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唔。”

    當林動費盡所有的力氣睜開那有些沉重的眼皮時,簡陋而整潔的房間頓時出現在眼中,熟悉的一幕讓得他愣了愣,旋即連忙轉頭,果然是見到,在那房中,一男一女兩道身影正坐在桌旁。

    “爹,娘…”

    望着那兩道身影,林動趕忙提起精神,小聲的道。

    “動兒,你醒了?”

    聽到叫聲,那女子率先轉過頭來,見到睜開眼的林動,頓時欣喜的道。

    女子身着略有些樸素,年齡看上去約莫三十左右,其臉頰略顯秀美,給人一種溫婉柔和的感覺,而她則正是林動的母親,柳妍。

    “學藝不精,便與人爭鬥,自討苦吃。”

    坐在女子身旁的,是一位看上去約莫三四十左右的男子,他的身體有些單薄,眉宇間依稀可見些許凌厲,只不過他好像有傷在身,臉龐略顯蒼白,將那凌厲遮掩了大半,他便是林動的父親,林嘯。

    對於這位素來嚴厲的父親,林動顯然是有些懼怕,縮了縮脖子,旋即又有些不服氣的道:“誰讓那些傢伙在我面前罵爹是廢物…”

    說着話時,林動摸了摸依舊犯疼的胸口,不由得恨恨的咬了咬牙,本來今日是林家中的一個測試,而他也是去小測了下,因爲才開始修煉了半年多時間的緣故,所以成績倒也只能說一般,而對於這個,他也沒太往心裏去,給他相同的修煉時間與條件,他相信自己不會比別人弱到哪裏去。

    而在測試結束,林動正準備打道回府時,卻是遇見了幾個平日關係並不好的傢伙,原本他是不想理會,但卻忍不住對方的故意挑釁,憤怒之餘,年少的林動自然是忍不住的出手,而結果也很明顯,他直接被胖揍了一頓,還被打昏了過去…

    “林山,你給我記住了,下次不把你打成豬頭,我就不信林!”

    林動磨了磨牙,那林山便是此事的作俑者,也是林動現在心中的頭號敵人,因爲雙方父親彼此關係極爲惡劣的緣故,那林山也是經常的找林動麻煩,而這一次,也是其中之一。

    狠狠的咬了咬牙,但緊接着林動又是突然垂頭喪氣了起來,那林山雖然可惡至極,但不管怎麼樣,現在那家夥都已經是淬體第四重了,這個成績,在林家小輩中,可是相當靠前,比起他這個淬體二重的實力來說,的確是強了不少。

    修煉一道,煉體爲先,一切的起始,都是源於己身,人體,本就是天地間最爲玄奧莫測的東西。

    所謂淬體,簡單來說就是修煉身體,讓得自己的身體逐漸的強化,並且最後由外至內,當體內筋骨骨髓強化到一定層次時,便是會衍生出一絲元力種子,只而有當人體自然出現元力種子時,他方纔能夠真正的成爲一名修煉者。

    淬體分九重,前三重效果並非很大,不外乎便是使得身體素質與體格變強一些,唯有當淬體修煉到第四重煉皮時,方纔會逐漸的將修煉的好處展現出來,到了這一層次,人體皮膚,會慢慢的變得宛如木石般堅硬,不論力氣還是速度,都是會有着不小的提升。

    而那林山,便是處於這個層次,林動的淬體二重,顯然不會是其對手。

    不過兩者年齡相仿,會有着如此巨大的差距,倒並非是什麼天賦緣故,淬體這一層次,對所謂天賦倒並非是極其看重,甚至可以說這層次,人人都能夠修煉,但至於究竟能夠煉到第幾重,就得看各自的本錢與機緣了。

    淬體九重,這一階段,極爲的苦累,因爲只有不斷的嘗試肉體的極限,方纔能夠讓得身體逐漸的強大。

    不過,這種嘗試極限,也是一種人體潛能的壓榨,這種壓榨在事後若是得不到補充,那麼身體便是會因爲勞損過度出現損傷,到時候不僅影響修煉,反而還將自己搞得渾身是傷,得不償失。

    因此,在淬體的過程中,便是需要各種調養滋潤身體的大補靈藥,方纔能夠繼續修煉,但是,這些藥材,大多都是極爲的昂貴,若家境不富裕者,還真是無法消受。

    而這,便是所謂的本錢!

    林山之所以能夠超越林動兩重,不僅是比他多修煉了半年,而且最主要的,便是他有着一個掌管着林家財政的父親,而反觀他林動,卻是沒了這等福氣,沒有那些靈藥滋養身體,那修煉的速度,自然是遠遠不及前者...

    …

    房間中,聽得林動的嘀咕,林嘯放在桌上的手掌,突然緊握了一下,面色也是一沉,一旁的柳妍見狀,連忙對着林動使了個眼色,後者這才連忙閉嘴。

    “用不着與人去逞口舌之利,好好修煉,別人的嘴自然會閉上。”

    林嘯揮了揮手,道:“柳妍,去將那株赤參拿給動兒,有了赤參,他的修煉應該能快一些,離族比只有半年時間了,若是再不抓緊修煉,去了也只會丟人。”

    “嘯哥,那赤參可是你療傷用的…”聞言,柳妍頓時一愣,旋即連忙道。

    “我已是個廢人,再怎麼療傷也是於事無補,以後,我會多進山裏,儘量給動兒找一些靈藥。”林嘯搖了搖頭,自嘲一笑,道。

    “爹不是廢人,爹可曾經是林家中除了爺爺之外的最強者!”聽得林嘯這話,林動倒是漲紅着臉道,小孩子,心中最偉岸的總歸是父親。

    “最強者…”

    林嘯拳頭不由自主的緊握,臉龐上卻是閃過深入骨髓般的痛苦之色,片刻後,他站起身來,有些疲憊的對着房外走去。

    “柳妍,給孩子熬藥吧,我的傷沒事,都這麼多年了,一株赤參能有何用?”

    望着那道帶着些許頹然氣息的背影,房間中的柳妍卻是眼睛一紅,誰能想到,當年整個青陽鎮中最意氣風發的男子,如今卻是會這般的落魄。

    “娘,不要哭,動兒一定會努力的修煉,到時候想辦法把父親的傷治好。”林動拉着柳妍的衣角,低聲道。

    “動兒,不要怪你爹對你嚴厲,他只是將所有的心血都傾注在了你的身上,你知道,這也是他唯一的期望。”

    柳妍低頭,望着林動那稚嫩小臉上的認真之色,輕輕抹了一把眼睛,然後摸了摸林動的小腦袋,低聲說道。

    “娘,我聽說這次族比前三,能夠得到一種名爲凝血朱果的三品靈藥,我曾聽大伯說,那對於療傷很有效果,若是能夠得到,肯定對爹爹體內的傷有所幫助。”林動似是突然想起了什麼,擡起頭,目光明亮的看着柳妍,道。

    “凝血朱果麼…”聞言,柳妍也是一怔,旋即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族比前三,可不容易進,你有這個心就好了,娘先去幫你把赤參熬了吧。”

    說完,柳妍便是轉身對着房外行去,林家這一代的小輩中,有好幾位成就不小,林動想要進入前三獲得那凝血朱果,難度可不小,因此她倒並沒有太往心裏去。

    望着柳妍離去的背影,林動的嘴也是緊緊的抿了起來,小拳頭緊握:“娘,放心吧,我一會要把那凝血朱果得到,那樣就能治療爹爹體內的傷!”

    一想到林嘯的傷勢,林動眼中突然流露出一種極深的恨意,父親之所以會在林家被不少人冷嘲熱諷,都是因爲那個人的緣故!

    …

    林動所在的林家,只是一個頗小的家族,即便是在這青陽鎮中,都是算不上頂尖,但是,這個看上去不起眼的林家,卻是擁有着令人瞠目結舌的背景,那便是林氏家族。

    大炎王朝四大氏族之一的林氏家族!

    青陽鎮的林家,從某種角度來說,能夠算是林氏家族的一支外族,不過對於從來未曾離開過青陽鎮百里之內的林動來說,這個在大炎王朝擁有着令人驚悚般實力的林氏家族太過遙遠與陌生。

    據林動偶爾從父親嘴中得知,他們這一支,其實也曾經是林氏家族的內族,只不過當年林動的爺爺因爲一次任務失敗,導致族中損失極大,所以被逐出內族,發配到了這青陽鎮。

    在這裏,他建立了這個小小的林家,並且數十年中,竭盡全力的想要再度返回林家內族,這個願望,是他努力數十年的最終目標。

    不過他的這種努力,並沒有取得太大的效果,他所做的這些,對於龐大無比的林氏家族來說,根本就不值一提,故而,他只能將主意打到其他地方,而這,便是林氏家族的十年族會!

    這是林氏家族最爲重要的大會,在整個大炎王朝都十分的有名,十年一屆,每一次大會,都是族內年輕一輩出人頭地,名揚天下的最佳機會,而大賽的諸多獎勵,自然是豐厚得讓人眼饞,不過,其中最吸引林動爺爺的地方,卻是只要能夠闖進大會前十,即便你是外族之人,也是會被無阻礙的升爲內族之人,榮耀無限。

    因此,族會,成爲了林動爺爺即將絕望之中的新的曙光,但由於年齡的緣故,他已是無法參加,故而,他將所有的期望,都是傾注在了五個同父異母的兒子身上,自然的,從其中脫穎而出的林動父親,便是成爲了爺爺以及整個林家的曙光。

    而面對着這肩上的重擔,林動的父親,也的確是不負期望,五兄弟之中,最早突破淬體九重,晉入地元境,而且在此後短短四年時間,再度突破地元層次,成爲了林家之中除了爺爺林震天之外的第二位天元高手。

    那種修煉速度,讓得平日裏向來不言苟笑的爺爺,每一次見到父親時,蒼老的臉龐上都是會露出慈和欣慰的笑容,那時候的爺爺,據說是數十年中,笑得最多的時候。

    十年族會,在期待之中而來,然而,最終的結果,卻是讓林家所有人,如處深淵。

    一招!

    僅僅只是一招,那被視爲希望的父親,便是慘然而敗!

    而且,這還是族會開始的第一場比賽!

    多年的期望,多年的培育,在那短短數息之間,化爲泡沫。

    失敗者的結局,自然是無數道異樣的眼光,而頂着那一道道譏諷冷笑,一行人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回到了青陽鎮。

    那天夜裏,父親便是搬離了林家內區,住到了林家深處最爲偏僻的一座小山上,任何林家的東西,從此以後,不再動用,他說,他已經沒有那種資格。

    而福不雙至,禍不單行。

    那場失敗後,帶給林嘯的,不僅僅只是頹廢,在事後,他更是慘然的發現,當日與其交手的那人,不僅一掌將他擊敗,而且還未曾有絲毫留手,近乎野獸般的狂暴元力,將其體內,摧殘得一塌糊塗。

    在這等重傷下,林嘯天元級別的實力直接跌落,落回地元級,而且,重傷淤積,體內經脈被堵了十之七八,無論他再如何修煉,都是難以寸進。

    家族中,往日的那些敬畏目光,也是逐漸的衍變成嘆息,失望…

    面對着這重重的災難,林嘯,終於是絕望,每當醉酒時,都是會瘋狂的錘着胸膛,那低沉如悶雷般的聲響,讓得一旁的母親,心疼得只抹淚,而雖然林動年少,但見到這一幕,心中依然如同刀絞,同時,幼小的心中,對於那將父親打傷成這般模樣的人,也是悄悄地衍生出一絲絲恨意!

    他,毀了父親,也毀了他的家!

    至於那位始作俑者,在後來,林動在偶然間,聽大伯等人帶着怨恨與無力的語氣提起過。

    十歲修煉,十二歲突破淬體九重晉入地元境,十五歲晉天元境,二十歲,體內元氣陰陽交泰,最終成功化丹,鯉魚躍龍門,一舉成爲大炎王朝屈指可數的在三十歲之前結成元丹的強者!

    他的一生,簡直就是種種傳奇所鑄。

    他的名字,叫做林琅天。

    …

    房間中,林動拳頭緊握,眼中,有着濃郁恨意閃動。

    (新書開張,求收藏與推薦票,謝謝大家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