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角鬥場,坐落在炎城中心偏北外,說起來,這也算是炎程人氣相當高的地方,炎城人口極多,大大小小的勢力也是數不勝數,火拼打鬥之事幾乎是屢見不鮮的事,而這種情況,作爲這個城市官方管制者城主府來說,卻是有些頭疼,爲了解決這些麻煩,角鬥場也是應運而生,在這裏,你要打翻天都沒人說什麼,也就是說,在這裏,即使是殺人,都是合法的。

    雖說此舉並沒有徹底的讓得炎城變得寧靜安詳,但總的說來也是有着不小的作用,而且經過衍變,也逐漸的成爲了炎城人氣極高的一處場所,不少的恩怨,都是會在這裏做一個了斷。

    當林動一行人抵達目的地時,望着那比青陽鎮的獸角場足足大上了十數倍的龐然大物……時間都是有點愣神,好片刻後,方纔回過神來,暗暗嘔舌,不愧是炎城,不論是什麼東西,都不是青陽鎮可比。

    角牛場呈巨大的環形,周遭都是有着不少的進出通道,不過即便如此,林動等人還是看見了那排得極長極長的隊伍,那般人氣,就連青陽鎮最大的活動”狩獵比賽都是比不上。

    “呵呵,林動小弟,你冉倒是來得挺早。”

    就在林動一行人準備排隊進入角鬥場時,突然一道悅耳的嬌笑聲在身後響起,他們回過頭,卻是見到一大羣人正快步而來,那領頭者赫然是萬金商會的董素以及夏萬金”而且在他們身旁,林動還見到了那位有段時間沒見面的巖大師。

    “見過夏會長,巖大師。”

    瞧得連夏萬金都是親自出馬而來”林動也是有些驚訝,旋即抱拳笑道,一旁的林震天他們顯然也是聽說過前者的名頭,當下也是不敢怠慢,拱手行禮。

    “林動小友你現在可是我萬金商會的供奉了,這場好戲我自然是要來親自看看,雖說生死鬥我插不上手,不過若是額外有人找麻煩,我萬金商會可是不答應的。”復萬金笑眯眯的道。

    而在說着話的同時,夏萬金的目光,也是仔細的在林動身上掃了掃,特別是在感受到那自林動體內若有若無散發出來的細微元力波動時他的眼角更是忍不住的輕輕抖了抖。

    “看來果真如同董素所說現在的林動已是成功晉入了元丹境。”

    夏萬金目光一閃,心中卻是不由自主的涌上一抹驚歎之意,如此年輕,便是踏入了小元丹境,即便是他閱人無數,也不得不爲其天賦感到歎服,而緊接着他臉龐上的笑容也是愈發的溫和,倒並非是什麼勢力之舉,而是他徹徹底底的明白,這一次的人情投資必然不會錯。

    既然不會錯,那就盡全力的投資吧畢竟誰能料到,日後面前的少年,會不會踏入他夢寐以求十數年的造化三境,甚至……更高的層次。

    到了那時,再大的投資,都是值得的。

    林動也是微微一笑,旋即轉身爲林震天他們介紹道:“爺爺,爹,這位便是萬金商會的夏會長,而這位巖大師,乃是四印符師,我的精神力,還是大師領進門的。”

    “呵呵,你這小家夥,倒是莫要損老夫。”巖大師笑着道,雖說他給予了林動“神動篇”前三層的修煉之法,但那頂多只能夠讓林動成爲一名符師而已,其餘的,全都是林動依靠自己所修煉而來。

    聽得這兩個跺跺腳,連炎城都是要抖一抖的大人物,林震天等人心頭也滿是驚愕之意,顯然是未曾料到,林動才來炎城兩月的時間,竟然便是能夠跟這些以往大人物扯上關係。

    “這小子,就是不悄單!”

    林震天與棒嘯他們對視了一眼,有些自豪,也是有些噓唏,現在的林動,可是正在逐步的完全超越他們……

    “時間差不多了,先進去吧。”

    見到衆人介紹完畢,董素也是在一旁嫣然笑道。

    聞言”林動夏萬金等人也是點了點頭,旋即董素便是在前領路,不過卻並沒有去走那些人流極多的通道,而是從一處顯然是特殊通道處,進了角鬥場,身爲炎城三大頂尖勢力之一,萬金商會總是能夠享受很多的便利之惠。

    一行人沿着寬敞的通道行走了數分鍾,而後眼前的視線逐漸開闊,陽光照射而下,排山倒海的喧鬧的聲,也是轟隆隆的傳進耳中。

    “呼……”

    望着出現在面前的巨型角牛場,林動也是不由得輕吐了一口氣,彷彿是要將心中的驚意盡數吐出一般。

    林動等人出現的地方,剛好是一處視野極爲不錯的看臺,而此時,在看臺上,已是有着一些人坐立,看那模樣,似乎都不是尋常人物,看來,這裏應該是一些炎城內有頭有臉的人物專屬之處。

    萬金商會作爲炎城三大頂尖勢力之一,而今日更是夏萬金以及巖大師親自出面,所以在一且到他時,不少人都是笑容滿臉的過來打着招呼,復萬金笑眯眯的應付着,而巖大師則是平淡許多,但卻沒人敢因爲他的平淡給表現得不滿。

    “角鬥場內,有着不少的區域,不過今天你與魏通生死鬥的這片區域,顯然人數最多。”在林動不斷的眺望着角鬥場時,董素也是笑着與他解釋道。

    林動看了一眼周圍那些看臺上黑壓壓的人頭,也是苦笑着點了點頭,都靜血狼幫所賜,原本還挺祕密的生死鬥,卻是被他們宣傳成這個模樣。

    “縣會長,你們倒是來得真早啊。”

    就在林動他們關注着場地時,後方突然傳來一道略有些熟悉的笑聲,聽到這個笑聲,林動眉頭便是一皺,偏過頭來,果然是見到大羣人涌進這裏,那領頭者,正是血狼幫幫主嶽山,另外,在他的身旁,林動又見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便是血衣門門主,魏通。

    在林動看見那魏通時,後者顯然也是發現了他,當下臉龐之上露出一抹冷笑,手掌在面前輕輕一劃”那般意思很明顯,今日他要宰了林動。

    林動漠然的盯着他,這個在兩個月之前還讓得他極爲頭疼的對手,現在,已是並不能再讓得他感到極端的棘手,但可惜的事,身爲主角的魏通,似乎還並不知道雙方的位置,正在逐漸的傾斜。

    “今天這場生死鬥,倒是有些樂趣,不過就是得見血。”嶽山緩步走到林動面前,笑了笑,只不過那笑容,在林動看來格外的森冷。

    “沒想到你竟然還把血衣門的古影給殺了,怎麼說血衣門也算是我血狼幫的勢力……”

    “嶽山,那古影自己跑去插手別人的事,死了也算活該。”夏萬金淡淡的道。

    “冤有頭債有主,你我說什麼都沒用,今天這場生死鬥,會分個結局。”嶽山嘲諷的道,旋即拍了拍林動的肩膀:“小家夥,希望你能活過今日,我嶽山也算是愛才之人,以後有興趣,可以來我血狼幫。”

    說完,嶽山也是笑了笑,不再多說,轉身便是對着看臺一處行去。

    “小子,這一次,我看你還能往哪裏逃!”魏通死死的盯着林動,嘴角的笑容,格外的猙獰。

    林動瞥了魏通一眼,然後便是轉過頭去,那直接無視的舉動,卻是把魏通氣得額頭青筋直跳。

    “你現在就囂張吧,待會我要你求死不能!”魏通咬牙切齒的冷笑道,旋即一拂袖袍,轉身跟上嶽山。

    林動望着嶽山等人的背影,眼中也是有着寒芒涌動,那嶽山看似粗狂,但卻睚眥必報,手段狠辣,這種人,稍稍得罪了一下,便是會將你視爲眼中釘,不過想要借魏通的刀殺了他出氣,這嶽山的如意算盤,恐怕今日沒法實現。

    “待會小心一些。”一旁的董素俏臉凝重的道,就算是林動成功的踏入了元丹境,但若是一個不慎,同樣很有可能葬身在魏通手中,不管怎麼樣,那魏通都是貨真價實的元丹境小圓滿的強者。

    林動微笑着點了點頭,獅子搏免亦用全力,更何況這魏通還是長着獠牙的毒狗,他這場生死鬥,背後是整個林家,他輸了,林家也就完了,所以,無論如何,他都必須贏!

    伴隨着血狼幫,血衣門到場後不久,天空上的太陽也是逐漸走到正中央的位置,而角鬥場中的喧鬧聲,也是越發的高漲起來。

    角鬥場中,有着專業的裁判,因此,當時辰抵達時,便是有着一道身影出現在下方寬敞的場地中。

    “告死鬥,以命相搏,生死各安天命,休得怨人!”

    裁判入場,照着規矩一通厲喝,然後目光便是投向林動等人所在的看臺上,沉聲道:“此次生死鬥,乃是血衣門門主魏通與林家林動,還請兩位立刻登臺!”

    “嘭!”

    裁判的喝聲剛剛落下,那魏通便是身形如鷹般的掠下,最後閃至臺上,略顯猩紅的雙眼,泛着猙獰與殘酷的盯着臺上,冷笑道:“林家小兒,給我滾下來!本門主今日要你血債血償!”

    面對着魏通的冷笑,臺上的林動,也是輕點地面,身形徑直從高臺上躍下,最後穩穩的落進場中,涌動着絲絲凌厲的目光,盯着魏通,平緩的聲音,直接是讓得魏通額頭青筋跳動了起來。

    “廢物廢話多!”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