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玄奧的符陣,在林動喝聲脫口時,便是突然汛速旋轉起來。而在其旋轉間,一股極強的精神波動,也是陡然的擴散而開。

    “嘩嘩!……

    符陣波盪”雄渾的精神力開始在符陣中堊央位置凝聚,而伴隨着精神力的瘋狂凝聚,只見得那符陣中心,突然竄出了一僂奇異的火苗。

    這道火苗,看上去如同尋常火焰一般,但說起來,這卻並非真是火焰,而是由精神力在凝聚到某種層次後,所變幻而出。

    火苗不過拇指粗細,但那散發而出的狂暴精神波動,連林動都是有些動容,他沒想到,這化牛符陣在施展到極致後,威力既然如此之強悍。

    這種波動,同樣也是被暴衝而來的宋刀所察覺,當下眼中便是涌現一抹震驚之色,但此刻他已是無法再收手,當下只能急忙調動着丹田之內元力,急忙灌注進入手中的刀芒,想要以此來略作阻攔。

    “咻!”

    林動眼神冷漠的望着宋刀,手指猛的凌空點出,只見得那符陣中心的那僂火苗一陣劇顫,然後咻的一聲,便是暴掠面出!

    “毒轟!”

    火苗掠出,附近的空氣都是陡然震動了起來,無形的氣浪瘋狂的呼嘯而出,將空氣都是壓得發出道道低沉的音爆之聲,那般聲勢,簡直駭人。

    宋刀同樣是被林動如此可怕的一擊驚得駭然無比,直到現在他方纔發現,原來面前少年,最厲害的。並非是元力,而是精神攻擊!

    這般關頭,已是沒有半點退路,這宋刀也不愧是一羣亡命之徒的首領,當下眼中便是涌現陰狠之色,手中刀芒猛然璀璨,然後拼命般的怒劈而下。狠狠的砍在那一道細小的火苗之上!

    “砰!。”

    刀芒砍在細小的火苗上,巨響頓時響徹而起,然而,那看似強大的刀芒,幾乎是在瞬間土崩瓦解,而那火苗,卻是速度絲毫不減。帶起那狂暴的波動,直衝宋刀!

    見到火苗以一種摧枯拉朽般的姿態粉碎刀芒。宋刀的手腳終於是在這一霎變得冰涼起來,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那後方的少年,此時的後者。依舊面目平靜,全然沒有半點有着將他這位元丹境大圓滿的強者逼入死境的得意與驕傲。

    “踢到鐵板了……,天蠶土豆吧恐怖如斯……

    這一霎,宋刀的心中閃過了這道念頭,不過雖說如此,可這位兇悍的傢伙卻依然沒有放棄最後的抵擋。他的眼芒閃爍着。最後定格在瘋狂與決然之上。

    瘋狂涌動時,宋刀嘴巴一張。一枚鴿蛋大小的白色元丹。便是猛然從其嘴中掠出。

    “轟轟!”

    元丹剛剛出現。便是宛如在場中颳起了一場元力颶風般。就連激戰的場中,都是被強行吸引了不少目光過來。

    然而”當這些目光在見到宋丹竟然將元丹都是吐了出來時,臉龐上。便是開始涌上一抹驚駭之色,持別是刀屠幫的人,更是驚駭欲絕。

    誰都清楚,元丹,乃是修煉之人最爲重要的東西,這是修煉的根基,外傷內傷再重,總歸是有治好的機會,但若是元丹受了創傷,那所帶來的後遺症,很有可能,便是徹底變廢!

    所以,除非是真到了生死關頭,不然的話,沒哪一個元丹境的強者,敢輕易的將元丹召出來……,

    而也正因爲如此,當他們在看到眼下這一幕時,心中立刻便是掀起了驚濤駭浪,持別是那嶽山,更是有種頭皮炸開的衝動,他實在是無法相信,光憑林動一人之力,居然能夠將實力與他都是相差不多的宋刀,逼到這種地步!

    “轟隆隆!。,

    在那衆多無法置信的目光注視下,帶起股股元力颶風的元丹。頓時呼嘯而出,緊接着,便是與那一道細小的火苗,轟然相撞!

    撞擊的霎那,彷彿這片山坳中的廝殺聲都是因此減弱了下來,空間。在此刻寂靜了一瞬,緊接着,宛如火山噴發般的可怕衝擊波,便是肆無忌憚的爆發而開!

    “砰!”

    林動的身形,首當其衝,直接是被那股可怕的衝擊波震飛出數十米。重重的撞在一顆大樹之上,一聲悶哼。顯然是略有創傷。

    落下地來。林動的目光,立刻便是投向那交鋒之處。而當他在見到那足足有着近十丈大小的大坑後,眼中也是閃過了一抹驚愕之色。

    在大坑的周圍,還有着一些倒黴的傢伙呻吟着,看這模樣,顯然也是被餘波所波及。

    “嘭!。”

    林動準備周全,所受創傷倒還並不嚴重,但那宋刀卻是倒了大霎,他尼離衝擊波最近,所受到的波及也是最強,因此,當那餘波撞擊到他的身體時,他的臉龐,也是在霎那間慘白起來。一口鮮血,狂噴而出,其身形,也是如同斷線的風箏般倒飛而出,最後狼狽的落在地面上。又是數口鮮血噴出。

    被這麼個搞法。宋刀體堊內的傷勢顯然已是極重,不過他此刻卻是忍住了劇痛,手掌急忙一招,一枚黯淡的元丹,便是自那灰塵瀰漫處倒射而回,對於修煉看來說,手腳可丟,但元丹卻是絕不能丟!

    堯丹經過先前那般對碰,雖說成功的擋下了林動的致命攻擊,不討其丹身也是變得黯淡了許多,顯然是受到了一些創傷,不過此時的宋刀也是沒太多的心思理會這個,先保命,才是最爲緊要的事。

    元丹在半空劃,,起一道略顯黯淡的弧線。飛快的對着宋丹掠來。然而,就在元丹即將再度落回宋刀嘴中時,一道極爲模糊的光彩突然詭異的閃現而出,宛如爪子般的影子探出,快若閃電般的一把在元丹落進宋刀嘴中時,將元丹牢牢抓住。

    在元丹被抓住的那一霎,宋刀面色便是劇變起來。拼了命的催動着元丹掙脫那道影子的束絆。

    “嗤嗤!”

    然而,已是重傷狀態的宋刀,顯然是沒辦法在此刻迴光返照。特別是在那道爪子之上突然凝現出一個宛如黑洞般的東西時,元丹便是直接被一口吞了進去。在元丹被那黑洞吞噬的霎那,宋刀的面色瞬間慘無人色,數口鮮血狂噴面出”這一刻。他失去了對元丹的感應!

    元丹失去,極端的虛弱,陡然從體堊內爆發開來,以往那種充盈的力量。也是迅速的脫離了宋刀的身體,感覺到這種虛弱,宋刀知道。這一次。他是徹徹底底的完蛋了……,

    “走!快走!宋缺呢?”,

    死亡的恐懼。籠罩了宋刀的心頭,他一把抓住身旁的幾名刀屠幫的好手。急促而嘶啞的道。

    見到這位刀屠幫的頭領都是變成了這幅模樣,他的那些亡命手下也是變得驚駭起來。

    “宋缺大哥他們全被那女人殺了”聽到宋刀的問話,那名刀屠幫的人頓時哭喪着臉,眼中滿是恐懼之色的道。

    “什麼?”

    聽到這話。本就已是極端虛弱的宋刀更是眼前一黑。他擡起頭”望向不遠處的半空,那裏”那位身着白衣的清麗女子,正在巧笑焉熙間揮出數道寒芒,而這些寒芒在掠下時”都將會帶起一股猩紅血柱。

    “吼!。”

    在另外一處,一道火紅獸影”也是在瘋狂的追殺着刀屠幫的好手,每一次那紅影甩動,都將會有着一名人影被抽得生生裂開。

    這是一種一面倒的屠殺!

    在屠殺了不知道多少對手後”他們刀屠幫,居然也是嘗到了這種滋味。

    “走!。,

    宋刀拼着最後的力氣,掉頭便是竄向森林,他知道,這次不僅他完蛋了,連屠刀幫,也是徹徹底底的葬在了這天炎山脈之中。

    見到宋刀逃跑”那些剩下的刀屠幫的人,也終於是喪失了抵抗的勇氣。紛紛潰散,至於血狼幫,現在的他們,也是再沒辦法理會了

    望着潰逃的刀屠幫,林動眉頭一皺,剛欲追殺,一道模糊光彩突然閃掠而來,然後竄進了他掌心中。

    “不用追了,那家夥完了。”

    聽到小貉的聲音,林動一怔,然後他便是感覺到手中多了一樣東西,低頭一瞥,眼瞳驟然緊縮,在其手中,赫然躺着一枚鴿蛋大小的元丹!

    “宋刀的元丹!。”

    見到這熟悉的元丹,林動當即便是倒吸了一口冷氣,然後反手便是將之收入乾坤袋。失去了元丹,宋丹恐怕連天炎山脈都是走不出去。

    “不錯啊,竟然真的被你把那家夥打敗了……面前倩影閃動,林可兒踩着碎冰劍緩緩的懸浮在林動面前,湛藍色的美目中,閃爍着一些驚異之色”她是真的沒想到,林動居然把宋刀給打退了

    當然,爲之感到震驚與錯愕的,不僅僅是她,那一旁的董素,玉手也是捂着嘴,俏臉之上的震驚之色,無法掩飾。

    林動,竟然憑藉一己之力,打敗了一位元丹境大圓滿的強者!

    在董素身側,夏芷藍目光古怪的望着林動,她還清楚的記得,在半年左右之前,林動,尚還被一個魏通逼得焦頭爛額,然而現在他卻已是能夠擊潰大圓滿的強者!

    這是一種什麼修煉速度?

    到了現在,夏芷藍方纔徹底的明白,爲什麼董素以及夏萬金。都是會對林動如此的看重。原來,這個傢伙就是一個怪胎!

    對於她們的那些驚異目光,林動只是笑笑,他倒是清楚,如果不是小貉詭異出手強行取走了宋刀的元丹,恐怕現在的他依然能夠全身而退,至於那些傷勢”休養一段時間,或許便是能夠復原。

    只不過現在麼這傢伙。算是徹底廢了。

    林動手掌輕輕摸了摸袖中的乾坤袋,然後他的目光,投向了那已經停手,並且面色極爲鐵青的嶽山,笑眯眯的道。

    “嶽山幫主,現在還要殺我麼?”

    (第四更!!還有一更!!

    我已經碼到手軟了還有一更,我會繼續碼!

    月票榜第七到第四,只需要五十票!

    各位兄弟姐妹們,能否讓土豆在碼出第五更的時候,看見我們多出五十票?!

    國慶節第一天,我在碼字,碼字,碼字用努力,換月票!!)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