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混賬,你個沒用的東西!”

    雷家深院,突然有着一道憤怒到極致的咆哮聲傳出,聽得這道咆哮聲,所有的雷家人都是身體抖了抖,不敢在此刻發出絲毫的異聲,生怕遭來橫禍。

    “啪!”

    深院一座房間之中,雷豹面色猙獰得可怕,他望着那躺在面前的一具屍體,身體劇烈的顫抖着,最後猛的一巴掌狠狠的甩在面前垂着頭的雷霹臉龐上,清脆的巴掌聲響起,而雷霹的身形直接倒飛而出,最後重重的撞在牆壁上,本就有所傷勢的身體,更是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見到這一幕,其他的那些雷家核心份子也是哆嗦了一下,緊閉着嘴巴,不敢發出絲毫的聲音,他們知道,此刻的雷豹,已經暴怒得有些失去理智了。

    “兩名天元境中期的高手,再加上十名我雷家好手,竟然連一個十六七歲的小畜生都收拾不了?那麼多人,還最後只有你一個人跑了回來?你還有臉回來?!”雷豹面色猙獰,狀若瘋狂般的咆哮道。

    面對着暴怒中的雷豹,雷霹只是垂着頭,雙拳緊握,他知道這次狼狽回來有多丟臉,去的時候帶了如此雄厚的陣容,結果最後只有他一人如同喪家之犬的逃回來,此次如果不是他在雷家地位不低的話,恐怕暴怒下的雷豹,真的要一掌把他給拍死了。

    雷豹如同憤怒的老牛,面色鐵青,在房間之中不斷的走來走去,一名天元境高手的損失,就算是對於他雷家來說,都是極爲的慘重,此事光是想起,他的理智便是有種被暴怒所遮掩的趨勢。

    整個房間,安靜異常沉悶,最後,雷豹的腳步終於是緩緩的停了下來,作爲一家之主,他的定力顯然還是不錯的。

    他面色陰沉的坐回椅子,聲音嘶啞的道:“此次中了林家的埋伏?”

    雷霹面露苦澀之意,緩緩的搖了搖頭,道:“在林嘯他們趕來之前,損失已經是這樣,這一次,我們的人手包括雷刑,都是死在林動一個人手中。”

    雖說明知道此刻氣氛不對,但在聽到此話時,雷家的那些人依然是忍不住的駭然擡頭,這麼多人,全是死在林家那個十六七歲的小子手中?

    “給我一個解釋。”雷豹手掌顫抖着,仰頭深吸了一口氣,聲音低沉而顫抖的道。

    “林動現在的實力,應該是天元境中期,單打獨鬥,就算是我,或許都不是他的對手,而且他似乎極爲擅長暗器,措不及防下,雷刑便是栽在了這上面。”雷霹低聲道,旋即他從懷中掏出一枚染血的短梭,恭敬的遞向雷豹。

    雷豹接過,面色陰沉,手指輕輕的劃過短梭鋒利的尖端,上面佈滿的細小鋸齒,讓得這個小兇器顯得格外的凌厲。

    “歸根究底,是你太大意了,就算林家那個小畜生真的擁有着天元境中期的實力,以你跟雷刑聯手,也足以將其擊殺。”雷豹淡淡的道。

    “先去養傷,這事先暫且記着,待得以後將林家解決你,再領取族罰。”

    “是。”

    雷霹並不敢有絲毫的異議,反而是恭敬的應道。

    “招集雷家的人手,再通知謝家,兩個月內,我要林家家破人亡!”

    雷豹手指輕輕一彈手中的短梭,臉龐上掠過一抹猙獰之色,手臂一甩,那短梭便是化爲一道黑芒,狠狠的射在房樑之下,深入尾端!

    ……

    “什麼?雷家竟然對動兒出手了?!”

    鐵木莊之中,當林震天聽得林嘯的回報時,原本一臉笑容的臉龐,頓時變得森然起來。

    “呵呵,父親不用擔心,那雷霹與雷刑,不僅未取得什麼成果,反而是被動兒將雷刑所擊殺,那雷霹,也是負傷而逃,這次,雷豹那老鬼,恐怕是要氣得吐血了。”林嘯笑着道。

    林嘯的話,讓得大廳的氣氛靜了靜,旋即他便是不出意外的見到了林震天等人臉龐上突然涌現的震驚之色。

    “這個小子,真是太讓人感到難以置信了。”

    震驚持續了好片刻,衆人也是方纔徐徐的回過神來,一個個咂着嘴,滿臉的驚歎與驚喜。

    “父親,雷家這次看來是打算真的對我林家動手了,我們怎麼辦?”林蟒眼中寒芒一閃,道。

    “嗯。”林震天微微點了點頭,旋即一笑,道:“吃了這麼大的虧,以雷豹的性子,可不會這麼容易的吞下去,吩咐下去,林家進入戒備狀態,隨時關注着雷家的一舉一動。”

    “父親何時能夠晉入元丹境?”林嘯問道,元丹境,才是真正的震懾性力量,若是林震天成功晉入的話,那雷家,以後恐怕再也不敢有絲毫的造次。

    “快了,一兩月之內,我必然能夠突破!”林震天眼中精光涌動,緩緩的道。

    “到時候,我倒要看看,他雷家,究竟有什麼好囂張的地方!”

    …

    因爲雷家襲殺的緣故,林動再度回到了鐵木莊,這裏現在儼然是林家防衛最強的地方,在這裏,方纔是最爲安全的地方。

    在房屋中,林動盤坐於牀上,在他的面前,懸浮着九枚“碎元梭”,這些短梭漂浮在林動周身,如同魚兒一般悄悄的竄動着,顯得格外的靈活。

    今日的這場有些慘烈的戰鬥,讓得林動親眼見到了精神力的威力,而在精神力的控制下,這些“碎元梭”殺傷力顯然極強,而且軌跡也是令人難以捉摸,就算是強如雷霹,都是吃了大虧,那雷刑,更是直接用性命交了學費。

    林動閉目感應着泥丸宮之中的精神力,他心中清楚,對於精神力的掌控,他畢竟還是弱了一些,若是能夠真正完全將他如今精神力的威力施展出來的話,他相信,雷霹根本就沒有逃跑的機會。

    “以前倒是小覷了精神力啊…”林動輕聲低嘆道,難怪當日炎城的那位巖大師說,符師可不僅僅只是爲武器鎧甲銘刻符文,他們的手段,同樣可以翻天覆地。

    不過,那些手段,現在的林動,似乎完全沒法辦到。

    想到這裏,林動無奈的搖了搖頭,旋即似是突然記起了什麼,有些好奇的從乾坤袋中取出一塊佈滿着青苔的古木。

    這古木,正是今日在地下坊會淘來的,這東西,看上面的模糊符文,應該是跟符師有關…

    而現在林動最需要的,則正是這種跟符師有關的東西,他很想知道,當他現在將精神力徹底施展而開時,究竟能夠強到何種地步?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