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熾熱如攜帶著岩漿般的沙漠颶風,冰冷得猶如刀鋒般的冷冽風刃,以及足以將精神體徹底化為冰雕的冰雪風暴

    自從進入這片地域之後,林動終於是清楚的明白了這“煉獄”的意味,身處這裡的他,並沒有以往那般强大的**以及元力,僅有的,便是那具堪稱孱弱的精神體,這種精神體的强度,這“煉獄”之中的任何一種磨難,都能真正的將其抹殺在這片虛虛實實的世界之中。

    但這種地方,一旦進入,便已經失去了回頭的路,所以他也沒有資格來做選擇題,他唯一能做的,便是熬下去,不然的話,等待他的,將會是真正的死路。

    歷練,相當的殘酷,不過所幸的是,林動對此也算是有所預料,天地間沒有平白而來的力量,若是符宗真的如此容易便是能够達到的話,那天地間的數量就不會這般的稀少了。

    想要脫繭化蝶,那自然也是得經歷皮肉脫離的無盡痛苦。

    這一點,林動從一開始,便是清清楚楚的明白著

    冰雹猶如豪雨一般的從天空上傾盆而下,赤黃的大地,早已變得白茫茫,一種肉眼可見的寒氣彌漫著,甚至是連空氣,都是在此時有著化為冰晶的迹象。

    而在這片冰雪大地的某處,一道單薄的身影,正在雪花的飄落下索索發抖,他盤坐在地面上,皮膚呈現一種暗青的色澤,他體內的血液,肌肉,骨骼,仿佛都是在此時被寒氣所侵蝕。

    嗤嗤。

    雪花從他周身飄落下來,掠過他身體時,頓時有著一道道血痕浮現出來,而那傷口之後,並沒有鮮血流出來,看上去,猶如一具枯槁的乾屍。

    黑髮垂落下,是一對沒有絲毫焦距以及波動的黑色雙眸,在他的周身,有著一種暮氣在散發著,他仿若將死之人。

    鋒利如刀的雪花,不斷的從他周身掠過,一道道血痕不斷的出現著,可這道身影,就是始終未曾動彈過。

    這種乾屍般的靜坐,足足持續了整整一曰的時間,天空上飄落的雪花以及冰雹方才逐漸的减弱,直至最後的散去。

    而隨著雪花的散去,彌漫天地的寒氣,也是在一絲絲的退去著。

    在這些寒氣的退去的同時,那道身影毫無聚焦的黑眸中,竟是有著一抹隱藏在深處的生氣浮現了出來,再然後,他的身體便是瘋狂的顫抖了起來。

    雙掌緊緊的握著,指甲掐入了掌心之中,只見得他渾身密佈的那些傷口,竟然在此時逐漸的變得猩紅,然後鮮血猶如泉水一般,立刻便是滲透了出來。

    整個人,瞬間變成血人。

    啊啊!

    被死死壓抑在喉嚨之中的吼聲,帶著一種低沉的沙啞,如同瀕死的猛獸,在這片大地中回蕩著。

    他雙腿跪在地上,腦袋抵著地面,雙拳重重的轟在地面上,之前身體被寒氣侵蝕,他幾乎失去了對身體的感應,所以即便是那無數猶如刀鋒般的雪花掠過身體,但他卻是毫無感覺,而可怕的是,這種劇痛,並沒有直接消失,而是累積疊加在他的身體之上,待得寒氣褪去,身體再度回歸掌控時,那種陡然爆發的劇痛,足以讓一個心智堅定之人,被其折磨得發瘋。

    痛苦的低吼,持續了半個時辰,那道身影終於是逐漸的停緩了下來,他身體近乎癱軟的倒在地上,手指連動彈的力量都沒有。

    “該死的煉獄。”

    林動將半張臉龐埋在沙土中,那張面龐極為的憔悴,這裡的時間似乎與外界有些差异,但林動卻是結結實實的已經享受了兩個月這裡那種變態的磨難。

    他的每一天,都是在無盡的痛苦之中渡過,每一次,他都會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死亡的臨近,雖然他以往也經常在刀口間行走,但那種感覺,在這裡卻是尤為的明顯,因為起碼不下十次,林動那緊守的心智,差點迷失在那種可怕的痛苦之中。

    而一旦迷失,他的精神體也將會徹徹底底的消失,從而再沒有了再來的機會。

    “這次的冰雪寒氣,比起上次,更加的厲害了。”

    林動感受著體內逐漸的回復的體力,原本混淆的神智也是回歸了一些,他能够感覺到,這次的冰雪寒氣,比起上次要强烈不少,顯然,這裡的各番歷練,每次都是在變强著,而一旦他本身不能隨著這種變强而變强,那麼他最終就無法承受,如此一來,自然不會有好結果。

    想要在這裡生存下來,就必須適應這裡那種殘酷的節奏。

    這種强烈的危機感,迫使著林動這具身體,也必須在經歷了那可怕的痛苦後,隨之變强起來,而讓得林動唯一感到欣慰的是,他也是能够感覺到自己這具身體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變强著。

    這具身體,並非他的真身,而是他的精神體,也就是說,他的精神力,正在逐步的變强,他在朝著符宗的地步,一步步的邁進著。

    這種進步或許緩慢,但卻總算是給人一種希望。

    呼。

    林動吐了一口氣,他抬起頭望著這片無邊無盡的大地,雙眸中,有著一抹即使這麼多年的坎坎坷坷也無法抹滅的執著,他相信,總歸有一天,他會對著這片煉獄,露出不屑的神情。

    “你給我等著!”

    林動咬著牙,惡狠狠的對著天空如此的說道,然後他便是掙扎著爬起身來,身形狼狽的對著遠處而去,他知道,不久後,又該會是下一輪磨難姗姗而至。

    隨著在這煉獄之中待得越來越久,林動能够隱隱的感覺到,這煉獄之中,並非只有他,而那隱約的感知,或許應該便是最終能够離開的關鍵

    發下了宏願,但接下來所要面對的,卻依舊是那仿若無盡的痛苦,諸多足以讓人瘋狂的磨難,依舊接踵而至,讓得林動沒有絲毫喘息的時間,他有時候,甚至都是會忘了身體處於平靜時的那種感覺。

    煉獄之中,時間的概念相當的模糊,而且這裡的時間流逝,似乎也與外界完全不同,永恒幻魔花的力量,雖然詭異,但的確是有著幾分厲害之處。

    因為這種力量,林動剛開始的時候,還能在心中計算一下時間,但隨著後來身體每天彌漫的痛苦逐漸的加劇,他再也無法分心在這上面,只能收縮著所有的力量,來抵禦著那種來自煉獄的各種死亡威脅。

    時間,漫無目的的流逝著,每天的磨難,依舊未曾停歇。

    半年一年兩年三年

    孤寂的煉獄中,各番磨練輪番上演,那一道削瘦的身影,仿佛從遙遠處而來,在那一次次的死亡威脅下,一點點的變得强大。

    他忍受著痛苦與孤寂,就猶如那繭中之蛹,漸漸的沉澱,等待著真正厚積薄發,化繭成蝶的那一天

    依舊是赤黃的沙漠,而在那沙漠之中,數十道龐大無比的龍捲風暴,正在瘋狂的肆虐著,一道道巨大的沙鞭猶如巨人在揮舞,撕裂空氣的聲音,刺耳的在這天地間回蕩著。

    啪啪啪!

    視線拉近,有著沙鞭落到人體之上的身上響起,只見得在那數道龍捲風暴中間,一道風塵僕僕的身影,緩慢的走出。

    一道道巨大的沙鞭,帶著驚人的力量對著那道人影呼嘯而去,然後直接是重重的落在他的身體之上,低沉刺耳的聲音,隨之響起。

    然而,讓人感到愕然的是,如此猛烈的攻擊落到那道人影之上,後者卻是紋絲不動,甚至連那緩慢的步伐都未曾有絲毫的紊亂。

    那看似巨人的殘酷攻擊,如今卻仿佛是顯得格外的無力。

    那道身影,最終還是站定了下來,他抬起那對黑眸,眸子顯得格外的深邃,猶如星空中神秘的黑洞,只是在那之餘,有著一絲茫然。

    他就這樣看著那些龐大如同巨人般的龍捲風暴,這些風暴,比起他在剛剛進入這煉獄時所遇見的那道,不知道强大了多少倍,然而如今,卻是對他再無法造成絲毫的威脅。

    這是他多少年的成果?五年?還是十年?這之中他經歷了多少即便是他都險些崩潰的痛苦磨練?

    時間記不清楚了,現在的他只是知道,這些曾經讓得他感到極為可怕的磨練,似乎已是變得稀鬆平常,他,總歸還是變强了。

    “變强了麼”

    林動低頭,他望著那白皙修長的雙手,剛開始的時候,這對手掌,並沒有絲毫的力量,但現在

    林動似是笑了一下,然後他緩緩的抬起手掌,對著那一道道巨大的龍捲風暴,輕輕一握。

    轟!

    天地間肆虐的風暴,幾乎是在瞬間噶然而止,高速旋轉的風暴,被生生的凝固下來,猶如一隻大手,憑空的將其握住。

    嘩嘩。

    風暴最終爆開,化為漫天黃霧,散落下來。

    黃沙自林動周身飛落下來,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氣,此時的他,終於是能够感覺到體內那浩瀚如海洋般的力量,那是他這些年修煉而來的精神力。

    這種精神力,比起當初,似乎强大了太多太多

    “歷練該到此結束了。”

    林動緩緩的閉上眼睛,片刻後,猛然睜開,眼中有著沉寂太久太久的淩厲與殺意升騰起來。

    “所以,你該出現了。”

    林動望著虛無的天地,低沉的聲音,也是在這天地間,回蕩而起。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