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別嚎了,這東西雖然催動起來代價不小,但又沒讓你隨時隨刻都使用,關鍵時候,它沒準還能救你性命呢。”見到林動那有些鬱悶的模樣,小貂不由得翻着白眼道。

    “別的人若是得到這中等符傀不知道會興奮成什麼樣,區區兩千純元丹又算得了什麼。”

    聽得小貂的這些話,林動也是猛翻白眼,他可不是什麼大人物,可沒有什麼大宗族全力支持,他的身後,只有着一個並不起眼的小小林家。

    “唉,也罷,就當是撿了個保命貨色吧。”林動輕嘆了口氣,也正如小貂所說,即便這符傀催動代價不小,可有時候,或許的確是能夠取到逆轉乾坤之效,兩千純元丹比起小命來,還是後者更爲值錢。

    想到此處,林動也是一擡手,將這符傀收入乾坤袋中,然後轉過頭,望着不遠處破碎的大門,深吐了一口氣,也沒有猶豫,揮了揮手,便是率先對着那裏緩步而去,小炎與小貂也是迅速跟了上來。

    走進破碎的大門,入眼的是一片狼藉,地面上殘留着不少的符傀斷肢,而且地面上的那些痕跡也是顯示着這裏曾經爆發過一些交手,想來也應該是林琅天他們所留。

    林動緩步走在這些狼藉的過道中,雖說沒有再遇見什麼寶貝,但也沒遇見什麼阻礙,看來林琅天他們倒是清理得乾乾淨淨,所有阻攔之物,都被他們強行椎毀。

    寂靜中,林動走了十數分鐘,沿途穿過數個寬敞的大殿,而越往後,那些地方的打鬥痕跡便越是激烈,看得出來後面的這些符傀,實力也是越來越強,再加上那般數量,就算是林琅天,也是費了一些手腳。

    “撻!”

    當林動的步伐,再度穿過一個空蕩蕩但卻極爲狼藉的大殿時,他的目光,突然頓在了前方的一道光幕上。

    這裏的通道已是抵達盡頭,唯有那光幕還在散發着微弱的光澤林動小心翼翼的走近那道光幕,然後他的視線,便是凝固在了光幕前方的一道破碎符傀上,這符傀的顏色,與林動先前在藥池淤泥中所獲得的符傀一模一樣看來這應該也是一具中等符傀。

    而且看此地那極爲激烈的戰鬥痕跡,顯然這具符傀,曾經與林琅天他們戰鬥過,只不過最後依然是未能阻攔下他們的步伐,被強行椎毀。

    “連能夠與造形境強者媲美的中等符傀都是未能攔住他們麼。”

    林動低頭摸了摸那而破碎的符傀,眼中也是掠過一抹凝重之色,這些傢伙,倒不傀是大炎王朝年輕一輩最爲巔峯的人,如此實力讓人不得不歎服。

    “那位涅磐境強者留在這具符傀上面的烙印並未徹底消散,所以它方纔具備着戰鬥力,也正因爲如此,他們也是無法將其收爲己用,這四人實力在你們這大炎王朝年輕一輩中還算可以,不過跟那涅集境強者比起來,就差得太遠了,即便那烙印已是經歷了不少年頭,依然不是他們可以抹除的。”小貂坐在林動肩膀上道。

    林動微微點頭,說起來他能夠撿到一具處於無主狀態的中等傀儡,倒也算是好運了。

    “從這裏進去,應該就是古墓府的核心地帶了,你打算進去麼?裏面恐怕會比先前那些地方危險數倍。,小貂看了看面前的光幕,道。

    林動點了點頭笑道:“都走到這裏了,難道還回頭不成?”

    話音一落,林動倒並未過多的猶豫不決,腳步一跨,便是徑直走進那光幕之中,光幕波動間,其身形便是消失不見,見狀,小貂與小炎也是緊隨而上的衝進光幕。

    走進光幕,林動的眼前先走出現了瞬間的黑暗,下一霎那,赤紅之色,便是充斥了眼俅,一股極爲熾熱的火浪,撲面而來,將其驚得急忙運轉元力護住周身。

    將身體護住之後,林動這才有時間打量着眼前的環境,當下眼中便是涌上驚愕之色,因爲那出現在他面前的,竟然是一片赤紅的火海,那熾熱的弧度,便是由此散發而出。

    “這些火焰,也是虛化而成吧?”林動皺了皺眉,道。

    “真真假假,誰又說得清,這裏應該也是一處大陣,而且還有些門道的樣子。”小貉看了看,然後爪子指向火海中心:“喏,那幾個傢伙似乎也被困了。”

    聞言,林動目光急忙順着望去,果然是見到,在那火海之中,有着一些身影在抵禦着火浪的侵蝕,那般身形,竟然便是林琅天幾人。

    “好強的大陣,竟然連林琅天他們都是被困住了!”林動輕吸了一口涼氣,然後道:“那這大陣我們怕也是無法闖過了。”

    “也不一定,但凡陣法,自有通過之法。”小貉卻是不以爲然,爪子指了指前方火海,道:“看見那火海中分裂而出的一些火道了麼?”

    林動視線隨之望過去,這才看見,在那火海之中,竟是被分害出了數條無火通道。

    “這便是通過之法?不過這有着好些條呢……哪一條才是真的?”林動詫異的問道。

    “嘿嘿,這些通道,都是假的,那林琅天幾人也是中了着,想要從這些通道中闖過去,結果卻反而是陷入了陣法圍困。”小貂怪笑道。

    “全是假的?那真的在哪裏?”林動再度一愣。

    “面前的路,便是真的。”小貂爪子再度前指,這一次,它並沒有指向什麼通道,而是直接指着那熊熊燃燒的火海。

    “最不可能的地方,往往才是最可能的。”望着林動那滿臉愕然的模樣,小貉一笑,然後便是閃掠至林動肩膀,懶洋洋的道:“走吧,小子,拿點膽氣出來。”

    望着那熊熊燃燒的火海,林動苦笑想要硬着頭皮衝一片火海,可不是一點膽氣能夠辦到的。

    Wωω _ttκǎ n _c o

    “唉,試試吧……”

    站在原地躊躇了一會,林動終於還是咬了咬牙,都走到這裏了,總不能退縮回去吧,雖說連林琅天那些傢伙都是被困住了,但他至少還有着小貂這個經驗極爲豐富的傢伙做貉頭軍師

    下了決定,林動也就不再遲疑雄渾元力涌動而出,將周身盡數包裹,與此同時,泥丸宮內的精神力也是蠢蠢欲動,隨時準備着應付一切的突發狀況。

    準備周全林動腳步緩緩踏出,然後在即將走進火海時,再次狠狠的一咬牙,一步跨了進去。

    隨着走進火海,意料之中的焚身之痛,卻並沒有傳來,林動那緊繃的心,這才陡然放鬆了下來,模了一把額頭卻是摸了一頭的汗水。

    “往前走便行了。”小貉先是一如既往的嘲笑了林動一番後,然後方纔揮揮爪子,道。

    林動點點頭,貂呼了一聲身後的小炎,這才邁開步伐,大步的對着火海深處走去,周圍那些熊熊燃燒的火焰,卻是並沒有再對林動造成任何的不適,他手掌抓了一把卻是宛如抓到虛無一般,毫無感覺。

    “果真是奇異。”

    心中暗贊了一聲林動加快步伐,而隨着他的深入,逐漸的,他也是看見了在那火海上方,林琅天幾人正在竭力的抵抗着那從火海之中飛出的道道火柱一時間,倒是略有點手忙腳亂,這些倒要傢伙,走錯了路子,反而將自己陷入到了大陣的攻擊範圍中。

    林動處於火海之下,他能看見林琅天等人,不過似乎他們卻是無法見到前者,也正因爲如此,林動方纔能夠在此肆無忌憚的打量着。

    “咦……”

    林動的目光掃過火海上方,突然間驚咦了一聲,因爲他發現,那位腳踏青蓮的神祕女子,竟然未曾在此處。

    “難道她也是順利的闖過了這大陣?”林動眼神變幻,他是有着小貂的指點,這才輕鬆的破解這大陣,但那女子,若是憑藉自己之力便是通過了此處,那未免也太強橫了一點吧?畢竟,強如林琅天等人,也是被困在了這裏……

    在林動面色變幻間,那前方的火海中,突然出現了一扇虛掩的青銅大門。

    望着青銅大門那虛掩的模樣,林動心頭微微一沉,沒想到果然還是被人先行闖入了,若是他所料不差的話,應該便是那腳踏青蓮的神祕女子了。

    “都闖到這裏了,說什麼都是得去看看!”

    在青銅大門前,林動遲疑了一會,終於還是不甘心就此離去,身形一閃,便是順着那虛掩之處,鑽了進去。

    隨着林動鑽進青銅大門,赤紅之色,也是盡數消散,一座安靜的石殿,出現在了他的視線之中。

    石殿中並沒有太過奢華的佈置,反而顯得格外的簡單,空蕩蕩的,也並沒有太多的擺設,林動的目光,在石殿中轉了一圈,然後便是凝在了石殿中心處,那裏,有着一道沒有蓋子的石棺,而在那石棺的上方處,匯聚着一團散發着勃勃生機的光芒。

    林動微眯着眼睛,目光聚焦在那團光芒上,然後,他便是隱約的見到,在那光團中,一顆彷彿由璀璨能量所凝聚而成的碧綠心臟,正在輕輕的跳動着,而隨着那顆碧綠心臟的跳動,大殿內的元力,彷彿也是在隨之震動。

    “涅磐心!”

    小貉帶着許些驚歎的聲音,緩緩的在林動心中響起。

    “這便是那傳說中的涅磐心麼?!”

    林動的目光,也是凝聚在那光團中,眼中有着許些震撼之色,腳步緩緩踏出。

    然而,就在林動腳步剛剛踏出時,一道透着空靈氣息的淡淡聲音,突然的在這安靜石殿中響起。

    “這裏不是你能來的地方退出去吧……”

    林動的腳步噶然而止,旋即,他緩緩的擡起頭,眼瞳微縮的望着半空,那裏,青蓮懸浮,一道靜若蓮子般的倩影,正用一對清澈得不帶絲毫波動的眸子,凝視着他。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