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驚雷般的喝聲在這繁華的青陽鎮上帶著一絲煞氣的擴散而開,整個鎮子仿佛都是在此刻靜了一瞬,然後無數道目光,都是投向了林家所在的方位。

    “血衣門終於還是來了啊…”

    “林家可還真是多災多難,這才剛剛將雷謝兩家搞定,又來了一頭更兇猛的豺狼…”

    “唉…”

    林家莊園之外,身著紅衣的大隊人馬,將整個莊子圍得水泄不通,那刺眼的鮮紅色,彌漫著煞氣,觸目驚心。

    在那大隊人馬最首位的位置,一人禦馬而立,此人身軀壯碩,皮膚呈現黝黑之色,看上去宛如鐵塔一般,光是靜靜的站在那裡,便是有著一種讓人窒息的氣息擴散開來,讓得人不敢有絲毫的小覷。

    男子身著紅袍,面目冰冷,看不出絲毫喜怒,那略有些猩紅的雙眉,為他平添了一分煞氣,而此人,正是血衣門門主,那位即便是在炎城,都是頗有名氣的元丹境小圓滿的强者,魏通!

    在那魏通的身旁,還有著一比特頗為乾瘦的老者,從其周身那若隱若現的元力波動來看,此人應該便是那位血衣門中,實力達到了小元丹境的供奉强者。

    “桀桀,我血衣門親自登門,你這一個小小林家,竟還敢緊閉大門,莫非還真以為我血衣門不敢血洗此處麼?”那位鷹鉤鼻般的老者,面色陰翳的盯著林家莊園,怪笑道。

    “嘎吱!”

    隨著此人怪笑落下,林家莊園那緊閉的大門,也是緩緩開啟,旋即大批的林家護衛湧出,面色緊張的望著大門之外的這幅陣仗。

    “老夫林震天,林家家主,見過魏通門主。”林震天帶著林嘯等人魚貫而出,望著那坐在馬背之上的紅袍男子,抱拳道。

    “沒想到在這小小青陽鎮,居然還能看見一比特小元丹境的强者。”

    魏通目光漠然的盯著林震天,旋即揮了揮手,道:“我血衣門來這裡的目的,你林家應該也已經清楚,古影乃是我血衣門副門主,他死在了你林家手中,所謂血債血償,你應該知道該怎麼辦。”

    林震天神色微微變了變,咬牙道:“魏通門主,當曰主要是我林家與雷謝兩家爭端,古影副門主插手而進…”

    “我來這裡,不是聽過程的。”魏通淡淡的道,旋即目光有些陰寒的盯著林震天,道:“我說過,我是來幫他報仇的,所以個中緣由,你不用細說。”

    魏通的語氣平平淡淡,但這平淡之中,卻是充斥著一種張狂與霸氣,而對於此,林家眾人皆是有些不忿,但卻是有些敢怒不敢言。

    林震天面色變幻,片刻後沉聲道:“魏通門主,請直說吧,究竟要我林家怎樣,才能化解此事?”

    血衣門興師動眾而來,但卻只是圍莊,而並沒有立刻動手,這般模樣,顯然是有所圖謀,林震天也是精明之人,自然是猜到了這血衣門,無非是想要獅子大張口而已。

    “你倒是個明白人。”聽到林震天這話,魏通這才咧嘴一笑,森白的牙齒讓人感到一陣寒意:“將鐵木莊以及殺害古影的兇手交出來,並且你林家投靠我血衣門,古影之事,我可以既往不咎。”

    聽到此話,林震天等人心頭都是一沉,雖然早料到血衣門會獅子大張口,但他們還是低估了這些傢伙的胃口。

    “魏通門主,莫非便不能稍稍寬限一點麼?”林震天聲音有些乾澀的道。

    “嘿嘿,林震天,你可不要太過分了,門主沒有一來便是動手血洗你林家,已是最大的寬限,你若還在這裡囉唆,小心你林家雞犬不留!”那魏通身旁的陰翳老者,聲音略顯尖銳的道。

    “不是你們不想直接血洗我林家,而是你們也明白,即便你們能够做到這一點,但血衣門同樣會付出不小的代價!”那陰翳老者聲音剛剛落下,一道聲音也是隨之響起,旋即一道身影自林家之中掠出,落在了院牆之上,正是林動。

    “你便是那個殺了古影的林家小子吧?”在林動現身時,魏通的目光,便是停留在了他的身上,雙眼微眯,有著點點寒光流動,緩緩的道。

    “你太高看你林家了。”

    “魏通門主,相信我,若是真要拼起來,我林家或許覆滅,但至少,你身旁這位老先生也會永遠的留在這裡,炎城競爭不小,若是接連失去兩位左膀右臂,我想,對於血衣門來說,可能會是一個極大的打擊。”林動盯著魏通,頗為認真的道。

    “你!”

    聞言,那位面色陰翳的老者卻是勃然大怒,剛欲怒喝出聲,魏通卻是揮了揮手,將他攔了下來,旋即冷笑道:“小子,照你這麼說來,我血衣門,還真不敢將你林家怎麼著了?”

    “血衣門要滅我林家,的確能够做到,但是需要付出代價,魏通門主心中應該明白,另外,今曰就算我林家被你血衣門所滅,可我,卻是能够逃生,那以後,魏通門主,或許就該有些寢食難安了…”林動目光與魏通對視,道。

    “哦?”

    魏通一怔,盯著林動,下一霎,一抹陰冷陡然自其眼中閃掠而過,他脚掌猛的一跺馬背,如同箭矢一般,閃電般的射向後者。

    “小子,你還真以為你殺了古影,便是能够在我面前這等囂張不成?你說你能逃生,那我就先將你給殺了!”

    魏通的舉動,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誰都未曾料到,這位血衣門的門主,居然會是突然對一個少年出手!

    林震天也是在霎那間回過神來,當下眼睛便是紅了起來,然而還不待他掠身阻攔,那一臉陰翳的老者便是出現在他面前,將其阻攔而下。

    “鏘鏘!”

    這等變故,也是令得雙方人馬直接抽出了明晃晃的刀劍,氣氛頃刻間,便是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林動面色平靜的望著那攜帶著兇悍氣勢暴掠而來的魏通,後者的反應,並沒有出乎他的意料,而他也沒有在此刻與這魏通硬拼的打算,他也明白,以他現在的實力,正面抗衡,還不可能是元丹境小圓滿强者的對手。

    所以,在魏通暴掠而來時,林動身形也是迅速飄退,然後數道黑芒從其袖中掠出,這些黑芒並沒有攻向前者,而是閃至林動脚下,其脚尖輕輕一點,便是飛騰上空,如此幾次借力,竟然是掠上半空,那般一幕,看得周圍不少人都是譁然出聲。

    禦空而行,就算是元丹境的强者,都是無法辦到的事。

    林動躍上半空,輕鬆的將魏通的攻勢盡數避開,而後者只能停下身形,面目略微的有點陰沉,他這才明白為什麼林動會如此狂妄的說他能够順利逃生,憑藉著這一手,還真是無人能够攔下他。

    林震天等人見到林動使用這種管道讓得魏通素手無策,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

    林動身形徐徐降落,落到一旁的一顆樹頂上,然後居高臨下的望著魏通,道:“魏通門主,你血衣門若是要滅我林家滿門,我會潜逃,然後暗中修煉,不過在我修煉的這些時間,或許你血衣門會很不安生。”

    “你威脅我?”

    魏通怒極反笑,這是他第一次被一個少年威脅,而且,最讓得他感覺心頭有點堵的是,他還真無法把這個當做笑話不屑一顧,林動能够以這種年齡擊殺掉古影,足以說明他的潜力,這種人,若是要當做對手,就必須第一時間殺了,不然的話,後患無窮。

    林動面色平靜,林家現在的實力,還無法與血衣門抗衡,而同樣的,林家之中,也暫時沒人能打敗魏通,所以,他只能這般,讓那魏通,略有些忌憚。

    “魏通門主,不知你可敢與我設個賭約?”林動突然道。

    “賭什麼?”魏通眼睛微眯,冷笑道。

    “三月之後,你我生死決戰,若是你勝,鐵木莊不僅是你的,我林家,也向你拱手稱臣,而若是我勝,古影之事,就此作罷,如何?”林動緩緩的道。

    林動這話一落,不少人都是大驚失色,就連林震天他們,面色都是微微一變,對視了一眼,不過卻並沒有開口說什麼,如果今曰這劫難挺不過去,林家便是真會徹底完蛋,到時候什麼鐵木莊都沒用…能够拖延三個月,那也是好的,至於林動是否真的能够在三個月後打敗魏通,或許就只有他心裡才清楚了…“你想與我生死決戰?”魏通顯然也是有些錯愕這個賭約,林動雖說擊殺了古影,但這卻並不是說,他就真擁有了與其相抗衡的資格。

    元丹境小圓滿,可是足以跟三印符師相媲美!三印符師,這等級別的人物,就算是炎城之中,都是屈指可數,他絕對不可能會相信,林動能够達到這一步!

    “不知魏通門主可敢接?”林動笑道。

    “小子,你是想要拖延時間吧?”魏通冷笑道。

    林動不置可否,盯著魏通,道:“兩種選擇,你可以兵不血刃的得到鐵木莊甚至我林家的臣服,另外一種,便是現在動手,我林家陪你們血拼一場,然後,我會逃。”

    聽到那最後三個字,魏通臉龐都是忍不住的抽了抽,這在常人看來很是丟臉的事,卻是被林動極為認真的說出來,而且最讓得魏通有點憋屈的是…這還真是他最為忌憚的東西。

    他不怕與林家血拼的代價,但他怕一個隱藏在暗中的毒蛇,特別是這個毒蛇還擁有著極高的潜力,這會讓得他寢食難安!

    若要殺,就得殺乾淨,斬草,必須除根!

    但現在的他,卻並沒有把握徹底的除掉林動這根!

    魏通的目光急速閃爍著,思考著這兩種選擇的得失。

    見到他這般面色,其餘人也是安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是彙聚在魏通身上,他的選擇,將會决定今曰究竟是血流成河,還是收兵而回…“魏通門主,想得怎樣?”半晌後,林動輕聲道。

    魏通緩緩抬頭,目光頗有些陰厲的盯著林動,旋即冷笑,身形一動,便是掠回馬背之上。

    “好,這賭約我接下了,不過三個月太久,我給你兩個月的時間,兩月之後,炎城角鬥場生死鬥,我等著你,不過在這期間,你林家不得離開青陽鎮,我血衣門的探子會隨時監測,一旦你們膽敢離開,我血衣門,必然血洗你林家!”

    “走!”

    那魏通也是乾脆俐落之人,冷喝一落,便是拉轉馬頭,一馬當先,對著青陽鎮之外奔掠而去,在其後方,血衣門的人馬,也是化為一道洪流,轟隆隆的迅速跟上。

    站在樹頂,林動望著那迅速遠去的血衣門人馬,面色也是緩緩凝重了起來,兩個月…這兩個月內,他必須達到二印符師的級別,否則,林家便是真正的大難臨頭!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