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山巒、湖泊、森林,無論西蒙斯的神賦有多強大,他都難以讓這些恢復到最初的樣子。

    湖泊的水即便從大地的裂縫之中倒流回來,那也是混雜著黑色的泥土。

    破碎的樹木強行黏在一起,那些已經爛掉的樹葉也回不到樹枝上。

    更不用說這片湖林中還有許多小生靈,湖邊喝水的林鹿,湖中游動的魚群,山中飛翔的彩鳥……這些是湖林的靈魂,西蒙斯都不可能讓它們活過來。

    所以西蒙斯無論怎麼去嘗試,怎麼去修復,最後都不可能讓穆寧雪滿意。

    “別……別殺我,我不過是奉命行事,克野是聖影,他死在了你的手上是他咎由自取,但聖影組織一定會追究下來的,我知道你一定不會畏懼聖影組織,可聖影組織會給你帶來諸多麻煩,我活著,才有可能幫你擺脫聖影組織。”西蒙斯站在那里,身子在輕微顫抖,但求生欲|望還是相當強烈。

    他不知道穆寧雪是誰,也不知道為什麼克野要緝拿他,他只是協助克野處理這件事的人,他從未想過這會引來殺身之禍!

    “我有說要殺你嗎?”穆寧雪反問道。

    西蒙斯听罷更懵了。

    神仙姐姐,你家的虎子的門牙都要懟到自己臉上了,這個世界上有幾個人在這種距離下可以從帝王級生物口下活下來??

    “我知道你最擔心的一定是聖影,我可以……”西蒙斯覺得自己現在還是跟一個死人沒有什麼區別,他必須要讓穆寧雪知道,他有辦法讓穆寧雪擺脫聖影。

    “你可以走了。”

    “不不不,我是認真的,別的聖影或許被束縛著,但我可以讓你安然無恙。聖影非常可怕,我和克野也不過是聖影組織的兩個打手罷了,如果你想在這個世界中存活下來,就必須擺脫聖影組織,我可以幫助你,你可以相信我。”西蒙斯更焦急了。

    他搜刮腦子里一切能夠想到的,他得讓穆寧雪知道,自己只是想自保,絕對沒有加害她的意思。

    西蒙斯繼續說著,他甚至不敢回頭,害怕轉動的那瞬間那頭帝王白虎就將他一口咬成兩截……

    但穆寧雪已經離開了。

    小白虎也已經離開了。

    西蒙斯站在公路橋上,周圍什麼威脅都沒有,只有他自己在一種極度不安與恐懼下拼命的為自己找尋活下來的價值,可那位雪銀發絲的女子根本就不屑他的這些決心與苟延殘喘。

    一片破碎的山林湖泊,一座完整的公路橋,一個雙腿還在持續顫抖的聖影法師。

    當西蒙斯發現自己真的撿回了一條命後,整個人反而虛脫了一般。

    活下來了……

    對方真的沒有取走自己性命??

    可自己是聖影啊!!

    代表著聖城最殘酷的處決組織,換做是任何一個正常人都應該是連自己也一起殺了,好讓聖影組織短時間內不會知道這里發生了什麼。

    這就是為何西蒙斯那麼拼命的去說服穆寧雪,因為西蒙斯知道穆寧雪一旦殺了克野,就一定不會留自己性命。

    她當真放走了自己?

    她不怕自己回到聖城,將她殺死克野的事情告訴聖影組織嗎?

    真是一個無法理解又令人覺得可怕的女人!

    ……

    ……

    聖城

    長滿了雜草的僻靜孤院里,一個留著短發的胡渣青年坐在其中,眉宇間郁結著一絲憂慮,但大體看上去比較平和。

    院子很樸素,與聖殿內的高貴有點格格不入。

    院子只有一個出口,其他地方看似能夠望見遠處的天空,但其實都被禁制給封死了,光芒照耀到這附近的時候,可以看到蜂窩狀的光束在空氣中微微顯現,但只要走過去並強行想要撕開,就會立刻引起強烈的能量反噬。

    出口面向著聖殿,離大天使米迦勒的住宅很近,沿途還有聖裁組織、天使之衛、聖城法師的總堂,想要從這個地方逃脫出去,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但關在這個偏僻院子里的人也沒有必要逃,莫凡處在一個聖城保釋狀態,只要人在聖城,聖城並不限制他的自由,只是每天必須按時回到這個院子里睡覺,宵禁。

    “他在修煉嗎?”院子長道外,大天使雷米爾詢問看守者道。

    “對,他一直在修煉。”看守的人是一位聖影者,他的面容都藏在了那暗金色的袍子之中。

    “告訴他,他自由出入聖城內的權力已經被剝奪了,從今天開始沒有提審他不能離開這個院子半步。”大天使雷米爾說道。

    “可從一個月前他就沒有離開過這里。”負責看守的聖影者布魯克說道。

    “難道你覺得兩者是一個概念嗎?”雷米爾沒好氣的說道。

    他出不出門是他的事情,他們聖城限制了他的自由,那是聖城的職權執行所在!

    “屬下明白。”聖影布魯克低頭回答道。

    “他不是念出了神語誓言,魔法封禁了嗎,為什麼還能夠修煉,他修煉的過程有什麼異樣嗎?”雷米爾眼楮盯著院子里的莫凡,有些不大放心的問道。

    “哦,他身上並沒有任何魔法氣息散發出來,他現在能做的應該就是把弄一下星子,熟悉一下魔法的餃接,其他修行是無法進行的,更何況我們這個院子也布置了魔法真空,他就算是一顆很頑強的種子,也無法在沒有養分的土壤中生根發芽。”聖影布魯克說道。

    “那就好,二十四小時留意他的狀態,但凡有一點點不尋常的氣息,都必須馬上向我匯報!”雷米爾說道。

    “是!”

    院子里,那個一直像是在打坐的人終于睜開了眼楮,他的黑褐色瞳孔注視著院子長道上的雷米爾。

    “莫凡,經過了罪證的采集與鑒定,從今天起,你的自由已經被剝奪了。”雷米爾特意再說了一遍,好讓莫凡能夠听見。

    “我點個外賣不過分吧?”莫凡問道。

    “也不允許!”

    “行,你給我送好了。一份全肉披薩,一杯檸檬可樂,多要兩份特制辣醬,可樂正常冰……”

    “你當我是什麼??”雷米爾胡須都吹起來了。

    聖城大天使長給你莫凡當送餐小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