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壯我道宗!”

    低沉如雷鳴般的聲音,彙聚在一起,最後在這片群山之間回蕩起來,這一刻,仿佛連那山嶽都是在為之顫抖。

    林動眼睛泛紅的望著眼前那黑壓壓的人海,那一張張臉龐,因為心中的激動都是變得有些漲紅,但那看向他的目光,卻都是充斥著一種近乎狂熱的信任與希冀。

    這一年來,元門發動戰爭,東玄域戰火升騰,道宗更是首當其衝,元門屢次進犯,若不是應歡歡實力暴漲,或許如今的道宗,已是化為廢墟,無數道宗弟子,都將宗毀人亡

    不過,雖然局勢險峻,但卻並沒有一人放弃過,只因為他們心中還有著一些希望,當年在那异魔域,道宗弟子慘遭屠戮,依舊是那道身影最後出現,力挽狂瀾。

    如今的局面雖然比當年險峻無數倍,但那道身影,已是在道宗弟子心中發芽紮根,不知不覺,那已變成了一種信念。

    他們相信,只要他歸來,再大的險境,都將迎刃而解。

    應笑笑眼眶通紅的望著這一幕,忍不住的搽了搽落下來的淚水,這一年來,她第一次見到道宗弟子的情緒如此的高漲。

    “林動,回來吧,我們道宗師兄弟,都很需要你。”應笑笑輕聲道。

    應歡歡美目也是盯著那眼睛微紅,身體微微顫抖的林動,她能够感覺到後者心中那猶如濤浪般湧動的汹湧情感。

    “林動,回來吧。”塵真也是輕歎了一聲,道。

    “林動師兄,我們一直在等你,等你回來,帶我們道宗弟子,殺上元門!”

    無數道宗弟子齊齊大喊,那一對對眼睛之中,充滿著濃濃的希冀與期盼。

    呼。

    林動深吸了一口冰涼的空氣,壓抑著心中的波動,他望著那無數道亮晶晶的眼睛,好半晌之後,他的唇角終是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

    “掌教,不知道道宗現在可還收我這頑劣之徒?”林動看向應玄子,略顯沙啞的聲音,緩緩的說道。

    狂喜之色,在此時自每一個道宗弟子眼中瘋狂的湧出來,緊接著,不少人都是有著熱淚自眼中流出來,林動師兄,真的回來了!

    “收!收!只要你不怪我就好。”

    這般時候,即便是以應玄子的心境與身份,都是老眼微紅,噓唏的連忙道,林動能够在這個時候重回道宗,對於整個道宗而言,都是一種令人振奮的力量。

    “林動師兄!”

    當應玄子此話落下時,那無數的道宗弟子頓時暴動起來,而後蜂擁上來,竟直接是將林動給抬了起來,然後伴隨著那一道道欣喜無比的歡呼聲,將其拋上了天空。

    那不遠處,應玄子望著這一幕,最後歎息了一聲,道:“我突然很後悔當年的那種决定了”

    他的神態,仿佛是一下子蒼老了許多,這麼多年,他小心翼翼的護著道宗,護著那無數猶如後輩般的小小弟子們,他為了這個宗派付出了太多,然而,現在看來,他的一些謹慎,反而有些錯了。

    “爹,您做的也並沒有錯,我們都不怪你。”應笑笑見到他這幅模樣,心頭微酸,輕輕的拉住他那蒼老的手掌,低聲道。

    一旁,另外一隻修長的玉手也是微微猶豫了一下,然後伸出來,將應玄子另外一隻手握住,這讓得應玄子怔了一下,偏過頭,見到應歡歡正輕咬著紅唇,雖然她依舊並沒有說什麼話,但那張對著他冰冷了三年的臉頰,也是在此時回歸了一些柔和。

    這一霎,應玄子也終是落淚下來,這個小女兒,總算是徹底的放下了對他的所有意見了

    在道宗外的一座山峰上,元力凝聚成鏡,鏡子中,剛好是反射出道宗內那一幕幕,那裡面的歡呼聲,猶如在這裡都能清晰的聽見。

    祝犁大長老,柳青等人注視著那鏡內景象,雖然他們並不明白林動與這個宗派之間的確切關係,但那種人人發自內心的情感卻是能够被他們所察覺,當即都是有點噓唏。

    小貂望著鏡中,心中輕輕歎了一聲,他知道林動對道宗的情感,而這個宗派,也的確值得他這樣的牽掛。

    “你要哭到什麼時候?”

    小貂有點無奈的轉過頭,望著那通紅著眼睛,看著鏡內不斷抹眼淚,甚至連衣袖都是被打濕的安然,道。

    “要你來管。”

    安然鼻尖紅紅的,聲音中都是有著不少的泣音:“林動師兄終於回來了,我們道宗的師兄弟,一直在等他,我們都相信他一定會回來的。”

    “雖然有期盼是好事,但將希望都寄予他人身上也並不妥當,自身不努力修煉,誰救都無用。”小貂淡淡的道。

    聽得小貂這煞風景的話,安然頓時將那大眼睛怒睜了起來,咬著牙道:“你胡說,我們這些年道宗弟子個個都在拼了命的修煉,誰都沒有偷懶!”

    小貂瞥了她一眼,卻是未曾答話,這幅懶洋洋的模樣,更是將安然氣得咬牙切齒:“啊啊啊,你真是討厭死了,為什麼林動師兄那麼好,卻會有你這麼討厭的兄弟!”

    “討厭?”

    小貂一怔,心中好笑,旋即他那俊美的臉龐猛的兇狠下來:“你說誰?信不信我殺了你?”

    “啊!”

    見到小貂那陡然間兇狠的臉龐,安然頓時嚇的尖叫一聲,急忙竄回瞎長老身後,然後探出小腦袋,惱怒的盯著小貂。

    小貂見狀,卻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一旁的小炎靠近過來,咧嘴嘿嘿一笑,道:“二哥,你似乎很喜歡跟這小丫頭嬉耍啊?”

    小貂愣了愣,旋即輕咳了一聲,一脚踹了過去:“你這蠢虎瞎說什麼。”

    小炎大笑,笑聲中有著一些莫名的味道

    道宗內的歡呼暴動,持續了許久,終於是逐漸的平緩下來,各殿殿主也是笑著攆人,將這些還戀戀不捨的傢伙們盡數的趕去了修煉。

    林動哭笑不得的看著自己那都被撕得有些破裂的衣衫,這些傢伙,也激動得過分了一些吧,不過,這種暖洋洋的感覺,真是好多年都未曾再有了啊。

    “還好吧?”

    有著放柔了的聲音在前面響起,只不過那聲音中,帶著一股仿佛再也無法抹除的淡淡寒氣,林動抬起頭,望著站在面前的應歡歡,後者那一頭冰藍色的長髮,令得他心中微微痛了一下,但臉上還是笑著點了點頭。

    “林動啊,既然你回了道宗,那便任個長老之比特吧?”應玄子也是回復了心情,帶著眾人走上來,笑著道,以他的眼力,自然是能够察覺到如今林動的今非昔比,先前應歡歡所說竟然是真的,現在的林動,實力恐怕已經超越了他這個掌教。

    “沒事,就讓我在荒殿當個弟子就行了,我挺喜歡的。”林動搖了搖頭,長老位置什麼的,他倒是興趣不大,但他留戀以前在荒殿修煉時那些時曰。

    “哈哈,那我荒殿這下肯定是四殿之一了,看你們誰還敢來搶。”悟道得意的看了一眼其他三殿的殿主,笑道。

    其餘三殿的殿主們無奈的搖了搖頭,哪有這麼破壞規則的。

    “沒事,我還是天殿的弟子,他留在荒殿,我們天殿照樣不怕。”應歡歡微微一笑,那罕見的笑容,猶如冰山融化的霎那釋放而出的冰冷風情,令人心動。

    這個女孩,雖然模樣變得愈發的漂亮,氣質也愈發的動人,但那骨子裡面,依舊還有著三年之前的那般驕傲。

    “對了,掌教,我還有一些朋友以及手下在道宗之外,能否開啟陣法,讓他們進來?”林動想起還在陣法之外的小貂等人,當即道。

    “嗯。”

    應玄子倒是沒有絲毫猶豫的點點頭,袖袍一揮,只見得那籠罩著道宗的護宗陣法,便是一陣波動,而後逐漸的消散而去。

    而就在陣法消散後不久,那不遠處突然有著道道破風聲而來,再接著,黑雲湧來,驚人的煞氣,直沖雲霄。

    這突如其來的煞氣,頓時令得道宗內無數弟子大驚失色,還以為是元門再度進犯,不過他們的緊張並未持續多久,應玄子便是派人安撫了下來,而當他們聽得這是林動師兄帶回來的人馬後,那緊張方才化為濃濃的好奇。

    黑雲席捲而來,最後在道宗的一片遼闊的修煉臺上落下來,數千身著黑色甲胄的虎噬軍猶如雕像般矗立,紋絲不動,呼吸之間,宛如一體,那股氣勢與煞氣,就算是應玄子他們看見了,都是有些變了臉色,道宗弟子雖然這一年也經歷了不少廝殺,但要與虎噬軍這種從死人堆裏爬出來的死神軍隊相比,還是差了不少。

    在虎噬軍出現後,數道身影也是掠上了林動所在的山崖,然後現出身來。

    而在小貂,祝犁大長老,柳青他們現出身來時,就算是以應玄子的定力,眼中都是湧上了一抹駭然,他本身便是轉輪境的超級強者,這三年中,實力更是有所精進,隱約的感悟到了一些輪回之意,但眼下,眼前的這七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波動,比起他來,竟只强不弱!

    這七人,除了小炎外,竟都是觸及輪回的轉輪境强者!

    那一旁的應歡歡看見小貂等人,冰藍眸子中也是掠過一抹驚訝。

    應玄子等人面面相覷,旋即心中在駭然之餘,也是湧上了濃濃的驚喜,顯然,林動此次回來,是真正的有備而來。

    這個傢伙短短三年,不僅成長至此,而且,他也並非是孤家寡人,在他的身旁,還彙聚著一群足以將東玄域掀得天翻地覆的恐怖陣容!

    這一刻,應玄子等人的心情,也終於是緩緩的平定下來,目光複雜的看著林動,看來道宗的這些弟子沒有說錯,只要等到他們的林動師兄回來,一切的困境,都將解開。

    一如當年异魔域中,那道在最後時刻出現,力挽狂瀾的身影。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