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麻衣老人那話入耳時,林動的心頭頓時震動起來,不過好在他也並非是初出茅廬的毛頭小子,霎那間便是穩定心神,旋即抬起頭,略微有些疑惑的望向前者,道:“吞噬祖符?這是什麼東西?”

    見到林動這般疑惑的模樣,那麻衣老人雙眼也是微微一眯,他一路追跡而來,倒也是確定了那種吞噬之力,乃是由林動所留

    “呵呵,不管你有沒有,讓老夫檢查一下便好。”這般笑著,麻衣老人雙目之中突然射出一道光柱,那光柱直接當頭將林動籠罩,而後他便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內部,仿佛是在被這麻衣老人迅速的掃描著。

    麻衣老人的舉動,讓得林動眉頭微皺,袖袍中的拳頭微微緊握,不過卻並沒有閃避而開,眼前的老傢伙不比常人,涅盤境的强者,那等實力,極為的恐怖,現在的林動,根本不可能會是他的對手。

    光芒不斷的在林動身體之上掃動,不過隨著這般掃描的持續,那麻衣老人的眉頭卻是緊緊的皺了起來,因為他發現,林動的體內,竟然沒有絲毫的吞噬祖符存在的迹象。

    “難道真的搞錯了?”麻衣老人眉頭緊皺,但他的確在林動所修煉的山峰上,感受到了那種殘餘的吞噬之力啊。

    “這位前輩,您是否搞錯了?吞噬祖符究竟是什麼東西?”見到麻衣老人那般模樣,林動心中也是松了一口氣,旋即作出一副求教般的模樣。

    那麻衣老人,並沒有回答林動的問題,他的雙目,如同鷹般銳利的盯著後者,片刻後,緩緩的道:“這位小友,可否跟老夫走一趟?”

    雖然並沒有在林動身上發現吞噬祖符的存在,但這麻衣老人顯然並不想這般輕易的放弃,即便林動身上存在吞噬祖符的可能姓只有一成,他都不願意放弃。

    “前輩說笑了,我與您素不相識,况且我還有要事在身,恐怕恕難從命。”聞言,林動卻是連忙退後兩步,警戒的道。

    “呵呵,你可知道老夫是什麼人?老夫乃是九天太清宮之人,我看你天賦上佳,倒是能够帶你去太清宮內,那將會是你無上的福氣。”麻衣老人淡笑道。

    “九天太清宮?”

    林動微微一怔,雖然對於這個名字很陌生,但他卻是能够感覺到,這必然是一個極為龐大與強橫的宗派勢力,甚至,整個大炎王朝內,都是無法有宗派與其相比,不過,這麻衣老人顯然是沖著吞噬祖符而來的,跟著他走的話,無疑是將自己處於危險之中,所以絕對答應不得。

    “前輩恕罪,晚輩尚還有家人在大炎王朝,並無意去他處。”林動抱拳道。

    “曰後,你會感謝老夫的。”聞言,麻衣老人笑著搖了搖頭,旋即便是伸出手掌,對著林動隔空一抓。

    伴隨著麻衣老人一抓落下,林動周身的天地元力,幾乎是在霎那間凝固,直接是形成一個由天地元力凝構而成的元力囚牢,將林動的身體,盡數束縛住。

    見到這麻衣老人竟然動手,林動面色也是一變,幾乎是瞬間,其身體之上便是爆發出璀璨的光澤,猶如一輪烈曰升起,而後,他猛的一拳轟出。

    “嘭!”

    林動的拳頭,狠狠的轟擊在那元力囚牢之上,雄渾無匹的力量再加上元力增幅,一拳之下,竟是生生的將那元力囚牢轟出了一個巨洞,但這巨洞剛剛成形,麻衣老人一揮手,便是再度凝固

    “倒是不弱的**力量,不過卻還無法突破這元力之牢。”見到林動這般破壞力,那麻衣老人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詫異,旋即淡笑道。

    “你!”

    林動的眼中,此時也是有著怒火湧動,他的目光,瘋狂的閃爍著,片刻後,猛的一咬牙,指尖飛快的點在掌心,而後一道血光陡然自袖中暴掠而出,頓時間,一種驚天般的煞氣,便是席捲開來。

    在這股煞氣衝擊下,那堅固無比的元力之牢,頓時嘭嘭的爆炸開來。

    “好驚人的煞氣!”

    感受著這般煞氣,那麻衣老人眼神也是一凝,而後,他便是見到,在林動的面前,一道通體血紅的身影,緩緩浮現。

    “這是血靈傀?!”

    望著那一道渾身彌漫著煞氣的血紅身影,那麻衣老人眼瞳陡然一縮,旋即面色也是有些凝重起來,他倒是沒想到,林動的身上,竟然還有著這等護身之物!

    在血靈傀出現的時候,林動便是飛身後退,他可是知道,如今血靈傀煞氣未除,根本容不得他艹控太久,不過這也沒辦法,這麻衣老人實在是太過强大,林動只能將這底牌招出來!

    “血殺!”

    血靈傀剛剛出現,猩紅的眼睛,便是盯上了那麻衣老人,充斥著嗜血味道的嘶啞聲音模糊的響起,旋即直接是化為一道血光暴掠而出,極端淩厲的血芒,唰向麻衣老人胸膛。

    “砰!”

    見到血靈傀攻來,那麻衣老人倒也是不敢過於小覷,當下大手一抓,一團如同火焰般的火紅元力,便是閃現而出,一個旋轉間,膨脹至數百丈大小,如同火焰風暴一般,狠狠的卷在血靈傀身體之上。

    “咚!”

    血光倒射而出,直接是在地面上搽出一道數千米長的深深溝壑,而後血靈傀再度不知疼痛的掠出,與那麻衣老人瘋狂交手。

    一人一儡的交手,對於這片山脈來說,卻是一種毀滅姓般的破壞,一座座山峰在他們手下崩潰塌陷,那種驚天動地的戰鬥,看得林動直抽冷氣

    在那麻衣老人出手時,林動也是能够感覺到,他似乎能够輕易的調動天地間的元力為其所用,那等威力,磅礴莫測,比起造化境,完完全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而在麻衣老人的手下,那曾經兇悍的血靈傀,也是在不斷的被彈射而出,但緊接著,它立刻又是掠出,完全不知疲倦與疼痛,也讓得人格外的煩躁與頭疼。

    林動面色略微有些陰沉的望著那驚天動地的戰鬥,突然心頭一動,這麻衣老人之所以不斷的糾纏他,想來應該是曾經察覺到什麼,而林動在回想了一番後,似乎他只是在修煉完畢後,使用吞噬之力將那些殘餘的陣法之力吞噬了而已。

    “難道這老傢伙是因為那種殘餘的吞噬波動,才斷定我就算沒有吞噬祖符,也與吞噬祖符有關?”

    林動目光急速閃爍,他知道,他必須想辦法拜託這個老傢伙,不然的話,族會之行,都會被耽擱,而這也是他絕對不願意見到的情况。

    “既然你認為我能施展吞噬之力,那就施展給你看看!”

    林動閃爍的目光突然一凝,手印迅速變幻而起,而後,一枚奇特的符文,便是出現在了其掌心中,這符文並不是吞噬祖符,而是以前林動所修煉的那種“古漩靈符”,這種靈符,由於是按照吞噬祖符拓印而來,所以倒也是擁有著一點類似的吞噬之力。

    “嗚嗚!”

    古漩靈符一出現,頓時間,一股吞噬之力,便是從其中散發而出。

    “吞噬之力!”

    而就在這股力量出現的霎那,那正在與血靈傀交手的麻衣老人,眼中頓時射出刺人精芒,脚步一踏,身形幻化出一道道殘影,踏著奇异的步伐,一個閃爍下,便是出現在了林動面前。

    不過,就在他出現在林動面前,打算奪走那符文時,他方才猛的察覺到,這種吞噬之力,太弱了,根本就不是所謂的吞噬祖符,當下他那伸出的手掌,便是直接凝固了下來

    “你在那山峰上所殘餘下來的吞噬之力,是由這東西所留?並非吞噬祖符?”麻衣老人的面色,略微的有些難看,他盯著林動手中那枚靈符,聲音中有些惱怒的味道。

    “這位前輩,我早說了,我不知道什麼是吞噬祖符!”林動沉聲道,心神一動,竭力的控制著血靈傀緩緩的落到他的身邊。

    “真他娘的晦氣!”

    麻衣老人面色陰晴不定,目光不斷的在林動與一旁的血靈傀身上掃過,最後終於是忍不住的罵了一聲。

    林動能够清晰的感應到這麻衣老人突然間减弱下去的元力波動,心中悄悄松了一口氣,旋即手掌一招,白光爆發,便是將血靈傀收了回去,林動清楚,如果再不招回去的話,這血靈傀就該失控了。

    “真是想不到,你這小輩年紀輕輕,卻是身懷血靈傀這等重寶!”麻衣老人見到林動收回血靈傀,道。

    “僥倖所得。”林動笑了笑,他知道,血靈傀的出現,也是讓得這麻衣老人有了一些忌憚,不然的話,這老傢伙想來必然會拿林動撒氣。

    “你這靈符之上,有著一點吞噬祖符的味道,想來應該是某比特曾經見過吞噬祖符的高人拓印出來的,這樣吧,你將此物給我,我也正好試試能否從這上面參悟到與吞噬祖符有關的東西。”麻衣老人看了看林動手中的靈符,突然一招手,直接便是將那靈符吸進了他的手中。

    “老夫素來不喜占小輩便宜,想來這東西,應該够你這靈符的價值。”

    將靈符吸過,那麻衣老人袖袍一甩,一塊玉簡便是飛進林動手中,而後他也懶得再多留,身形一動,化為一道道殘影,消失在夜空之中。

    “小輩,看你天賦絕佳,必是這大炎王朝頂尖之輩,那百朝大戰中,應當也少不了你的身影,看來我們以後,還有再見的機會”

    人影遠去,但那麻衣老人的聲音,卻是飄飄蕩蕩的傳來。

    林動手握玉簡,望著那麻衣老人消失的夜空,許久之後,額頭之上,方才有著冷汗如同雨水般的滴落而下,這一次,他真的是在刀劍上來回滾了數圈了

    “這個老不死的”

    林動輕咬了咬牙,他與這老鬼素不相識,但卻差點把小命給丟了,看來這世界上,力量才是最重要的,這次如果不是有著血靈傀讓得對方有點忌憚,恐怕他就危險了。

    在心中狠狠的罵了幾聲,林動這才低頭看向手中那玉簡,只見得,在那玉簡之上,有著幾個雲霧飄渺的出塵字體。

    “太清遊天步。”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