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寂靜的空間中,林動的眼角因為石碑那番話跳動了一下,然後沉默下來,心中念頭急轉,他不知道石碑所說的熟悉東西究竟是什麼,神秘石符?吞噬祖符?或者乾坤古陣?或者說全都是?

    “吞噬祖符也是另尋主人了啊,看來那傢伙也隕落了啊…”石碑之上的影子卻並沒有理會林動心中轉動的念頭,古老而沙啞的聲音,自顧自的緩緩響起。

    林動眼睛眨了眨,想來這它所說的應該便是當初看見的那黑瞳老人了,從他在那裡得到的一些記憶影像來看,似乎兩者都與那種詭異的黑暗之物有關係。

    “你身上還有一些熟悉的武學,倒是有些像大荒王那小子的…”石碑影子,繼續說道。

    林動嘴角忍不住的扯了扯,這是在說大荒囚天手麼?這武學也是他自那遠古宗派中所獲,雖說也是高等靈武學,但伴隨著如今林動手段的增强,與人對敵時,倒是再挺少施展。

    “前輩,似乎是出了一些問題?”

    林動沖著石碑拱了拱手,然後目光瞟了一眼那碑座處的黑色之紋,這些黑色紋路似乎還在悄悄的蠕動著,看上去猶如具備著一種靈智一般。

    而且這番模樣,很像是石碑在鎮壓著那種東西,只不過那東西,還有著試圖侵蝕石碑的迹象。

    嗡嗡!

    而就在林動注視著那些詭異的黑紋時,那石碑突然劇烈的顫抖起來,那下方的黑紋猶如在此刻復活了一般,無數黑紋升騰起來,瘋狂的對著石碑之上攀爬而去。

    另外,在那些黑紋攀爬時,隱隱有著一股股黑氣從中散發出來,黑氣過處,一種邪惡與毫無情感的波動,也是彌漫而開,其中一些黑氣,更是飛快的對著林動暴掠而去。

    見到這一幕,林動面色也是劇變,身形急退,雖然這些黑氣極為的微小,但他卻是絲毫不敢讓其沾染而上,强如這種來歷神秘的石碑都被它搞得如此淒慘,他實在無法想像,若是自己也被這東西侵蝕,那會變成什麼模樣。

    “哼!”

    突如其來的變故,也是令得石碑之上傳出一道低沉的冷哼之聲,而後碑身震動,一道道古黃色的光華湧動而下,一種無法形容的力量擴散而開,將那些試圖侵蝕上來的黑紋,再度狠狠的鎮壓回去。

    “桀桀…”

    而在那些黑紋被鎮壓回去時,林動能够聽見,似乎有著一道極端尖銳的笑聲,笑聲之中,彌漫著冰冷异常的邪惡,而這笑聲,也是令得林動的瞳孔狠狠緊縮。

    那些黑紋,果然是某種未知而詭異的生物…石碑之上的古黃色光華射出一道,將對著林動射去的黑氣擊散,然後這才縮回石碑。

    “前輩,那是什麼東西?”見到石碑再度恢復寂靜,林動這才忍不住的問道。

    聽得林動的詢問,那石碑似是沉寂了片刻,旋即碑面之上有著光芒湧動,似是變幻成了一面石鏡。

    鏡面之上,光波湧動,而後其中有著景象浮現,那應該是一片遼闊無盡的天地之間,在那裡,林動見到了一座極為龐大的石碑,赫然便是大荒蕪碑。

    在大荒蕪碑周圍的天空,還能够見到不少踏立虛空的人影,雖說林動無法看見他們的模樣,但從那等氣勢來看,這些人必然是天地間一等一的强者。

    而此時,在石碑以及那些天地頂尖强者遙遠的前方,空間卻是猶如出現了斷層一般,滔天的黑氣湧出來,那一霎那,似乎連天地都是發出了哀鳴之聲。

    黑霧之中,有著無數冰冷邪惡之光暴射而出,而後那些矗立在天地間的强者也是猛然出手,頓時,天地為之顫抖。

    雖然石鏡之上的景象僅僅只是戰場一角,但林動的心神依然是為其感到顫粟,他實在是無法想像,那究竟是一場什麼樣規模的戰鬥,那場中的任何一人,所擁有的實力,恐怕比如今的道宗掌教應玄子都要強悍,然而即便是如此,林動也是看見了在那雙方交戰之時,那些不斷隕落的身影…那些從空間斷層中湧出來的未知生物,擁有著極端可怕的力量。

    石鏡之上,光芒轉換,最後凝固在一幕,那是大荒蕪碑從天而降,滔天的古黃光芒席捲而下,將一團極為龐大的黑氣狠狠鎮壓,黑氣蠕動間,仿佛化為了一道頗為詭異而模糊的身影。

    尖銳的聲音,在石碑的鎮壓下越來越小,最後大荒蕪碑轟然落地,大地崩潰,最後直接是沒入到地面之下。

    在大荒蕪碑將那未知生物鎮壓時,大地也是再度合攏,仿佛是將它與那未知生物,都是封印在了地底之中。

    而在畫面的最後一處,林動能够見到,大地合攏時,一道身影從大荒蕪碑之上掠出,那道人影,氣息睥睨天地,他望著大荒蕪碑沉下的地方,似是一聲輕歎,然後再度轉身,沖向了那巨大的空間斷層。

    畫面由此截止。

    林動眼睛有些失神,許久之後,方才逐漸的從那種震撼之中回過神來,他不知道在那遠古究竟發生了什麼,不過想來那必定是一件天大之事,不然的話,不會有著那麼多天地間一等一的强者彙聚在一起共同抗敵。

    那最後一道身影,或許是大荒蕪碑的主人,他艹控著大荒蕪碑鎮壓封印了一道强大的未知生物,那東西,或許便是如今碑座處的那些黑紋…“我能幫到你什麼嗎?”林動捎了捎頭,試探著問道。

    “你說得對,我的確是病了…而病根的源頭,便是我所鎮壓的東西。”碑面之上人影再度凝現,古老而沙啞的聲音,緩緩響起。

    “不能抹殺掉它?”林動沉吟了一下,道。

    “它是一隻王,若是我全盛時期,或許能够將其抹殺,如今卻是不行…”

    “在你之前,也曾經有過人來到過這裡,不過最終,他們卻是一人都未曾回來。”碑靈緩緩的道。

    “他們是我們道宗的前輩,不過如今都不在了…”林動攤了攤手,旋即他遲疑了一下,道:“我體內有些東西,如果能够抹除那東西話,我可以借給你…”

    “呵呵,我感應得到你體內的那老朋友…”石碑似是輕笑了一聲,而在那聲音落下時,林動感覺到體內的神秘石符似是顫抖了一下。

    “不過它的傷比我還重,想要蘇醒恢復靈智,或許不易…”

    林動愣了愣,這是他第一次聽見有關神秘石符的消息,當即連忙道:“那前輩可知道如何讓它恢復靈智?”

    “看你的機緣吧…”石碑並沒有正面回答林動的問題,反而給了一個很是讓人頭疼的答案。

    “我體內還有吞噬祖符…能幫您抹除那東西麼?”林動道。

    “一道祖符的力量,並不够…想要抹殺一隻王,至少需要兩道祖符的力量…”石碑道。

    林動苦笑,這究竟是什麼狗屁東西啊,要抹除掉它,竟然需要兩道祖符的力量,這整個天地間,都只有八道祖符啊…“那我有什麼能幫到您的地方?”林動有些無奈,他引以為傲的秘密,在眼前這座石碑面前似乎並沒有任何的作用…“當初來到這裡的那些人,我將大荒蕪經交給了他們,而條件便是讓他們帶著兩枚祖符回來幫我抹除它…不過可惜,最終他們都並沒有回來過。”石碑之中,傳出一聲古老的歎息聲。

    “祖符可不好尋找…”

    林動搖了搖頭,這天大地大,就那麼八枚祖符,而且其中一些還是有主之物,那些人物都是天地間極强的强者,從他們手中強奪顯然是不明智的事…“現在的你,幫不了我任何的忙,你能看出我病了,但卻治不了我…”石碑那沙啞的聲音,讓得林動有點受打擊,但也只能苦笑著點點頭。

    “不過我也可以與你做一個交易,而那交易的條件,也與你那些前輩如出一轍。”

    “我將大荒蕪經交給你,你曰後,帶兩枚祖符回來,助我抹除它。”

    林動沉吟了一下,問道:“我能有多少時間?”

    “不到三年,那東西的侵蝕越來越强,我已是難以鎮壓,若是一旦讓這東西脫困,並且讓得它撕裂空間斷層,這天地間,又將會是一場誰都無法避免的災難。”石碑緩緩的道。

    “而且它脫困時,外界的那個宗派,也會首當其衝,徹底的毀滅…”

    林動眼瞳陡然一縮,面色逐漸的凝重起來,片刻後,他重重的點了點頭,沉聲道:“前輩放心,我會盡力而為!”

    “呵呵,若是你也失敗的話,你或許也將會是最後一個接受我囑託的人…另外,這裡的事,不得向任何人透露絲毫,即便是你那宗派之內的長輩,我所鎮壓的東西,並不是這天地間任何一方宗派能够應付的,一旦出現差錯,天地皆亡,畢竟,現在的天地間,應是不會再有類似我主人那樣的强者。”石碑的聲音,到得後來,已是變得相當的沉重。

    “我知道了。”林動深吸一口氣,緩緩點頭。

    碑面之上的人影,似乎也是點了點頭,而後碑面震動,其上那些古老文字,竟是脫離而出,然後在此刻呼嘯出來,最終,化為四個古黃色的古老字體,懸浮在了林動面前,蒼茫荒蕪之氣,彌漫開來。

    大荒蕪經!

    林動盯著那眼前的四個古老大字,即便是以他的心姓,此刻也是忍不住激動得有些顫抖起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