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近距離的望着這位赤『裸』着玉足踏着青蓮的神祕女子,林動方纔領略到她的那種驚豔之美,清哞之中,仿若是一潭靜靜幽水,淺『色』素裙,襯着那近乎完美般的身材。

    這等女子,就宛如那從從仙境落入凡塵的仙女一般,擁有着驚豔世人的美麗,但那種美,美得心驚動魄,美得不帶人間煙火,同時,也讓人感覺到一種遙不可及。

    可遠觀而不可褻玩,如其腳下青蓮。

    林動的目光,在這位神祕女子身上掃了掃,眼中的驚豔之『色』持續了好一會,方纔緩緩散去。

    “小貂,我們聯手,能打過她麼?”

    “難,這女人看上去年齡不大,但實力卻是格外恐怖,恐怕絲毫不弱於那林琅天,即便我們聯手,也是勝少敗多。”小貂凝重的聲音也是在其心中悄然響起,若是它全盛狀態,自然不會在乎,但眼下,卻是沒辦法擁有那種心態。

    聞言,林動也是苦笑了一聲,眼睛轉了轉,突然對着那神祕女子拱手道:“在下林動,並無意與姑娘搶奪寶物,誤闖進來只是想要見識一下涅槃強者所留何物,還不知道姑娘貴姓?”

    “連林琅天他們都是失足被外面的大陣所困,你能闖進來,倒也是有些本事。”神祕女子臉頰上的薄紗輕輕抖動,清脆的聲音,猶如玉石滴落,而那語氣,也是有些莫名的味道,顯然,她是並不相信林動的誤闖之話,此女,不僅有着絕世容貌,顯然心機也是不淺。

    “我叫綾清竹,既然林動公子無意爭奪,那清竹便先行謝過,強趕人之事,清竹並不願意爲之,所以還請林動公子不要心生多意。”

    半空中,綾清竹對着林動盈盈的行了一禮,不過她的聲音雖說格外的有禮貌,但隱隱間的告誡之意,林動卻是聽得明明白白。

    對此,林動也只能攤了攤手,這女人太恐怖,打又打不過,只能先弱弱風頭,見機行事了,而且林動也明白,不要真看這女人表面上這麼好說話,他敢肯定,如果他真的敢出手壞其好事的話,恐怕這女人下起手來,不會有半點的留情。

    在炎城,紫月只是面冷,但心地其實也還算不錯,可眼前的這位絕世美人卻是不同,雖說看上去和和氣氣甚至溫聲細語,可其心中,恐怕卻是猶如玄冰。

    這女人,太厲害。

    厲害到連小貂都是頗爲忌憚,雖說這也與它現在的實力有關。

    見到林動的舉動,那綾清竹這才收回目光,她看得出林動的實力,雖說對於後者是如何闖進這裏的她有些疑『惑』,不過總的說來,並沒有太過於的重視,她所見的年輕俊傑實在是太多太多,因此,她也是有着自信,即便是林動留在這裏,一旦他有所異動,以她的實力,也是能夠輕易將其制服。

    所以說,她這種並未強行驅趕的舉動,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更像是一種無聲的輕視,因爲她自信,不論林動有何種打算,都不可能對她造成絲毫的影響。

    綾清竹的眸子,自林動身上移開,然後看向了那石棺之上的光團,她同樣也是看見了那顆隱藏在其中的涅槃心,不過即便是面對着這等寶物,她那清哞之中,也不過只是泛起許些波動,臉頰上,倒並沒有流『露』出什麼驚喜之『色』,這般定力,着實不凡。

    “沒想到在這裏竟然真的能夠見到涅槃心...”

    綾清竹的清悅的聲音中,有着一絲訝異之意,旋即她芊芊素手輕擡,一道青光便是自其指尖掠出,而後化爲一隻手掌,直接是將那光團緊緊抓住。

    “嗡嗡!”

    面對着綾清竹的抓取,那光團也是急速顫抖起來,散發出一股股極爲強橫的抗拒之力。

    “破!”

    見到光團反抗如此之激烈,綾清竹再度凌空一點,腳下青蓮便是脫落一枚花瓣,而後化爲一縷淡青『色』的虹芒,重重的轟在了那光團之上。

    “嗡嗡!”

    隨着青『色』紅芒的轟擊,那光團頓時激烈的顫抖起來,一絲絲裂縫悄然的浮現,看這模樣,顯然是無法抵禦綾清竹的破壞。

    這種顫抖並未持續多久,那團光芒便是砰的一聲爆裂開來,而隨着光團的爆裂,其中的那顆由那位涅槃強者畢生修煉精華所凝聚而成的能量碧『色』心臟,也是暴『露』在了空氣之中。

    “嘩嘩!”

    隨着這枚涅槃心的暴『露』,這片石殿之內,頓時猶如泛起了元力『潮』汐一般,竟是響起了譁啦啦的清脆水聲。

    林動擡着頭,目光火熱的望着那散發着熒光的碧綠『色』能量心臟,這,便是古墓府之中最爲珍貴的寶貴的東西!

    不過,心中的垂涎,在見到那青蓮之上的玉人時,又是變冷了許多,林動緊皺着眉頭,雖然極其的不想承認,但他還是明白,動手的話,恐怕成功率並不高,而且,他可不認爲這位連林琅天他們都是鄭重相待的女子,會真的如此單純的便是徹底放心他留在這裏,所以,對於他的一舉一動,後者必然是有所防範。

    半空中,綾清竹望着漂浮在眼前的這一枚碧綠『色』的涅槃心,玉手輕輕一握,數道青光便是自腳下青蓮中『射』出,盡數照『射』在那涅槃心之上。

    “嗤嗤!”

    隨着青光的照『射』,那涅槃心上頓時泛起了陣陣白霧,而且其表面,居然也是有着融化的跡象。

    “咻咻!”

    對於這一幕,綾清竹卻是並不意外,素手輕擡間,反而有着越來越多的青『色』光速自青蓮中掠出,最後聚焦在那涅槃心上。

    而伴隨着越來越多的青光匯聚,涅槃心的融化速度也是迅速加劇,約莫數分鍾後,一枚涅槃心,竟然便是完全的變成了一團翠綠『色』的『液』體。

    『液』體在半空緩緩流動,隱隱間,有着一股極端恐怖的波動從中瀰漫而出,同時間,也是有着一種極強的威壓,自那些『液』體中散發出來。

    下方的林動,在這種威壓下,身體也是彷彿沉重了數倍一般,甚至連體內運轉的元力,都是變得緩慢起來,當下面『色』便是變得極爲凝重起來。

    這種讓得林動如背山嶽般的威壓,卻並未對綾清竹造成什麼阻礙,那對清哞,凝視着那團翠綠『色』的『液』體,旋即她伸出如玉般的素手,優雅的輕輕掀開薄紗的一角,檀口輕張,半空中那團翠綠『色』的『液』體,便是呼嘯而下,沒入那紅潤檀口之中。

    “嘎吱!”

    林動沒時間去領略綾清竹在掀開一角薄紗時的驚鴻一瞥,他在見到這女人竟然毫不猶豫的一口吞下涅槃心時,拳頭都是忍不住的緊握了起來,目光不斷的閃爍着,權衡着動手的利於弊,以及勝與敗...

    閃爍的目光,持續了片刻,終於是平靜了下來,林動的面『色』略微有些難看,眼中滿是不甘之『色』,在經過權衡後,他還是理智的選擇住手,或許是因爲精神力的緣故,他總是感覺到,半空中那女人,正在注視着他的一舉一動。

    “算了,涅槃心雖然珍貴,但犯不着爲了它把命丟了。”

    林動心中這般無奈的自我安慰了一聲,雖說依然還是有點沮喪,但也是無可奈何,局勢不如人,硬拼的話,可沒什麼好處。

    在林動決定罷手時,半空中已將那涅槃心所化的『液』體盡數吸入檀口中的綾清竹突然轉過身來,眸子望着前者,旋即有着淡淡的笑聲傳出:“林動公子倒是守信之人,接下來我便是要煉化涅槃心的能量,還望公子不要打擾。”

    聞言,林動乾笑了一聲,頗有些皮笑肉不笑的味道,不過最後還是點了點頭。

    那綾清竹也並不介意林動的笑容有幾分真幾分假,優雅的在青蓮上盤坐而下,美眸緩緩閉上,旋即青蓮散發出一層青『色』光幕,將其整個身體都是包裹而進。

    “唉,真他娘的晦氣!”

    見到這一幕,林動不由得低罵了一聲,辛辛苦苦到達最後的地方,結果卻是連根『毛』都沒撈到,這跟前面的大豐收相比,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不過罵歸罵,林動還是沒辦法,綾清竹的那青蓮,顯然也是一件極爲強力的寶貝,而且後者也很顯然,還是在防備着他。

    所以在罵了一聲後,林動目光只能在石殿中掃了掃,然後看着那石棺,遲疑了一下,緩步走了過去,既然都來了這裏,總得看看還有沒有其他的一點寶貝吧。

    走近石棺,裏面有着一具安然平躺的骨骸,想來應該便是那位涅槃境強者了,他目光看了看,發現這裏面除了這具骨骸外,別無他物,當下失望的嘆了一口氣。

    “這位前輩,也算是拿了你不少東西,晚輩也湊合着給您行行禮了。”瞥了一眼那骨骸,林動無奈道,然後便是對着那骨骸彎身一拜。

    “嗯?”

    然而,就在林動彎身起來那一霎,目光卻是突然見到,在那骨骸一旁的棺壁上,似乎有着一些小子,當下急忙湊了過去。

    “吾之平生,以陰陽之力晉涅槃,故吾之所留,需以陰陽調和爲解,而陰陽未和,必獲焚身之果。”

    短短的一句話,看得林動愣了愣,皺着眉頭想了好片刻,方纔陡然明白這上面所說是什麼意思,當下猛的看向半空中的綾清竹,一張臉龐,立刻便是變得極度精彩與古怪了起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