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那等底蘊,在無數强者眼中,也依舊是深不可測。

    冰靈大陸,西北之地。

    一座因為佈滿著尖銳冰刺而顯得有些猙獰的萬仞冰峰拔地而起,山峰呈現冰藍色彩,厚厚的冰層籠罩著,在那日光的照耀下,反射著幽冷的光澤。

    而此時,在那冰峰之上,一道身著黑袍的身影負手而立,他微微抬頭,露出那猶如刀削般的側臉,那種弧度,顯得堅毅。

    他有著一對略顯深邃的黑色雙目,那眼眸深處,有著一種滄桑,仿佛經歷了輪回。

    他抬頭凝視著遙遠處,那裡的空間劇烈的扭曲著,隱隱間似乎是有著一道巨大的冰門浮現,一種源自古老的威壓,緩緩的散發出來。

    那是通往冰靈族祖地的空間大門。

    沙沙。

    在他凝視著那座寒冰巨門時,其身後突然有著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來,他轉過身來,望著後方閃現出來的四道身影,堅毅的面龐上有著一抹笑容浮現出來。

    “怎麼樣?“

    現身的四人,兩男兩女,那為首的年輕女子,白衣勝雪,容顏傾城,那種清冷的氣質,猶如雪蓮,令人自慚形穢。

    在白衣女子身旁,則是一比特身著黑色衣裙的女孩,她模樣清麗,只是那俏目顧盼間,卻是有著許些威嚴與冷厲在湧動。

    不過當女孩那俏目看見眼前的男子時,那俏臉上頓時有著甜美柔軟的笑容浮現,她笑嘻嘻的撲過去,親昵的抓住他的袖子,道:“林動哥,我們打聽清楚了,這冰靈族內的確有著一座冰靈碑,那是冰靈族的至寶,據說只要擁有著冰靈族王族血脈的人,自誕生之時起,便會在其中留下一道冰靈,我想,歡歡的靈魂碎片必然也在其中!“

    “是嗎?“聽到這個消息,即便是以眼前男子那經歷無數波瀾起伏從而不動如山的性子,那堅毅的面龐上,都是有著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出現。

    “不過冰靈碑是冰靈族的至寶,他們絕對不會允許外人接近。“那白衣勝雪,容顏傾城的女子輕聲道。

    那名為林動的男子眉頭皺了皺,道:“和他們交涉過了嗎?“

    “交涉過了,冰靈族那邊說絕對沒有任何商量的餘地,並且讓我們速速離開。“此次說話的,是一名身體修長的年輕男子,他的模樣俊美如妖,其俊美程度,怕是連很多女子都會心生妒意,只是那俊美臉龐上總是佈滿著冰冷,拒人千里。

    “看來咱們武境,還不被人放在眼中。“他淡淡的笑了笑,那微眯起來的桃花眸子,卻是有著冰冷的殺意流露出來。

    “大哥,要不直接動手吧,一個冰靈族而已,真當我們三兄弟是泥捏得不成?!我就不信,將他冰靈族掀個底朝天,他們敢不交出冰靈碑!“一道沉悶如雷的聲音響起,只見得那俊美男子身後,一道猶如鐵塔般的身影站了起來,那陰影幾乎將幾人全部籠罩,他模樣粗獷,****的雙臂上,佈滿著一道道猙獰的傷痕,他僅僅只是站在那裏,便是有著一種凶威彌漫出來,仿佛一頭絕世凶虎。令得空間戰慄。

    “掀個底朝天倒的確沒什麼,但萬一他們狗急跳牆,毀了冰靈碑怎麼辦?“俊美男子冷聲道。

    鐵塔男子尷尬的撓了撓頭,也不敢說什麼了,他知道大哥為了這一點希望付出了多少代價,如果這一點最後的希望被毀了,他無法想像這對於大哥會是什麼樣的打擊。

    “那二哥你說怎麼辦?“鐵塔男子悶聲問道。

    俊美男子卻沒答話,只是看向眼前的男子。

    林動偏頭望著遙遠處在那扭曲空間中若隱若現的寒冰巨門,沉默了半晌,緩緩的道:“為了這一天我已經等待了這麼多年了,所以不論如何,都是不會放棄的。“

    “那我們動手?“俊美男子道。

    林動笑著搖了搖頭,道:“這一次由我來吧,你們先回武境,武境剛剛創建,還需要你們坐鎮。“

    “林動哥,你要一人闖冰靈族?“那黑裙女孩一驚,連忙道:“不行啊,這冰靈族實力也極為的驚人,你單槍匹馬,很危險的!“

    旋即她美目微寒,玉手一握,一柄巨大的黑暗之鐮便是出現在其手中,那身為曾經黑暗之主的陰煞之氣也是爆發出來,她道:“我們聯手的話,就算那冰靈族也不敢怎麼樣的!“

    “對啊,大哥,這些遠古種族,最喜歡做的事就是以多打少!“那鐵塔男子也是聲如悶雷的道。

    林動擺了擺手,道:“我們畢竟不能與冰靈族徹底的撕破臉,而且歡歡怎麼說也算是冰靈族的人,與他們也算有著相同的血脈,我獨自前往,總歸不會到最差的一步。“

    四人見到他面色堅決,知道無法再勸,最終還是只能點頭。

    “那我們先回武境,你如果有問題,就立即傳訊。“俊美男子望著林動,緩緩的道:“我們是兄弟,所以就算你要捅破天,我們都跟著你!“

    林動微笑點頭,道:“放心吧,這麼多年我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一個冰靈族,還不至於攔下我。“

    “那你小心。“俊美男子點點頭,也就不再多說,退後一步,靈光綻放間,便是與那鐵塔男子率先消失而去。

    “林動哥,那我在武境等你的消息!“黑裙女孩雖然有些不樂意,但也知道現在不是使小性子的時候,所以在說了一聲後,也是轉身離去。

    隨著三人的離去,冰峰上,便是唯有林動與那白衣勝雪,容顏傾城的清冷女子。

    牧塵望著眼前這跟隨著他一直從那下位面來到這大千世界的女子,眼中有著一些歉意,然而還不待他說什麼,一隻略顯冰涼的玉手便是輕輕掩住了他的嘴。

    “不用道歉,她為了你都能够做到那一步,你若是不這樣做的話,倒不是我認識的林動了。“女子輕聲道。

    “清竹,等我帶她回來。“牧塵伸出雙臂,攬住女子纖細腰肢,在她耳邊輕聲呢喃道。

    “嗯。“

    懷中絕美的女子輕輕點頭,旋即她退後兩步,嬌軀靈光閃爍,也是漸漸的消失而去。

    冰峰上,再度變得安靜下來,林動轉過頭怔怔的望著遙遠處的寒冰巨門,卻並沒有立即動身,而是在那冰峰之頂緩緩的盤坐下來。

    他背靠著冰冷的岩石,雙目微閉,那帶著一些刺痛,並且有些遙遠的記憶,仿佛是在此時自塵封中被掀起,然後一點點的變得清晰。

    在那名為天玄大陸的位面之中,那片名為亂魔海的地方…

    异魔皇撕裂位面封印,再度降臨,天地間的所有生靈,岌岌可危,毀滅末日來臨,整個人類都開始絕望…

    而那個被整個人類寄託了最後希望的女孩彙聚了天地之力衝擊祖境,卻是功虧一簣…

    在那絕望與恐懼彌漫的天地間,女孩卻是流著淚,看著他在輕輕的笑,那哽咽的嗓音,即便是如今,依舊清晰。

    “其實我早便是知道是這個結果的,即便是集合了這些力量,也根本不可能讓任何人踏入祖境,而且那種强行提升,還有著極大的後遺症,現在的我,恐怕再也無法晋入祖境…“

    “想要達到真正的祖境,哪有這麼容易啊,不過,這都在意料中呢,所以其實我還是成功了的…“

    “正因為我知道這個結果,所以,我否决了你想要代替我的心,對不起,我不是要否决你的努力…你所做的,我都知道…“

    “對不起…一直都在騙你,我讓你進祖宮闕凝煉神宮,還逼你連渡三重輪回劫…我真的是一個很令你討厭的人呢…“

    那時候,天地間所有的人都是望著那在天空中捂住嘴巴哽咽流淚的女孩,她的嗓音,在天地間輕輕的回蕩著。

    “你究竟,想要做什麼啊?!“他望著流淚的她,心痛得仿佛要撕裂般的喃喃道。

    “對不起…我只要你好好的活著。“她美目通紅,水花在其眼中凝聚著,那輕輕的話,卻是讓得他如遭雷擊。

    她緩緩的後退,同時那輕靈的嗓音,開始在那片位面之中的所有人耳邊響起。

    “吾以吾之靈祈願…“

    “以吾之身…“

    “以吾之魂…“

    “以吾之血…“

    “號天地之靈,神化,祖之路!“

    冰藍色的火焰,嫋嫋而上,最終包裹了她的身體,而她那帶著一些哽咽的聲音,也是在此時傳蕩開來。

    “對不起…我並不想守護什麼天地,也不想做什麼救世主,可是,我想要你活著…“

    “林動,謝謝你在我未曾覺醒之前就讓我喜歡上你…也謝謝你給予我的這麼多美好,你讓我知道…再冰冷的心,都會有綻放開花的時候…“

    “你曾經問我是冰主還是應歡歡…“

    “現在我能告訴你…傻瓜,哪有什麼冰主,我一直…都是應歡歡啊。“

    …

    冰峰上,林動靠著冰冷的岩石,女孩那哽咽的聲音,仿佛是穿透了空間,在他的耳旁回蕩著,他緩緩的睜開雙目,眼角有著淚水順著堅毅的臉龐滑下來。

    在他的眼前,似是有著一道身影,再度浮現而出。

    她背著雙手,烏黑而修長的馬尾,跳動著活潑動人的弧度,那張俏臉之上,佈滿著狡黠而嬌蠻的笑容,一如多年之前,在那道宗,首次相遇。

    林動抬頭,他望著那遙遠處扭曲空間中的寒冰巨門,緩緩伸出手掌,雷光在他的掌心綻放,纏繞著雷龍的雷帝權杖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緊握,身體緩慢的站起,那黑色的眸子中,堅毅無可撼動。

    我走遍輪回,只為與你相遇。

    不管如何,不管將會付出多大的代價,即便是上窮碧落下黃泉,我都要把你找回來!

    而現在…

    我來了!

    …

    (這是之前寫的武動番外,在這裡免費發給大家看一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