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將那黑色的鋸齒小刃收入乾坤袋時,那隱藏在其中的烙印,也是直接被他以雄渾的精神力,生生的抹除而去。

    “摩雲刃!”

    而感覺着自己與摩雲刃之間的聯繫徹底消失,那韓宗二人的面色,也是瞬間鐵青起來,他們這些年能夠混得風生水起,甚至連一些元丹境大圓滿的強者都是絲毫不敢得罪他們黑蟒山,其中絕大多數的功勞,都是多虧了這摩雲刃的功勞,這雖然只是低級靈寶,但用來偷襲,卻是有着絕妙之效,若是一個不慎,就算是元丹境大圓滿的強者,都極有可能被一擊斃命!

    不過這往日還算頗爲順利的摩雲刃,今日顯然是遇見了不小的阻礙,不僅偷襲被林動事先所察覺,而且還被生生的將其中的烙印給抹除而去。

    這樣一來,他們就基本喪失了這一件原本可以當做底氣的利器,當下眼睛都是有着血紅起來的跡象。

    “宰了這混蛋!”

    在兩人面色鐵青時,那嶽山也是一把抹去嘴角的血跡,顧不得先前林動那等強悍攻擊對他們造成了多大的震懾,厲聲喝道,他非常清楚,這一次若是再失敗,恐怕就真的是永無翻身之日了。

    拼一把,尚還有活路,若是不拼,那便是徹徹底底的死!

    “砰!”

    嶽山能夠成爲血狼幫的幫主,倒也是有着一些魄力,厲喝一脫口,便是在第一時間暴掠而出,他清楚的明白,林動先前的攻勢,必然已讓讓得韓盛二人心有畏忌,若是他此刻再表現出絲毫的退縮,恐怕這兩個傢伙,會逃得比誰還快,而到時候,失去了他們兩人相助,以他一人,將不可能再對林動造成絲毫的威脅!”

    而也正如嶽山所料,藉助着丟失摩雲刃的心痛,此刻的韓宗二人眼睛正有些血紅的跡象,因此在一見到他悍不畏死的衝出時,腦子中也是涌上一股熱流,一拍地面,便是彈起身來,雄渾元力涌動,再度轟向林動。

    “嘭嘭!”

    三人雖說正在頑抗,但有時候,在真正的實力面前,所謂的頑強,也是毫無作用,因此,三人前衝的身形,剛剛衝進林動周身數丈,便是被凌厲的戟影逼的狼狽而退,甚至連胸膛上,都是被留下了一道道血痕,鮮血滲透而出,打溼大半衣衫。

    場外,一道道目光望着場中那幾乎是身形連動都未曾動過半步,但卻憑藉着手中一柄長戟,將嶽山三人逼得狼狽不堪的少年,眼中,都是有着濃濃的驚駭涌動。

    這裏不少人都是還能夠記得,當初的林動,爲了打敗一個魏通,便是戰得那般辛苦,但如今才短短年許的時間,卻是已然成長到了這個地步,若是魏通泉下有知的話,恐怕也是會感到極爲的欣慰,這輸,也輸得不冤。

    “砰!”

    場中,三道人影再度狼狽倒飛而出,在地面上生生的搽出三道十數丈長的血痕,這一次,待得他們再次掙扎着爬起身來時,卻在沒有了那種兇悍之色,眼神深處,開始有着濃濃的畏忌涌動,因此他們三人聯手的亡命攻勢,竟然沒有讓得林動退後半步,反而他們身上的傷勢,在這種對抗下,越來越多。

    望着那手持長戟,面色平靜的少年,嶽山三人的心中,也是升起了一絲頹敗之意,顯然,前者的實力,就算是他們三人聯手,都已無法取到什麼效果。

    “依然還是留下了禍害”

    嶽山的心中,滿是苦澀,他雖然早便是想把林動幹掉,但卻是低估了後者的成長速度,原本以爲,就算林動天賦不凡,想要達到威脅他的地步,也是需要個兩年以上的時間,但如今的現實卻是讓得他明白,他將這個時間,延長了數倍。

    “兩位,他必然也是撐不了多久,只要我們熬下去,必然能拖死他!”目光閃爍,嶽山突然再度厲聲道。

    而在厲喝出口的時候,嶽山身形也是再度暴射而出,在其身旁,韓盛二人也幾乎是條件反射般的跟了上去,不過,就在兩人身形全速衝出的時候,他們突然發現,嶽山的身形,直接轉身對着反方向飛竄而去。

    這一幕,讓得韓盛二人微微一愣,旋即腦子也是急速回覆了清醒,當下面色便是變得極爲難看了起來。

    “王八蛋!”

    兩人的嘴中怒罵了一聲,這嶽山顯然是想打算逃命,而將他們兩人留下殿後,這種事情,以前是他們兄弟最喜歡幹的事,沒想到如今竟然也是享受了一把這感受。

    他們與嶽山間雖然有點關係,但還遠遠沒達到爲他去死的地步,所以,在見到嶽山逃竄時,兩人也是不約而同的急頓下身子,剛欲掉頭逃竄,一道身影,卻是自頭頂掠過,凌厲的勁風轟然而來,最後狠狠的轟在兩人胸膛之上。

    “噗嗤!”

    可怕的力量在那一霎爆發而出,韓盛二人當下便是一口鮮血狂噴而出,甚至連胸膛,都是被生生砸得塌陷了一些,然後倒飛而出,轟然落在那萬金商會總部之中,躺在地上,全身抽搐,鮮血直流,如同兩條死狗。

    “綁起來!”

    望着那被打得近乎癱瘓的兩人,夏萬金眼角抽搐了一下,然後沉聲喝道,頓時有着一大羣萬金商會的人馬涌上,將那韓盛二人捆得嚴嚴實實。

    “林動這傢伙真是可怕,以一敵三,竟然還能佔據絕對的上風,如此實力,元丹境大圓滿中,還有誰是其對手?”

    見到韓盛二人毫無反抗之力的被捕,夏萬金心中也是一聲輕嘆,心中愈發的覺得當初在林動身上所下的那些投資,的確是無比的正確。

    “嶽山那家夥又要逃了!”一旁的萱素,美目凝望着不遠處,突然道。

    雖說此次若是失敗,血狼幫必然不會存在,但若是讓嶽山逃掉的話,那也會是不小的麻煩,畢竟此人在炎城放眼數百裏的黑1道上有着不小的號召力,若逃了出去,以後難免會成大患。

    “林動不會讓他逃走的。”夏萬金倒是顯得頗爲的平靜,從對待魏通以及鬼閻的手法上來,他清楚林動那絕不放虎歸山的心性,而且如今這嶽山的威脅,比魏通等人更強,林動是絕對不可能會讓他順利逃掉,日後再來尋找麻煩。

    聞言,萱素也是微微鬆了一口氣,旋即點點頭。

    在兩人談話間,那嶽山的身形,已是飛快的竄出了這片區域,而在他逃竄時,那些血狼幫的人馬也是四散逃潰,一時間,這片區域顯得極爲的混亂,而那嶽山,則是趁着此時,急忙遠遁。

    林動目光望着那飛速逃竄的身影,面色平淡,一道劍芒閃掠至腳下,然後身體緩緩懸浮而起,但卻只是停留在半空,並沒有前去追擊的跡象。

    林動的舉動,雖然讓得一些人有點愕然,但鑑於後者先前顯示出來的兇悍實力,倒是無人敢質疑什麼。

    混亂中,嶽山的身影,也是越來越遠,片刻後,待得他衝出混亂人羣時,這才悄悄的在心中鬆了一口氣,然後偏過頭,望着遠處懸浮在半空上的林動,眼中有着猙獰之色閃動。

    “小雜碎,你給我等着,你毀我血狼幫,我嶽山必要你家破人亡!”嶽山聲音怨毒的低聲自語,當然,在轉動着怨毒念頭時,他的速度卻是絲毫不緩,一閃之下,便是出現了了十數丈之外。

    “砰!”

    然而,就在嶽山跨出混亂人羣十數丈時,那前方的地面,陡然爆炸而開,碎石飛射間,一道肉眼難以察覺的黑芒掠過眼角,隱隱間,帶來一股死亡的味道。

    在那一道黑芒自眼角掠過時,嶽山渾身的汗毛便是陡然豎起,多年的經驗,讓得他拼命的催動體內元力,在面前形成一層層淡淡的元力光膜。

    “噗噗噗!”

    元力光膜成形,還不待嶽山鬆氣,黑芒便是悄然而至,緊接着,那一層層看似堅固的元力光膜,竟然便是層層崩潰

    元力光膜崩潰的速度快得恐怖,僅僅只是數息的時間,便是撕裂了最後一重元力防禦,出現在了那臉龐被驚恐之色瀰漫的嶽山面前。

    “不要!”

    攻擊來得極其迅猛,望着那在眼瞳之中急速放大的黑芒,嶽山的喉嚨間,也是急忙傳出了一道求饒之聲。

    “嗤!”

    聲音剛剛脫口,一道細微的聲音便是響起,黑芒直接是生生的從其喉嚨處穿透而過,帶起一道沖天血柱,而嶽山的身體,也是在同時間變得僵硬下來。

    “砰!”

    嶽山的身體,緩緩的癱倒,最後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之上,低沉的聲音,讓得不少人目光都是投射了過來,然而,當他們見到那躺在血泊之中的嶽山時,嘴中的聲音,幾乎都是在霎那間被截斷而去

    場中突然變得寂靜,望着那具緩緩僵硬與冰冷的屍體,所有人腦子都是有點空白,這位在炎城叱吒了十數年的頂尖強者,血狼幫幫主,如今便是這樣徹徹底底的死了?

    在那滿場寂靜中,身懸半空的林動手掌輕擡,那道黑芒便是飛掠而回,最後化爲一柄黑色的鋸齒小刃,出現在其手中,這正是先前從韓盛二人那裏所搶來的低級靈寶,摩雲刃。

    “效果不錯”

    林動低頭看了一眼手中之物,嘴角也是掀起了一抹笑容,這個曾經被視爲最大的威脅,今日,終於是徹底解決了。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