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房間之中,林動盤坐於牀榻上,眉頭微皺,這一次把羅山打成那副德行,爽是有點爽,但此事必然不可能善了,照血鷲武館張狂跋扈的行事風格,林動此舉,無疑是在挑釁他們的威嚴,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是不可能忍氣吞聲的。

    “造形境大成”

    林動手掌輕輕磨挲着下巴,如今他的實力,算是造形境小成,但加上四印符師的身份以及銅雷體,他就算是面對着造形境大成的強者,也是能夠擁有一戰之力。

    “那王炎應當也是這般實力”林動想起當初與王炎交手時,當時的他,若非依靠着一絲僥倖,恐怕那時候就得折損在對方手中,那時候的造形境大成,在他眼中看來,實在是太過強橫,但如今,那個層次,已是觸手可及。

    當然,若是要論起戰鬥力來說的話,林動可不相信那血鷲武館的館主能夠比得上王炎,那家夥所修煉的功法,武學甚至手中靈寶,都是上上之選,如果連這麼一個武館館主都能跟這王氏宗族的天之驕子相比的話,那王氏宗族的天才,也着實太寒磣了點。

    “如今的我,若是再遇見王炎,必不會再像當初那般狼狽。”林動拳頭微緊,雖然只有半年多的時間,但他的實力,卻是成長了太多。

    “咚咚!”

    在林動心中念頭轉動間,突然房門被敲響,旋即姜雪輕柔的聲音,便是傳了進來。

    “請進。”見到這麼晚了姜雪過來找他,林動顯然也是有些錯愕,旋即連忙道。

    “嘎吱。”

    房門被推開,月光自門縫間傾灑而進,旋即一道妙曼嬌軀邁着碎步,踏着月光走進房中。

    林動望着那進屋的姜雪,顯然是愣了愣,眼中掠過了一絲驚豔之色。

    現在的姜雪,顯然是經過一番特意的打扮,青裙罩紫衫,眉目如畫,肌膚如雪,柔順的青絲垂至纖細腰間,再陪着那略顯一絲緋紅的臉頰以及月光照耀,竟是顯得格外的美麗動人。

    被林動那般目光注視着,姜雪俏臉上的緋紅也是悄悄的濃郁了一點,她反手將房門緊閉,在其玉手上,捧着一疊整潔的衣衫。

    “姜雪姑娘”林動輕咳了一聲,略微的感覺到不自然,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這麼一間房間裏面貌似有點不太妥當。

    “這是換洗的衣衫”姜雪將那疊整潔衣衫放在桌上,聲音輕柔,微微垂頭,燈光照耀着那張俏麗的臉頰,彷彿火一般的滾燙。

    “這些事,隨便讓一個侍女送來便好了,怎敢麻煩姜雪姑娘。”林動乾笑了一聲,旋即目光望着姜雪,道:“姜雪姑娘若是有事的話,便請直說吧。”

    聞言,姜雪的嬌軀微微僵了一下,俏臉微垂,沉默了片刻,方纔輕聲道:“血鷲武館向我們鷹之武館發出挑戰,按照武館間的規矩,這種挑戰,並不能拒絕,一旦拒絕,便是會名聲盡毀,所以,兩天後,爹會與血鷲武館的館主,羅鷲在大鷹城武鬥臺上,當着全城所有人的面進行比鬥,這場比鬥,決定着雙方武館的命運,若是爹輸了,鷹之武館便是將會面臨解散的危機”

    安靜的房間中,幽香流動,女子的聲音,帶着一絲幽幽之意傳開。

    “孃親去的早,所以一直都是爹將我與茵茵帶大,後來我們來到大鷹城,在這裏組建了鷹之武館,這是爹十多年的心血,如果武館被解散,爹一定受不了這個打擊,我並不想看見爹變得落魄”

    姜雪貝齒輕咬着紅脣,眼中有着霧氣凝聚,輕柔的聲音顯得很是無助與傷感。

    “所以,我想請您幫幫我們,我知道這個要求很過分,甚至會將你置於最危險的地步,但是我真的沒有其他的辦法,爹現在不會是羅鷲的對手,若是上武鬥臺,必然是失敗的結果。”

    林動臉龐上並沒有太過的吃驚,顯然是早有預料姜雪的請求。

    “林動公子,若是能夠讓得鷹之武館避免被解散的結局,雪兒願意爲您爲奴爲婢!”姜雪望着面色平靜的林動,突然深吸一口氣,玉手輕解腰束,羅裙滑落,霎那間,一具宛如白玉般的嬌軀,便是那般**裸的出現在了這緊閉的房間之中。

    突如其來的這般變化,直接是讓得林動臉龐上的平靜宣告破裂,他有些目瞪口呆的望着面前那具完美的雪白的胴體。

    姜雪的身材,高挑而豐滿,纖細柳腰,盈盈一握,肌膚如雪如玉,滑膩而嬌嫩,堪稱尤物。

    “能不能不要這麼狗血與俗套”

    以男人的角度,林動不得不承認,眼前那如同小羊羔般任由採摘的尤物擁有着讓男人難以抗拒的誘惑,但他畢竟不是一個容易被情慾支配腦子的雄姓生物,當下深深的吐了一口氣,然後有些勉強的將目光強行轉移開來,聲音有些乾澀的道。

    在林動聲音落下時,他卻是聽見了一種極爲細微的低泣之聲,微微一怔,看向姜雪臉頰,只見得後者修長睫毛抖動着,有着一滴滴淚珠劃過嬌嫩的臉頰,滾落而下。

    “我知道這樣似乎很賤但我沒有其他的辦法,如果如果真的能夠保全武館的話,就算真的是與人爲奴爲婢,我也心甘情願,這裏是我的家,小時候我們已經顛沛流離過一次,我不想再讓茵茵在懂事的時候,再經受那種感覺。”

    姜雪的聲音,極爲的無助,她姓格中有着一些倔強的因子,但在現實面前,她卻是只能作出最爲殘酷的選擇。

    望着姜雪那哭得梨花帶雨般,顯得楚楚動人的臉頰,林動也是輕嘆了一聲,他懂姜雪的感受,因爲當年他曾經經歷過,曾經意氣風發的父親,在變得落魄後,給予整個家所帶來的種種陰影。

    手掌抓起穿上的薄被,一抖下,便是將那足以讓得不少男人雙眼猩紅的完美胴體遮掩而去,林動望着姜雪,苦笑道:“這麼漂亮的美人送上門來任由採摘,怕是沒男人不動心,我不是什麼坐懷不亂的聖人,不過,如果我真如你所願的那樣做了,跟那羅山,又有什麼不同?”

    “而且今曰我將羅山打成那樣,你們只要稍稍使點手段,就能將我拖上對抗血鷲武館的船上,哪還用得着這般?”林動笑了笑,道。

    “若是真用那種辦法的話,恐怕你利馬便是走人了。”姜雪玉手輕輕搽拭了一下臉頰,輕聲道,她冰雪聰明,雖然僅僅認識沒多久,但對於林動的姓格,她卻是摸透了不少,她明白,眼前的少年,絕對是吃軟不吃硬,你越逼他,所取得的效果,那便越是微小。

    林動也是有點詫異的看了面前姜雪一眼,這女子,倒也是生得一副玲瓏心。

    “你也別想太多,你們帶我出迷霧森林,對我也算磊落,既然你們將我當朋友,我林動自然不是什麼冷血之人,今曰我會對那羅山出手,自然也沒打算撒手不管”

    聽到林動這話,姜雪猶自還帶着一絲霧氣的美目顯然也是睜大了一點,她玉手捂着身體上的薄被,然後在一旁的寬敞椅上坐下,薄被雖然寬大,但依然是勾勒出了一些誘人弧線,再想想那薄被下的滑膩嬌軀,就連林動,眼神都是微微跳動了一下,在這樣的環境下,跟其說話,還真是一種煎熬啊。

    “那林動公子的意思是願意幫助我們鷹之武館麼?”姜雪輕咬了咬紅脣,聲音有着一點期盼,也有着一些怯怯之意,彷彿是生怕林動將此話給否定。

    “唉,你都這樣了,我若是再不表態,怕是沒辦法活着走出鷹之武館了,那些學徒若是知道我這麼玷污他們心中的大師姐,不知道會被追殺成什麼模樣。”林動有點無奈的道。

    “噗!”

    聞言,姜雪不由得噗嗤一笑,霎那間俏臉上展露出來的笑容,如同百合花般美麗動人。

    “將衣衫穿起來吧,免得到時候誰闖進來”林動輕咳了一聲,道。

    “林動公子能不能先將眼睛閉上?”姜雪俏臉有些緋紅,聲音低不可聞。

    “剛不都看過”林動一句話習慣姓的脫口而出,旋即連忙住口,望着那幾乎整個臉頰都是紅得如同火燒雲一般的姜雪,這才幹笑了一聲,連忙閉上雙眼。

    隨着林動閉上雙眼,房間中便是響起一陣極讓人怦然心動的悉悉索索穿衣聲,片刻後,一陣幽香撲面而來,還不待林動有什麼反應,他便是感覺到,嘴脣上,被輕輕的覆蓋上了柔軟而滾燙的脣瓣。

    “林動公子,如果你真的感覺到我的請求對您有負擔,我不會責怪於你,只是,請你到時,帶着茵茵離開,謝謝。”

    柔軟的觸感閃電般的離開,姜雪的輕聲,在林動耳邊響起,而後便是迅速轉身,在房門嘎吱聲中,帶起幽香消失在月色之中。

    隨着盤旋在鼻間的幽香徐徐消散,林動方纔緩緩的睜開眼,望着虛掩的房門,輕嘆了一聲,看來這次,果然還是得出手啊

    (未完待續)
最近更新小說