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唰!

    在王閻那淡漠的眼中駭然之色湧起時,林動卻是並沒有給予他太多震驚的時間,眼神冷冽,旋即掌心那金色光輪,陡然對著前者身體之上狠狠按了下去。

    滋滋滋!

    金色光輪,重重的落在王閻身體表面那層金色的角質層上,頓時火花暴射,刺耳的聲音,瘋狂的響起。

    哢嚓!

    金色光輪的鋒利程度,顯然是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的程度,璀璨金光暴射間,那原本防禦力極端強悍的元神角質層,竟也是在此刻崩裂出一道道裂縫。

    裂縫浮現,那王閻眼瞳更是驟然緊縮,元神角質層是他的護體之物,憑藉此物,他曾硬接了三名九元涅盤境强者的全力一擊都未曾被擊殺,但他卻是難以想像,眼下這般貼身防禦,竟會在林動的手中出現崩潰。

    “王閻師兄,這次,是你輸了”

    在王閻眼中浮現難以置信時,林動那染著鮮血般的臉龐,也是浮現了一抹有些滲人的笑容。

    嘭!

    就在林動聲音落下的霎那,那元神角質層終是承受不了龍元輪的鋒利,砰的一聲,便是炸裂而開,而後金光黯淡,盡數的縮回了王閻體內。

    元神角質層被破,王閻身體猛然一側,將那暴掠而來的龍元輪閃避而開,鋒利的刃芒,在掠過其胸口時,帶起一道血痕,鮮血飛灑出來。

    王閻的戰鬥管道,的確是極端的兇狠,即便是在躲避這般淩厲殺招時,他的拳風依舊是刁鑽而出,狠狠的轟向林動。

    嘭!

    王閻的拳頭,重重的落在林動胸膛之上,那裡青光瘋狂的湧動著,但那股龐大的力量,依然是將林動體內氣血震得劇烈的翻湧著。

    “嘿嘿”

    面對著王閻的拳頭,林動依然沒有躲避,他感受著體內那翻騰的氣血,反而是笑了笑,只不過這笑容在臉龐上鮮血的襯托下,很是讓人毛骨悚然。

    王閻的確兇狠,這一點就連林動都不得不承認,那種拼命的狠勁,就算是同等級的强者與其交手顯然也是會被他所壓制,但這一次,他的這種風格,卻是並沒有取得預想之中的效果,眼前這個看似年輕的青年,那眼中所深蘊的凶煞與戾氣,比起他來,只强不弱。

    你狠,他更狠。

    所以,在硬接了王閻這一拳之後,林動身體借力傾斜,而後其脚掌詭異蠕動,青光凝聚間,直接是膨脹成青龍之腿。

    轟!

    猙獰而冰冷的青龍之腿,其上青光湧動,而後轟的一聲,甩爆空氣,如同鞭子一般,狠狠的甩在了王閻身體之上。

    砰!

    低沉的聲音響徹起來,地面被那股勁風震裂開來,而王閻的身體,則是如同炮彈一般倒射而出,沿途直接是將十數塊巨石生生震爆而去。

    噗嗤。

    待得王閻身形狼狽的穩下來時,一口鮮血,終是忍不住的在那漫天驚駭的目光中噴了出來。

    唰!

    一口鮮血噴出,王閻體內元力也是出現了瞬間的遲緩,然而還不待他回復過來,他便是聽到一道刺耳的破風聲陡然響起。

    破風聲傳來,王閻面色一變,想也不想,身形再度暴退,抬起的眼光,飛快的瞟向前面,那裡,一道殘影如同一頭失去了理智的莽牛妖獸,就這般攜帶著驚人的狂風與力量,狠狠的對著他撞了過來。

    沒有任何的招式,有的,就是那蠻橫兇狠到了極點的身體撞擊。

    此時的林動,完全是將他的身體當做了武器,看似胡來,但卻有著讓人膽寒的氣魄。

    嘭!

    林動的身體,最終是狠狠的撞在了王閻的身體之上,那低沉的聲音在場中響徹起來,讓得所有人呼吸都是出現了瞬間的窒息,遠處的應歡歡,更是玉手緊捂著嘴唇,雖說她知道林動一旦與人交手便是極為的兇狠,但這一幕,還是把她給嚇到了

    當然,不僅僅是她,就連應笑笑,甚至於高臺之上的塵真等人都是滿臉的愕然。

    兩道身體,在撞擊的霎那,力量反震間,皆是倒射了出去,身體在地面上搽出一道數百米長的痕迹,然後這才緩緩的停頓下來,原本兇悍駭人的氣息,都是在此刻變得异常萎靡起來。

    兩人都是重傷。

    望著那掙扎著要從地上爬起來的兩道身影,全場寂靜無聲,他們望著那滿地的鮮血,心神忍不住的有些顫抖。

    這一戰,實在是太過慘烈了

    王閻的身體掙扎了片刻,終歸是沒有再度站起來,他仰面朝天,滿身鮮血,嘴中急促的喘著帶著血腥味道的氣息,眼角餘光,卻是死死的盯著遠處,那裡的一道身影,同樣是在掙扎著試圖爬起來,不過後者顯然也是徹底的力竭,掙扎了一下,依然無法再度站起。

    “兩敗俱傷,你也贏不了我”王閻嘴角扯了扯,聲音沙啞的喃喃道。

    “嘭。”

    然而,就在他聲音剛剛落下時,那遠處的身影,卻是搖晃著身體,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鮮血從他身上流下來,將地面都是染紅了一片。

    林動抹了一把臉龐上的血迹,體內的劇痛,令得他視線都是有些暈眩,不過他卻是强撐著沒倒下,而後轉過身,在那無數道顫動的目光下,再度對著王閻搖搖晃晃的走了過去。

    遠處的應歡歡,望著場中那滿身鮮血,但臉龐上依然掛著笑容一步步走出的男子,眼圈卻是忍不住的紅了起來,旋即她一咬銀牙,就欲出去,但卻被一旁的應笑笑將她拉住。

    “別讓他功虧一簣,不這樣,王閻師兄不會認輸的。”應笑笑輕聲道。

    應歡歡緊咬著嘴唇,玉手緊握著,似是掙扎了一會,最終紅著眼睛將頭埋在了應笑笑肩處,不敢再去看現在的林動,她隱約知道一些王閻這些年所經歷的事,而也正是這些事,鑄就了王閻如今這般令人心悸的陰煞與兇狠,但現在,他的那種兇狠,在林動面前,卻是被完全的壓制,那也可以想像,林動所經歷的那些,恐怕比起王閻還要更為的震人心魄。

    那個時候毫無背景的他,一個人,孤獨面對著那些來自四面八方如狼如虎般的敵人,最終拖著疲憊與沾染鮮血的身體,從那一條血路中走出來

    一想到這一幕,應歡歡挺翹的鼻尖,便是有種微酸的感覺,誰又能知道,那張平曰噙著笑容的年輕臉龐,背負的東西是何等的沉重。

    應笑笑輕撫著應歡歡的秀髮,也是歎了一聲,喃喃道:“真是個亂來的傢伙啊”

    嘩啦啦。

    在那滿場無數道目光眨也不眨的注視下,搖搖晃晃的林動,撿起了先前彈射而開黑樹,然後拖著它,緩緩的來到了那王閻面前。

    手中黑樹提起,如同精鐵般的尖銳樹枝,抵在了王閻的面前,此時,身形清瘦的青年,臉龐上揚起一抹略顯燦爛但卻寒意十足的笑容:“王閻師兄,你輸了。”

    王閻靠著一塊石頭,目光直直的望著眼前的青年,後者雖然在笑,但那雙眼中,卻是彌漫著徹骨的寒意。

    眼前的人,連王閻那兇狠的心,也是漸漸的有著一些寒氣浮現。

    王閻盯著林動,好半晌之後,眼神終是黯淡了下去,他斜靠著石頭,喘了一口氣,道:“道宗這次,總算是出了個了不得的傢伙”

    林動笑笑,那抵在王閻面前的黑樹卻是沒有收回的迹象。

    “我輸了”

    王閻抹去嘴角的血迹,然後雙目緩緩的閉上,一道讓得整個山頂所有人緊握的拳頭徹底放鬆下來的聲音,終於是傳了出來。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