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溫和的白光,自那光陣之中暴射而下,將那妖媚女子籠罩在其中,這種白光雖然溫和,但顯然對於那异魔卻是有著極大的傷害姓,白光穿梭在那具嬌軀之中,一絲絲的黑氣,則是飛快的被逼出她的身體

    “啊!”

    淒厲的慘叫聲,不斷的回蕩著,不過林動卻是未有絲毫的動搖,心神一動,那光陣運轉的速度,愈發的迅猛。

    “啊,我不甘心,只要再讓我們獲得一些血肉,便是能够重鑄肉身”

    那妖媚女子尖聲長嘯,那嘯聲中,滿是憤怒與不甘,這萬千載以來,他們總算是看見了一些希望,但現在,這種希望,卻是被徹底的抹除而去。

    “既然死了那就別作怪了,老老實實的消散在天地間吧。”

    林動眼神漠然,卻是理都不理她的不甘咆哮,漆黑雙目中,淩厲掠過,只見得那道白色光柱突然迅速的變得凝聚,到得最後,幾乎是化為雙指粗細,而後猶如一根白色光刺,唰的一聲,狠狠的自妖媚女子天靈蓋中暴射而進,洞穿她的身體!

    不過這番洞穿,卻並沒有鮮血流淌,一絲絲的黑氣,驚恐的自她的體內湧出來,旋即砰的一聲,便是化為虛無散去。

    哢嚓。

    隱約間,仿佛是有著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悄然的自那妖媚女子體內散發出來。

    “啊!”

    淒厲的聲音,在此時逐漸的消散,那妖媚女子的雙目,也是緩緩的閉攏,那種彌漫的魔氣同樣是消散得乾乾淨淨。

    林動望著那閉著雙目懸浮在半空的妖媚女子,旋即手掌一招,祖石倒飛而回,落進他的手中一閃便是消失而去。

    “林動大人,怎麼樣了?”一旁的心晴見狀,急忙問道。

    林動目光緊緊的盯著那妖媚女子,那頭頂之上旋轉的雷霆以及黑光卻是沒有散去的迹象,雖說祖石有著淨化异魔氣的能力,不過誰也不知道她體內的那异魔王意識,究竟有沒有被徹底的抹除

    在林動這般注視下,約莫數分鐘過過去,那妖媚女子身體上,突然再度有著光芒湧出來,不過這一次,卻並非是那種邪惡之氣,而是一種偏向於粉紅色的光芒。

    粉紅光芒彌漫,那妖媚女子緊閉的雙目,則是緩緩顫著睜了開來,旋即她望著林動二人,展顏一笑,那笑容,竟是有著一種驚人的媚惑。

    “九尾靈狐?”林動望著再度睜眼的妖媚女子,眉頭微挑,後者給他的感覺,與之前截然不同。

    “終於是擺脫壓制了麼”

    妖媚女子低頭看了看自己那纖細修長的雙手,那對彌漫著媚惑的眸子中掠過一抹複雜之色,旋即她看著林動,輕輕點頭:“這位小友謝謝了。”

    雖說意識一直被壓制著,但顯然她對於外面所發生的事,也是知曉得很清楚。

    林動這才悄悄的松了一口氣,若是九尾靈狐的意識被抹除的話,那心晴此次來祖魂殿,也是失去了意義。

    “先祖”

    心晴望著九尾靈狐,眼圈再度紅了起來,後者體內傳出的波動,讓得她極為的依賴。

    “我的族人”

    半空中,九尾靈狐輕輕的落下,她眸子泛著一些柔和與愧疚的望著心晴,旋即伸出手臂,將她攬進懷中,喃喃道:“是先祖對不起你們”

    “你知道這裡所發生的事吧?”林動開口問道。

    九尾靈狐眼中掠過一抹黯色,微微點頭,道:“當年我燃燒妖靈鎮壓三大异魔王,本是要與他們玉石俱焚,但卻是小覷了這些傢伙頑強生命,雖說我們的**在歲月中都是被腐蝕而去,但那三個家夥的意識,卻是緊緊的纏繞在一起,最後侵入我的意識,並且將我壓制”

    “九尾族這麼多年來,一直平庸,應該也與這有些關係吧?”林動眉頭微皺。

    九尾靈狐微澀的點點頭,她撫著心晴的長髮,道:“九尾族族人之間,有著一種血脈聯系,而那三個傢伙則是借我之身,施展陰毒手段干擾了所有族人的血脈,令得所有族人都無法衝擊那至高境界”

    “而在族人無計可施下,他們便是想到了來祖魂殿尋求答案,但我這道靈體,已是被那三大傢伙佔據,這些年來,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見一個個族人來到這裡,最後受到他們的欺騙,自己投入這片血海,化為血水能量”

    九尾靈狐的聲音中透著一股哀傷,這種能够看見,但卻無力封锁的感覺,想來令得她倍受折磨。

    心晴緊咬著嘴唇,大眼睛中有著淚花在凝聚滾動著。

    “我知道這些年來族人一定生活得很痛苦這是我的過失。”九尾靈狐輕聲道。

    “先祖沒有錯是那些异魔太惡毒了。”心晴搖著頭,道。

    “前輩有大義。”林動也是沉聲道,九尾靈狐這種捨身之舉,讓得他頗感敬佩。

    “大義?呵呵,我一介小女子可擔不起只是覆巢之下無完卵,那場天地大戰,任何人都是避無可避。”

    九尾靈狐淡淡一笑,旋即她看了一眼林動頭頂懸浮的吞噬祖符,眸子中掠過一抹複雜的情感,道:“而且那傢伙一直喜歡胡來還敢穿越位面裂縫闖那异魔族我只是陪著他胡來罷了。”

    林動微怔,旋即便是明白,她所說的,應該便是那位吞噬之主吧,看來那也是個狠角色啊,竟然敢闖穿越位面裂縫

    “前輩,那九尾族還能再複榮光麼?”

    “失去了那三個傢伙壓制,那種阻擾也將會失去”

    九尾靈狐抬頭望著這片血海,輕聲道:“這片血海,乃是這萬千載來九尾族的强者所化,其中還有著那三尊异魔王的純粹能量,這位小友,待得你出去後,請告訴現任族人,啟動我留下的陣法,徹底封山,我會將這裡的能量返還給他們”

    林動微驚,這裡的能量强大得恐怖,若是返還給如今的九尾族,那將會造就多少强者?看來九尾族興起,真是有望了。

    驚訝之餘,林動又是笑了笑,他低頭望著心晴,道:“從此以後,你們便不用再尋求任何人的庇護了。”

    他明白,若是等九尾族從封山狀態中出來,這個曾經妖獸界中的霸族,也將會再度屹立在妖域,再不會有人敢對她們心懷不軌。

    “林動大人您是我們九尾族的恩人,即便以後九尾族重複榮光,我們也會如同先祖幫助那位吞噬之主大人一般的幫助您。”

    心晴眸子看著林動,她的眼中,閃爍著一些特殊的波動,旋即她突然轉身,雙手貼著額頭,三條毛茸茸的尾巴落在背上,猶如一隻拜月的小狐狸,對著林動輕輕的拜服而下。

    一旁的九尾靈狐望著心晴這般跪拜的姿態,眼中劃過一抹微怔之色,旋即多看了林動一眼,嘴巴動了動,想要說什麼,但最後卻保持了沉默。

    她沒有告訴林動,這是九尾族至高的禮節而這種禮節,唯有九尾族的族長以及族長繼承人方才有資格使用,因為這代表著整個九尾族。

    這些年來,這種禮節,僅僅出現過兩次,一是當年她對那個吞噬之主,二便是如今眼前這一幕

    “吞噬之主,吞噬祖符”

    九尾靈狐心中輕歎了一聲,略有些苦笑,我九尾族真是欠你們的麼,總是與你們脫離不了干係。

    林動對這種禮節並不熟悉,囙此他也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所以他只是蹲下身子,笑容柔和的摸了摸心晴小腦袋。

    “這個小丫頭天資極好”九尾靈狐看著心晴,微微一笑,道:“你願意接受我的傳承麼?”

    旋即她貼近心晴,用僅有兩人聽見的聲音輕聲道:“只有强大了,才有資格去追求自己喜歡的東西哦”

    心晴小臉微微紅了紅,旋即她在九尾靈狐微訝的目光中輕輕搖頭,輕聲道:“我只是個小丫頭呢不過我需要先祖的傳承,只要以後,能够如同先祖當年那樣幫助著吞噬之主大人就好”

    九尾靈狐再度苦笑,這一幕倒是熟悉得很呢

    兩人的聲音都是極小,林動自然也沒癖好去偷聽的想法,所以便是站在一旁,偶爾無辜的視線看過去,然後便是見到九尾靈狐那有些幽幽盯著他的目光,當即便是乾笑一聲,心中想到莫非她把我當成吞噬之主了不成?

    “小丫頭便留在這裡接受我的傳承吧。”

    九尾靈狐優雅起身,道:“這可能需要挺長的時間,當然過程也挺痛苦的,你確定嗎?”

    心晴輕輕點頭,那眸子中,卻是充滿著堅決之色。

    九尾靈狐轉身,玉手一揮,只見得那萬丈龐大的九尾骨骸竟是在此時緩緩的融化,然後化為液體,形成一方骨池,池子中,彌漫著粘稠的暗紅液體。

    “進去吧。”

    心晴點頭,旋即她起身,眸子看著林動,清麗的小臉上露出一抹令人心動的笑容:“林動大人,等下一次心晴再出現在您面前,一定不會再成為您的累贅。”

    “到時候你別嫌我是累贅就好。”

    林動笑道,他不清楚徹底接受了傳承後的心晴會强到什麼地步,不過想來絕不是尋常層次。

    心晴掩嘴輕笑,旋即她不再有絲毫猶豫,抬頭望著那骨池,旋即深吸一口氣,身形掠出,最後噗通一聲,落進骨池中,再無了任何波動

    林動望著那骨池,他能够感覺到其中那恐怖的能量在此時的凝聚著,仿佛是在孕育著什麼

    “終於搞定了啊。”林動伸著懶腰,總算是將這個擔心的問題給解决掉了。

    “你叫林動是吧?”九尾靈狐微笑的望著林動,突然出言道。

    “嗯。”

    林動點點頭。

    九尾靈狐想了想,道:“想得到吞噬之主的傳承麼?”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