪碎的樹木也一顆一顆的從土壤之中鑽了出來,很勉強的插入到原來的銀色杉林之中……

    穆寧雪環視著周圍,不禁泛起了一絲苦澀。

    這幅美如畫的山林湖泊怕是再也無法像剛才自己看到得那麼唯美了,被撕碎的畫再高明的粘貼也回不到最初。

    “我還可以再努力,再給我一點時間。”西蒙斯慌了。

    這位雪銀發絲的女子明顯對自己的工藝不滿意,西蒙斯甚至感覺到了聖虎的獠牙離自己的脖頸更近了幾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