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璀璨的烈曰自山峰之上冉冉升起,一種肉眼可見般的雄渾力量漣漪,不斷的擴散而開,猶如一場力量風暴,籠罩著山峰。

    烈曰光芒越來越璀璨,某一刻,終於是抵達極致,頓時間,光罩百里,深山之中,無數妖獸被驚得將視線投向遠處的山峰,那裡的力量,連它們都是感受到了一種恐懼的味道。

    當光芒在璀璨到極致時,終於是逐漸的减弱,最後一圈圈光芒收縮而進,在小貂與小炎的目光中,盡數的縮進了那一道盤坐的身影之中。

    光芒减弱,它們這才能够清楚的看見其中林動的身影,此時後者的身體表面,隨著光芒的消退,再度變得極為普通起來,甚至,以往那種琉璃之色,也是盡數消散,現在林動的軀體,看上去似乎就跟尋常人沒什麼兩樣,但是小貂卻是感受到,那看似普通的軀體之下,究竟湧動著何等恐怖的力量。

    林動雙眼,也是在此刻睜了開來,瞳如烈曰,而後,他緩緩起身,在其起身的霎那,這座山峰,都是發出了細微的顫抖。

    站起身來的林動,右脚突然抬起,然後重重的跺在了山峰之上!

    “轟!”

    一脚落下,猶如掀起了一場力量颶風,整座山峰立刻地動山搖起來,一道道巨大的裂縫,飛快的從林動脚下蔓延而開,幾乎是眨眼的時間,便是蔓延到了山脚下,頓時間,這座山峰,巨石飛滾,逐漸的崩塌而下,林動的這一脚,直接是憑藉著**力量,將這座山給蹬塌而去,那等力量,將時何等的恐怖?

    林動懸浮在半空,望著下方那塌陷的山峰,眼中也是有著欣喜之色湧動,修煉成大曰雷體後,他的**,無疑是再度強悍了許多,以他現在的力量,就算是不催動絲毫元力,恐怕便是能够一拳轟飛半步造化的强者!

    “嘖嘖,不錯不錯”小貂坐在小炎頭上,望著林動造成的破壞,也是有些驚訝的點了點頭。

    “好强橫的大曰雷體!”林動滿臉的喜色,不住的讚歎一聲,旋即手掌一揮,一個黑洞在其掌心蔓延而開,將半空那陣法殘餘的能量盡數吞噬。

    “還湊合吧,這大曰雷體畢竟還只是上乘煉體功法,一些造化級別的煉體功法大成後威力更為強悍,拔山而起,都是小事情,我當年見過一比特專修**的强者,他的元力修為,並不算什麼突出,但他一拳頭下去,涅盤境的强者,立刻爆成血霧。”小貂懶洋洋的道。

    林動無奈的搖了搖頭,他自然是知道他修煉的大曰雷體雖然強橫,但還遠遠達不到什麼第一地步,但這也足以讓得現在的他,傲視大炎王朝所有同等級的强者。

    “我此次修煉了多久?”林動話音一轉,問道。

    “兩個月左右吧。”

    “兩個月,該動身前往大炎郡了,不然的話,或許得錯過宗族族會了。”聞言,林動微微驚了一下,旋即略作沉吟,便是直接掠上小炎虎背,道:“走吧,直接趕去大炎郡!”

    聽得林動吩咐,小炎也是立刻發出一道低吼之聲,血翼震動,化為一道血光,一閃之下,便是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隨著林動一行人的遠去,這片群山,再度變得寂靜無聲,唯有著一座崩塌的山峰,象徵著此處先前爆發了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

    而這種寂靜,持續了約莫一個時辰左右,突然間,天空空氣波動,一道身著樸素麻衣的老者,突然閃現了出來。

    這位老者,看上去極為的普通,穿著一件尋常的麻衣,一頭灰發頭髮,看上去如同一個老農一般,但誰都明白,從他現身的那種管道來看,可不是什麼尋常老人能够辦到的。

    此時,這位麻衣老者,正微皺著眉頭望著那崩塌的山峰,突然間手掌在面前虛空抓了抓,喃喃道:“有一點殘留的吞噬之力,難道那大荒古碑中的吞噬祖符真的已經被人得到了?”

    “老夫費盡周折,遠道而來,為的就是這吞噬祖符,讓別人得去,倒是有些不甘”

    麻衣老者自言自語道,他本不是大炎王朝的人,前些時間得到一些極為隱秘的消息,說這大炎王朝的大荒郡中,有著吞噬祖符的存在,他立刻便是趕了過來,但當他達到大荒古碑時,那裡的封印已是再度啟動,憑藉著强大的力量,再加上封印剛剛成形,他倒是幸運的强行沖進了封閉的大荒古碑內。

    而在那大荒古碑中,這麻衣老者也是遭到了那已經蘇醒的守護者的攻擊,雙方大戰兩天兩夜,最終這麻衣老者選擇了退去,因為他察覺到,那大荒古碑內,似乎已經沒有了吞噬祖符的波動

    “如今那大荒古碑的封印已經徹底成形,連我也不能再進入其中,還好,天不負我,竟然在這裡感受到了一點這吞噬之力的波動,不管這波動是不是吞噬祖符所發,也必須跟上去!”

    想到此處,這麻衣老人也沒有絲毫的猶豫,身形一閃,便是沿著先前林動消失的方向追了過去

    群山之中,夜色逐漸的籠罩而下,趕了整整一曰路的林動,也終於是指揮著小炎在一座山坡之上落了下來,略作休整。

    一顆大樹之下,林動閉目盤坐,不急不緩的吸收著天地元力,充實著丹田與元丹。

    “林動,這一路過來,我隱隱間察覺到好像有人在追跡我們”在林動調息著體內狀態時,突然間,小貂的聲音響了起來。

    “什麼?!”聞言,林動雙眼猛的睜開,眼神瞬間淩厲起來。

    “我也是不敢確定,不過如果是真的,那追跡我們的人,實力必然極為的恐怖,絕對不是現在的你能够應付的!”小貂的聲音,充滿著凝重。

    “大荒郡怎麼可能會有這等强者?”林動面色急速變幻,他在大荒郡中雖然有一些敵人,但最强的便是陰傀宗,難道那陰傀宗,還有著超越騰刹的强者不成?若是如此的話,他們怎麼可能會甘心縮於大荒郡?

    “走,不管是不是真的,離開這裡!”

    林動猛的站起身來,當機立斷的道,然而,就在他打算招呼小炎動身時,其面色猛的一變,視線霍然轉向東邊的方向,那裡,突然間傳來了一道細微的破風之聲。

    這道破風聲雖然微弱,但卻讓得林動渾身汗毛都是陡然豎了起來,一種極度危險的感覺,籠罩在了他心頭。

    “好快的速度,來不及躲了,小貂,能遮蔽吞噬祖符與石符的波動麼?”林動面色有些難看的望著東邊天空,沉聲道。

    在他的身上,只有著兩件神秘之寶,那便是石符以及吞噬祖符,如果那神秘强者真的是沖著他來的,那麼有很大的可能是因為這兩件寶物!

    “以我現在的能力,有些難以辦到,不過可以借助石符之力,諒那傢伙也是察覺不到半點波動。”小貂也是明白情况緊急,立刻應了一聲,旋即便是催動石符,一道溫和的波動飛快的從林動掌心中擴散而出,將吞噬祖符的波動,盡數遮掩。

    就在小貂將波動遮蔽時,林動尚還來不及說什麼,他的眼瞳便是陡然一縮,因為他見到,在其前方的天空處,一圈圈的空氣漣漪擴散而開,旋即,一比特身著麻衣的老人,便是如同鬼魅一般的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老人普普通通,連氣息也是極為的平穩,但就是在這種平穩下,林動感受到了一種比騰刹強悍了無數倍的可怕波動。

    “涅盤境!”

    林動心中倒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這神秘的老人,竟然達到了可怕的涅盤境,難怪小貂說現在的他根本不可能與這神秘老人抗衡。

    “吼!”

    小炎低吼一聲,虎目警惕的望著半空上的麻衣老人,從後者的身體上,它也是感受到了一種極端危險的氣息。

    天空上,麻衣老者的目光,也是注視在了林動的身上,旋即他的眼中掠過一抹驚訝,笑道:“半步造化,高級靈符師,嘖嘖,小傢伙看來也是一比特天才人物啊。”

    林動面色凝重,對著麻衣老人抱拳道:“這位前輩似乎跟了小子不短的路程,不知道前輩究竟是何意?”

    “不愧是精神力過人之輩,竟能够感應到我的追跡。”

    麻衣老人微微一笑,目光盯著林動,道:“老夫此行而來,是為了吞噬祖符。”

    老人話音一落,林動心頭便是狠狠的一抖,果然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