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果然…”

    聽到這句話,林動心中頓時苦笑了起來,他沒想到自己竟然如此搶手,前不久才被萬金商會拉去跟血狼幫搶丹仙池,現在,又被巖大師邀請來參加所遇的塔鬥。

    上一次的丹仙池,已是讓得他得罪了血狼幫,而這一次的塔鬥還是兩個大城市之間符師會間的爭鬥,這幾乎是代表着兩個城市所有的符師,比起丹仙池之爭,這塔鬥,顯然還要更加的棘手。

    “大師,小子也才初煉精神力沒多長時間,交予我如此重要的事情,怕是有些不妥吧?”

    林動斟酌着言辭,小心的說道,若是常人來說的話,他恐怕直接就是回絕了,不過畢竟巖大師對他有些恩情,拒絕的話,倒是不太容易說出口。

    “雖然你修煉精神力的時間不算長,但能力,卻是超過了炎城絕大數的年輕符師,所謂達者爲師,修煉長短,倒是其次。”巖大師微微一笑,道。

    林動嘴中有些發苦,看來巖大師是鐵了心要請他出手。

    “呵呵,你是否擔心血狼幫?”見到林動不說話,巖大師也是明白這小子不見兔子不撒鷹,當下道。

    林動遲疑了一下,輕點了點頭,此次殺了魏通,算是徹底的得罪了血狼幫,而以林家現在的實力,也無法與血狼幫抗衡,雖說有着萬金商會的照拂,但面對着血狼幫這等虎視眈眈的勢力,總歸是有些不舒服,而這也是爲什麼這半個月,林動的修煉依然是不敢有絲毫放鬆的原因。

    “你若是能夠讓得符師塔留在炎城,我向你保證,血狼幫,不敢動你林家絲毫。”巖大師淡笑道。

    若是以前,林動對於巖大師的這話,或許還會有點懷疑,畢竟雖說後者實力強橫,但畢竟是孤家寡人,但如今他卻是明白,這位大師的身後,可還有着不遜色血狼幫勢力的符師會,所以在聽到此話時,林動目光也是閃了閃。

    “借外力保護家族總歸是下策,只有自己獲得實實在在的力量,才是最上策。”見到林動依然下不定主意,巖大師卻是不急,淡笑道:“按照我的猜測,想必你應該在這一兩月間突破到的二印層次,這種速度,就算是你精神天賦極強,想要達到三印,至少也需要半年甚至一年時間左右吧?”

    林動微微點頭,這半個月雖然他並沒有放鬆半點修煉,可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種速度,已是沒有以前迅猛,顯然,不論是想要晉入元丹境小圓滿還是三印符師層次,都不是什麼簡簡單單的事,就算林動有着神祕石符相助,一年半載,也是必不可少的,畢竟,這若是換作其他的人,沒個數年時間,恐怕是想都別想。

    這時間在別人看來或許不算長,可有着血狼幫在一旁虎視眈眈,這一年半載的時間,誰又能知道,是否會再生變故?

    “我有辦法,能夠讓你在半年內達到三印符師的地步。”

    巖大師接下來的一句話,卻是讓得林動心頭一跳,三印符師,若他能夠達到這個層次的話,以他的精神力,恐怕足以跟四印符師媲美,到時候,就算是不能戰勝嶽山,那也足以讓他不敢胡來。

    只不過…若是巖大師真的有這種辦法的話,那這塔鬥,還需要他出手麼?

    “我先前已經說過,符師塔能夠讓得衆多符師奉爲心中聖地,最重要的,便是它有着錘鍊洗禮精神之奇效。”

    似是知道林動心中的疑惑,巖大師笑着道:“符師塔分九層,每上一層,那種錘鍊以及洗禮的效果便是越強,若是你能夠進入第七層,便是有着機會在半年中突破到三印符師的地步。”

    “莫要小看這第七層,符師塔中,有着衆多先輩畢生精神力所凝,那裏的精神威壓極其的強大,想要一步步的走上第七層,可不是什麼簡單的事,這些年來,炎城符師會中,年輕一輩中,可還沒人能登上第七層。”

    “不過,我想,以你的能力,要登上第七層,應當不是什麼難事,只要你能夠在那第七層堅持十天時間,半年之內,你必然能夠突破到三印層次!”

    望着那滿臉笑容的巖大師,林動卻是有點無語,原來這還得靠自己去爭取,雖然還沒見識過那符師塔,可也是能夠想象得出登塔的困難程度,到時候,誰知道他是否真的能夠登上第七層?

    見到林動那副表情,巖大師也是忍不住的笑罵道:“難道這還滿足不了你小子麼?世界上沒有平白而來的東西,想要獲得,就需要自己去爭取,你能上到第幾層,只能靠你自己,我是沒有半點辦法的。”

    “另外,你若是真有本事,可以直接衝上第八層,據說在那裏,有着一位先輩所留下的氣級精神祕技,但能否得到,就看你自己的機緣了。”

    “氣級的精神祕技?!”

    聽到這個,林動眼睛這才迅速泛上了許些熱度,這段時間他也沒少去萬金商會,可所見到的精神祕技,全都是精級層次,至於氣級的精神祕技,連一根毛都沒見到,由此可見,氣級的精神祕技,是何等的珍稀。

    “小子,好處我可都是許給你了,你再不滿足,那可就真沒辦法了。”巖大師吹了吹鬍子,道。

    聞言,林動也是有點尷尬,當下也不敢再遲疑,連連點頭:“一切都依大師所說。”

    雖說幫人當打手有點小小的不道德,不過奈何巖大師所許的報酬太過豐厚,甚至豐厚到了林動無法拒絕的地步。

    見到終於搞定了林動,巖大師也是不由得鬆了一口氣,一想到自己承喏的那些東西,這才涌上一些無奈與心痛,這小子,還真是一個難伺候的主。

    “大師,塔鬥何時開始?我的對手是什麼實力?”既然已經答應了,林動也是得開始瞭解一些他的對手。

    “呵呵,塔鬥的比試,比較奇特,因爲它並非是尋常的比賽,而是以另外一種方式定勝負,衝塔!”巖大師微笑道。

    “衝塔?”林動愣了愣,旋即似是猜到了什麼:“衝符師塔?”

    “嗯,比試的方式,正是我先前與你所說的衝擊符師塔,誰能夠衝得最高,並且在裏面堅持的時間最久,那便是最後的勝者。”巖大師笑道。

    “那這不是跟許我的報酬一樣了?”林動愕然道。

    “好像是的。”巖大師笑了起來,那模樣,極爲的狡猾。

    望着巖大師那狡猾的笑容,林動臉皮抽了抽,搞了半天,原來這其實並不算什麼報酬,而是比試的必經之途!

    “算你狠。”

    這個時候,反悔是不可能的事了,所以林動也只能恨恨的道。

    “上一次,那天火城的人,衝到第幾層了?”

    “第六層,並且在那裏堅持了八天時間。”巖大師輕嘆道:“聽說這一次天火城也是出了一些年輕的符師天才,若是所料不差的話,這次他們的成績,會比去年更好。”

    林動點了點頭,天火城的確不愧是天都郡第二大的城市,這些天才資源,炎城還是略有不及。

    “所以這一次,你若是要取勝的話,就得努力衝上符師塔第七層。”巖大師面色凝重的道。

    “炎城這麼大,符師會也應該有一些靠譜的年輕符師吧?”林動皺了皺眉,難道他們就將期望都壓在了他的身上不成?

    “呵呵,我符師會自然也是有着一些能人。”巖大師微微一笑,旋即輕拍了拍手掌,而隨着他掌聲落下,竹門也是被徐徐推開,緊接着,一道婀娜嬌軀便是緩步走進。

    林動偏過頭,望向後方,當下眼中便是掠過一抹驚豔之色。

    女子身材高挑,身着紫色裙袍,肌膚如雪,纖細柳眉,瓜子臉,櫻桃小嘴,精緻的五官,鍛造出一個極美麗的人兒,只不過,那冷若冰霜的俏臉,卻是清楚的告訴旁人,生人勿近。

    “老師。”

    紫衣女子走進竹房,對着巖大師行了一禮,聲音清冷。

    從進來到行禮,這位紫衣女子並沒有看過林動一眼,不過這一點,林動倒不意外,這女子固然美麗,但顯然是一塊不近人情的玄冰,能讓她好言相待,那才是有鬼了。

    “她便是我符師會年輕一輩最爲傑出的人,紫月,如今的她,也是二印符師。”巖大師笑道。

    聞言,林動也是有些驚訝,沒想到這冰山美人,居然也是二印符師,看來她的精神天賦,也是相當不弱啊。

    “紫月,林動小友也算是我炎城符師,此次我將他請來,塔鬥之事,也是能夠多一分保障。”巖大師望向那名爲紫月的冰山美人,聲音溫和的道。

    聽到巖大師這話,那紫月泛着冰冷的眸子方纔瞥了林動一眼,然後便是收回,淡淡的道:“老師,此次我會讓天火城鎩羽而歸。”

    她的話語,平淡而帶着如常的冰冷,雖然沒直接說明什麼,但林動還是聽了出來,她是在說,巖大師這舉動,多餘了…(汗,今天月票連三十張都沒,太悲催了,各位兄弟姐妹,拜求支持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