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林動的下手,沒有絲毫的猶豫,甚壟愁怕連古影自已都是想不到,面前這個看上去還帶着一絲雅氣的少年,下起狠手來,卻是沒半點的拖泥帶水。

    喉嚨間傳來的劇痛,讓得古影嘴中的聲音再也吐不出半點,血沫從他的嘴中不斷的隘流而出,他的目光,猶自帶着一絲驚懼的盯着面前那張少年臉龐,不管怎樣,他畢竟都是失城血衣門的昏門主,原本他會以爲這個身份,即便真出現了什麼意外,井家也不敢對其如何,然而,這突然出現的現實,卻是讓得他明白,他這一次,似乎託大了一點……,

    若是此行他能夠帶一些高手前來,又怎會落到這般地步?

    眼前的視線,迅速的變得黑暗,他的手臂死死的抓着林動的手臂,血沫噴涌間,他那模糊而透着怨妾不甘的聲音,傳進了林動耳中:“血衣門不會放過你們的!”

    林動面色不爲所動,短短的時間中,他已是明白這古影的性格乃是眶眺必報,此番就算能夠將其打退,那也必然會是一個極大的後患,他看上了林家的陽元石礦脈,而且到時候,再來的,恐怕就是整個血衣門的高手……,

    這種放虎歸山的事,林動雖然還小,但卻非常明白,那樣做的代價是什麼,古影這等人物,現在解決了倒還好,著真是讓他回去有所準備,林家必然會遭受到比今日更強的危難。

    抽出插進古影喉嚨的碎元梭,旋即林動手掌快速的探進古影懷中,下一刻,竟是從中掏出了一個乾紳袋,然後毫不客氣的收入袖中,手臂一震,那古影的屍休便是緩緩的癱軟而下。

    “喃!”

    屍休倒地的聲音,在混亂的大廳中並不響亮,然而,在這一霧,不少人的獵神都是彷彿受到了一種顫動一般,一道道目光,便是不受控制的投射了過來。

    而當這些目光在停在古影的屍休上時,大廳中的空氣,都是彷彿在此刻凝固了起來,甚至,那外院所傳來的衆多廝殺聲,都是恃然的消失……

    “古影死了?”

    望着那睜大着眼睛,彷彿死不螟目般的古影,所有人的心頭,都是泛起了滔天駭浪,他們顯然是無法將他和先前那頗有風範的二印符師聯繫起來。

    那些目光,在古影的屍休上停留了一會,然後便是猛然轉向一旁的少年,而當他們在見到少年手中那還染着血跡的碎元梭時,一股寒氣,突然自腳底涌上天靈蓋。

    二印符師,這等人物,就算是放在失城,那也將會是各大勢力的座上賓,但現在,這位在他們眼中堪稱大人物的古影,卻是直接被一位不過十六七歲的少年徹底的解決。

    這一幕,太過震撼,震撼得簡直讓人無法相信。

    “林家要翻身了……”,

    當在逐漸的回覆清醒時,不少人心中都是閃過了這道念頭,林家展現出來的實力,已是遠遠的超出了他們所有人的意料,這等實力,就算是雷謝兩家聯手,都是無法匹敵。

    “砰!”

    大廳中央,兩道身影如同旋風般的橫掃而過,沿途所過處,無人敢於阻攔,兩名小元丹境強者的交手,就算是餘波,都不是尋常的天元境高手能夠承受的。

    林震天與雷豹二人,已是苦戰許久,不過由於都是處於小元丹境,短時間內,卻是無法分出勝負。

    不過經過這許久的苦戰,兩人身休上也是出現了不少傷痕,那等氣勢,也是不如先前凌厲,纏鬥這麼久,消耗不可謂不大。

    “古影死了!”

    當一道驚呼聲從大廳中響起時,兩人穩健的身形,都是突然間一個踉蹌,緊接着,眼角餘光幾乎是在瞬間,便是轉向了另外一處方向,然後,地面上一道冰涼的屍休,出現在了兩人眼中。

    “咕嘻……”,

    當兩人的目光在望着那一道屍休時,幾乎是不約而同的咽了一口唾沫,雷豹更是面色煞白,他怎麼都是料不到,古影不僅未能成功的將林動擊殺,反而還將自已陪在了對方手中。

    當然,這事不要說雷豹感到不可思議,就算是一直對林動有着不小信心的林震天,都是在狠吸了兩口氣後,方纔接受了這個有些虛幻的事實。

    他原本想的,只是林動能夠將古影順利的拖延住而已,然而……,卻是未曾料到,林動直接選擇了最爲乾脆利落的方式。

    “雷豹,你的依仗,現在可沒了!”林震天緩緩的道。

    雷豹而色陰沉,他盯着林震天,突然古怪一笑,道:“林老鬼,這可值不得你這麼高興,古影是血衣門的昏門主,他死在了林動手上,嘿嘿,血衣門必然不會這麼善罷甘休,到時候,你林家,必然會被殺得雞犬不留!”

    老夫早便是說過,我林家是塊硬骨頭,不管是誰想要要啃兩口,都得有着崩牙的準備,你雷家如此,血衣門,同樣是如此!”林震天冷笑道,事恃已經如此,再說任何話都是無用,而且,就算不殺了這古影,恐怕後者在回去後,也不會如此的罷休,既然如此,那不如直接宰了得好。

    “只要將你這塊老骨頭踩斷了,林家,自然崩潰!”雷豹森然笑道,林家畢竟底子還薄,核心人物就是林震天,只要他一倒,林家,也沒什麼存在的意義了。

    “想要踩斷老夫的骨頭,就怕你沒這等本事!”林震天傲然笑道。

    “那便試試!”

    雷豹冷笑一聲,純元裏氣在其雙臂之上飛快的凝聚,榷撩的光澤,如同電流一般帶着轟隆隆的低沉之聲飛散而開,這般架勢,正是雷家四品武學,奔雷光,只不過這四品武學,在雷豹手中施展而開,簡直就是如同萬雷奔涌,氣勢駭人。

    “喃!”

    雷豹的腳掌,狠狠一跺地面,身形如同一道伸縮不定的光團般,快若閃電般的衝向林震天,沿途處,大廳地扳上,直接是被生生的開闢出一道深有數尺的裂縫。

    望着雷豹這近乎是拼盡金力的攻擊,林震天卻並未有絲毫暫避擇芒的打算,只見得他雙手握在一起,竟是開始變幻出道道印法。

    這些印法,頗爲的熟悉,若是看得仔細就是會發現,這東西,正是林家的奇門印,不過,在當林震天的印法變幻到殘篇截止處時,卻並未就此停止,而是繼續施展,林動早早的便是將奇門印前三重交給了林震天等人,因此,現在的奇門印,可不再是殘篇!

    雄厚的鈍元裏氣飛快的在林震天手印之間凝聚,而他那翻飛的印法,在抵達第三重時,也終於是噶然而至,此刻,一道宛如耀日般榷撩的光印,已是凝聚而出!

    光印凝聚,林震天豁然擡頭,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光影,卻是再沒有絲毫的猶豫,一拳轟出,下一霧那,光印便是帶起低沉的音爆之聲,狠狠的轟在了那一道光團之上!

    “轟!”

    強猛的氣浪,在大廳之中爆發而開,整個大廳的房門,都是在此刻爆成粉末,雄渾的勁風擴散而開,就連天元境的高手,都是直接被硬生生的掃出大廳,狼狽的落於外院之中。

    “砰!”

    在衆人被掃出大廳時,只見得那大廳的樑柱也是倒塌而下,短短數息時間,那龐大的大廳,便是在轟隆隆的巨響中,化爲一片廢墟,

    大廳之外的空地上,一下子變得極爲的混亂起來,雙方的人馬,在一落地後,便是立刻的投向了那廢墟之上,誰都明白,這裏的勝敗,有着決定性的作用。

    “喃!”

    就在衆人凝望時,灰塵瀰漫的廢墟之中,一道身影突然狼狽的倒射而出,最後踉蹌的落在地面上,身休搖搖欲墜,滿身的鮮血。

    “父親!”

    見到那倒射而出的身影,林嘯等人頓時大喜。

    然而,他們臉龐之上的喜色還未徹底展開,那一旁的周圍,一道身影突然暴起,手中擇利的匕首,狠狠的刺向已是被拼得搖搖欲墜的林震天周身要害。

    “謝謙!”

    突如其來的一幕,駭得林嘯等人面色劇變,而當他們在見到那面色陰冷之人時,厲喝之聲,立刻響起。

    不過對於他們的喝聲,那謝謙卻是理也不理,他非常清楚林震天對於林家的重要性,只要能夠取其性命,林家,必然會土崩瓦解!

    如今局面,他們雷謝兩家已是下風,若是再任由林震天活着,那以後,他們將永無翻身之日!

    “死吧,老鬼!”

    謝謙的速度,快得驚人,一閃之下,便是出現在了極爲虛弱的林震天身例,手中匕首,在林嘯等人那駭然無比的目光下,切向後者脖子。

    “嗤!”

    刀擇戈過肉休的低沉聲音響起,鮮血噴涌,謝謙揮舞而下的手臂,噶然而止,他緩緩的低下頭,望着那不知道何時出現,並且從他腰腹處斜插而進胸膛的無插劍鋒,一口鮮血,噴射而出。

    在他倒地的時候,他看見,一道少年身影緩步從煙霧瀰漫的廢墟之中走出,旋即,兩道逐漸冰冷的屍休,輕輕的丟在了他的身旁。

    古影,雷豹。

    整個場面,都是在霧那間寂靜無聲了下來,望着那兩具睜大着眼睛的屍休,所有人都知道……

    雷家,完了……,

    (策四更!!!!

    四更,可能求一聲月票?

    兄弟姐妹,可能將月票投給武動?)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