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林動再度睜開眼時,入眼的是一片略顯昏暗的天空,他就這般怔怔的望著天空,任由腦海之中的記憶,開始如同潮水般的回復。

    “林動師兄蘇醒了!”

    不過他這般安靜並沒有持續太久,周圍猛的有著極端狂喜的聲音傳出,再接著,便是一陣喧嘩的吵鬧,腳步聲急促的傳來,很快,林動便是見到自己被數百人圍觀了

    望著這些臉龐上滿是欣喜與擔憂的道宗師兄弟,林動的心頭略暖,旋即微微點了點頭。

    人群很快的被分開,應笑笑,應歡歡等人也是連忙走來,後者見到蘇醒的林動,漂亮的大眼睛中頓時有著如釋重負般的喜色湧現出來,不過,在那喜色之下,林動看見了一些隱藏的倦色

    “你總算是醒過來了你都昏迷五天時間了,你若是再沒動靜,我們就打算把你搬回道宗去了。”應歡歡在林動身旁蹲下來,嫣然笑道。

    “五天麼”

    林動笑了笑,倒並不感到意外,他扭了扭身體,體內原本枯竭的元力,已是再度變得澎湃,甚至隱隱的比起之前還愈發的雄渾了,身體上的諸多傷勢,竟然也是完全的痊癒

    “你的身體恢復能力很强,不過損失了太多精血,好在有綾清竹給的太清涎,不然的話,你現在依然還沒辦法蘇醒。”應笑笑在一旁道。

    “綾清竹?”林動微怔,旋即點了點頭。

    “當然,這幾天時間都是歡歡在寸步不離的照顧你,她可五天時間沒合過眼了。”應笑笑微笑道。

    “姐。”應歡歡臉頰微紅,嗔怪的看了應笑笑一眼,這番模樣,倒是引得周圍一些師兄弟發出善意而豔羨的哄笑聲。

    “謝謝了。”林動望著身旁臉頰微紅的少女,心頭微暖的道。

    “你可是我們道宗的大功臣,照顧你也是應該的啊而且青檀也很擔心你呢。”應歡歡指了指一旁的青檀,此時少女也是有點眼眶泛紅,想來林動昏迷的這些時間,她也是擔心得很。

    林動站起身來,揉了揉青檀的小腦袋,笑道:“傻丫頭,這不是沒事麼。”

    “都是我沒用以為現在能幫到你的”然而對於林動的安慰,青檀卻是緩緩低下頭,有些難過。

    她之所以會離開家裡,就是不想看見林動一個人那麼拼命,她原本以為現在的她能够幫到林動,但當林動一人在迎戰元蒼時,她卻發現自己依舊還是那般的無力,兩年多的修煉,仿佛毫無用處

    “我可不需要你來站在我前面,不然的話,我這大哥也太沒用了點”林動笑道,輕輕抱了抱這個難過的少女。

    青檀靠在林動懷中,小手卻是忍不住的緩緩緊握,那對靈動的眸子之中,有著許些堅決之色閃過,以後修煉,她再也不要偷懶了

    “辰傀兄,這次的事,多謝了。”

    林動放開青檀,然後沖著一旁的辰傀鄭重的抱拳,此次如果不是辰傀出手拖住元蒼,恐怕等他趕到的時候,道宗弟子的損失,還會更為的驚人。

    辰傀見狀,連忙擺了擺手,現在的他,已是再不敢將眼前的青年當做尋常人看待,他與元蒼交過手,自然很清楚後者的強橫,但即便是強橫的元蒼,最終也是在林動手中化為虛無,而且隨之消散的,還有著元門五百多名精銳弟子

    辰傀素來都認為自己應當算得上殺伐果斷,但這若是要與眼前的林動比起來,則真是有些小巫見大巫了,至少,那時候換做他站在林動的立場,恐怕很難做到這種程度。

    “其他人,都離開异魔域了麼?”林動視線在周圍掃了掃,原本那漫山遍野的人影,此時已是變得空空蕩蕩。

    “嗯,宗派大賽基本算是結束了,所以各方弟子,都離開异魔域,回异魔城了。”應笑笑點了點頭,道。

    “現在的异魔城,恐怕已經掀翻天了”王閻看著林動,道。

    林動微微點頭,他自然很清楚他做的事情有多麼的驚悚,宗派大賽舉辦這麼多届,從沒人做到他這種地步,直接是將一個宗派的弟子全部抹殺,而且,這個宗派,還是東玄域最為强大的元門。

    “我們一出异魔域,就迅速和齊雷師叔他們匯合,然後回道宗,宗派大賽,本就是生死之鬥,那元門有再大的火氣也沒藉口撒。”應笑笑道。

    “走吧。”

    林動轉身,視線望向遙遠的方向,袖中手掌,卻是緩緩緊握,雖說這次的事,他做得的確過於兇悍了一些,而他也很清楚這樣必然會令得他成為元門的眼中釘,但他卻是絲毫不後悔,若是能够選擇第二次,他依然會毫不猶豫的血洗元門弟子,不然的話那些道宗弟子,豈不是白死了?

    聲音落下,林動身形率先掠出,緊接著,大批的道宗弟子,也是立即跟上,然後掠過天空,對著那遙遠地方的傳送陣趕去

    所有人都很清楚,在那裡,恐怕還有著更大的事端漩渦在等待著他們

    异魔城。

    這些時間的异魔城,猶如一座隨時都會噴發出岩漿的火山一般,令得整座都市的氣氛,都是异常的火暴。

    雖說如今的宗派大賽已是結束,但這座城市的人流量不僅未有絲毫减少,反而是變得更為的强盛,甚至,連那些各大超級宗派的人馬,都是絲毫沒有要離開的迹象,看來所有人都很清楚,這裡的事,可還沒有徹底完呢

    在异魔城一角,一座樓閣之上,一道白衣勝雪般的倩影優雅而立,一對清眸,望向都市的中心,那裡,有著連同异魔域的傳送陣。

    “清竹学姐,林動大哥他們還沒出來,會不會出什麼事了?”在綾清竹身後,蘇柔有些擔心的道。

    “林動此次受的傷不輕,而以他的姓子,也很清楚他所做的事所引來多少麻煩,所以,若是不將自己調整到巔峰狀態,他是不會輕易露面的。”綾清竹輕聲道。

    蘇柔微微點頭,旋即突然看了綾清竹一眼,道:“清竹学姐,你和林動大哥關係似乎不一般啊?”

    蘇柔畢竟也是女孩子,心思比較細膩,雖說綾清竹對誰都是清清淡淡,但她還是能够感覺到後者在對林動的情况上,略微的有些與眾不同。

    而綾清竹也是因為蘇柔這話微驚了一下,但其臉頰上倒是沒有絲毫的變化,只是淡淡的道:“以前有過一面之緣,另外在异魔域找尋太清仙池的時候,他幫了我。”

    “哦。”

    蘇柔點了點頭,倒沒有再多問什麼。

    綾清竹見狀,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氣,剛欲說話,眼神突然一凝,視線霍然望向都市中心的位置,玉手緊握,喃喃道:“道宗的人,出來了”

    一旁的蘇柔聞言,臉頰也是凝重了起來,她可是很清楚,現在這座城市就如同一座火山,就等待著某個爆發的時候,而林動,則是很有可能成為那點燃火線的火星

    在异魔城的最中央位置,有著一座高聳的祭壇,在祭壇頂端,有著一座光芒閃耀的陣法,而這陣法,便是那連通著异魔域深處的傳送陣,只不過陣法是單向通道,只能出,不能進

    在這段時間中,這傳送陣中,也是不斷的有著人出來,不過在經歷了最開始的大批人馬後,後面的,大多都是一些獨行客以及小勢力人馬,所以出現時,也並沒有引起太多的搔動。

    當然,雖說這些天陣法中出現的人都是無關緊要,但卻絲毫不影響這裡成為全城矚目的地方

    嗡嗡!

    而此時,安靜了半曰的祭壇頂端,突然有著光芒閃爍,初始並沒有太多人的在意,不過在當他們發現那光芒閃爍得越來越急促時,不少人面色都是有些變幻,因為他們知道,這般光芒,一般只有大批人馬出來時,方才會出現的。

    而現在的异魔域中,大多超級宗派的弟子都已是盡數撤出,還留在其中的就只有道宗的弟子了

    “終於要出來了麼”

    不少人喃喃自語,眼神有些期待,他們倒是很想看看,那個令得整個東玄域都是震動的年輕人,究竟是有著何等的三頭六臂

    全城的目光,唰唰的破空望來,凝聚在那祭壇頂端,而在他們視線的凝聚下,那裡的光芒,終於是逐漸的弱下來,然後,數百道身影,便是這般的憑空閃現出來,他們胸膛處的徽章,也是讓得人立即確定了他們的身份。

    道宗弟子!

    原本喧嘩的都市,仿佛都是在此刻寂靜,然後所有的目光,都是在此刻投射而出,最後彙聚在了那最前方的一道削瘦身影上,後者平靜的面容,看上去絲毫不像是那種做出了那種震撼之事的人

    天空上,林動面色平靜的望著這城市之中的詭異氣氛,雙掌緩緩緊握。

    “轟轟!”

    而就在這一霎那,城市之中,猛然有著滔天般的氣息如同風暴般席捲而開,遠處,十數道身影,暴掠而出,同時間,那彌漫著殺意的咆哮聲,也是轟隆隆的響起。

    “好你個心狠手辣的小畜生,等你好久了,給我回元門贖罪去!”滔天氣息蔓延而開,六道蒼老身影,面色陰翳而來,最後出現在了天空之上。

    “贖罪?林動何罪之有?你們這些老不要臉的東西,真當我道宗是泥捏的不成?!你敢動手試試?!”

    然而,就在這六名老者滿身殺氣而來時,都市的另外也是,也是猛的有著冷笑聲響起,旋即四道身影踏空而來,懸浮天際,那番模樣,赫然便是齊雷,塵真四人。

    整座都市無數人望著這一幕,頓時屏住了呼吸,這兩大超級宗派,果然是對上了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