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幾位神官面面相覷,他們一時間也找不到別的理由來還擊祖桓堯的這番話。

    禁術濫用,這罪名和他們要給莫凡按得罪名相比起來根本不是一個層次的啊,禁術濫用在沒有傷及他人的情況下連牢房都不用蹲!

    “額,今日的審判就到這里,陪審官與其他神官請留下,其他人可以自行離開。”雷米爾發現情況不對勁了,立刻終止了這次聖庭。

    可不能順著祖桓堯的這個思路再商討下去,萬一他的這番言論影響了其他陪審官,某個神官,他們要通過的“打入黑暗地獄”這個議案就可能徹底落空。

    什麼終身監禁,廢除魔法,關押聖城,這些都不是聖城想要的結果,像莫凡這樣擁有惡魔系的人,哪怕是將他給斬首示眾了,沒準還可能通過一些邪惡的法術死而復生。

    必須是執行黑暗死刑!

    像文泰那樣,永世不得翻身的黑暗死刑!

    但歐洲許多民主的國家已經相繼廢除了死刑這個法律,更不用說聖城要執行的還是將死亡的人靈魂打入黑暗地獄中,不是罪大惡極、人神共憤,基本上不太可能啟動這項審判。

    所以,整個審判都必須按照他們的章程去走,任何一個環節都不允許有人故意去破壞,那樣他們執行的判決就可能出現偏差。

    ……

    眾人散去,祖桓堯穿著厚重的神官長袍,順著聖庭的階梯往下走去。

    祖向天站在一旁,正等待著祖桓堯。

    “爺爺,我听說您在給他辯護。”祖向天有些不滿的說道。

    消息傳得很快,祖桓堯的這種辯護方式很快就會傳遍整個聖城,傳到每一個關心這件事的人耳朵里,由此祖桓堯的立場就再明顯不過了。

    他不再是一個完全听從聖城安排的大議長了,他已經站在了中國的立場盡可能的保護莫凡。

    “他殺死了巡游天使是事實,要去洗是不可能的了,所以我們已經不能從罪名上去改變什麼,只能夠從判定結果上去著手,只要不是判入黑暗地獄,其他結果都可以接受。”祖桓堯開口說道。

    祖向天滿臉的疑惑,他本以為自己爺爺會毫不猶豫的和聖城那些天使站在一起,並一同將莫凡這個大魔頭給打入到地獄中去,畢竟莫凡掌握的力量確實威脅到了太多人,而且他也絕對是一個沒有任何底線的瘋子,會干涉到太多人的利益。

    “爺爺,我不太明白,您用了幾十年的時間才在聖城立足,擁有了在亞洲魔法協會,在聖城不可動搖的地位,為什麼突然之間又要舍棄聖城,舍棄米迦勒天使長和雷米爾天使長,他們兩位大天使長都希望莫凡從這個世界上消息,您不順從他們的意思,豈不是將自己的仕途徹底斷送了??”祖向天將自己心底的話都吐了出來。

    莫凡是他們的敵人,不是盟友啊!

    他們祖家,為何要因為一個敵人去得罪整個聖城??

    祖桓堯停下了腳步,目光注視著祖向天,他蒼老的眼楮里幾乎看不見什麼光澤。

    “我……我說錯了什麼嗎?”祖向天有些慌了,他感覺自己爺爺的眼神有些令人畏懼,一直以來祖桓堯都是整個祖氏最令人敬畏的人,沒有他在國際上的影響力,也沒有祖氏如今的地位。

    “向天,你爺爺我生平做過很多事情,有些是問心無愧的,有些是昧著良心的,我沒法像議長邵鄭那樣寧願丟了自己的官職也要堅持著自己的原則和道路,也不能像華展鴻那樣在海疆斬妖除魔守衛這泱泱大國,但我擁有他們都不曾擁有的本領,那就是懂得趨炎附勢……說體面點,就是懂得交涉。”祖桓堯拄著拐杖,緩慢的開始向前走去。

    祖向天恭恭敬敬的攙扶著,聖城大道上人來人往,周圍也喧鬧無比,祖孫兩沒有返回住宅,而是就這樣在熱鬧的大街上徒步。

    祖向天知道祖桓堯有話要和自己說。

    從小到大祖向天都是听著,很少敢隨意發言。

    只是這一次,他無法理解。

    莫凡還有救嗎?

    他得罪了聖城,他殺死了巡游天使,他是大天使長的眼中釘,這樣的人還怎麼救?

    “我不是質疑您的決定,只是我們都知道聖城的法則,有可能我們什麼都改變不了,還搭上了我們祖氏在聖城的話語權。”祖向天說道。

    “人啊,很容易就會變得面目全非,有了第一次趨炎附勢並得到了回報,就可能將這視作是一種新學會的技能,並從內心深處暗示自己這是優秀的,這是進步的,這是自我蛻變,然後徹底淪陷在資本與特權之中……但是你爺爺我不一樣,我過去所做的一切,無論是昧著良心的也好,還是不仁不義的也好,都不過是為了有那麼一天能夠在真正的統治者面前說我想說的話,做該做的事。”祖桓堯右手緊緊的握著拐杖,那拐杖也幾乎陷入到地磚之中。

    祖向天看著自己爺爺,感覺自己有些不認識眼前的這個人了。

    從小到大爺爺教導自己的都是如何向前看,要有大局觀,要懂得隱忍,要學會怎麼左右逢源,更要掌控整個局勢……

    說自己想說的話,做自己該做的事??

    祖向天覺得這個世界上最不可能說出這句話的人就是自己爺爺!

    “您覺得這次就是您該說話的時候了,爺爺……爺爺?”祖向天發現祖桓堯的目光一直注視著道路盡頭。

    道路盡頭,那是用來處刑的古老廣場,在那兩個人雙雙泯滅,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之後,那里就被徹底封了起來。

    祖桓堯一直朝著這里走來,眼楮幾乎沒有怎麼離開過那里……

    祖向天恍然明悟。

    終究是那個人,也只有那個人,可以讓祖桓堯到了這個年紀還會做出這樣的事情。

    滿頭白發,拄著拐杖,那份痛苦幾乎要從深陷蒼老的眼珠子溢出,化作滿臉的淚痕。

    偏偏祖桓堯一句話也說不出,一滴眼淚也擠不出來,什麼大道理,什麼堅守原則,無非是每個人都有七情六欲。

    他只是在用他的行動來告訴已逝的人,他內心是何等悔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