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道龐大的元力骨掌,凝固在天空上,遮天蔽曰,那種充斥著毀滅姓的力量,不斷的波蕩而下,將大地撕裂出一道道極為的恐怖的裂縫。

    不過,這些元力骨掌,卻並沒有落下的迹象,那般模樣,就如同被空間鎖定了一般,凝固在天空,紋絲不動。

    在那些元力骨掌下方,黑色符文靜靜的懸浮,如同一層無形的障壁般,將林動護於其下,看似薄弱,但卻是無力可破。

    “這是”

    林動驚愕的望著那些凝固的元力骨掌,再看了一眼遠處天空淩空跪下的神秘骨骸,最後視線方才鎖定頭頂上方的黑色符文,那是在祭壇中那位黑瞳老人留給他的東西,用以破解“吞噬祖符”封印之物。

    小貂也是因為這一幕頓下了手中的動作,有些驚訝的道:“那老傢伙似乎在這遠古宗派中地位極高的樣子啊。”

    林動微微點頭,謹慎的注視著那神秘骸骨,手掌緊握著手中的天鱗古戟,半點不敢放鬆。

    在林動那緊張的目光注視下,黑色的符文突然綻放出一些黑芒,在這些黑芒的照耀下,那些巨大的元力骨掌,居然是開始蹦碎,短短瞬間,便是化為漫天光點,緩緩的消散而去。

    “嗡嗡!”

    震碎元力骨掌,那黑色符文突然發出奇异的嗡鳴聲,而在這等嗡鳴聲下,那神秘的骸骨眼眶中的紅芒也是逐漸的散去,在天空之上,對著黑色符文恭恭敬敬的磕了三個頭,隱約間,有著一些仿若傳自遠古而來的模糊聲音傳出,令得人感覺到一種悲傷之意。

    曾經强大的遠古宗派,如今,卻是化為廢墟與荒蕪,唯有著一道遠古的執念,還在固執的守護著這片空間。

    林動輕歎了一口氣,眼中的凶芒也是逐漸的淡化,對著那跪在天空上的神秘骸骨鄭重的抱拳行了一禮,憑藉著執念,守護著宗派,這等人物,想來生前當是豪氣雲天之人,值得敬佩。

    天空上,神秘骨骸在磕了三個頭後,方才再度站起身來,望向林動,突然一招手,一股吸力湧出,然後林動袖中那從林琅天那裡奪來的乾坤袋便是飛掠而出。

    乾坤袋掠出,林動也是一怔,旋即無奈苦笑,倒沒有再出手搶奪,他知道,今曰如果不是因為這黑色符文的話,恐怕這神秘骨骸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那傢伙執意要收回這些涅盤丹,那也只能說自己機緣不够。

    在林動有些遺憾的目光下,那乾坤袋落入神秘骨骸骨掌之中,然後其骨掌一抖,其中的涅盤丹便是盡數飛掠而出,化為一枚枚渾圓的火紅丹藥,懸浮在半空,一股股雄渾無匹的能量自其中散發而出,隱約間,仿佛有著一絲絲奇异的火苗,覆蓋在這些丹藥之上。

    這些火苗,在翻湧之時,凝結成各種細小的鳥,鳳之狀,宛如鳳凰涅盤一般,極為的神奇。

    數百枚涅盤丹,懸浮在神秘骨骸周圍,旋即其骨掌揮動,只見得那些涅盤丹竟是突然高速的旋轉起來,一絲絲詭異的黑氣,緩緩的從涅盤丹內滲透而出,最後鑽進神秘骨骸體內。

    望著這一幕,林動頓時愕然了下來,從那些詭異的黑氣上,他感覺到一種極為陰毒與神秘的波動

    “好傢伙,這些涅盤丹內,竟然都被下了詛咒之力!”一旁的小貂,見到危險散去,也是散去了那些紫黑能量,它望著那些詭異的黑氣,頓時驚聲道。

    “詛咒之力?那是什麼?”林動一怔,有些疑惑的問道。

    “嘿嘿,遠古時候一種極為狠毒的手段,這種蘊含著詛咒之力的涅盤丹若是被人服用,不僅無法順利突破到涅盤境,反而會被詛咒之力侵蝕身體甚至神智,最後變成傀儡般的存在。”小貂怪笑道。

    “小子,這次你可真是逃了一劫,如果讓你將這些涅盤丹帶走並且服用,那曰後,你恐怕才真是有苦頭吃了。”

    林動聽得滿頭冷汗,沒想到這些遠古宗派手段也是如此的狠辣,竟然連這些涅盤丹都是有著古怪。

    “可惜,真該將這東西丟給林琅天。”在心有餘悸了一會後,林動突然道,若是早知道這些涅盤丹被做了手脚,還不如直接給林琅天算了,說起來,他搶了這涅盤丹,反而還給林琅天避了一劫,這著實讓得林動有些鬱悶。

    在林動鬱悶得捶胸頓足時,那天空上的神秘骨骸,已是將涅盤丹中的詛咒之力盡數吸納,而後骨掌揮動,再度將這些涅盤丹放入乾坤袋,最後在林動的錯愕的目光下,丟了回來。

    望著那懸浮在面前的乾坤袋,林動顯然是有點沒回過神來,片刻後方才猛的一把將其抓住,目光訝異的看向那神秘骨骸,對方竟然主動幫他將這些涅盤丹中的詛咒之力消除掉了

    在將涅盤丹中詛咒之力清除後,那神秘骸骨,再度對著黑色符文緩緩的彎身行了一禮,然後轉身遠去,隱隱約約,有著一道透著無盡滄桑與嘶啞的模糊聲音,穿過空間,在這平原上空回蕩。

    “師傅我會守護宗門即使身死道消,也要守護”

    聽著那回蕩在耳旁的嘶啞之聲,林動也是有些怔然,目光望著那遠去的神秘骨骸,心中有著一抹敬意,即便是身死,但那執念,依然艹控著軀體守護著宗門,這種執念,該有著多麼的强大。

    “這遠古宗派的凝聚力倒是讓人詫異,不過可惜,最後依然是難逃衰敗的結局”小貂道。

    林動微微點頭,可以想像,這遠古宗派,在當年應該也是相當強橫的存在,門下弟子能够如此的凝聚,不愁門派不興。

    “此次倒是因禍得福,不僅撿了一條命,還將這隱患給消除了。”林動拋了拋手中的乾坤袋,笑道,如果不是因為這神秘骸骨,恐怕他也是無法發現這涅盤丹中的詛咒之力,到時候萬一吞服了,那後果可就真是太嚴重了。

    “先離開這裡吧,那鬼東西依靠執念守護這裡,對於它來說,我們總歸是闖入者。”小貂催促道。

    林動點點頭,此次如果不是這黑色符文突然出現的話,事情恐怕會是另外一個局面,而且就算依靠小貂的能力逃過此劫,但涅盤丹那一劫,卻是無法避免,說起來,這黑色符文,可以說是救了他兩次。

    “走吧。”

    原本平原上的那能量漩渦,已是在先前的戰鬥中,被那神秘骨骸生生震爆,所以林動也只能再尋其他的出路,當下翻身躍上虎背,手掌一揮,小炎便是展開血色雙翼,化為一道紅芒,對著天際之邊暴掠而去。

    失去了神秘骨骸的追殺,林動無疑是顯得輕鬆了許多,也不再催促小炎加快速度,此次的大荒古碑之行,算得上是收穫不小,不僅獲得一具高等符傀,更是得到了“大荒囚天指”這等威力驚人的造化武學。

    雖說先前這等武學的施展,似乎並沒有取到什麼勝利的結局,但林動卻是依靠著它,堪堪的抵禦下了那神秘骨骸的一擊,這已經從某個方面,證明了這武學的强大之處,雖然,那一擊僅僅只是神秘骨骸的隨意攻擊,不過這已經足以讓得林動為之自傲,畢竟,那神秘骸骨,就算是放眼整個大炎王朝,恐怕都是無敵般的存在

    在小炎的速度下,林動再度飛掠了十數分鐘左右的時間,便是再度見到了一處通往外界的能量漩渦,這裡的漩渦周圍,同樣是有著不少驚慌恐懼的强者在瘋狂的沖進去,顯然都已經被那神秘骸骨的可怕能力所震駭,現在就算是告訴他們那神秘骨骸已經回去了,恐怕也沒人再敢留在這古碑空間中尋寶

    “走吧,先離開這裡。”望著那出口,林動也是如釋重負一般的松了一口氣,這次的古碑空間之行,真算得上是險象環生,若非機緣之故,怕是少不得要留下一條小命,葬在這荒蕪之地。

    “嘿,騰儡,你想坑死我,卻不想小爺命大,等此次出來,我必要你陰傀宗雞犬不寧!”

    林動眼中寒芒湧動,雖說一起坑他的還有著王統以及林琅天,不過仇要一個個的報,如今身處大荒郡,那便首先找陰傀宗的麻煩,而且,正好“吞噬祖符”也是在陰傀宗手中,既然如此,這一筆筆的債,就一起來算!

    林動臉龐上閃過一抹兇狠之色,小炎也是化為一抹紅光,徑直掠進那能量漩渦之中,而後消失不見

    顯然,接下來,將會是林動與陰傀宗之間的好戲!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