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那冬日陽光的照射下,巨大的獸角場中,陷入了一片安靜,一道道目光,泛着濃濃的驚色,盯着那狼狽落地的雷力身上。

    這般結局,出乎了近乎絕大多數人的意料,誰都沒想到過,這青陽鎮小輩之中的第一人,居然會敗給林家這個名聲並非很響的小子。

    “竟然贏了…”

    林震天站起的身子,也是緩緩的坐回石椅,當這般夢幻般的結局出現在他面前時,他居然是有點不敢相信了。

    “耶!”

    一旁的林霞等人,也是在目瞪口呆了一會後,突然歡叫了起來,這些年,他們沒還受雷家那些小輩的氣,而雷家那些小輩,之所以如此囂張,也外乎就是因爲雷力的存在,然而如今,他們心目之中最強的雷力,卻是敗在了林動手中,這口氣,簡直就是讓得他們感到極度的痛快。

    “老三,你生了個了不得的兒子啊…”林震天靠着石椅,他努力的壓制着顫抖的手掌,然後滿臉笑容的看向林嘯,道。

    一旁的林肯林蟒,也是輕點了點頭,這個時候,就算是那素來與林嘯頗爲不對頭的林蟒,都是無話可說,林動所展現出來的成就,連他都感到震撼以及無力,他明白,這一點,他永遠都是趕不上林嘯了。

    wWW тTkan C〇

    林嘯也是苦笑了一聲,由於最近在照看火炎莊的事,林動的修煉,大多都是在依靠他自己,而且對於後者的真實實力,他也並沒有太清楚的瞭解,今天這事,不僅林震天他們感到震撼,就連他自己,都是有點感覺到無法置信。

    “動兒先前施展的奇門印,似乎跟我們的有點不一樣,那威力,僅僅只是殘篇的奇門印,可發揮不出來。”想起先前那奇門印的強橫威力,林嘯突然疑惑的道,雷家的奔雷光是貨真價實的四品武學,光依靠那奇門印殘篇,顯然不可能與其抗衡的。

    聞言,林震天也是微微點了點頭,眉頭微皺,有些不清楚這之中的原因,畢竟任他想破頭皮,都是無法猜到,林動竟然會依靠着石符光影,將奇門印所完善。

    與林家這邊的一片歡喜相比,雷謝兩家那裏,卻是死氣沉沉,雷家所有的人都是陰沉着臉,見到這一幕,連那謝謙都只能苦笑一聲,不敢在這個時候去觸黴頭。

    這一次,雷家不僅輸掉了一個重要的鐵木莊,而且最重要的,還是被林家蓋過了風頭,這顏面簡直就是大失。

    ✿ttka n ✿℃O在那萬衆矚目的場中,灰塵散去,林動的身影也是清晰的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下,此刻的他,雙臂上的衣袖,已是直接在先前的衝擊中化爲碎片,不過這與雷力那狼狽模樣比起來,卻是不知道好上了多少倍。

    “你竟然真的把雷力打敗了…真是太牛了!”見到林動依然安穩的站立着,不遠處的吳雲也是大喜,急忙衝了過來,面色激動的道。

    林動咧咧嘴,此刻他丹田之中的元力,幾乎被消耗殆盡,即便如今踏入了地元境,但施展奇門印第二重,依然還是有點勉強,現在的他,簡直就是外強中乾,隨便來一人,都能把他輕鬆打敗。

    伸出手臂,林動將那火蟒虎幼崽抱了回來,然後看向不遠處的裁判。

    見到林動目光望來,那同樣是處於愣神狀態中的裁判方纔回過神來,目光複雜的看了一眼林動,高聲喝道:“此場比試,林家林動勝!”

    場中的勝負,早已被看清,因此對於裁判的宣佈,倒是沒人感到詫異,一波bō帶着驚歎的竊竊私語從場中擴散而開,這場戰鬥,讓得他們大飽眼福。

    場中的謝盈盈,臉頰變幻不定的望着那昏倒在地,顯得極爲狼狽的雷力,以前對着後者總是浮現的那種柔美笑容,也是不知不覺的淡了許多,她遲疑了一下,揮揮手,叫來兩名謝家的人,將雷力扛回觀看席。

    “嘁,這女人也不是什麼好貨色。”吳雲見到謝盈盈的舉動,不屑的撇撇嘴,對着林動低聲道。

    林動聞言,也只是笑了笑,他才懶得去管這兩人的感情如何,抱着幼崽,他伸了個懶腰,也是慢吞吞的對着觀看席走去。

    “哎,狩獵比賽你不參加了?”見到林動的舉止,吳雲連忙道。

    “不參加了…”林動擺了擺手,現在以他的狀態,已經沒辦法繼續參加狩獵比賽,而且,經由這一場,再參加狩獵比賽與否,都沒有了什麼意義,因爲這一屆比賽中最強的人,已敗在了他的手中。

    在吳雲無奈的目光下,林動抱着幼崽走回林家所在的場地,而見到他回來,林家所有人,甚至是林震天都是連忙起身,如同保護着什麼一般,讓他小心翼翼的在位置上坐下。

    “先好好休息,接下來的狩獵比賽,也不用參加了。”將林動按在椅子上,林震天大手一揮,關切的笑道,他也是看出了林動現在的狀態不是很好,自然不會再讓他去繼續跟人拼鬥,現在的前者,說起來,才是他們林家最寶貴的東西,絕不能出任何一點閃失。

    林動點了點頭,一旁的林霞他們也是湊了過來,好奇的看着他懷中連眼睛都還沒睜開的火蟒虎幼崽。

    “呵呵,多謝雷家的饋贈了,鐵木莊的交接之事,還請能夠在半月內完成,對於雷家的信譽,我一直都還是比較信任的,雷老頭,你說是吧?”林震天讓衆人照顧着林動,然後轉過頭,望向雷家的方向,笑道。

    聽到林震天的笑聲,雷豹老臉一片鐵青,在其身後,一名雷家的人則是怒聲道:“林震天,你林家不過是運氣好而已,你不要太得意了!”

    “啪!”

    此人聲音剛剛傳出,本就是暴怒中雷豹便是反手一巴掌甩了過去,旋即雷豹眼神陰沉的起身,看了一眼被擡回來的雷力,眼角都是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

    “走!”

    周圍那一道道的目光,讓得雷豹如芒在背,他鐵青着臉,也不多說,擡腳便是對着獸角場之外迅速走去,那些雷家的人見狀,也只能連忙跟上,那身影透着許些狼狽。

    這一次,雷家的人,方纔真正的領略到了,什麼才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

    望着雷家的那些狼狽身影,林家衆人也是感到一陣快意,這些年他們林家可沒少受雷家的打壓,不過從今以後,他們的策略,也是該逐漸的硬起來了…

    “恭喜了。”

    狂刀武館也是在羅城的帶領下,走了過來,對着林震天拱了拱手,旋即目光有些奇異的看向後方的林動,聲音中,有些豔羨:“林家能得此子,才是最大的財富。”

    聽得此話,林震天也是暢笑着點了點頭,再度與羅城交談了一會,然後也是起身,領着林家衆人,退出了這片場地,接下來的比賽,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沒有了什麼意義,有了林動與雷力珠玉在前的那場激烈戰鬥,後面的那些,已是小打小鬧,讓人提不起太大的興趣。

    而林家雖說放棄了最後的狩獵比賽,但所有人都知道,這一屆的狩獵比賽,真正的主角,是那一匹黑得讓人目瞪口呆的黑馬。

    那個叫做林動的少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