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

    撒哈拉紅沙谷

    向著陽光的那一面陡峭冗長的沙谷呈現出蠍子的殷虹,瑰麗的色彩讓這片沙漠更增添了幾分神秘色彩。

    而藏在光線背後的那一面,卻更像是虛無的地帶,沙脊正好成為完美的分界線,將紅色的沙丘與黑色的沙谷分成了兩個世界。

    黑色的沙谷中,一名皮膚黝黑的女子,她裹著鮮艷的頭紗,全身也披著金色的絲綢衣,正徒步走出了昏暗的世界站在了沙脊上面,迎著陽光。

    光芒照耀在了她的身上,她身上纏繞著的那些沙漠怨靈之魂也在剎那間煙消雲散,狂風吹打在她的身上,揚起了金色的絲綢衣,勾勒出了一具挺拔修長的身姿。

    “噗噠噗噠噗噠~~~~~~~~”天空,一只白鸚飛向了這名黑色肌膚的女子,女子微微抬起了手臂,讓這只白鸚正好落在上面。

    “死了,聖影死了,有人殺死了聖影,有人殺死了聖影,不可饒恕、罪大惡極!”白鸚不停的重復著這句話。

    “墮落天使?”黑肌膚女子問道。

    “不是,不是,不是,死了,聖影死了,有人殺死了聖影,不可饒恕、罪大惡極!”白鸚繼續說道。

    “撒哈拉怨靈已死,它們短時間內不會再掀起沙化堡壘。但它們也不過是一群偵查者,撒哈拉深處有一位主宰正在窺視著人類的土地,未來幾十年內一定會有所行動……將我這些話記錄到危經之中,載入天使使命文獻。”黑肌膚女子對白鸚說道。

    白鸚立刻重復了一遍女子的話語。

    “好了,我們解決眼前的事情吧,死的聖影叫什麼。”黑肌膚女子詢問道。

    “聖影克野。”

    “不是它們所為,那又是誰有這樣的膽子謀殺聖影?將克野之前執行的案件都移交給我,回到聖城後,我會親自查清楚這件事。”黑肌膚女子說道。

    “哇!!哇!!身後……身後……好可怕!!!”白鸚突然嚇得拍打著翅膀,險些直接摔在沙子里。

    黑肌膚女子緩緩的轉過身去,目光注視著那一半黑色,一半紅色的沙丘群,龐大無比的沙丘群連綿無盡,但在最遠端的地方,卻逐漸浮現出了一個魔影,那魔影踏著紅色的沙暴,雙目在瘋狂翻滾的沙嘯之中尤為閃亮,似青色的閃電隔著很遙遠就給人一種震撼之感。

    白鸚已經嚇得語無倫次了,黑肌膚女子卻屹立在沙脊上絲毫沒有一點懼意。

    “看來我們要遲些日子回聖城了,撒哈拉的主人不希望我將它們的企圖告知外界。”黑肌膚女子說道。

    “可怕!可怕!”

    ……

    ……

    聖城

    荒草院

    抬頭看著美麗的夜空。

    莫凡有那麼一點開始想念外界了,尤其是心里在牽掛著一個人,也不知道她現在過得怎樣。

    博城是山城,夜晚到了沒有什麼城市燈光污染的地方凝視著夜空,夜空最美的模樣就會展現在眼前,那些鑽石一樣閃爍的星辰是那麼密集,又看上去觸手可及。

    莫凡被限制了自由。

    緊接著幾乎什麼都被限制了。

    他現在無法跟任何人接觸,就連自己最辛勤的外賣員祖向天也看不到了。

    似乎也隨著聖城帶來的壓迫,莫凡開始品嘗到了孤獨的滋味。

    一天天過去,聖城也在一天天的為自己挖幕,可能是自己分量比較足,他們要挖一個足夠大的墓穴才能夠徹徹底底的裝下自己,才能夠踏踏實實的釘上石棺蓋。

    事實上莫凡並不是害怕。

    他已經在黑暗位面之中行走了一年,那里的空氣都差點適應了。

    他只是開始牽掛一些人,只要稍加回憶,很多人的臉龐就會浮現在自己眼前,越是這樣,就越不能夠隨意辜負自己的生命。

    “莫凡,出庭。”聖影布魯克高聲呵斥道。

    布魯克幾乎一天二十四小時守在荒草院,莫凡永遠看不見他人影,但莫凡知道他就在荒草院中,一直盯著自己的一舉一動,哪怕是自己打一個噴嚏,他也會匯報給大天使長米迦勒。

    米迦勒從未出現過,到現在為止莫凡還沒有見到過米迦勒。

    可米迦勒是最關心自己的生死的,甚至莫凡開始懷疑這一切的主使就是米迦勒!

    “我需要穿西裝嗎?”莫凡問道。

    “隨便你。”布魯克打量了莫凡一番,又說了一句,“你自己穿的話,倒可以給入殮師減少點麻煩。”

    “我是出庭受審,又不是上刑場。”莫凡對布魯克說道。

    “又有什麼分別呢,你自己明明知道死期將至,和聖城作對的人從來就沒有能夠活著走出去。”布魯克此時卻笑了起來,露出了一口老煙槍的黃牙。

    “我覺得是聖城在和我作對。”莫凡說道。

    “你殺了巡游天使,無論出于什麼理由,你都不可能活下來。你自己仔細琢磨一下,巡游天使執掌著人間,他們是這個世界上最至高無上且無私無畏的人,要是殺了巡游天使的人都還可以繼續留在這個世界上,那聖城又是什麼??”

    “聖城數千年來一直在為人類的延續而努力著,到了現代魔法之所以如此輝煌,你們之所以能夠安逸的居住在城市里不被妖魔吃掉,都是因為聖城,因為聖城法則。”

    “你敢打破聖城法則,何嘗不等于在擊垮人類數千年來的魔法文明,何嘗不是在與五大洲魔法協會做對,何嘗不是站在全人類的對立面?”

    布魯克一口氣說了很多的話,話語里更帶著身為聖城人員的驕傲與自豪。

    “那我該怎麼做,換做是你,比如說某位巡游天使要陷害你,要殺死你,更不惜殺害無辜來逼你出手?”莫凡問布魯克道。

    “很簡單啊,你不應該殺死沙利葉,哪怕他用最歹毒的方式,你也應該讓他活著,哪怕你遭遇了不公,你也應該留著他的性命。你得將他交給偉大的米迦勒來處置,只有米迦勒才有殺死其他天使的權力,你沒有,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沒有。只有米迦勒,明白嗎?”布魯克以教訓的口吻說道。

    莫凡反而笑了。

    到頭來還是米迦勒啊!

    狗雜種。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