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隨著那名為穆紅綾的紅衣女子被强行踢出這片空間,林動這才如釋重負般的松了一口氣,其手掌一招,那血靈傀也是轟破了那血符封印,穩穩的落在了林動的身旁。

    “這女子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來路,竟然連血靈傀都是奈何不了她”林動看了看血靈傀胸膛上的掌印,眉頭也是微微一皺,這女人的實力,恐怕比起那陳墓還有所勝之,而且她的手段也是相當的奇妙,先前的情况,竟然連血靈傀都是被其所困住,如果不是小貂與小炎暗中合力出手的話,恐怕林動就真只能祭出最後的手段了。

    如今雖說將這女人弄走了,這場交鋒,也算林動略勝一籌,不過林動也知道,恐怕他又得與人結下梁子了,這穆紅綾長得漂亮,說話也是和和氣氣,但林動明白,越是這樣的女人越難纏,今天這麼得罪她,也不知道曰後會有什麼麻煩。

    皺著眉頭想了一會,林動又是笑了笑,現在想這些也太早了一點,不管這女人究竟是什麼身份,反正這遠古秘鑰他勢在必得,就算是再重新來一次,他也不會有絲毫的手軟。

    想要成為真正的强者,心中自然不能有畏懼的存在。

    “嘿嘿,這女人倒是够味,不過尋常男人恐怕制服不了她”小貂此時也是閃現了出來,笑眯眯的道。

    林動白了它一眼,然後揚了揚手中的遠古秘鑰,道:“走吧,東西到手了,我們也該離開這裡了。”

    “離開幹嘛?誰知道這時候出去是不是還在那大殿中,那陳墓甚至剛才的穆紅綾說不定都等在那裡,你出去找死?”小貂嗤笑道。

    聞言,林動面色這才一變,如果陳墓與那穆紅綾等人真的在外面蹲著他的話,那他可就真是有些淒慘了,不管怎樣,現在的他,真實實力還無法與涅盤强者抗衡,即便是有著血靈傀以及能够召喚遠古天鱷的底牌,但面對著那種局面,顯然是凶多吉少。

    “那也不能一直的躲在這裡啊”林動躊躇道。

    “笨蛋,你不是得到了那樹紋符文麼?正好這裡安全,你便直接借助符文之力,突破到天符師的地步,到時候你便是擁有了與涅盤境强者抗衡的資格,又何必再忌憚那陳墓等人?”小貂道。

    林動怔了怔,旋即眼中湧上欣喜之意,顯然是差點將那剛剛到手的樹紋符文給忘記了,如果他晋入了天符師,那也相當於涅盤境的强者,那時候,倒的確是不用再怕陳墓

    在這遠古戰場中,只有著達到涅盤境的强者方才有著話語權。

    既然心中有了定計,林動倒也是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直接就地盤坐而下,而後手掌一握,那枚仿佛自然而生的樹紋符文,便是出現在了其手中。

    這樹紋符文,呈現一種碧綠之色,昂然的生機從中彌漫出來,在那等强大的生機中,似乎還蘊含著極為强大的奇异能量,光是這般握著,林動便是感覺到他的精神力猶如處於溫泉之中一般,溫和的波動,在泥丸宮內擴散著。

    “不愧是天符靈樹”

    感受著那種奇异而强大的能量,林動眼中也是掠過一抹讚歎之色。

    “這種樹紋符文,乃是自然而生,吸收煉化起來格外的困難,不過你擁有著吞噬祖符,倒也不用太過的擔心,不過至於在吸收後能否成功的突破到天符師的地步,或許就得看你自己的機緣了。”小貂在一旁道。

    林動微微點頭,袖袍一抖,小炎自袖中掠出,而後一聲低吼,化為戰鬥狀態,匍匐在其身旁。

    雖說這片空間並沒有其他人的存在,不過林動卻依然是多一分謹慎的將保護力量做到最大化,免得到時候真出了意外,後悔都來不及。

    望著守護在身旁的小貂,小炎以及血靈傀,林動這才放心了一些,雙目緩緩閉上,而後其手中的樹紋符文也是漂浮而上,最後在其額頭之前停頓而出,翠綠色的光芒,在其中閃爍著,但卻依然未曾滲透出來,看來小貂所說這東西極難煉化倒不是沒有道理。

    不過這對於擁有吞噬祖符的林動來說,這顯然並不具備什麼難度,吞噬祖符最擅長的便是吞噬煉化,任何能量,在那祖符運轉下,都是將會被化為最為原始的能量

    伴隨著林動心頭一動,那懸浮在林動泥丸宮的吞噬祖符,也是從其天靈蓋處跳躍而出,蠕動間,化為一道黑洞,而後黑洞擴散,徑直的將那枚頑固如堅石般的樹紋符文包裹而進。

    嗤嗤!

    吞噬之力,鋪天蓋地的蔓延而開,那原本任由林動如何撕扯都是紋絲不動的樹紋符文,終於是出現了顫抖的迹象,一絲絲碧綠色的能量被蠻橫的扯出,然後便是被周圍包裹的黑洞的一口吞噬,同時間,經過吞噬之力煉化的奇异能量,則是一絲絲的湧出,最後自林動天靈蓋灌注而進,源源不斷的湧入泥丸宮內。

    隨著這些奇异的碧綠能量湧入,林動的泥丸宮,也是猶如烈火遇見殘雪一般,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出現著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本泥丸宮內,一片混沌,唯有著吞噬祖符坐鎮其中,放眼望去,充斥著混沌之色,猶如那未開的天地。

    但這混沌之色,在這些充滿著奇异的生機碧綠能量湧入下,終於是出現了轉變,混沌悄然的消退,仿佛天與地開始分離,陰陽開始誕生

    泥丸宮內所出現的劇變,林動自然也是有所察覺,不過他不僅不慌,心中反而大喜,因為他知道,想要真正的晋入天符師,那便是必須在泥丸宮內打破混沌,締造一番小天地,與外界天地形成共鳴,如此方才能够調動天地之力,發揮無窮威能。

    不過想要真正的在泥丸宮內締造出一番小天地,顯然不是能够一戳而就的事情,囙此即便是有著樹紋符文那充滿生機的奇异能量源源不斷湧入,但這種變化,依然相當的緩慢

    而對此林動也早有著心裡準備,若是天符師真的如此容易晋入的話,這讓那些辛辛苦苦凑集涅盤丹,並且冒著失敗的生命危險衝擊涅盤境的人又情何以堪。

    這是一件慢工出細活的事。

    寂靜的秘鑰空間之中,林動靜靜的盤坐,一圈黑洞在其面前蔓延而開,而在黑洞中央,則是那一枚神奇的樹紋符文,此刻,那符文不斷的顫抖著,一股股雄渾而精純,並且充滿著昂然生機的能量,不斷的滲透出來,最後灌入林動泥丸宮內,締造著那小小的天地。

    而在林動身旁,小貂,小炎也是安靜的等待著,這一次,若是林動能够順利的晋入天符師的話,那麼他也算是在這遠古戰場邁入了强者之列

    空間之內,寂靜無聲,然而,在小貂聚精會神的關注著林動時,或許誰都未曾發現,一絲若有若無的生機能量,從黑洞中擴散了開來,最後,融入了那盤坐在不遠處的那一道遺骸之上。

    嗤。

    隱隱間,遺骸那毫無生氣的皮膚下,仿佛閃過了一道詭秘之光

    林動知道想要在泥丸宮內締造出一番小天地需要不短的時間,但他依然沒料到,他這一閉眼,便是整整一個月。

    這一個月內,他的身體紋絲不動,那黑洞之內的樹紋符文,也是從當初的雄渾,變得愈發的黯淡,顯然,其中的能量,已是逐漸的被林動抽絲剝繭的盡數吞噬而去。

    一旁的小貂望著那散發著微弱光芒的樹紋靈符,心頭卻是微微一沉,它能够感覺到這一個月,林動的精神力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增長著,但這種程度,顯然還沒有達到突破天符師的地步,如果在這樹紋符文被吸收完之前,林動泥丸宮內的小天地依然沒有締造完畢,那麼這一次他想要趁機突破天符師的願望,或許就將會被再度拖後,而這對於他們來說,顯然不是什麼好消息。

    在小貂的擔憂之下,又是三天時間過去,而那黑洞之中的樹紋符文,終於是在一陣劇烈顫抖中,砰的一聲,徹底的消散而去

    “唉。”

    見狀,小貂也是一聲輕歎,而在它的歎聲中,林動那緊閉了一個多月的雙眼,也是睜了開來,眼中有著一些苦笑與失望。

    “就差一點了”

    林動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顯然是沒想到借助著樹紋符文之力,依然未能成功的突破到天符師的地步。

    眼中泛著失望,林動剛欲站起身來,然而變故,卻是在此刻陡然爆發,只見得那不遠處的遺骸,突然爆炸而開,一道詭異的灰芒,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掠出,最後直接是竄進了林動腦海之中,頓時後者的身體,也是瞬間僵硬。

    “奪舍!”

    一旁的小貂,也是因為這一幕一愣,旋即眼中頓時迸射出噬人的陰寒之氣。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