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林動此話傳出時,所有人都是能够感覺到這山脚下的氣氛陡然間緊繃了許多,那魏松的臉龐上,也是隱隱的有著一抹厲色掠過。..

    古嫣手握長劍,站在林動身旁,那些古家子弟也是簇擁過來,目光絲毫不讓的將魏家人馬給盯著,大有一番不和便是徹底動手的模樣。

    魏松望著這一幕,雙目之中,有著許些陰厲湧動,不過片刻後,他卻是展顏一笑,手掌輕拍了拍,視線停在林動的身上:“呵呵,真是有魄力,不過就怕有些事,你沒那資格也沒那能力去管。”

    “我並不認識你,想來我魏家與你也沒太大的恩怨,對於朋友,我魏家向來寬容,但對於敵人,或許他會嘗到寢食難安的滋味…”

    林動望著那笑眯眯的魏松,旋即也是笑了一下,道:“這話對我,恐怕沒有太大的作用。”

    如今的他是孤家寡人,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顧忌,即便這魏家勢力强大,但這亂魔海無邊無盡,魏家的手脚,顯然不可能將之遮盡,反正到時候打不過,他若是要走,怕這魏家也沒什麼辦法。

    “希望如此。”

    魏松笑笑,只是那笑容中有著陰冷凝聚,他視線看了一眼這山脚處,此次收到風聲而來的强者並不少,這讓得他有著一些顧忌,畢竟眼下生生玄靈果還沒見到,便是費力氣與古家相鬥,顯然是一件相當不智的事。

    “走。”

    魏松視線收回手掌一揮,便是轉身而去,在其身旁,那黑袍人目光盯著林動,微微抬頭露堊出黑袍下的一張蒼白面龐,其唇角似是劃起了一抹冰冷弧度,旋即他仲出手掌,隔空對著林動虛抓了一把,然後便是轉身而去。

    “徐兄,那個小子,不要讓他活著離開玄靈島。”魏松轉身掠出面色卻是極為的陰沉,森然道。

    “呵呵,我說過會把他煉成堊人傀的…”黑袍人笑了笑,笑聲卻是陰厲如同鬼梟,令人毛堊骨悚然。

    魏松點了點頭,眼睛深處,有著猙獰與殘堊忍之色閃爍而過,顯然林動的這番針對,令得他心中極端的暴怒。

    “你這次倒是把魏松得罪了個够啊…”古嫣望著轉身而去魏松等人,然後偏頭看向身旁的林動,道。

    “既然收了你們的報酬,自然是會表明立場。”林動笑道,這魏松顯然不是什麼大度的人即便現在林動不得罪他,等到時候要出手時,依舊會讓得他心生忌恨,既然如此,也就沒什麼好遮遮掩掩的。

    “你的傷勢全好了?”古嫣眸子在林動身上轉了轉,道。

    “嗯。”

    林動雙掌微握,感受著體堊內那比起以往更為磅礴的力量,臉龐上也是掀起一抹滿意的笑容,此次雖然重傷但顯然也獲得了不小的好處,現在的他,若是傾盡全力的話,即便是生玄境小成的强者,都在其手中討不到半分好處。

    如果當初在與元蒼交手時,林動有著這般實力,想來那交手也不會變得那樣慘烈…

    “九元涅盤境,卻是擁有著如此强大的戰鬥力,在你的身上,就連我都能感覺到一絲危險味道,看來你所說能够阻攔仙符師的話,倒真不是虛言。”古嫣眸子有些奇特,她倒是沒想到,這前幾天還一點都不起眼的林動,如今,卻是成為了他們這邊的重要角色。

    林動不置可否,旋即也不在這個話題之上過多糾纏,視線掃向這片山脚,然後眼神凝了凝,輕聲道:“來的强者,可真不少啊…”

    在這山脚之下,他能够感應到不少強悍的氣息,其中一些,竟是絲毫不比古嫣弱。

    “嗯。”

    古嫣聞言,略顯冷豔的臉頰上,也是出現了一抹凝重之色,她視線看過山脚的幾處地方,黛眉都是忍不住的蹙了一下。

    “看見西北方向位置的那批人了麼?”

    林動的視線順著望去,只見得在那遠處,有著一批人馬矗立,在那些人馬最首位的位置,是一名身材有些高大的男子,男子身著長袍,袍服之上,有著海藍色的雲彩。

    “那是海雲宗的人,那領頭者,名為韓濤,是海雲宗年輕一輩中最優秀的人,實力同樣是達到了半步生玄境。”古嫣道。

    林動微微點頭,這些天他也是知道了不少有關天風海域的資訊,雖說這片海域之中,最為强大的是兩洞天以及五大家,但這海雲宗,也算是這天風海域的巨擘,實力並不弱五大家多少,只是底蘊比起來,略有些差距罷了。

    “那西南方向處…還有一人有些棘手。”林動視線率先轉向西南方向,那裡的一塊巨石上,一道灰衣人安靜盤坐,他的周堊身並沒有其他踪迹,顯然是獨自一人,但這種獨行俠敢來到此處與眾人眾多生生玄靈果,顯然不會是什麼省油的燈。

    古嫣望著那灰衣人,眼神卻是凝重了一些,道:“那是獨臂人莫斬,並沒有加入任何勢力,但在這天風海域,他卻是有著不小的名氣,他同樣是踏入了半步生玄境的層次,但據說,他曾經與生玄境小成的强者交過手,不僅順利脫身,還將對方打傷…”

    “哦?”

    林動聞言,眼中也是閃過一抹驚訝之色,視線掃過那灰衣人,果然是發現後者一截袖子空空蕩蕩。

    “看來此人也是有些手段…”林動自語道,越級戰鬥,他最為擅長,同時也很明白這之中所需要什麼,眼下這灰衣人既然能够做到這一步,必定是有著什麼隱藏手段。

    “真不愧是亂魔海,這般人物,若是放在東玄域,必定是年輕一輩極為耀眼的存在,但在這裡,卻只能算做優秀…”

    林動暗暗咂舌,這天風海域還並不算亂魔海最為强大的海域,但所出現的强者,便已是如此的棘手,真不知道在其他地方,又會有什麼妖孽人物出現…

    而在林動注視著遠處那灰衣人時,後者仿佛也是有所察覺,當即視線轉移而來,雙目之中,精芒掠過,那般淩厲,猶如撕堊裂了空氣,直射林動而來。

    林動直視著那灰衣人,臉龐上倒是沒有絲毫的懼色,後者的名氣雖然不小,不過於他而言倒也並不算什麼,他能够將一名生玄境小成的强者打傷並且順利脫身,但林動…卻是真正的斬殺過生玄境小成的强者!

    斬殺以及打傷,這兩者之間,可是有著質般的差距。

    灰衣人淩厲目光盯著林動,好片刻後,銳利方才逐漸的减弱,深深的看了林動一眼,這才緩緩轉回。

    一旁的古嫣,倒是將兩人這番對恃看在眼中,在見到林動那平靜模樣後,心頭對其也是再度高看了一些,然後再度道:“那邊還有一些難纏的傢伙,看他們身上那黑龍圖紋,應該是天風海域中橫行一時的黑龍盜,不過看這情况,黑龍盜此次只有四人趕過來,那四個傢伙都是九元涅盤境頂峰的實力,若是聯手,就算是半步生玄境的人,都能够抗衡…”

    林動視線再度一轉,果然是見到遠處有著一批身著紅衣的人馬,他們的衣袍之上,皆是繪著黑龍圖紋。

    而在那批人馬最前方,則是四名面色凶堊惡的男子,隱隱間,有著一種濃郁的煞氣從他們身堊體中散發出來,顯然都沾過不少血命的狠人。

    這生生玄靈果,顯然是招惹來了不少真正棘手的人物,想來之後的一番爭奪,真是會有些意思了…

    “這玄靈山之上有著毒瘴籠罩,所以我們必須等到午時時刻才能進去…而一旦進入玄靈山,生生玄靈果的爭奪,便是正式開始了…”古嫣望著那巍峨山峰,凝重的道。

    林動微微點頭,旋即也就不再多說,退到一旁看了看古雅的傷勢,然後開始靜等時辰來到…

    整個山脚,雖然人馬眾多,但此時卻是變得异常的安靜,只是那一道道投向玄靈山的目光,隨著時間的推移,愈發的滾堊燙。

    而在眾人這般靜等之下,天空上,烈日也是攀至頂點,熾堊熱的陽光,傾灑進玄靈山中,頓時,那彌漫其中的毒瘴,也是開始迅速的消散。

    “轟。”

    當整座山峰之中的毒瘴徹底散去的那一刻,安靜的山脚,也是陡然間暴堊動起來,破風之聲,瞬間響徹,一道道身影,猶如蝗蟲般,沖進這座龐大的玄靈山中。

    生生玄靈果的爭奪,也是在此刻正式展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