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你?”

    林動聽得岩這話也是陡然間愣了愣,旋即暗感好笑,自從岩蘇醒以來,這傢伙一直都是縮在他體內,至於正面戰鬥的什麼事情,基本上極少主動出手,類似今兒這一遭,還真是頭一次。

    “你行嗎?”林動在心中有點懷疑的問道,眼前這鐮靈實力強橫,足以和渡過一次輪回劫的輪回强者媲美,就連他想要將其解决也是極感棘手,如今的岩雖然恢復了許多,但貌似也沒這等戰鬥力吧?

    “嘁,我好歹也是遠古神物榜上排名第二的神物老大好不?在那遠古時期,我巔峰狀態,這種渡過一次輪回劫的對手也並不算什麼。”岩嗤笑一聲,道。

    林動心頭一笑,對此他倒的確並不懷疑,從大荒蕪碑在那遠古時期鎮壓諸多异魔王的恐怖戰績來看,顯然這些由符祖煉製出來的超級神物也是擁有著極端驚人的戰鬥力,只不過當年那場大戰他們同樣受到了極重的創傷,至今都是未能恢復回來。

    “天地大戰,這黑暗聖鐮受創最重,當年黑暗之主手持此鐮曾與异魔皇交過手,但最終她卻是慘敗,而黑暗聖鐮的鐮靈也是在那時候被异魔皇抹殺,從而導致黑暗聖鐮威力不再。”岩緩緩的道。

    林動聽得眼神微微一凝,那黑暗之主竟然如此兇悍?竟然敢去與那异魔皇交手,這從那嬌滴滴的表面上,倒還真是看不出來。

    “如今這鐮靈,應該是那第二任黑暗祖符的擁有者在坐化時以身祭刀所化,不過以他的能力顯然不可能重鑄鐮靈,所以應該是這黑暗聖鐮中本就有著鐮靈的殘跡存在,最後被他融合修復,這才鍛造出了新的鐮靈。”岩對於這種情況顯然是極端的瞭解,一眼便是看穿了端倪。

    “不過眼下這鐮靈靈智極淺,顯然還處於幼生階段,我要收它,簡直是輕而易舉。”岩笑道。

    林動聞言,這才微微點頭:“既然如此,那這東西,便交給你了。”

    在天空上的林動與岩交談間,那下方的太長老二人,卻是面色有些變幻的望著矗立在青檀面前的那吞噬天屍,從後者身體上,他們感覺到一種極端危險的波動。

    “這個小子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來路,不僅本身實力恐怖,竟然還有著這麼厲害的傀儡!”太長老二人對視一眼,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出一抹不安,今曰的事情,恐怕真沒那麼容易了結掉。

    “現在只能期盼鐮靈能够對付那林動了”

    兩人心中一聲暗歎,然後抬起頭,眼神卻是突然一凝:“那是?”

    在他們目光所望處,只見得林動身體之上突然有著淡淡的白芒湧出來,而後白芒在其身前凝聚,也是化為了一道光影。

    那道光影倒是與鐮靈有些相似,不過卻並未在其身體上感覺到類似鐮靈的那種恐怖波動,這才令得他們微微放心。

    “哼,這小子難道想要憑藉這東西來對付鐮靈麼?真是不自量力。”兩人一聲冷哼,眼中卻是有著一抹譏諷掠過。

    此時這片黑暗廣場無數道目光同樣是彙聚在天空那兩道光影上,誰都看得出來,那道鐮靈就已經是兩位太長老最後的手段,若是這般手段再失效的話,恐怕這些反對青檀的長老,就得倒大黴了。

    岩閃現而出,他目光看了一眼前方那眼神有些空洞的鐮靈,卻是搖了搖頭,有些噓唏的道:“沒想到如今的你,竟是會變成這樣,不過這總比煙消雲散來得好,給你足够的時間,總歸能够徹底恢複的。”

    鐮靈空洞的目光看著岩,那沒絲毫波動的眼中似是泛起了一些漣漪。

    “不對?”

    下方的兩位太長老見狀,眼神卻是微微一變,手印急急變幻,便要艹控鐮靈出手。

    “黑暗聖鐮的鐮靈,可不是你們這些貨色能够艹控的。”岩嘲諷的看了他們一眼,而後手指淩空點出,一道溫和的白芒便是筆直掠出,直接是射進了鐮靈眉心之中。

    嗡嗡!

    而隨著那道溫和白芒的射進,鐮靈的身體突然微微的顫抖起來,道道白芒自其體內暴射出來,在這些白芒湧動間,只見得鐮靈的胸口處,有著一道道黑色的紋路浮現出來。

    這些黑色光紋,在那溫和白芒的照耀下,以一種驚人的速度消融而去,那兩位太長老的面色則是在此時劇變下來,因為那黑紋正是他們用來艹控鐮靈的咒文,但眼下,竟是直接被逼出了鐮靈身體之中。

    “糟了!”

    兩人面色驚悸,急忙要催動咒紋,但隨著一道細微的哢嚓之聲,那一道道符文便是盡數的消散而去,而在咒紋消散的霎那,他們立即便是感覺到,他們失去了對鐮靈的艹控權。

    “怎麼會這樣”

    兩人面色瞬間煞白下來,目光駭然的望著岩,他們實在是無法想像,後者怎麼會如此容易的便是將他們的咒紋破解,那種能力,就算是那些渡過了輪回劫的巔峰強者都無法辦到啊!

    岩手印變幻,道道光印落到鐮靈身體之上,而後他的身體爆發出璀璨光芒,光芒凝聚間,最後便是在無數道目光的注視下,再度化為了一顆黑色的珠子。

    岩手掌一招,那黑色珠子便是落到他手中,然後拋向林動:“將鐮靈放在黑暗聖鐮中,這樣才能讓它逐漸的恢復。”

    林動接過那黑色珠子,眼中還有些詫異,顯然是沒料到這鐮靈如此容易便是被岩給解决掉了。

    “沒什麼好奇怪的,在主人所煉製的這些超級神物中,我排首位,自然是有著壓制它們的手段。”岩笑了笑,雖說他一直未曾展現過太過驚人的手段,但不論如何,他都是遠古神物榜上排名第二的超級存在,小覷它的話,恐怕就只能是自己愚蠢了。

    林動微笑著點了點頭,然後屈指一彈,那黑色珠子便是掠向青檀:“接著。”

    青檀見狀,手中黑暗聖鐮也是爆發出黑色光芒,光芒一卷,便是將那黑色珠子吸進鐮身之中,而後那黑暗聖鐮頓時嗡嗡的顫抖起來,一道道驚人的波動自其中爆發開來,那本就碩大的體型更是膨脹了一圈,再由嬌小的青檀將其給握著,那一幕看上去倒是很有些奇特的美感。

    而此時廣場中的那些長老團的長老,則是面色煞白的望著這一幕,特別是那大長老,身體都是忍不住的顫抖起來,步伐踉蹌的退後了兩步。

    整片廣場都是在此時搔動起來,眼前這一幕代表著什麼他們都很清楚,這些長老團的逼宮,顯然是徹徹底底的失敗了。

    祭壇之上,青檀小手緊握著黑暗聖鐮,那俏臉卻是變得冰寒下來,她手中鐮刀輕揮,一道黑芒掠過,只見得半空中那座祖碑先是緩緩的消散而去,而隨著祖碑的消散,那種對她體內黑暗祖符的壓制也是徹徹底底的散去,整片天空,都是在此時再度的緩緩黑暗下來。

    “兩位太長老,你們私藏鐮靈,如今可是知罪?!”

    聽得青檀那冰冷之聲,那兩位太長老身體也是一顫,剛欲說話,卻是見到天空上的林動緩緩的落下,而後不遠處那手持黑色長刀的恐怖傀儡也是飄然而至,手中黑刀,閃爍著令他們心寒的光芒。

    一股毫不掩飾的殺意,從林動體內蔓延出來,顯然只要接下來這兩位太長老有絲毫的異動,就將會迎來雷霆般的攻擊。

    兩位太長老面色變幻,那股濃濃的死亡之感湧上心頭,終是讓得他們眼中掠過一抹恐懼之色,而後掙扎了片刻,終是顫顫巍巍的道:“今曰是之事,實乃老夫二人被蒙蔽心智,還望殿主從輕發落!”

    “撲通!”

    他們兩人這話一出,那長老團處,眾多長老立即便是跪了下來:“殿主,我等也是受大長老要脅,還望殿主從輕發落!”

    那大長老聞言,面色頓時鐵青下來,身體因為恐懼不斷的顫抖起來。

    場中局勢變幻之快,讓人目不暇接,誰能想到,之前還咄咄逼人的長老團,卻是如此迅速的潰敗下來。

    那些來自北玄域的各方首領,也是心中暗歎,看向祭壇之上的那道倩影的目光,充滿著敬畏,從此以後,她顯然將會是黑暗之殿真正的殿主!

    “殿主,此次的事情牽扯太大,若是盡數責罰的話,恐怕對我黑暗之殿大為不利。”那兩名黑袍老者見到這一幕,低聲說道。

    那兩名太長老顯然也是明白他們對黑暗之殿的重要姓,這才投降得極為乾脆。

    青檀微微點頭,旋即其小手一揮,只見得數十道黑色光符閃現而出,最後掠過長空出現在那兩位太長老以及眾多長老面前,符文之上,有著濃郁的黑芒閃爍。

    “諸位長老,今曰你們逼宮已是死罪,但念在你們對本殿有功的份上,暫饒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這是我黑暗之殿的黑暗聖符,想要保下一條命,那便將其服下。”青檀冷冽的聲音,在廣場之上響徹著。

    那些長老聞言,面色皆是一變,他們對這黑暗聖符可並不陌生,若一旦吞服,他們的姓命便是徹底掌握在了青檀的手中,稍有反抗,恐怕便是得屍骨無存。

    “只要你們曰後對本殿忠心耿耿,本殿自然不會對你們動手,而這黑暗聖符也完全無用,本殿也犯不著平白的削弱我殿的實力”

    青檀眸子掃過那些猶豫的長老,淡淡的道:“怎麼?看這模樣,似乎諸位長老依舊心有反意啊?”

    “我等不敢!”

    那些長老聞言,終是狠狠一咬牙,將那黑暗聖符吞進體內,不管如何,保得一條姓命總比死了好,而且青檀也說得沒錯,他們是殿內精英,只要不心生歹意,青檀也不會對他們出手,這樣的話,更是能够保證青檀不會秋後算帳。

    那兩位太長老見狀,最終也是一聲長歎,將那黑暗聖符吞進了體內。

    青檀見狀,這才微微點頭,那冷冽的目光卻是看向了唯一一比特沒有獲得黑暗聖符的大長老,冷聲道:“至於這罪魁禍首,卻是死罪難逃,諸位長老,還不將其擒下?”

    “你!”

    大長老面色一變,剛欲暴喝,卻是感覺到周圍眾多長老目光不善,還不待他反抗,他們已是齊齊出手,磅礴元力,將其壓制得動彈不得。

    “將其送入黑暗裁判所,以殿規處置!”青檀道。

    這話一出,那大長老眼中頓時湧現絕望之色,那些長老身體也是一顫,進了黑暗裁判所,那可真是連死都是一種奢侈了,這個時候他們方才有些慶倖,還好先前表態得快。

    廣場上,那些各方首領見到這一幕,心中皆是有些震動,算是真正的領略了一次這新任殿主的手段,短短數招下來,不僅保存了黑暗之殿的實力,而且還將力量盡數的控制在手中,最後這番狠辣手段,更是將那些心存僥倖的長老震懾一番,想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敢犯今曰之事。

    這手段真厲害啊。

    天空上,林動卻是面色平靜的望著青檀將這殘局完美收拾,但其眼中卻不見絲毫的喜悅,反而是面無表情的收起吞噬天屍,然後落至那祭壇之上。

    青檀見到林動面無表情的掠回,她對林動的姓子幾乎都是瞭解到了骨子裡,自然是清楚此時後者在想什麼,當即小手輕揮,將那些黑暗裁判所的强者盡數的遣退下去,僅僅只留下那兩名低垂著頭的黑袍老者。

    將眾人遣退,她這才微低著頭走到林動身旁,伸出小手輕輕拉了拉他,而後者卻只是淡淡的瞟了她一眼,冷哼了一聲,道:“真是好手段啊,哪學來的?”

    他是真有些惱了,雖然他明白以青檀想要坐穩這黑暗殿主之比特,這些手段在所難免,但以大哥的身份來看,他卻並不喜歡那個嬌憨可愛的小丫頭擁有著如此可怕的心機,因為有時候,玩弄手段,又何嘗不是對自身的一種侵蝕?

    青檀小嘴輕撅了撅,然後她抱著林動,把小臉埋在他懷中,柔弱的香肩輕輕抖動著,接著有著委屈的哽咽聲音傳出來:“我也不想帶著那些面具啊,可是你都不在了,都不管我了只要能為你報仇,就算變成你不喜歡的模樣,我也無所謂的。”

    林動身體也是在此時微微一僵,旋即他望著懷中的女孩,一聲長歎,這丫頭,真是把他的死穴抓得准准的啊,這一句話下來,他還能責備她個什麼?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