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黑暗的符傀巢穴中,林動的身形飛快的下降著,狂風而耳旁呼嘯而過,四周的洞穴,也是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上竄著。

    而隨著身形的下降,林動方才徹底的明白這符傀巢穴規模有多麼的恐怖,先前他們在上面所見到的那些,不過只是符傀巢穴的冰山一角而已。

    而且,這種符傀巢穴所存放的符傀,基本上是越往下越强,據小貂所說,低中高三等符傀,不過只是符傀中第一階段的分級而已,在那高等符傀之上,還有著所謂的靈級符傀,在靈級之上,還有著更高級的天傀,甚至,更為傳說之中的仙傀

    當然,那些對於林動來說,僅僅只是存在於傳說中的靈傀,天傀等等實在是太過的遙遠以及不切實際,現在的他,光是得到一具高等符傀就得開始頭疼怎麼才能喂飽這種無底洞,所以說,現在就算真是給了他一具所謂的靈傀,恐怕他也是只能幹看著,想要催動那種層次的符傀,把他身上的純元丹掏個精光,恐怕都只是只能讓得符傀動動指頭。

    望著周圍那些比上方巨大了許多的洞穴,林動知道,恐怕在很久以前,這些洞穴裡面存放的,都應該是那種極為强大的符傀,只是那種等級的符傀,似乎盡數不摧毀了一般,半點痕迹都是未能留下,這倒是讓得有心想要觀摩一下那些傳說中的符傀的林動有些遺憾。

    “嗯?”

    隨著身形迅速的下降,林動面色突然微微一變,他發現,似乎有著一種極端陰寒的寒流,正在緩緩的從下方的湧出,凝聚成一片片寒流雲層,飄蕩在這符傀巢穴之中。

    “好陰寒的寒氣!”

    林動的精神力只是稍稍接觸了一下那種詭異的寒氣,便是渾身一個哆嗦,甚至連泥丸宮內,都是震動了一下,當下氣面色便是湧上一抹凝重。

    “小心,這是九幽寒氣,這裡想必是連通了地底,這種寒氣,若是侵入身體,連精神力都會被凍碎。”小貂在身後出言提醒道。

    “那怎麼下去?”林動皺著眉頭,望著下方盤踞的寒流雲層,這些寒流,將去往下方的道路盡數堵住,但若是强闖的話,林動很懷疑以他現在的實力,能否頂得住那種可怕的九幽寒氣。

    “林動,你別白費心思了,這些九幽寒氣,至少要造化境的實力才能沖進去,你若想找死,可別拖上本長老!”那陰傀宗的長老,極為恐懼的望著那些寒流雲層,急忙喝道。

    “你怎麼知道要造化境的强者才能通過?”林動目光一閃,突然道。

    “呃”那陰傀宗長老一滯,卻是哼了一聲,並沒有開口。

    “不用管他,這裡的寒氣,我尚還能應付。”小貂爪子一揮,一道紫黑色的光芒便是暴湧而出,將他們盡數包裹,而後直接是沖進了下方的寒流之中。

    “吱吱!”

    在沖進那九幽寒氣之中時,林動清晰的見到,繚繞在周身的紫黑光幕上,竟然是迅速的蔓延開一道道冰紋,難以想像,這裡的寒氣,究竟是恐怖到了什麼地步。

    不過還好,這裡的寒氣雖然恐怖,但在小貂那種特殊的能量下,顛簸了數分鐘,倒也是安全的闖了過去,而隨著安穩的闖過那恐怖寒流,下方不遠處,一個巨大無比的黑色祭壇,緩緩的出現在了林動視野之中。

    望著終於是出現了建築,林動心頭也是一喜,不過倒也並沒有放鬆警惕,體內元力湧動,最後抓著那陰傀宗的長老,緩緩的落到了祭壇之上。

    落上祭壇,林動望著依然死寂的四周,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氣,目光開始掃動。

    這座祭壇,呈現冰冷的黑色,猶如黑鐵所鑄,祭壇之上,有著諸多的石柱,看上去頗為的怪異。

    林動的目光,只是略作掃視,便是凝固在了祭壇最中央處,在那裡,他再次感覺到了一種細微的波動。

    “吞噬祖符!”

    狂喜自林動心中閃過,旋即其身形暴掠而出,幾個縱躍下,便是出現在了那祭壇最中央,此處,有著一根格外龐大的黑色柱子矗立,在柱子頂端處,有著一個古老的符陣,那符陣蔓延而開,幾乎連接著整個祭壇的每一個石柱,儼然是中樞般的位置。

    林動的目光,迅速的望向那中央的黑色巨柱,當那符陣的中心位置,此時卻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更別說想像之中的吞噬祖符

    林動怔怔的望著那空蕩蕩的符陣,面色變幻不定,片刻後,他身形一躍,出現在那符陣中,蹲下身子撫摸著符陣,而在觸摸間,他泥丸宮內的本命靈符,再度發出細微的顫抖,這裡,似乎曾經殘留了一種讓得它極為敬畏的氣息

    “吞噬祖符被人取走了。”林動拳頭緩緩緊握,沒想到,竟然會而白來一趟!

    小貂也是緊皺著眉頭,目光不斷的打量著這座巨大的黑色祭壇。

    “哼,這大荒古碑不知道開啟了多少次,若是有什麼大寶貝,怎麼會輪到你來拿,這裡的東西,早在三年前,我陰傀宗宗主便是親自帶著人馬來取走了。”一旁的陰傀宗長老,也是在此刻冷笑道。

    “什麼?”

    林動豁然轉身,目光陰冷的盯著那陰傀宗長老,沉聲道:“你是說,陰傀宗將這裡的東西取走了?”

    “你幫我將暴動的精神力平息下來,我便告訴你。”那陰傀宗長老怪笑道。

    “小貂,把他丟進那九幽寒氣中。”林動雙眼微眯,淡淡的道。

    “嘿嘿,也好。”聞言,小貂也是怪笑出聲,目光不懷好意的盯著那面色鐵青起來的陰傀宗長老,這老傢伙,直到現在還在妄想逃脫。

    “我告訴你想要知道的,但你得起誓,絕不殺我!”望著漂浮而來的小貂,陰傀宗長老只能不甘的咬了咬牙,道。

    “說!”林動眼神冷漠,道。

    “三年之前,我們陰傀宗宗主親自出手,帶了不少人馬親自來到此處,我並不知道宗主究竟在這裡取走了什麼,但自從那東西到手後,宗主便是一直在總部閉關,他似乎是想要煉化那神秘的東西”陰傀宗長老遲疑了一下,緩緩的道。

    林動的拳頭,瞬間便是緊握了起來,那陰傀宗宗主從這裡取走的東西,必然便是“吞噬祖符”了,沒想到,竟然會被人捷足先登,若是真的讓那傢伙把“吞噬祖符”煉化成功的話,莫說這大荒郡,就算是放眼整個大炎王朝,怕都是難有人能够與其抗衡。

    “嘿,想要煉化那東西,哪有那般容易,他們那宗主,不過是在做無用之功罷了,不然的話,也不會整整三年都是未能有消息傳出。”小貂在一旁笑道。

    “宗主的確未能煉化那東西,不過據說那東西對於精神力有著極大的裨益,這三年,宗主守著它修煉,實力倒是精進了不少。”那陰傀宗長老現在倒是變得老實了許多,道。

    聽到“吞噬祖符”還並未被陰傀宗宗主煉化,林動心中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氣,只要沒被煉化,那他就還有機會。

    “我知道的都告訴你了,林動,你可莫要不守喏言!”那陰傀宗長老喝道,似乎是生怕林動反悔對其出手。

    “砰!”

    他的話音剛剛落下,小貂便是閃掠至其身旁,一爪子直接將其拍暈了過去。

    “現在怎麼辦?”林動在祭壇階梯上坐下來,有些無奈的道,沒想到費盡心機的來到這裡,竟然撲了一個空。

    “沒事,吞噬祖符不可能會被輕易煉化,那陰傀宗宗主可沒那種本事,當然,就算是換作你,也很難煉化吞噬祖符,畢竟能够成為祖符主人的人,每一個,都是天地間赫赫有名的存在,常人哪有那等機緣。”小貂揮了揮爪子,道。

    林動苦笑著搖了搖頭,手指揉著額頭,猛然間,他的手指突然頓了一頓,因為他有些驚異的發現,其泥丸宮內的本命靈符,似乎依然是在顫抖著。

    “怎麼回事?吞噬祖符已被人取走,為何本命靈符還有所異動?”林動眼神錯愕,旋即他目光閃動,仔細的感應著那種令得本命靈符出現異動的來源。

    見到林動這般神情,小貂也是明白他似乎發現了什麼,當下也就不再出聲。

    黑色的祭壇中,一片死寂,林動靜靜的感受著那種異動的來源,如此好半晌後,他猛然起身,而後轉過身來,望著那處於符陣中心,空空如也的巨大黑色柱子!

    那種奇特的波動,正是從柱子之中傳出!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