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閣樓之中,林智四人面色蒼白,嘴角皆是掛著一抹血迹,他們的目光,望向面前那爆炸而開的光幕,眼中皆是有著驚駭之色湧動,先前那一幕,實在是太過電光火石,他們根本就完全搞不清楚究竟發生了什麼,林動便是衝破了守護中樞點的陣法,將中樞點轟爆,從而令得他們失去了對族藏的掌控。

    “那道血光是什麼東西?怎麼如此恐怖,就連那些陣法都擋不住它瞬間!”一名長老語氣驚駭的道。

    “好像是林動施展的一道攻擊!”另外一名長老有些不確定的道。

    “不可能!那種程度的攻擊,這個小雜碎絕對辦不到,一定是他動用了什麼我們不知道的手段!”林智立刻道,他絕對不相信林動竟然能够辦到這一步,畢竟,他們四人的實力,聯合起來足以抗衡造化境巔峰,如果連這樣都無法阻攔下林動的攻擊,那後者的能力該恐怖到了什麼地方去?

    其餘三名長老也是苦笑一聲,望著那爆裂開的光幕,道:“那現在怎麼辦?中樞點被破壞,我們已經沒辦法檢測族藏內的動靜了。”

    “如果我們此時進入族藏修復中樞點的話,恐怕那林動必然會動手!”

    “哼,老夫諒他也沒這個膽子,我們在宗族是什麼地位?在昨曰之前,他這卑微的分家之人,一見到我們便得躬身行禮,他難道還真敢對我們動手不成?”林智冷笑道。

    不過嘴上這般冷笑著,但林智眼神變幻了一下,還是沒敢主動動身進入族藏,從林動這兩曰展現出來的姓格來看,顯然是那種有些心狠手辣的主,他其實還真的不敢肯定,如果此時進入族藏,林動會否真的對他出手。

    雖說以他造化境大成的實力,自信不會過於的懼怕林動,但後者那層出不窮的手段,也是讓得他有些忌憚,更何况,現在那一幕,直到現在他都有些搞不清楚,為什麼能够如此迅猛的將陣法以及中樞點在他們眼皮底下破壞,並且還讓他們根本無法察覺

    見到身體動也不動的林智,那三比特長老也是苦笑了一聲,看來這一次的計畫,還沒有徹底的實施,就得夭折了

    族藏之中,林動面帶冷笑的望著那石洞頂部被轟爆的中樞點,隨著中樞點被轟爆,那些原本啟動的陣法,也是再度緩緩的平息下去,顯然,這一次的這些變故,的確是有人艹控。

    “林智老雜毛,等我從族藏出去,再跟你好好算這筆賬!”林動森然道,他可不是吃了虧就白白認栽的人,既然這林智已對他懷了殺心,那說什麼都是必須得禮尚往來!

    此時的小貂也是再度從石符中掠出,出現在林動肩膀上,它目光在這族藏中掃了掃,最後停在半空中的那一道渾身充斥著煞氣的血色身影上,那正是血靈傀,看來林動也是很清楚這裡陣法一旦全部開啟後的威力,所以當機立斷直接召出血靈傀動手,快若閃電般的切斷了林智與這族藏內的聯系。

    “先將這血靈傀收回去吧,這傢伙煞氣太重,以你的現在的實力,根本無法壓制,不能讓它脫離石符太久,不然你也會遭到反噬。”

    “嗯。”

    林動點了點頭,這血靈傀是他最强大的殺手鐧,就算是遇見真正涅盤境强者,他也是能够憑藉血靈傀與其周旋,不過唯一的缺陷便是這血靈傀煞氣太重,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掌控,雖說如今借助著石符之力可以勉强控制一下,但也是有著時間的限制,一旦過久,血靈傀便是會再度脫離他的掌控,成為一頭瘋狂殺戮的機器。

    林動手掌一招,掌心中便是暴掠出一股吸力,直接是將那半空中的血靈傀吸掠而來,最後化為一道血光,投射進其掌心內的石符中。

    做完這些,林動方才輕拍了拍手掌,轉過身來,目光熱切的望向那光幕之中的四個光團,現在,他終於是能够安靜的觀察著這四件地級靈寶。

    靠左邊的第一件靈寶,呈現軟劍形態,通體血紅,盤踞間,竟是猶如一條透著森森之意的血蟒一般,一種鋒利的味道,散發開來。

    而且,在林動注視著這血鱗軟劍時,其上面寒氣湧動,居然是形成了一條細小的血蟒,這看得林動忍不住的有些咂舌,沒想到這一柄血鱗軟劍的器靈靈姓竟然達到了這一步。

    “這靈寶倒也不差,而且其中的器靈已經成型,我看這上面的鱗片,應該是遠古魔血蟒之物,若是能够持有這靈寶,與人交手,氣息與劍相融,能够直接幻化出遠古魔血蟒,威力相當不弱。”小貂站在林動肩膀上,道。

    林動點了點頭,不過他並不擅長使用軟劍對敵,當下便是將目光向後轉移,接下來的靈寶,是一面泛黃的龜殼,龜殼僅有巴掌大小,其上佈滿著奇异的紋路,看上去有種如同大地般的雄厚之感。

    “這應該是使用地心古龜的龜殼所制,防禦力極為強橫,就算是高你一個等級的對手,都難以將其攻破,堪稱真正的固若金湯。”小貂再度道,看得出來,它的眼力的確是遠遠的超過林動,這些靈寶,只是一瞥,便是能够看出它的材質以及作用。

    林動嘴中嘖嘖驚歎,這地級靈寶果然是非同凡響,他以前得到的那些靈寶與這兩樣比起來,真的是太過寒磣。

    最後兩件靈寶,一件是一柄黑色長槍,長槍據小貂說是由一種遠古妖獸的骨骼所制,極為的鋒利,林動看了一眼槍尖,那遊動的一點黑芒,就連如今大曰雷體大成的他都是感覺到一些寒意,如果別人手持這柄黑槍與他對戰,那他可就是要多加小心,再也不敢如同以往那般托大,仗著**強橫,强行抵禦。

    另外一件地級靈寶,是一件灰色寶甲,其上流光湧動,隱隱間有著一道遠古巨熊的影像浮現,看得出來,這也是一件防禦力絲毫不遜色那面龜殼的地級靈寶。

    看完四件靈寶,林動眼中也是有著掩飾不住的垂涎之色,這之中,相對而言他比較滿意的,便是那黑槍以及龜殼,這一攻一防,堪稱絕配,他若是能够得到,戰鬥力必然將會大漲,不過讓得他猶豫的是,這四件中,他僅僅只能取走一件,這樣一來,反而讓得他有點拿不定主意。

    林動盯著這四件靈寶,面露沉吟之色,見到他這幅模樣,小貂也不打擾,它的身形飄掠而前,爪子一揮,將面前那些元力霧氣吹散開去,而隨著這些霧氣散開,一個巨大的石台,也是出現在了它的面前。

    那四件靈寶,也是懸浮在這石台的上方,不過由於靈姓不弱,它們都是自己飛躍起來,在這片光幕之中四處遊蕩。

    此時的林動,聽見這些動靜,也是抬起頭,視線掃向那巨大的石台上,然後瞳孔猛然一頓,凝在了石台中央處,那裡,有著一道巴掌大小的黑色之物。

    林動雙眼微眯,細看了一番,這才發現,那黑色之物,是一座細小的山峰雕刻,擺放在石台上,似是裝潢。

    看了一眼那如同裝潢般的黑色山峰雕刻,林動便是轉過去了目光,然後,他的身體仿佛是頓了頓,視線霍然回轉,再度死死的盯在了那猶如黑色山峰之上,先前的那一霎那,他竟是在這上面感受到了一種熟悉的波動!

    那一絲波動,讓得林動一驚,也沒心情再理會那四件靈寶,猛的上前兩步,目光緊緊的盯著那看上去仿佛沒有半點靈姓的黑色山峰。

    “這是什麼?”林動指著那黑色山峰,對著小貂問道。

    “這”小貂一愣,看了那迷你的黑色山峰一眼,然後搖了搖頭,道:“這個,應該是什麼擺設吧?”

    無怪小貂這麼說,畢竟這裡的東西,都是顯得靈氣十足,唯有這小山峰孤零零的立在這石台上,看上去跟裝潢用的雕刻沒什麼兩樣。

    聞言,林動卻是緩緩的搖了搖頭,先前那種波動雖然極為細微,但他卻相信絕對不是錯覺,當下略作沉吟,一隻手掌,緩緩的握上了那黑色小山峰,剛欲將其提起,林動眼中便是掠過一抹錯愕之色,因為他發現,在他的這一提之下,那小山峰竟然紋絲不動!

    林動的一提,就算是萬斤巨石,也得被他提起來,但眼下,這不過巴掌大小的神秘小山,卻是沒有絲毫的動靜。

    “嘿,看來我這次倒是眼拙了。”見到這一幕,小貂眼神也是逐漸凝重起來,它也是清楚林動的**力量有多强大,但眼下,這不起眼的小東西,卻是能够完全無視林動的那股力量,若再說它是擺設的話,恐怕就真是有些腦子燒了味道了

    林動的眼中,也是閃現出了濃郁的興趣之色,他望著那神秘的黑色小山,緩緩的道:“這東西,應該也是一件地級靈寶”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