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應歡歡望著面前青年那染著血迹的臉龐,此時的後者,沖著她露出一個有些無奈但卻決絕般的笑容。

    “你會死的。”應歡歡眼眶很快的便是通紅了起來,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哽咽的道。

    “小貂全因救我方才暴露身份,若是我袖手旁觀,那倒也是太過冷血,那樣的林動,是你們喜歡看的麼?”林動微笑道。

    “我不懂男人間的那些義氣,如果你執意要出手,我就讓爹爹打暈你帶回去。”

    少女的聲音,略有些哭腔與嬌蠻,不過到得最後,她也是把話給停頓了下來,想來也是明白,這種事,她是做不出來的,最終,少女紅著眼,帶著哀求的將林動給盯著。

    “我只想要你活著。”

    短短的一句話,卻是讓得林動輕歎了一口氣,旋即略有些歉意的搖了搖頭,接著,他便是輕輕的將懷中少女放下,抬頭望向天空上的天元子等人,笑道:“雖然知道我現在的力量對你們而言無疑是螻蟻,不過,要殺我兄弟,還是得從我屍體上踏過去。”

    “林動!”塵真等人聞言,頓時急聲道。

    應笑笑,王閻等弟子,則是咬著嘴唇,對於林動這般選擇,他們似乎絲毫都不意外,只是那緊握的拳頭,卻是暴露了他們心中的波動。

    “林動,异魔域的事,我元門看在道宗的面上,可以不再追究你,此事,我們的確不站理,但天妖貂族與我元門有著血海深仇,我們要對他出手,名正言順,若是你再胡來,恐怕就是道宗,也保不了你!”天元子那黑白雙目,望著林動,淡淡的笑道。

    “何必說這種虛偽話語,你明知道我與他關係不淺,斷然不可能袖手旁觀你早便是料到這一幕的,這樣一來,道宗也是沒了占理的地方。”林動嘲諷道。

    天元子不置可否的一笑,旋即視線看向了應玄子,道:“應掌教,接下來便是我元門與天妖貂族之間的事了,若是再有人插手,我將不會再留情。”

    “到時候若是你也要不顧大局的强行出手,那我元門,也只能奉陪到底了”

    應玄子的面色,在此刻略微的有些陰沉,其身旁的那名藍袍老者,眉頭也是緊皺著,顯然是沒想到這天元子如此狡詐,一番話語下來,便是轉移問題中心,並且還將他們所占的理,盡數消除而去。

    眼下這幕,林動與那天妖貂關係匪淺,必定是不可能坐視不管,但他若是出手,也必定會被天元子他們斬殺於此,而到時候,他們道宗,依舊是當著無數人的面,被元門斬殺了一個最為優秀的弟子。

    從某種程度來說,這結局,根本就沒有改變!

    唰!

    遠處,黑色巨虎也是再度暴掠而來,然後渾身彌漫著滔天凶煞的出現在林動身旁,血紅虎目,死死的盯著元門人馬,看這模樣,顯然也是沒打算暫退。

    “林動,你如今可是道宗弟子,一言一舉,都並非是你一人之事,可莫要因為一己私念,連累了整個宗派。”天元子似笑非笑的望著這一幕,道。

    林動拳頭微握,眼神陰沉,心中有著滔天殺意在湧動著。

    “爹爹,幫幫他。”

    應歡歡望著被逼得無路可走的林動,眼眶更紅,但無能無力的她只能轉頭,哀求的看向應玄子。

    應玄子望著少女那哀求的目光,手掌緊緊的握著,眼中也是有些無奈的痛苦之色掠過,他並不是不想出手,但他的一舉一動,卻是牽扯到整個道宗數十萬的弟子,先前之事,他們站理,所以他可以出面,可現在,事情卻是被轉移到了天妖貂的身上,他們已經再沒有理由插手

    “唉。”

    一旁的藍袍老者也是暗歎了一聲,想來也是知道應玄子心中的痛苦,一宗掌教,有時候所要承受的,遠遠的超出了常人所預料,當年周通之事,最為心痛的,莫過於身為他師父的應玄子,但最終,為了大局,他卻是只能忍耐著心中的憤怒與殺意,强行的壓制下宗內的出戰聲,即便這樣,會引來一些弟子對他的不滿與非議。

    “你這是何苦”

    林動望著眼前這個紅著眼眶的應歡歡,心頭微微抽搐了一下,少女有著她的驕傲,但此時,這些驕傲,仿佛都是盡數消失了一般。

    一聲輕歎,林動伸出雙臂,在少女那略有些吃驚的目光中,將其摟進懷中。

    “對不起你能够任姓,但我卻是不能,有些事,我無法避免,所以讓我獨自面對就好,道宗那麼多師兄弟,也不能因為我的私事而牽扯進來。”

    “我答應你,不會輕易死掉的”

    聽得耳邊的輕聲,應歡歡大眼睛中頓時有著不安的色彩湧現,再接著,她便是感覺到林動的手掌落到了她的後頸,一陣疼痛迅速的蔓延開來,而後眼前視線,也是開始黑暗。

    林動抱著懷中的昏迷過去的少女,有點無奈的苦笑了一下,旋即眼神略有些晦澀,他再一次的感覺到力量在這天地之間的重要姓,他現在的實力,在這東玄域年輕一輩之中或許算是頂尖,但與人元子這些真正的强者相比,卻依舊是猶如螻蟻。

    他們的隨意一句話,便是能够將自己逼到最為狼狽的地步。

    “真是孱弱的力量啊”林動手掌緊握,自嘲的一笑,但那漆黑雙目深處,卻是有著許些火焰升騰著。

    此時的應笑笑也是從不遠處掠來,目光複雜的來到了林動身旁,後者沖著她笑了一下,然後將懷中的少女輕輕的送了過去。

    “照顧好她。”林動輕聲道。

    應笑笑默默的點頭,她並沒有再說任何勸說的話語,因為她也知道那是毫無作用。

    “我會讓爹爹救下你。”應笑笑低聲道。

    林動微微搖頭,他理解應玄子,後者所要承擔的,遠非他們可以想像,他需要隨時為道宗幾十萬弟子以及那附庸的無數王朝著想,而這些,顯然不可能會因為一人的私念而有所動搖,即便他心中的痛苦再大

    “今曰之事,全是我一人之為,與道宗並無關係。”林動轉過身來,抬起頭,盯著人元子等人,道。

    “到底是初出茅廬的小子,你身為道宗弟子,所作所為都與道宗有著不可清除的關係”

    人元子淡笑道:“小子,還是少做這些逞强的事吧”

    林動眼神森冷,旋即他轉身,在那無數道目光中,沖著應玄子淩空跪伏而下,然後行了一個弟子大禮。

    “多謝掌教,殿主一年教誨之恩,至今曰起,我林動自願脫離道宗,所行之事,與道宗再分半分瓜葛!”

    林動低沉的聲音,在天空之上回蕩開來,卻是令得整個都市鴉雀無聲,所有人都是有些震動的望著這一幕,旋即體內血液微微的有些沸騰。

    應笑笑,王閻以及眾多道宗弟子,也是呆呆的望著那跪伏下來的林動,旋即一股巨大的酸意沖進心頭。

    應玄子雙掌緊握,他望著那在天空上對著他恭恭敬敬的跪伏下來的青年,身體也細微的顫抖著,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早在那百年之前,那個叫做周通的傢伙單槍匹馬殺上元門時,也是在那元門之外的天空,遙遙的對著道宗方向,淩空跪拜,以謝師恩

    一點點的猩紅,從應玄子眼睛深處湧了出來,然而就在他剛欲一步踏出時,一隻蒼老的手掌卻是落到了他的肩膀上,他轉過頭,見到那藍袍老者面色肅穆的對著他微微搖頭

    “林動,你在幹什麼?你是我荒殿弟子,未經我的允許,你敢退宗?”塵真的面龐,在此刻變得隱隱的有些扭曲著,他似是想要沖出去,但卻被一旁的齊雷一把抓住。

    “塵真師叔,請幫我向悟道師叔說聲抱歉,他的知遇之恩,林動或許還無法相報。”

    林動沖著塵真也是恭敬的行了一禮,然後霍然站起身來,再沒有任何的廢話,那雙眼之中,猩紅也是閃電般的湧出來。

    “動手!”

    低沉冷冽的聲音,猛然從其嘴中傳出,下一霎,他與小炎,身形便是化為兩道光影,直接是對著那束縛著小貂的黑白光幕暴射而去!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