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符師塔外,當那處幹第七層的兩個米點之一消失時,原本有些喧鬧的空地上,幾乎是瞬息間,變得鴉雀無聲。

    這種詭異的寂靜持續了片刻,緊接着,便是被一種有些瘋狂的喧譁聲所打破。

    “光點消失子!”

    “有人進入第八層了!”

    “怎麼可能?第八層就算是三印符師都極難進入,誰能做到這一點?”

    “是誰?周通還是林動?”

    щщщ ▪тt kдn ▪C〇

    “我看多半是周通……”

    “胡說,林動也不弱於那周通……”

    “”

    聽得那幾乎是頃刻間爆發出來的喧譁爭吵聲,巖大師原本坐在石椅上的身子,也是霍然坐起,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那符師塔第八層,那已多年未有着人踏入的地方,如今,的的確確是多出了一個光點。

    “是誰?難道真的是林動麼?”

    這個時候,就算是以巖大師的心性,眼中都是涌現了難以遏制的緊張與激動之色,第八層是如何的難以跨入,他是心知肚明的,原本按照他的預料,林動與周通雖然都是本事不弱,但應該絕無可能踏入第八層,但此時出現在眼前的事實卻是告訴他,他猜錯了!

    不過此時的他也是有點不是很確定,那成功闖入第八層的,究竟是林動,還是周通,誰也不知道,在這段時間中,那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原本他們都以爲,此次的勝負,或許還得一段時間才能看出,畢竟兩人都是身處第七層,這樣來的話,便是只能看誰堅持的時間更久,可眼下的事,卻是直接將這種等待所打破。

    按照塔鬥的規矩,不論你在下面一層待多長時間,只要有人能夠比你更上一層,哪怕他只是在那一層待了數分鍾的時間,那都會判他爲勝,而這也是爲什麼林動與周通都是想要拼一拼的原因,只要能夠登上第八層,便是能夠分出勝負!

    但現在讓得巖大師他們疑感的是,究竟是誰踏入了第八層?

    若是周通,此次炎城便是徹底失敗,符師塔也將會易主,但若是林動的話,這符師塔,依然會屬於炎城之物!

    在巖大師爲之緊張時,一旁的那韓允,袖袍中的拳頭同樣是緊握了起來,不過他的面色,略微有點難看,對於周通,他極爲的瞭解,若說後者能夠在第七層停留一些時間,他的確是深信不疑,可若是說想要進入第八層的話,卻是機率極低極低。

    也就是說,那成功進入第八層的人,很有可能,便是那個極爲不起眼的小子,林動!

    一想到此處,韓允的眼角便是忍不住的抽搐了起來,他沒料到,原本勝局在握的把握,卻是會因爲那個林動,出現了這等變故。

    “這只是猜測,不一定屬實,說不定是周通突然爆發,機緣巧合下進入了第八層,那林動小子一看便是沒什麼本事,怎麼可能進入第八層……”

    這個時候,韓允也只能在心中這般的安慰着自己,但不知爲何,在這種自我安慰下,他心中的不安,卻是越來越濃郁。

    在符師塔外爲了此事吵翻天時,身爲當事人的林動,卻是正有點茫然。

    符師塔第八層的面積,比下面數層都是要略小一些,但面積雖然算不得大,但那種精神威壓,卻是強悍得可怕,不過出奇的是,那種先前足以要人命的精神威壓,對於現在的林動來說,卻是並沒有太大的感覺。

    “是本命靈符的原因……”

    林動略一思量,便是明白,這多半還是泥丸宮內兩枚本命靈符的緣故,旋即,他微微閉目,心神沉入泥丸宮,果然是見到,兩枚本命靈符,已是自動化爲了兩個靈符漩渦。

    而最讓得林動震驚的是,這本命靈符竟然是在吞噬着此處的那些宛如粘稠液體般的精神威壓!

    “這靈符,還真是古怪……”

    對於這種情況,林動在愣了片刻後,只能苦笑搖頭,他明白,先前能夠闖過精神壁障,也正是因爲靈符的奇特功能,不然的話,他即便是能夠走到精神壁障之前,也斷然是沒辦法順利進來。

    “先前倒是有點莽撞了……”想起先前的事,已是恢復清醒的林動便是忍不住的有點後怕,如果不是最後關頭本命靈符有所變化的話,恐怕他今日少不得一番傷勢。

    不過這又是沒辦法的事,他如果不闖一闖,一旦讓周通僥倖衝了進來,此次的塔鬥,炎城這邊基本便是輸了,所以說起來,他也是被逼得這麼拼命的……

    “還是先找那所謂的氣級精神祕技吧……”苦笑了一聲,林動便是擡起目光,有着本命靈符護身,先前還足以致命的精神威壓,倒是有些不足爲懼起來,既然如此,那便先將他此行的報酬尋到再說。

    這第八層面積並不大,而且其中東西也不多,所以林動的目光在其中掃視一圈後,便是停在了前方不遠處,那裏,有着一座聳立的石碑。

    林動緩步走向那座石碑,由於本命靈符的緣故,現在行走起來也不用再像先前那般艱難,所以片刻時間,林動便走出現在了那石碑之前。

    石碑約莫丈許高,並沒有太多奇怪的地方,不過林動依然還是在石碑表面上,察覺到了一種細微的精神波動。

    盯着石碑,林動遲疑了一下,然後眼眸微閉,伸出手指,輕輕的點向石碑。

    “嗡!”

    就在林動手指點上石碑時,其上所布的那種精神波動,頓時擴散而開,旋即,便是在面前的半空中,化爲一大片玄奧的軌跡,在那軌跡之中,還能看見一些飄蕩的精神字體,隱隱間,仿若陣法。

    “化生符陣……”

    林動的目光,緊緊的盯着那些飄蕩的精神字體,旋即,眼中便是涌現了許些欣喜之色,巖大師並沒有騙他,在這第八層中,果然是有着一種氣級的精神祕技。

    這種祕技,光是從字面上便是能夠知道,這可遠不是他以前所得到的那些粗淺精神祕技可比。

    林動一字不漏的將那些精神字體盡數讀完,然後沉吟了片刻,這才手掌一招,那些精神力所化的玄奧軌跡,便是飛掠而下,鑽進了他的腦海之中。

    在這些軌跡鑽進林動腦海時,他的腦中,便是浮現了一種將近十丈大小的符陣圖,這符陣圖極爲的晦澀深奧,林動只是看了一眼,便是感覺到有些頭疼,但同時,他也是能夠察覺到,這符陣若是真的構建成功,所爆發出來的威力,必然不是什麼“尖螺波”這種精級的精神祕技可比。

    林動閉着眼睛,研習着那剛剛得手的“化生符陣”,如此約莫近一個小時,方纔徐徐的睜開雙眼,略作沉吟,心神一動,便是有着一道道精神力從泥丸宮內涌出,然後開始在面前勾勒出一道道奇怪的軌跡,看那跡象,似乎正是“化生符陣”的陣法。

    “嗤!”

    林動的勾勒,並沒有持續多久,便是有着一處地方出現了細小的砒漏,當下整個符陣,都是立刻消散而去。

    見到這般結果,林動也是忍不住的苦笑了一聲,這東西果然不是精級精神祕技可比,光是修煉的難度,便是高上了數籌。

    “慢慢來吧,我倒是不信,都已將你弄到手,還學不會你!”

    第一次的失敗,並沒有出乎林動的意料,在略作整理之後,他便是再度全神貫注,收斂着心神,小心翼翼的操控着精神力,勾勒着那古怪的精神符陣。

    第八層的洗禮之力,比起下面七層,無疑是有着極爲巨大的差別,所以,幾乎無時無刻,林動的精神力都是在以一種緩慢的速度提升着,而且再加上本命靈符在不斷吞噬着這裏的精神威壓,那提升的速度,更是極爲的顯著。

    在這裏待上一日的修煉效果,足足是平常時候的數倍之多!

    至於那更上一層的第九層,林動此次倒是沒有莽撞的再去亂闖,雖說有着本命靈符相助,但如今既然已經取得勝利,並且還將氣級精神祕技學到手,倒也不用急於行險。

    所以,在進行了一番極爲激烈的闖關之後,林動終於是安寧了下來,並且開始享受着這第八層所帶來的種種好兒……

    最爲激烈的登塔之比落幕而下,整座符師塔,似乎都是悄然間變得安靜不少,所有人都是開始抓緊着時間,符師塔開啓之後,其中的精神威壓會一天強上一天,直到最後將其中的所有人都是擠出後,此次塔鬥,方纔會徹底的落下帷幕。

    而這種安靜,對於守候在符師塔之外的巖大師等人來說,卻是頗有些煎熬,直到現在,他們都還搞不清楚,那成功踏入第八層的,究竟是何人……

    在他們這煎熬般的等待下,時間一天天的過去,而每一天,都是有着不少年輕的符師,帶着一臉意猶未盡之色,頗爲不甘的被從符師塔內走出,其中越來越強的精神威壓,已是讓得他們無法承受。

    這些符師在出了符師塔後,卻是被塔外巖大師等人那凝重的面色嚇了一跳,起初還以爲出了什麼變故,但在他們略作打聽後,方纔帶着一絲恍然與驚駭之色擡起頭來,目光凝在那第八層的位置,那已是多年未曾有人踏足的地方,今年終於被人成功闖進了麼?

    只是一那人,究竟是誰?

    衆人面面相覷着,震撼間,帶着濃濃的疑感與好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